發雜中文目錄

錦鄉裏第007章 有脾氣的她

時間:2020-07-22作者:青銅穗


素衣布裙的孩子娘正值豆蔻年華,安靜停在竹林之下。


她就像是留在碧紗櫥上一幅褪了色的畫,讓陸瞻感到陌生又熟悉。


陌生的是他幾乎完全想不起來她也曾有如此出塵的一麵,熟悉的則是那幾年貌合神離的時光。


縱然心知十有八九會遇見,陸瞻也還是忍不住心頭滯了一滯。


他右手握緊了竹竿,也許不自覺地還用了點力,抬轎的侍衛停下了腳步。


“世子?”


旁側的侍衛微訝地望著他。


陸瞻看了眼他,又看回宋湘。


人群裏的她容貌氣質都超群,與周圍顯得格格不入,眼裏的清冷像極了前世後來那幾年裏的她,如果不是她梳著少女的發髻,身後還站著年幼的宋濂,他幾乎以為是她直接從潭州到了此地。


他張了張嘴,卻不知該說什麽。


他曾跟這個女子拜過天地,同過床共過枕,曾經生兒育女,共度浮沉。她對他不離不棄,從無怨言。


但此刻她不認識他,她不知道他是誰,也不知道在某一世裏,她跟他有過什麽糾葛,他對她來說是完全陌生的,他能跟她說什麽?


“世子,那姑娘長得確實好看,而且氣韻還很不俗。”方才的侍衛顯然誤會了,壓低著聲音,正衝他擠眼。


宋家就在道路邊,此刻宋湘與陸瞻不過兩丈距離。


重華衝著陸瞻擠眉弄眼,時不時還朝她這邊溜兩眼的樣子,她焉能猜不出來他在說什麽?當年在他們家養傷的時候,這小子跟陸瞻偷偷提到她,就讓路過門口的她撞了個正著,這次沒養傷了,這欠揍的相倒是一點沒變。


但她關注的重點不在這兒。


前世陸瞻可在他們家養了半個月才回去,就是通知侍衛來,也是翌日的事情。


這一世即便她沒有在場,鐵牛也在,按照她的預想,他怎麽著也該是順勢先到程家去安頓,因為這個時候的他僅僅隻是個養尊處優慣了的王孫公子。他怎麽會這麽委屈自己匆匆歸府呢?


她因為疑惑而走出門來,沒想到他看到她竟然還停下來了。


沿途看熱鬧的這麽多人裏可不隻有她,但陸瞻的目光偏偏就投了過來,她當然不會花癡到認為他是看上了自己。


那麽眼下算是毫無淵源的他們,按理說應該不會有交集才是,為什麽他又會獨獨投過視線來看她?


這沒有道理……


這一世他們壓根就沒有過交集,之前也從來就沒有見過,他這麽看著她究竟又是什麽意思?


“姐,這是誰呀?”


宋濂在扯她衣袖。


她沒有出聲,看了他一眼後又看向陸瞻。


陸瞻本是要斥責重華兩句的,但當他餘光看到宋湘緊皺著眉頭,目光也定定落在自己身上,將出口的話便也咽下了喉嚨。


周圍也有不少人在看他,但他們的目光無一不是好奇,唯獨她不是,她走出門來的時候神色就很平靜,看到他的時候也沒有大多變化,就好像是看著個本就在意料之中的人。他的出現,又怎麽會在她的意料中呢?


更而且,她又為什麽要對著他皺眉?


陸瞻情不自禁把腰前傾了些,與宋湘四目相對。


旁邊侍衛麵麵相覷,轉向了方才在場的鐵牛。


鐵牛也看不懂這是個什麽狀況,他搔搔腦袋,自以為然地解釋道:“方才你們公子昏倒的地方是這位宋姑娘家的地,而且你們公子先前還把宋姑娘給撞昏了過去。你們到現在可還沒有給人家賠禮呢!告訴你們,宋姑娘可不是一般人,她是……”


侍衛們恍然大悟,走上去衝宋湘施禮。


陸瞻也回了神,鐵牛說的沒錯,他確是躺在宋家菜地,也確曾把她給撞昏了,雖然不知道先前為什麽她不在,但她因為這個而敵視他也不是沒有道理。


原來不是他想的那樣,她不是因為認識他才會對他有所不同,而是因為他冒犯了她。


重生回來,他依舊是高高在上的皇孫,而她也依舊隻是個平民,他心裏總歸是有些愧疚的。


那終究是他的妻子,就算沒有愛慕之情,她也為他生育過兩個孩子。他死在野外,他們連消息都不知道,不知道他們將來的日子會怎麽樣?


想到前世,陸瞻愈發沉默了。


她正當好年華,在這村裏住得逍遙自在。


鐵牛救他的時候她不在場,也未必不是好事。他們不再相識,至少就不必再重蹈覆轍,她也不必卷進他那漩渦裏。


想到這裏,陸瞻看向重華:“你帶錢了嗎?”


重華愣了下,解開荷包掏出來幾張銀票:“有二十兩。”


陸瞻看了眼其餘人,眾人紛紛掏荷包,最後連銀票帶現銀,湊成了八十三兩五錢。


陸瞻揚起下巴:“方才我誤傷了宋姑娘,拿著這錢,代我去向姑娘賠禮。”


重華小跑著來到宋湘麵前,雙手把銀票呈上:“今日我家主上誤傷了姑娘,特地吩咐屬下代為賠禮。這裏有些許銀錢,希望能稍稍彌補姑娘的損失。”


陸瞻今日的舉止,宋湘拿不出確鑿的證據說明有多古怪,畢竟是重生的她先破壞了原先的軌跡,那麽他在換種情景下舉止會有所變化也該是正常的。但她就是不能明白他為何看到她會停轎?


看到這紮銀票,再聽完重華的話,她也明白了。合著是因為撞著了她所以來賠個禮,並不是她想的那樣。


但這區區幾十兩銀子,就能彌補她的損失?彌補她得了當他的替死鬼送掉的那條命?


她冷眼望著陸瞻,轉身進了門,砰地把門給拍上了。


重華愣在當場。


陸瞻也愣在當場。


印象裏的她不好強,不刺頭,從來溫溫順順,眼下這麽有棱有角的她,他還真是第一次見!


“世子……”


重華把銀票伸了給他。


陸瞻擅於應對恬靜淡泊的她,卻不知該怎麽對待有脾氣的她。


到底他是男人,靜默片刻,他說道:“宋姑娘的父親曾官至翰林,是清流出身,區區小錢確是埋汰了她。


“你回去後替我在京城裏物色一處地段好些的宅院,尋兩間旺鋪,再封一千兩銀子,連房契地契一道代我送到宋家賠禮。”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