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錦鄉裏第160章 七八分滿的溫暖

時間:2021-01-24作者:青銅穗


剛把馬調了個頭,蘇慕忽然來了:“世子,王妃派周貽把李大夫請到拂雲寺去了,宋姑娘也去了,不知何事!”


陸瞻瞬時頓住:“什麽時候的事?”


“就在兩刻鍾前!”


讓周貽來請大夫,難不成晉王妃有事?!


他當下打了馬:“看看去!”


……


晉王妃坐在側室,眉頭微凝,側耳傾聽著正室那邊的動靜。


英娘立在旁側,也神情凝重。


時間像是結成了冰,流不動了,也不知是不是這屋裏氣氛太過壓抑,晉王妃站了起來。順著屋中踱了幾步,就聽到隔壁傳來了宋湘的聲音。


她停住腳步,英娘已先行跨步,在屋外道:“宋姑娘,法師怎樣?”


晉王妃也走到門邊,隻見挽起兩袖的宋湘立在簷下,向自己屈膝:“法師是因為情緒過激引發了哮症,這病症應是有多年了,方才李大夫已喂藥施針,暫時無礙。請王妃不必憂慮。”


“那就好。”晉王妃道。又看向宋湘:“你也會醫術?”


宋湘回道:“家母自娘家時學了些皮毛,宋湘閑來無事,也學過些許。”


晉王妃又頷首:“很好。”說罷她往妙心這邊看了眼,隻見李訴與弟子還在女尼幫助下拔針,便與宋湘道:“進來說話吧。”


宋湘隨同她進了側室,屋裏桌椅齊備,還有半盞茶,看得出來方才這片刻她都在此靜待。


但宋湘心中卻不能平靜,妙心一個修行之人,按理說該保持平和心境才是,何況與她在一起的是交好的晉王妃,不知她這情緒因何而起?會與先前的輿圖有關嗎?


此刻站在晉王妃麵前,她提起了十二分精神。


晉王妃坐下來,打量他:“上次我去過你們藥所。”


宋湘回道:“已聽家母說了,隻怕招待不周,還請王妃見諒。”


晉王妃揚唇:“沒什麽不周的,你母親很豪爽,跟她相處很愉快。”


宋湘也彎唇笑了下,以做回應。


晉王妃收回目光:“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見麵,你可好奇我舍近求遠?”


妙心患的是哮症,在她晉王妃麵前犯病已屬奇怪,這種病又須得盡快救治,但晉王妃卻放著山腳下的醫館不要,偏派身為她心腹的周貽到南城接了他們來,這的確就更加奇怪了。但晉王妃問出這話,她難道還能說別的不成?


她頓了半刻垂首:“前番承蒙王妃厚愛,知會了胡夫人對宋湘的關照,宋湘自認愚鈍,但王妃卻有仁愛之心,想必是因為憐惜宋湘受周家欺侮,因此特地傳召,照顧藥所生計。”


晉王妃目光微閃:“那妙心師父這因情緒過激而犯病的事,你怎麽看?”


宋湘一個毫無背景的官戶女子,且親父還已不在世,知道妙心此番有蹊蹺,她不願意涉入太深,故而方才裝了糊塗。但王妃這樣子,卻像是不打算讓她裝下去。她該怎麽回答應呢?


在排除了王妃有針對她的可能之後,她平靜抬頭:“但請王妃放心,今日之事,宋湘定不會對外吐露一字。”


晉王妃目光漸深:“你何以知道我是不願外人知曉?”


“妙心法師是王妃摯友,但方才救治期間,王妃並未遠離,而是一直就近等待。以王妃身份之尊,如此重視一個人,外界卻並未有傳言,宋湘妄猜,應該是王妃不願這份情誼為外界熟知。


“不過在宋湘看來,王妃與妙心師父情勝知己,那麽妙心師父在知己麵前偶有些情緒失控,也沒什麽好奇怪的。”


英娘聽到此處,清亮目光向她投來。


晉王妃也在凝視著宋湘。片刻後她移開目光:“心思倒是敏銳。”


宋湘躬立未語。


晉王妃默片刻:“過來些吧。”


宋湘略頓,上前兩步。


晉王妃就近打量她,自她清澄的雙眸打量到她身上的衣裳,又執起她一隻手,看她掌心的薄繭,又看到她半新的衣裳袖口上針腳精致的繡花,說道:“這衣裳是你自己做的嗎?”


“是。”宋湘頜首。


王妃放下手:“你性子跟你母親好像很不一樣。你也不過十五六歲,為何會如此沉穩?”


這般大方沉靜,豔而不驕,要是手上沒有這層薄繭,這通身上下的氣派哪裏會輸過大家閨秀?


不,或許比起錦繡堆裏長大的大家閨秀,她更多了幾分鎮定自如——麵對與她們宋家身份有天壤之別的自己,她能夠做到對答如流,儀態分毫不差,換成陡然流落到民間的大家閨秀,應對起來恐怕是做不到這麽遊刃有餘。


宋湘從她眼裏看到了善意,前世被她帶領著在官眷圈子裏學習應酬的往事又浮上心頭——晉王妃對她從未曾過份親近,但在她們所處的環境裏,這份七八分滿的關照,卻顯得溫暖得剛剛好。


她垂眸道:“回王妃的話,家父體弱,內宅事原本也交由母親管來著,但家母出閣前從未掌過家,反倒對行武帶兵十分熟悉,故而小時候家父就注重我的持家之能,這些年本事雖然沒學會,性子卻是不能不沉穩起來。”


“你父親是翰林院的才子,你母親卻是武將之後,他們性情投契嗎?”


宋湘揚唇:“他們很恩愛。”


晉王妃聞言,也揚唇點了點頭。


再看了她一會兒,王妃道:“你說的不錯,妙心法師這病是老毛病了。世子曾經托我推薦主顧給你們,既然你們家開著藥所,那麽此番傳你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這幾日我得籌備皇後祭日之事,等祭日過後,再傳你到王府來付你診金,你可答應?”


些許診金值得多少銀子?自然不需專程傳她去王府取。


宋湘雖說萬般不情願再踏入那個地方,但麵對晉王妃這樣說,她卻又沒有說不的資格。


晉王妃看她頜首應下來,滿意地點點頭。


正要再開口,這邊素馨就來報:“世子來了。”


窗外廡廊下,果然陸瞻正腳步飛快地往這邊走來。


“母妃!”陸瞻到了跟前,氣還沒喘勻,看了眼晉王妃後他又看向一旁的宋湘,說道:“發生什麽事了?妙心師父怎麽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