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錦鄉裏第005章 熊孩子

時間:2020-07-22作者:青銅穗


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這個道理宋湘懂。


但事情發生得終究還是有些突然,即便縝密如她,眼下也僅能做出與陸瞻各走陽關道的決定,餘下的根本來不及想。


她突然就這麽死了,而陸瞻又去了京城,那孩子們怎麽辦?凶手才下了毒,翌日一早陸瞻就進了京,這兩件事又有沒有聯係?


但陸瞻身邊並不安全,是有人想害他,才最終導致她的死,這是肯定的。如果說成親當晚陸瞻的犯錯屬於意外,那麽圍場失誤也許也沒那麽簡單……


她再不了解陸瞻,同床共枕七年,也知道他素日稟性,他不是魯莽之人。


前世皇儲未立,晉王是大熱門人選,但也難保無人眼紅。


若不是有這層思慮,她就不會出事之後夜夜入睡前那般謹慎。


雖然終於沒能防得了暗箭,可到底會是哪些人,她心裏隱隱約約也是有譜的。


宋湘不免緩緩沉了一口氣。


她與他成親七年,對他的事情完全不清楚。他為什麽會昏倒在這裏,她也不知道。


他們成親之後,他都是我行我素,兩個人的生活,除了吃飯睡覺生兒子,是沒有別的交集的,如今已隔著兩世,他的事又與她何幹?她想的是有點多了。


“湘湘!”


剛到家門口,隔壁家的陳五嬸箭步走出來。


宋家位於整個鶴山村的中間,距離菜園不是最近,也不是最遠,是宋裕在時修建的一座三進院子,從前一家人也會偶爾來小住,也因此與鄉鄰們早就熟絡。


陳五嬸隻生了三個女兒,在婆家有點抬不起頭,打從鄭容這進士夫人帶著孩子住到村裏來,替她在婆母麵前解過兩回圍之後,從此便跟他們家關係至為親密了。


宋湘從那樣的前世出來,乍看到久違的鄉鄰也心生溫曖:“五嬸怎麽了?”


陳五嬸呶嘴:“方才你二嬸來過了。還拿狗子出氣來著!”


宋湘聽到“二嬸”,眉頭已先動了動。


前世的今日,她帶著陸瞻回家時,二嬸遊氏的確是與女兒宋渝來過了。


鶴山村雖離京城不遠,但卻屬京南興平縣轄內。宋裕僅有一個弟弟,單名一個瑉字,中了舉後就在縣衙裏謀了個同知的差事。


宋瑉是幺子,受祖母喜愛,性子可不像要撐門戶的宋裕穩重。娶了遊氏後,兩房關係開始一直不怎麽親密。


遊氏的父親是縣衙裏的捕頭,遊氏覺得自己同樣出生官戶,是不比進士夫人的大嫂差到哪裏去的。


知道遊氏是個愛鬧騰的,宋湘平時懶得理會。但聽到她拿狗出氣,她還是不痛快。


去年春天她去城裏買針線,回來路上遇到了一條擋路的銀環蛇,當時才四五個月大的狗子從草叢裏跑出來把蛇給吠跑了。


她見它髒兮兮的像是沒主,就帶了回來。養了段時日,竟很強壯漂亮,平時看家也很得力,不管她在地裏勞作,還是進城采購,狗子都寸步不離。


前世因為事急,沒遇到陳五嬸攔路報訊,進門後也就沒留意她們欺負狗子的事,稀裏糊塗就混了過去。


但後來她騰出手來時,才發現院子裏亂七八糟,不用猜也知道發生過什麽。


宋湘想了下,淡然道:“她也許久沒來了,興許是有事吧。”說完她低頭從菜籃子裏拿了把芫荽遞給陳五嬸:“方才采多了些,嬸子拿回去給蓉姐姐拌菜,她愛吃這口。”


陳五嬸推辭了下,最後抵抗不住這抹碧綠鮮嫩,接了過來:“你一個嬌生慣養的小姑娘,種菜倒很會把握天時!我們家那畦芫荽,如今才冒了個尖兒呢。哎,你五叔今兒進城了,回來要是割了肉,我便拿來包餃子,給你們送些!”


宋湘笑應下來。


“梨花,給我上!”


剛到門下,就聽屋裏傳來喝斥,緊接著狗子一陣狂吠,箭一般衝出來,半路上看到宋湘,四腳一頓,立時搖頭擺尾地湊上來。


“梨花!”


宋湘摸了摸它的頭,跨門進內。


廊下堆著的柴禾後頭探出個腦袋,隨後一聲“姐”,宋濂從後頭爬出來,耷拉肩膀帶著幾分討好來接她的籃子:“原來是你,我還以為遊氏又回來了呢!”


宋湘望著麵前才八歲大,但渾身上下都透著機靈勁兒的小毛孩兒,先不去管他說什麽,而是一把牽住了他的手:“吃飯沒有?”又伸手拈去他衣衫上沾著的柴禾。


宋濂小她七歲,前世在宋湘嫁去晉王府,他和母親不想給她拖後腿還住村裏,就也搬回了京城,另置了宅院。


宋湘在王府受冷眼那陣子,原本正用心讀書的宋濂招呼起他一幫小夥伴把奚落她的人偷偷給打了。


後來雖然沒有出事,但宋湘仍不想他再闖禍,他十歲那年,她就把他送去陝西外祖家了,此後姐弟再沒見麵。


熊孩子受寵若驚:“沒吃,你要給我做嗎?”


宋湘輕睨他一眼,挽著袖子走向廚房:“母親呢?”


“不是一大早進城去了嗎?”


宋湘想起來也是。又問:“二嬸來做什麽?”


“不知道!”宋濂屁顛屁顛跟進來,拿了顆蒜頭在手裏拋著說:“但她來能有什麽好事?肯定又是想算計咱們唄!”


宋湘手頓了下,看了眼他才又繼續擇菜。


沒爹的孩子早當家,宋濂也比同齡孩子更懂事。


當年祖母雖說疼幺子,但行事還是公允的。祖父亡故之後,祖母就主持分家,按規矩長房是占得份量多些,那是因為長子承擔著贍養老母,以及傳遞家族香火之責。


但嬸娘遊氏仍認為婆婆分家不公,叫囂著婆婆偏心,還說往日待幺子的好都是虛情假意。宋裕已經考了進士,哪還缺家裏這三十畝田地?家裏這點祖產應該照顧他們二房,由他們繼承才對。


將門出身的母親鄭容豈是個好相與的,即便娘家遠在山西,又豈能容你們明目張膽欺壓到孤兒寡母頭上?


一個陽光明媚春風拂麵的日子,遊氏又來作妖,管家理財沒啥本事、打架揍人是把好手的鄭容,就擼起袖子把她給揍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