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錦鄉裏第004章 丈母娘的鄰居

時間:2020-07-22作者:青銅穗


若皇帝病重的消息外傳,晉王府自然會被聞訊而來的他們所圍堵,那麽陸瞻是絕無生還機會的,王妃催他進京,也確是十萬火急。


然而今夜這些人若是想要奪位的皇子們遣來的,顯然他們就已經知道了皇帝病重。那麽矛頭就應該先指向晉王才是,畢竟本朝還沒有把皇位越過皇子直接傳給皇孫的先例。


他一個被貶為庶人的皇孫,目前是沒那麽大威脅的。


如果不是他們,周貽所說也無假,那便隻有晉王府裏他那些兄弟了!


晉王妃膝下隻有個女兒,王府所有子弟都是庶出,包括陸瞻,但他卻因為打生下來就被王妃收養而成了嫡子,皇帝當年便欽點他襲了世子爵位。


萬千寵愛集於一身,招致的並不見得都是好事,就譬如說這些年接連遭遇的暗算。


可既然對手都不惜埋伏在此暗殺他,又為何沒曾在潭州下手呢?


還是說……他們已經下過手了?


想到潭州還有孩子娘和他兩個孩子,他心一頓,既然他在這裏遇險,那他們呢?!


陸瞻狠命地滾動了一下喉頭。


看著已經交起手來的雙方,他咬牙道:“你派幾個人原路返回潭州,接應娘子和澈兒他們!剩下的人隨我,不管哪條道,都先闖出去再說!”


“是!”


周貽抹了把臉上雨水,派出幾個人從攻勢尚算薄弱的來路殺去


陸瞻也提起劍,自馬背上躍起殺入陣中。


周貽的話自然不可全信,但若他所說無假,那這一日下來周貽下手的機會簡直數不勝數,甚至光是坑他一條違旨私出禁地的罪名便已足夠。


他眼下隻能選擇背水一戰。


“——公子當心!”


陸瞻血戰正酣,一直與他保持著兩步遠距離的周貽突然驚喊!


他迅速回頭,隻見一柄冷劍就自暗處直刺過來!


周貽身隨聲動,疾撲向他。


陸瞻他因心存戒備,迅速避開,那劍便當場將周貽穿胸刺了個透!……


“周貽!”


陸瞻四肢血冷,一把接住他。


周貽睜圓雙眼,死命緊握著他手腕:“不要難過,這是我應該做的。如果王妃,王妃知道公子也沒有盲目相信她,她隻會感到欣慰……”


陸瞻雙手在顫抖。


“她會高興看到公子不曾感情用事。王妃,王妃唯一的期望,就是公子能保護好你自己。但王妃,王妃是值得公子像信任親生母親一樣信任的。等你回到京師,她還會有,會有要緊事跟你說……”


周貽說完狠咽了一口喉頭,手抬起來,凝住最後一口力氣將長劍擲向了陸瞻身後的敵人!


“周貽!”


陸瞻嘶喊著他的名字,但他終究已經在他臂彎裏癱軟了下去。


眼淚混和著雨水流下來,陸瞻雙拳已經握到發白。


“公子!您快撤!……”


侍衛們的聲音開始此起彼伏地傳過來,陸瞻放下周貽站起身,咬牙望去,隻見留下來的這十二名侍衛已經倒下大半。


黑黝黝的四麵已經湧現了無數人頭,手上的弓駑在閃電激射之下也散發著道道寒光。這陣勢,想走出去,也隻不過是個美好的期盼罷了……


但他的信念裏,從來就沒有不戰而降這幾個字!


他迎著大雨持劍凝立,片刻後如蒼鷹一般掠入了箭隙之中……


……


陸瞻被寵愛著長大,小時候跟扈從們玩耍時,從他們口中也聽說過“天家無情”這樣的話。


但少年的他是不信的,縱然典籍裏給出再多證據,說明從古至今的皇室都鮮少有真情存在,他也還是篤定他們陸家,他們太祖奠定的這個朝代,是不一樣的。


他們誌趣高雅,有理想,也有高尚的品德,是有情有義的一朝皇室,絕不會有利益紛爭。


皇祖父聽了也就笑一笑。


這份篤定開始動搖,是在他成親當晚,他給皇祖父敬酒,後來酒裏被查出來有巴豆的時候。那幾日偏巧他的馬有些不妥,他拿了些巴豆粉喂它,手頭就還剩下了些。


但是巴豆粉怎麽會跑進酒裏去呢?而且還是皇帝的酒裏——要知道,巴豆粉並不是毒,憑物器是測不出來的,所以太監也沒有驗出來。


最後就有人發現了他身邊近侍“畏罪自殺”的現場。


半年後當他回來查清了真相,臉就開始被打得啪啪響。這世間果然沒有那麽多值得信任的人,哪怕是你的親兄弟。


所以冷劍出來之初,他確確實實是懷疑過周貽的,疑點那麽多,又那麽明顯,他不懷疑他懷疑誰呢?


可明明前一瞬還被他懷疑的周貽,下一瞬就替自己擋劍送了命!


陸瞻猶記得被無數枝箭射中身軀乃至是頭顱的痛感,那是他平生所未承受過的任何一種痛楚。


直到身上傳來另一股清涼,這清涼的感覺雖然也不好受,但卻漸漸擊退了箭傷之痛,並使他身軀逐漸輕鬆,得以平穩呼吸。


……入目是晴朗的天空,入鼻是泥濘的味道。


他目光靜止了片刻,倏而轉動了一下頭顱。


“醒了?”


鐵牛連澆了幾桶水,漸漸看到他眉眼在動,再潑了幾瓢,便就一腳踏在木桶沿上,支著上身居高臨下地覷著他。


陸瞻在仍顯清涼的三月天打了個激靈,迅速坐起來!但腰肋上的疼痛又使得他嘶聲倒了下去。


“別裝,裝也沒用!”


鐵牛眼神裏充滿了鄙夷,橫著一雙眯縫眼望著他。


陸瞻也沒在意他的態度,他的注意力都在環境上。


這不是他遇襲的山埡口,四處更加沒有任何打鬥的痕跡,而且季節也不對,這分明就是初春,而他遇襲的時候是在下著暴雨的夏天!


當目光掉轉回來對向鐵牛,他心下又是一頓,打小習武使他比一般人更耳聰目明,打過交道的人說句過目不忘也不過份,而麵前這人……這是他丈母娘老家的鄰居,他記得他姓程,叫程鐵牛!


他怎麽會在這兒?!而且這程鐵牛怎麽還一副不認識他的模樣?


他已經過世的老丈人是個受人尊敬的讀書人,他媳婦兒嫁給他以後,這鐵牛還經常送點土產什麽的到王府來給他。


他都在門口碰到過好幾回被門房擋出來的程鐵牛,而且對方也還給他行過禮,現在怎麽可能不認識他呢?


陸瞻咬著牙忍著痛,坐起來。


舉目四顧,入目是田野山巒,青草露頭之處,偶有桃花零星開了幾朵。


這一看,他更驚訝了——這不是鶴山村,他丈母娘一家原先所住的村子嗎?!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