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錦鄉裏第002章 殺了他!

時間:2020-07-22作者:青銅穗


“是我啊湘湘,你怎麽樣?有沒有傷到哪兒?”


宋湘屏息望著他,迅速地調整視線看向周圍。


鐵牛是她在鶴山村裏的鄰居,小時候就認識。


而且這地方這麽眼熟,可不就是她出嫁之前住過的村子?還有她所處之地竟然還是自家的菜園,眼下田野還沒有完全轉綠,舊年的枯草仍崛強地搖曳在春風裏。


她不是死在潭州嗎?怎麽回來的?


她低頭看著自己身上的衣裙,長及腰際的發絲,又看向鐵牛,一臉懵然的鐵牛還穿著當年他最常穿的一件粗布衫子,手裏拿著鋤頭,是十五六歲少年的模樣,並不是後來她在街頭遇見的已成了屠戶的樣子。


靜默片刻她突然站起來:“你怎麽會在這兒?”


“我在地裏薅草,看到一匹快馬瘋了似的往這邊衝過來,然後你被撞飛了,就趕緊過來了!”


馬……


宋湘屏息片刻,雙眼之中忽然迸射出精光,隨後她攥著裙擺跌跌撞撞地奔向了後山!


後山下是片草甸,因為樹木擋了蔭,沒被開辟出來種莊稼,在時為寸土之爭而大動幹戈的鄉下,平日村裏的牛羊來這裏吃草,宋湘從來不曾說過什麽。


但這個平日隻有牛羊光顧的地方,此刻卻趴倒著一個人!


“就是他!”鐵牛指著地上,語氣裏掩飾不住氣憤,“湘湘,就是他撞了你!”


宋湘臉色雪白,蹲下來把這人臉上的發絲撥開。十六七歲少年的臉赫然出現在眼前,濃眉高鼻,眼簾緊閉,長而密的睫毛彎成了兩道墨弧,眉頭不知為何而深皺著,看表象怎麽也看不出來薄情寡義的樣子——但毫無疑問這張臉她也是熟識的,這是陸瞻!


她腦子裏仿佛有什麽炸響了,並且牽引著她的手迅速下滑,落在他脖頸上!


看到了鐵牛,能在這裏看到陸瞻簡直毫不意外。


她被馬撞暈倒在菜園子裏的事也就發生過一回,那年陸瞻因為馬匹失控而撞到了趴在瓜棚上摘瓜而被瓜苗絆住的她,重擊之下她栽了下來。


她記得清清楚楚,她被鐵牛喚醒之後就發現了他,再後來就與鐵牛一道把他扶進了就近的她家中。她不但救了他,給他喂湯喂水,還給他請了大夫,收留了他多日!


在那七年裏,她還跟他前後生育過兩個孩子!


但就是這個人,最後在她臨死之前想跟他再交代幾句也沒有給機會!


宋湘胸脯起伏,將手掌壓上他的喉結。


她的確不愛爭強好勝,對身份地位也並沒有什麽野心,知道那婚姻是你不情我不願,那七年哪怕是他從未對她有溫和顏色,她也沒有抱怨過,因為抱怨也不過是困縛自己而已。


但這並不能說明她沒有原則和底線!哪怕是捆綁的婚姻,隻要沒有辦法擺脫,那就起碼得做到相互尊重不是嗎?


但他沒有!


在她臨死之前,他讓她對他的最後一點篤信都化成了泡影!他要進京這樣重要的事情,他是做了之後,才打發人來知會了她一句!


誰說他有良心?


他沒有!


宋湘眼裏如藏了冰,手掌往下壓。


“這是什麽?”


正在翻查陸瞻身上四處的鐵牛看到他腰間的玉,“這人穿得像個富家子弟,還掛著這麽值錢的東西,這般無視王法在田間馳騁,多半是哪家紈絝!待我去稟知裏正,先記他一筆賬,再打聽是哪裏人,去衙門裏告他一狀再說!”


神思回轉,宋湘如同觸到了開水,驀地縮了手。


她剛剛在幹什麽?殺人?


宋湘再看了眼地上,咽了口唾液,撫著仍在顫抖的手站起來。


是她犯魔怔了。


好不容易擺脫了前世,能重新活過,難道還要為了他,再送掉這條性命麽?


她撫著額,緊閉起了雙眼。


“什麽年代了,竟還敢這般無禮!”鐵牛捋起了袖子,“你在這等著,我去找裏正!”


宋湘一伸手忽扯住他衣袖……


朝廷有律法,無論是誰,田間縱馬踩踏莊稼都是犯法的。


但陸瞻是皇家的人,關鍵此番的確是馬失控了——眼下連馬都不見了就能說明事實。所以就是喊了裏正過來,最後也還是拿捏不了他。


關鍵是,喊了裏正來,最後總得弄醒他,還得給他請大夫吧?這是她宋家的地,她又是目擊者,她豈非又要卷進去?


能活回來多麽不容易,犯不著。


不管她對潭州的一切還存著多少疑慮,那道賜婚聖旨都是悲劇的開始,如果不是踏入皇室,她是絕不會落到被莫名毒殺的下場的。


以及當初那麽多人說她配不上陸瞻,又指責她是陸瞻的掃把星的時候,可有誰想過若不是因為她心存善念救下他陸瞻,她完全不用過這樣的日子?


即便不死,她又憑什麽要低聲下氣束手束腳過日子?


她這一生與前世交割的最好辦法,不是殺人泄憤,而是從這一刻起就不要認識他!不要跟他有任何接觸!


她鬆開緊握的雙手,抬頭道:“雖然是踩踏了莊稼,但看他身邊連個扈從也沒有,未必就是來作惡的。眼下他昏過去了,也不知道傷的重不重,鬧出人命可麻煩了。不如你先提水把他潑醒,然後問問他來曆再做說法?”


鐵牛深以為然:“我這就去舀水!”


宋湘點頭:“這裏交給你,濂哥兒一個人在家裏,我就先回去了。”


說完她再看了陸瞻片刻,就抬步跨出了菜園。


……


“必須在天亮之前到達宜州!”


隨同晉王妃派來的人一道進京的陸瞻冒雨疾馳在北上的路上,宛如雨夜裏的流星。在疾馳的中途他沉聲朝後頭的侍衛喊話。


晉王妃給他的信裏並沒說發生了什麽,但字短而語氣凝重,來接陸瞻的人也是看著他長大的王妃多年的心腹,同樣也沒有告訴他內情。


但是他們都讓他必須在五日之內趕到京城、那樣急迫急切的口吻,以及侍衛特意請他走出家門相會這樣的謹慎行事,都讓陸瞻極快意識到,一定是京城出了要緊的事!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