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錦鄉裏第011章 宋姑娘是弱女子

時間:2020-07-22作者:青銅穗


上個月她就及了笄,這三年因為守孝,一直就沒議過婚。


但母親總擔心她待在這鄉下地方嫁不出去,上個月生日過後就開始催她回城,要幫她物色個夫婿——自然也正因為是沒議婚,前世才會那麽順利就攤上了那份賜婚聖旨。


她這還正津津有味等著聽八卦呢,原來母親傳的真是她跟陸瞻?


她說道:“哪些人在說?她們怎麽說的?”


“就是村裏幾個婦人和村口張屠戶的媳婦兒,說的那少年長得多好多好,吹得天花亂墜,我藏在大槐樹後頭聽了好久。


“那人到底誰呀?他家住哪裏?怎麽會這麽有眼光?你認識嗎?靠不靠譜?靠譜的話就打聽個名號來,娘給你去摸摸底!”


“當然不靠譜!”


宋湘脖子梗的老直。


長得好有個毛用?要不是因為這世裏的他還沒有招惹她,眼下殺他有點傷天害理,她早在菜園子裏就把他給掐死了!


渣男自作多情給她賠禮,結果忍了他一整日的她還要麵對他留下來的麻煩?


這個掃把星!


“到底怎麽回事?”鄭容又湊上前一點。


宋湘沉氣:“宋夫人,您知道現在您是在打聽誰的八卦嗎?”


鄭容頓住,嘿嘿著又把臉退回去一點。


宋湘也不瞞她了:“是有這麽回事,一個不知打哪來的什麽人,今日駕著馬在菜園裏把我撞昏了,路過的時候看到我,就打發人來賠禮。我沒搭理他。”


“你被撞昏?”鄭容再次支起了耳朵:“你怎麽會被撞昏?怎麽可能——”


這個神奇的母親,聽到女兒被撞昏,第一反應不是關心她受傷沒有,反而是不相信她會被撞昏。


宋湘卻也接受她這般反應,瞄她道:“因為我當時被瓜藤纏住了腳。”


鄭容恍然:“難怪了!”


覷見麵色仍不豫的宋湘,她又一拍著窗台道:“原來是不知哪來的小兔崽子見色起意,有種倒是直接請媒人下庚帖求親!這眾目睽睽之下他想幹什麽?還留下這種首尾來禍害我女兒!我這就去村口敲鑼,先把那些傳謠的給罵憋氣再說!”


宋湘望著她:“這話有兩處不對。一是哪怕他說媒求親也不成。我看不上他。二是雖然這是謠言,但先也不必急著跟人撕破臉,不然反倒顯得我們急著掩飾什麽似的。”


鄉下婦人見識淺,哪懂那麽多大道理?這事兒興許她們就當個樂子議議,可你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尋她晦氣,那她們撕起臉來可比你要快得多。


鄭容想想也有道理:“那依你說怎麽辦?”


怎麽辦?阻止肯定是要阻止的。


畢竟陸瞻當時的樣子確實古怪,難免有人會多想。


宋湘不反對議婚,能早早找到個靠譜的人共度餘生也很好嘛,但是這個人肯定不會是陸瞻。而且是想也不要想。


鄉鄰裏沒有他們讀書人那麽看重男女大防,要不然前世陸瞻還能在他們家養半個月?


談論這個多少即便是出於八卦的心思,但以陸瞻那些侍衛的陣仗,傳出去總歸是不好的。尤其這一世她從一開始就撇清了,如今留下這些首尾更是不好的。


她轉身走到屋裏,拿出兩雙做好了的鞋墊:“咱們去找裏正娘子說明白利害,再請她出麵製止謠言。如此若是旁人無心為之,自然到此就結束了。倘若是有心人故意如此,那麽她再跳出來的時候,也就怪不得咱們不給臉麵了。”


……


晉王今日奉旨去了皇陵巡視,須得明日才回來,陸瞻因為心裏有數,也就沒盼他。


這一日除了最先出現的陸昀與晉王妃外便沒再見過什麽人。晚上一個人躺在偌大延昭宮,他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安靜。


雖然好像有點過於安靜,但是隻要想想,這輩子沒有賜婚聖旨等著他,他也絕不會再讓自己陷入那樣的困境,他又強迫自己適應了下來。


隻是一閉眼就會想起曾經在這屋裏住過的人,輾轉很久才入睡。


翌日上晌晉王連衣裳都沒換就到宮裏來看他,風塵仆仆的臉上布滿著憂心。“怎麽會這麽不小心?”


“讓父親擔心了。下次我會小心點。”


陸瞻不想事情弄得複雜,誠懇地說。


父親對他一直很上心,但他覺得自己可能還是沾了王妃的光,畢竟這是一位即便是去了側妃房裏過夜,翌日早上也還是會準時出現在王妃房裏陪她用早飯的丈夫。


陸瞻有時候也會覺得妻妾成群讓人別扭,持家理財生兒育女,明明是一個人就能做下來的事情,偏偏要交給許多人。


但他自己也是庶出,若沒有他們,也就沒有他,顯然他沒有資格批判他的父母。


晌午皇帝也派了太監過來探視,太監是得過皇帝示意的,陸瞻把人打發了出去,就將自興平帶回來的幾封書信給了他。


急著回來的原因之一就是為免耽誤了皇帝的事,東西到手,他也可以安心養傷了。


接下來幾日總有人遞帖子前來,魏春送進來給陸瞻看,他挑了其中幾封留下,然後便令魏春去回了。


這日重華終於回來,拿著張輿圖到了跟前。


“給宋姑娘選了幾個地段的宅子鋪子,宅子是跟她如今住的一般兒大的三進院子。鋪子也都是眼下正紅火的旺鋪。價錢都不等,請世子定奪。”


陸瞻正拄著拐杖在殿裏走路:“挑最貴最好的便是。”


重華愣一下:“世子親自挑挑不顯得更有誠意?”


陸瞻抬頭:“誰挑的她看得出來嗎?”


重華更愣了:“來日世子去串門,不是就可以說?”


陸瞻腳步停下:“誰說要去串門?”


“……難道您不是看上了宋家姑娘!”


陸瞻差點把拄著的拐杖丟了過來!


他屏息盯著地下看了會兒,道:“你三表舅的兒媳婦的四堂妹生幾個孩子了?”


“不知道。”重華搔頭:“不過這七彎八拐的親戚生幾個孩子,跟屬下有什麽關係?”


陸瞻冷眼:“那我為什麽送她禮,跟你又有什麽關係?”


重華差點被口水嗆翻!連忙退出去。


“回來!”陸瞻又炸聲喚他。想了會兒道:“宋姑娘是弱女子,日後若遇到她有什麽難處,記得幫幫她。”


“好嘞!”


重華這次學乖了。


“趕緊去吧,回來我還有事情交代你。”


陸瞻打發完他,一瘸一拐地挪到了窗戶前。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