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許你一世星辰第二十一章他生了一場叫南星辰的病

時間:2020-06-28作者:青薯寶兒


容謹趕到的時候就看到南星辰完全蜷縮在沙灘,雙臂緊緊的抱著。

“星辰”

容謹大喊著,衝上前將她抱起來,目光在觸及她蒼白痛苦的麵色後,眼底掠過濃濃的憐惜,“星辰,你再忍忍,我這就送你去醫院”。

輕柔把她放在副駕駛,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為她係好安全帶,發動車子離開。

車中的溫度,逐漸讓南星辰意識回歸。

毫無血色的唇瓣扯出一抹弧度,“容謹,不要去醫院”。

“不行,你必須去醫院,你忘記當年醫生怎麽說的了嗎?”容堇皺眉,神色複雜。

他還記得,那是他第一次遇見她,當時她就渾身是血的倒在他的車旁,如果不是知道她和容安是同學,他估計都認不出來那是她,當時她才十八歲,可就遭受了那樣的罪,身體早就經不起折騰這樣折騰……唇角抿了抿,容堇麵上劃過一絲苦澀,或許從那個時候,他就愛上了這個總是看似柔弱又堅韌不拔的女孩兒了吧。

“容謹,我的情況你不是不知道,就是受涼了而已,而且,去醫院的話,如果被媒體拍到我們兩人,由於你的身份,我一定會被挖出來身份的,我這幅樣子一定會對冷氏的股票有影響”,他剛回國接受集團,這個關鍵時刻容不得絲毫差錯。

“星辰,都什麽時候,你還為冷氏考慮”,容謹無奈的看了她一眼,心中更加心疼,她總是這樣為別人考慮。

南星辰虛弱的笑了笑。

“我現在已經好多,你不用擔心,到藥店停一下”。

“好”。

車子停下來後,南星辰下意識就要推門而出,容謹卻拉住了她。

“你在這裏等著,我去拿藥”。

“可是”,南星辰麵帶難色,她怎麽讓他一個男人去拿避孕藥。

“你不用說,我都懂”。

容謹垂眸斂下落寞,從剛才看到她,看到她身上的衣服,身為一個成熟的男人,他幾乎瞬間都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如果沒有猜錯,今天就是冷逸白回國的日子。

“謝謝你,容謹”,南星辰壓下心中的苦澀,神色感激。

容謹拿了藥也買了水。

吃了藥,南星辰緊繃的神經有一瞬間的放鬆,可是腹部的絞痛卻並沒有緩和。

容謹看著她咬牙的模樣,握著方向盤的手,骨節突突的暴起。

“星辰,今天太晚了,你今天先住我的公寓”

撇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已經十一點了,這個時候回去,還是這個樣子,一定又在冷家弄的上下皆知,南星辰隻好點好,“好”。

兩人回到容堇的公寓,容堇從衣櫃裏拿出來一套女生的衣服遞給南星辰,“這是容安放到這裏衣服,全部都是嶄新的,你也知道她就是總愛買衣服,很多衣服連動都沒有動過”。

說道容安,容堇臉上都帶著哥哥對妹妹的寵溺。

“謝謝”,南星辰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向浴室走去。

簡單的衝洗了一下,南星辰就出來了,空氣中彌漫著一股薑味,就看見容堇端著一個杯子走過來。

“星辰,喝杯薑茶,暖暖身體”。

南星辰接過水杯,悶聲道,“容堇,他回來了”。

“你在酒吧就是被他帶走的?”

雖然是問句,但是容堇語氣卻很篤定,他回國的消息早在前幾天就已經占據了整個媒體的頭條了。

冷氏獨子留學兩年完成學業後並沒有回國,獨自創業短短兩年就讓公司上市,在美國創下一片天地,可是最近卻高調回國接任集團……他想不知道都難。

“是”,南星辰點了點頭,她也沒有想到會遇到他,而後似是想到了什麽,急忙問道,“安安回家了吧?”

“嗯”,容堇點了點頭,“我和安安在酒吧沒有找到你,給你打電話也沒接,我看她也是迷迷糊糊的,就先把她送回了家”。

“對不起,我手機靜音了,沒有聽到”。

“沒事”,看到她自責的模樣,容堇心裏隱隱作痛,“星辰,你打算怎麽辦?”

南星辰搖了搖頭,她該怎麽辦?

看的出她的疲憊,容堇揉了揉她的腦袋,目光溫柔,“現在先好好睡一覺”

“那你呢?要回安堇苑了嗎?”

安堇苑,容家莊園的名字。

“不了,你就安心睡吧,我在這裏睡”,容堇拍了拍沙發。

“還是我睡沙發吧”,他這185多高的個子睡這裏肯定不舒服。

“星辰,聽話”。

看著他嚴肅下來的模樣,南星辰隻好點頭同意,雖然他是容安的哥哥,但是在她心裏也是一樣把他作為哥哥。

……

次日,一早南星辰就起來了,看著沙發上仍舊熟睡的男人,留了一張便利貼就打車回了冷家。

一個婦人看著她進來,急忙迎上前,“小姐,您可算回來了,昨晚可把夫人急壞了,還好容少爺回信說你和容小姐在一起”。

“劉媽,我沒事,我這不是回來了嘛”,南星辰柔柔的一笑,如果說在這個還有一個真正關心她的人話,大概也隻有麵前這個婦人了。

輕聲走到二樓,在經過第二個房間時,腳步緩緩停下,看著緊閉的房門,杏眸劃過一絲哀傷,她日後怎麽在這家繼續下去?他要怎麽才能放過她?

“怎麽,一清早就想著進我的屋嗎?”

男人倚著屋門,好整以暇的看著她,隻不過在看到她身上的衣服後,深邃的眼眶不易察覺的一縮。

頭頂上戲謔的聲音,讓南星辰嚇的一顫,瞳仁大睜的後退了幾步,看到他身上的墨色西裝,眸低掠過一抹愛戀,在她的印象中他很少穿西裝,可是近兩年她總能在雜誌上看到穿西裝的樣子,這樣子的他,褪去了青澀,多了更多的成熟男人味。

腦海浮現昨晚的場景,垂頭低語,“哥,早”。

“早?”,男人挑眉,嫌棄的看著她,“南星辰,你還真讓我大開眼界,大學沒畢業就和男人在外麵過夜”。

一如既往的嘲諷,讓南星辰心尖劃過絲絲苦澀。

“我”,她剛要開口解釋,卻又硬生生咽下了解釋,他怎麽會聽她的解釋,在他心中,她永遠都和他媽媽一樣。

看著垂眸的樣子,冷逸白嘴角勾起一抹諷刺,果然如此,“昨晚,你可真讓人倒胃口”

一把推開她,男人大步流星的走開了。

腳下一個不穩,南星辰的身體直接碰上的牆沿,看著他的背影,眼眶發紅,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恨她,斂眸壓下眼底的淚水,拖著沉重的身體向房間走去。

整理好一切好,她對著鏡子扯出一抹酸澀的笑容,無論如何,生活還是要繼續。

……

“星辰”。

南星辰剛走近雲大,就有一個身影從旁邊跑過來。

看到容安,南星辰有一絲的歉意,“安安,昨天晚上我……”。

“你不用說了,我哥都告訴我了”,容安直接打斷了她的話。

“啊?”南星辰皺眉,她的事情讓容堇知道都已經是迫不得已了,她盡量很少去告訴容安,因為她不想讓唯一的好朋友擔心。

“看你緊張的”,容安狡黠一笑,“我不會嘲笑你的,不過你也真是夠可以的,上個衛生間也能迷路,哈哈”。

原來容堇是這樣說的,心中鬆了一口氣,南星辰也陪著她笑。

“星辰,你的畢業舞蹈設計的怎麽樣了?”

說道這裏,南星辰秀眉微蹇,搖了搖頭,“我最近沒有靈感,一直也想不出到底以什麽作品呈現”。

她們此次的畢業作品,導師讓以“愛”為主題,可是她始終都不知道怎麽去設計動作。

愛?

她的愛已經在七年前盡數給了那個笑容!

“哎呀呀,我們舞蹈學院的一枝花都不知道怎麽設計,可讓我們這些人怎麽辦啊”!

看著她誇張的表情,南星辰隻能無奈的搖頭。

臨近畢業,課業基本上很輕鬆,隻需要去完成最後的設計就可以了,容安上午沒過完就跑走了,用她的話說,她早去追求愛情。

南星辰下午是被她衛瀾接走的。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