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許你一世星辰第十六章代價,趕出冷家

時間:2020-06-28作者:青薯寶兒


一支舞跳完,南星辰匆忙回到了換衣室,身上的衣服讓她感覺很不舒服。

剛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身後就傳來了一道陰鷙的聲音,“南星辰,看這麽多男人為你尖叫,是不是讓你感覺很過癮?”

“啊!”南星辰回頭看到冷逸白陰沉的一張臉,嚇得尖叫,恐慌的揪著裙子抱著。。

“你這幅身體我早就玩透了,有什麽好遮掩的”,男人唇邊泛著冷笑,肆意的目光落在她的臉上。

果然衛瀾一個樣,賤到了骨子裏,他一直以為她隻會古典舞,可是剛才看到她在台上的那一麵,他才知道他真是小瞧這個女人了。

冷冽的話語襲來,南星辰眼底掠過一抹苦澀,她還真是知道怎麽來傷她。

玩?

對,他說過的,她隻是他的一個玩物。

在他嘲弄的視線下,南星辰胡亂把手中的裙子套在身上,抬眸看著冷逸白冷冽的神色,雙眼染痛,“哥,我隻是替朋友來這一次”。

“嗬,不用替啊,你幹脆接替她正好,我看你挺適合這一行”,冷逸白的犀利的視線從她身上掠過,“南星辰,你最好守好你這幅身體,我可不喜歡和別人共享一個玩物”。

“哥,在你的心裏我難道就是如此不堪的人嗎?”,南星辰淒哀的凝視著他,“我沒有”。

聽到她的解釋,冷逸白陰鬱的表情有些許鬆動,隨即轉身離開,“沒有最好”。

嘴角苦澀的勾了勾,南星辰拿起包也向外麵走。

剛走出換衣間,就被堵在了電梯口。

“呦,這不是剛才跳舞的妞嗎?”

看著麵前的幾個男人,南星辰杏眸驚恐大睜,腳步不斷後退,為首的禿頂男人卻不斷緊逼,猥瑣的笑出聲,“看不出來你還有這麽清純的一麵啊”,肥膩的大手說著便覆上她的胳膊。

“滾”,南星辰拿著包摔到他手上,腳步趔趄。

“媽的”,男人旁邊的一個人咒罵出聲,上前拽起南星辰的頭發,“知道這是誰嗎?蘇爺你也敢打,找死啊”。

發根帶起,整個頭皮都在發麻,南星辰咬牙推他,卻被他狠狠摔到牆角,後背襲來撕裂的疼痛。

“四兒,一邊去”,蘇爺推開他,朝南星辰靠近,“看不出啊,還是個辣妞,不過,我喜歡”。

眼看著男人滿口的黃牙,散發著惡臭味湊近,南星辰狠狠的抬手,巴掌還未落下,身體卻被推開了。

“蘇爺,這裏姑娘這麽多,您隨便選”,玲姐嬌笑著,把南星辰擋在身後,“這位可不是咱這裏的姑娘”。

容大小姐特意交代過她,她可不能讓讓她在這裏出了問題。

“滾犢子”,蘇爺一把扯開玲姐,“老子今天就要她”。

玲姐被大力的摔到牆上,痛的根本無法起身。

“玲姐”,眼淚衝出眼眶,南星辰衝她搖頭,不要再關她了。

就在南星辰後麵不遠處看著眼前情景的許然,似是惋惜般的歎息,“這妞看來今天是逃不過了,這個老家夥出了名的喜歡玩嫩的,剛才被摔的那一下,看著都疼啊”。

“正好啊,你可以選擇英雄救美”,席誠推了他一把。

“我可不敢碰逸白的人”,許然身體後傾時突然撞到一個人,急忙道歉,“對不起啊”,抬眸看到麵前森冷的神色後,身體一頓,“靠,你不是走了嗎?怎麽站在這裏一聲不吭?”

他連環炮的問題並沒有換來冷逸白的回答。

想到自己剛才的話,許然撓頭痞笑,“逸白,我剛才就是說著玩的,你別當真”。

這位大爺他不敢惹。

冷逸白麵無表情的望著前方的情況,顯然沒把他當回事!

“來吧,妞”,蘇爺倏地把南星辰翻過身,抱在懷裏,肥膩的大手不斷遊走,“你要多少錢,爺都會給你”。

全身都在泛著惡寒,南星辰忍著後背的疼痛,用力掙紮,泛紅的杏眸突然在看到前方的那個身影後,閃過一絲希望,用力的嘶喊,“哥,救救我”。

蘇爺被她的聲音驚住,看著前麵的三個男人不禁皺眉,這個女人真的認識這三個人嗎?

這裏麵不管哪一個他都惹不起。

南星辰包含希冀的看著他,可是冷逸白始終紋絲不動,就那樣冷眼看著她。

“哥”,淚水滑落,南星辰哽咽的看著他,用力推搡著旁邊惡心的蘇爺,心揪的生疼,他難道就要硬生生看她被帶走嗎?

麵對這樣的情景,許然悄悄碰了一下席城,“什麽情況?逸白真的不要幫她嗎?”

席城看了一眼冷逸白,隨即衝他挑眉,“你感覺呢?”

許然茫然的搖頭,“我可猜不透”!

冷逸白在看到那雙清澈的杏眸中的哀痛後,垂在雙側的手不可抑製的攥緊。

在他剛要抬腳的瞬間,手臂驟然被挽上,讓他的腳步戛然而止。

顏沐走到冷逸白身旁,腳步略顯急促,“逸白,抱歉,傍晚臨時多了一場鋼琴演出,沒能及時過來”。

“沒事”,男人垂眸,揉了揉她的長發。

在看到那對顏沐那深情寵溺的動作,南星辰徹底放棄了掙紮,臉上的淚水肆意橫飛,她卻毫無知覺,唇邊甚至淡出一抹笑,此時她甚至告訴自己,是不是看她真的被帶走,他心裏會不會好受一點,不再那麽恨她呢?

蘇爺在看到三人都沒有動作後,懷裏的人也不再掙紮後,拽著她就要離開。

“住手”,蘇爺猛然被推開,南星辰就被擁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操,那個不長眼的”,蘇爺咒罵著,他身後的幾個男人也急忙衝上前要動手。

“你們是想和容家作對嗎?”容堇淩厲的看著他們。

容家?蘇爺皺眉,雲城四大家族冷家為首,許,容,席三家不差上下,他是一個都動不得,可是他卻不甘的說道,“容少,事情總要有先來後道,這可是我看上的女人”。

“容家未來的兒媳婦,你也敢碰?”容堇扔下這句話,拉著南星辰就向外麵走。

在經過冷逸白旁邊時,南星辰腳步頓下,通紅的眸低掠過濃濃的哀痛,心都揪在了一起,即使他再怎麽羞辱她,她都還是沒辦法去恨他。

她對他的愛,已經融入骨血了,忘不掉,去不掉。

“星辰?”顏沐略顯詫異,其實她剛才趕過來後就看到這裏的情況,但是她卻沒有及時過來,就是看到冷逸白想動的時候才攔住了他。

外界都知道冷逸白對她很好,但是隻有她明白,兩人在美國四年,他從來沒碰過她,可是他卻和南星辰做愛,雖然她告訴自己他隻是為了折磨南星辰,可是她卻無法忍受,沒有哪個女人能看自己的未婚夫和別的人做愛,無論出於什麽理由。

瘋狂的妒忌在她心底滋生。

當年離開之前她就知道南星辰喜歡冷逸白,特地警告過她,可是她卻不把她的話放到心裏。

“吃飯了嗎?”冷逸白絲毫沒有看南星辰一眼,低頭寵溺看著身旁的人。

“沒有呢”,顏沐略帶撒嬌的一笑,眼角掠過南星辰,眸低飛快的掠過一絲暗芒,雙手勾上他的胳膊,“要不你帶我去吃夜宵?”

“走吧”,冷逸白攔著她向外走去。

“星辰,再見”,顏沐回頭衝她燦爛一笑,南星辰卻隻覺得她的笑容很刺眼。

看著兩人親昵的畫麵,心底一片刺痛,他什麽也會那樣溫柔的和她說話呢?

在她初遇的那一天,他對待她永遠都是厭惡不堪的神色。

看著她痛苦的神色,容堇抿了抿唇角,抱著她也向外走,“星辰,對不起,我來晚了”

思緒回歸,南星辰詫異地看著他,“容堇,你怎麽過來了?”

“是安安告訴我來這裏接你的”,容堇皺了皺,在知道容安讓星辰替她來這裏後,他狠狠責備了一頓她,南星辰和容安不一樣,她是容家大小姐,來這裏自然有人照應,而星辰卻不同,外界根本沒有人認識她。

“這件事情別告訴安安,不然她又該自責了”。

看著她蒼白的臉上冒著冷汗,容堇心底一陣疼惜。

冷逸白和顏沐上車後。

車上的冷逸白通過後車鏡看到藍調門口的兩人,握在方向盤上的骨節都在泛著白,彰顯著男人的不悅。

“逸白?”

顏沐看著他,可是男人似乎根本沒有聽到,看到他的目光所在,顏沐垂在腿上的雙手不斷攥緊,南星辰,你還真是陰魂不散。

“逸白”,她再次重複。

直到後車鏡中的那個身影消失,他才淡淡的應了聲,“嗯?”

“我們去吃小混沌吧”。

“好”。

…………

次日清晨,瀾苑餐桌。

“星辰,今天周末你有事嗎?”衛瀾淡淡看著她。

“沒有”,南星辰不解,“怎麽了嗎?”

“沒有的話,我和你冷叔叔商量過了,約個時間和冷家見一麵”。

冷致恒附和道,“容堇那孩子不錯,能力很好”

看著他和藹的麵容,南星辰握著湯匙的手不斷發緊,從她來到冷家,冷致恒對她也很關愛,甚至超過冷逸白,但是正是因為如此,她卻無從反駁。

南星辰抬頭的一瞬間,恰好和對麵的男人視線相撞,心尖一抽,慌亂的攪動著飯碗,低聲道,“我和容堇隻是……”朋友。

“星辰,你不用說了,我們都知道”,似是看透了她的心思,衛瀾一聲打斷了她的話,“我和容夫人昨天商議過了,她說容堇對你印象很好,我們決定明天大家一起吃個飯,先大致定下來,等你畢業再結婚”。

她強硬的語氣絲毫不給南星辰反駁的理由。

“我走了”,冷逸白冷嗤一聲,譏諷的撇了南星辰一眼。

那神色分明在說她是多麽下賤,一心想著嫁入豪門。

“逸白”,冷致恒不悅的望著他,“作為哥哥,明天晚上七點,凱悅酒店,你也給我過去”。

男人不以為意的勾了勾薄唇,並未言語。

“混賬”,冷致恒咒罵出聲,捂著心口,一陣劇烈的咳嗽,“咳咳~”

“致恒”,衛瀾一邊幫他順氣,一邊接過傭人遞過來的水送給他,“你先喝點水,我一會陪你去醫院……”。

“咳~”,冷致恒似是故意咳嗽了一聲,衝衛瀾使了一個眼色。

“吃完了,就上樓”,衛瀾瞪了一眼南星辰。

看著兩人之間的怪異,南星辰卻無心多想,她難道就要這樣訂婚嗎?周日,凱悅酒店。

南星辰被衛瀾細心打扮了一翻才來了宴會,看著餐桌上已經到了的其他人,努力扯出一抹笑意,“容叔叔,容阿姨”。

“嗯,嗯”,兩人滿意的看著她,笑著點頭。

目光在觸及到容堇時,南星辰手不自覺抓緊,從昨天得知這件事情後,她一直就想聯係容堇,卻又不知道說什麽。

容安自從看見南星辰進來後就很興奮的衝她挑眉。

“爸,媽,你們先點菜,我和星辰去一趟洗手間”,容安衝容氏夫婦說了一聲,不待南星辰反應過來就拉著她走出了包間。

兩人來到洗手間後,南星辰沒好氣的看著她,“你又要做什麽?”

“對不起啊,星辰”,容安滿懷歉意的抿著紅唇,“那天在藍調的事情,我聽我哥哥說了,是我考慮欠缺,害你受傷”。

看來容堇還是告訴她了,南星辰佯裝生氣的白了她一眼,“知道對不起我,以後好好補償我”。

“好好好”,容安揉著她的小臉,“你馬上就成為我嫂子了,我敢對你不好嗎,不然我爸媽和我哥都饒不了我,不過,星辰你和我哥是什麽時候在一起的,連我都不告訴,發展夠快的嘛,我媽說要定你們結婚的事情的時候,我都要嚇了一跳呢”。

南星辰扯了扯嘴角,心裏歎了一口氣,卻又不知道怎麽說,她也不明白容堇為什麽要說兩人在交往。

“走吧,我們出來時間不短了”,南星辰拉著她就向外麵走。

餐桌上,氛圍一片寂靜,卻又沒有人動餐具,因為冷逸白還沒有來。

冷致恒看了幾次手機後終於忍不住開口,“咱們先吃吧,不用等他了”。

“吱”,的一聲響,包間門被打開了。

男人嘴角噙著笑,“抱歉啊,路上堵車了”,臉上的表情卻絲毫沒有歉意。

“來了就趕緊坐下”,冷致恒瞪了他一眼。

看到他做到自己旁邊,南星辰身體逐漸變的僵硬。

開始用餐後,衛瀾優雅的看著容夫人笑道,“我們星辰現在還沒有畢業,我和致恒是想讓她畢業後再結婚,你們怎麽想的呢?”

“我們當然是盡快最好”,容夫人滿意的看著南星辰,“像星辰這麽好的女孩兒和我們堇兒在一起,是他的福氣”。

“是啊,我妹妹可是非常好的女孩”,冷逸白深邃的視線看向南星辰。

四目相對,她清楚的看到了他眸底戲謔,心髒絲絲抽搐著。

“冷夫人,你們兩個孩子的關係可真好”,容夫人撇了撇嘴看著自己旁邊的兩個孩子,“我們安兒和堇兒可是經常打架”。

“嗬嗬”,衛瀾幹笑了兩聲,冷逸白的話讓她也是一驚。

不過她清楚的知道冷逸白對她們母女的恨,這也是她為什麽這麽急著要南星辰嫁出去,不然……她怕時間真的來不及了。

看著冷逸白的神色,容堇臉色逐漸下沉。

“嘔”,南星辰夾起一塊魚肉剛要放進口中,心頭就湧上一股惡心,雖然她的聲音和動作很微小,但是旁邊的冷逸白還是注意到了,眼角不易察覺的蹇了蹇。

“我一趟洗手間”,南星辰歉意的看了一眼在做的人,飛快的衝出屋門。

一直注意著她的容堇也注意到了她神色的痛苦,剛要開口,冷逸白卻先開了口,“我先走一步”。

不待人反應便大步流星走了出去了。

“我也出去一下”,容堇衝冷氏夫婦和爸媽點了點頭。

看著這種情況,衛瀾尷尬笑了笑,“來,咱們吃”。

南星辰一路衝到洗手間後,不斷的幹嘔,喘息過後,看著鏡子中淩亂的自己,腦海中猛然想到四年前發生的事情,神色掠過濃濃的慌張。

努力克製住自己內心的惶恐,南星辰剛要開門,卻被進來的一道身影拽到了洗手台上。

“哥?”南星辰神色未定的看著麵前的人,堅硬的瓷磚抵著她本就受傷的後背,隔得生疼。

“南星辰,作為一個罪人,就應該有自知之明,你以為嫁入容家就可以擺脫你和你媽的罪過了嗎?”

看著他深壑的瞳仁中蘊著無法言喻的冷肆,南星辰渾身發涼,“不是的,我根本沒有和容堇交往”。

她愛的自始至終不過一個他,可是他卻恨她入骨。

“嗬”,冷逸白隻當她是在狡辯,菲薄的唇緊繃著,“別以為自己能這麽順利嫁入容家”

他偏不讓她們母女如意。

他身上的散發的戾氣讓南星辰心驚,“哥,你要做什麽?”

“你很快就知道了”,冷逸白邪魅一笑,甩開了她。

腳下一個不穩,南星辰直接摔到了地上。

冷逸白走出洗手間,看到門口的容堇,臉上並沒有過多變化,反倒是容堇看到他,神色複雜,咬牙道,“冷逸白,星辰是你妹妹,你最好知道什麽該做,什麽不該做”。

男人眉頭皺了皺,淩厲的掃了他一眼,“我冷逸白還不用你來教我做事”,而後直接越過他離去。

“容堇,我沒事”,南星辰從裏麵走出來。

“可是你臉色看起來很不好”,容堇想要去扶她卻被她直接避開了。

手尷尬的縮了縮,容堇自嘲的勾了勾唇,“星辰,你是不是在責怪我說我們在交往的事?”

“容堇,我是不明白”,南星辰皺眉,“你為什麽要這麽做?”

“星辰,我喜歡你”,容堇疼惜的扶住她,“而且隻有這樣你才能盡快離開冷家,擺脫冷逸白”。

微微掙脫他的觸碰,她低語道,“這件事情我自有打算,你還是盡快給阿姨和叔叔說清楚吧”。

看到他雙眼中的炙熱,南星辰垂眸,麵上掠過一絲晦澀,嗓音輕柔,“容堇,別對我這麽好”。

因為她早已經破敗不堪了,為了這樣的她,不值得。

周一,下午練完舞,南星辰就提前離開了練舞房。

昨天她對魚肉的反應,讓她今天一直恍恍惚惚。

四年前她也有過這種反應,可是她當時並沒有在意,以至於會在後來付出那麽慘痛的代價……

走出雲大,她帶上遮陽帽和口罩剛要打車去醫院,卻接到一個電話。

“南星辰”。

對麵是一貫熟悉的冷冽,南星辰詫異,“哥?”

他怎麽會給他打電話,這應該七年來,他給他打第一個電話吧!

“你去藍調402拿一個文件送到冷氏”。

不待她回應,手機就已經黑了屏,南星辰急忙打車去了藍調,卻遲遲沒有進去,那天的事情,現在回想起來仍舊心驚膽戰,但是想到冷逸白,她還是堅定的走了進去。

有了上一次,她對這裏已經有了方向感,徑直走到402。

“扣扣~”,她敲了幾聲門卻沒有回應,不禁開口詢問,“有人嗎?”

沒有得到回應,南星辰輕輕推開屋門走了進去,裏麵卻是一片漆黑。

“有人在嗎?我是來取文件的”,南星辰顫抖著嗓音。

“嘭~”,燈光亮起。

眸中一刺,南星辰眨了眨眼,看到沙發上的幾個陰冷的男人,身體一僵。

“動手吧”,坐在中間的男人向旁邊幾個人示意。

意識到情況不對勁,南星辰匆忙就向門口跑,用力的擰著把手。

“省省力氣吧,門已經鎖死了”,男人殘忍的打破了她的幻想。

幾個男人一把擒住她,拿著一個酒杯向她口中灌,她用力掙紮搖頭,尖叫,“放開我,放開我~”,可還是有不少浸入了口中。

很快,身體就升起了一股熱流,南星辰癱軟在地。

熱,渾身像是著了火一樣,迷離的雙眼在看到其中一個男人脫衣服後,她用力扯著自己的頭發,讓自己有一絲清醒。

那個男人提起她按壓在沙發上,抬手就要去撕扯她的裙子。

“滾~”,南星辰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直接推開了他。

“啪”,一個耳光響亮的打在她臉上,南星辰整個身體直接被甩了出去,小腹撞到桌角,襲來一陣抽痛,讓她昏迷的意識有了片刻的清醒。

“媽的,老實點”,男人拽起她的長沙扔到沙發上,直接覆了上去。

南星辰整個身體都動彈不得,眼淚衝出眼眶,杏眸滿是絕望。

“開門,開門~”,門口傳來一陣劇烈的敲打。

“先住手”,為首的男人皺眉,走到門口,“誰?”

“開門”,男人低吼道,腳用力的踹著門。

“嘭”~門直接被踢飛了。

容堇衝進去,提起南星辰身上的那個男人就是一陣拳打腳踢,“都他媽找死啊!”

為首的男人看到來人,眉頭皺了皺,“我們走”。

“容堇”。

聽到南星辰幹啞的嗓音,容堇才停止了動作,“都他媽滾蛋”。

看到她異常紅腫的臉色,容堇抱起她就向外麵走,“星辰,你再忍忍”,目光在觸及裙子上的鮮血後變的暗沉,“我們馬上去醫院”。

如果不是玲姐說好像看到星辰在藍調,讓他過來一趟,他真的無法想象這種後果。

“我肚子好痛”,南星辰說完這句話就昏迷了過去。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