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許你一世星辰第十二章懷孕,毀滅性的開端

時間:2020-06-28作者:青薯寶兒


“是”,南星辰點了點頭,她也沒有想到會遇到他,而後似是想到了什麽,急忙問道,“安安回家了吧?”

“嗯”,容堇點了點頭,“我和安安在酒吧沒有找到你,給你打電話也沒接,我看她也是迷迷糊糊的,就先把她送回了家”。

“對不起,我手機靜音了,沒有聽到”。

“沒事”,看到她自責的模樣,容堇心裏隱隱作痛,“星辰,你打算怎麽辦?”

南星辰搖了搖頭,她該怎麽辦?

看的出她的疲憊,容堇揉了揉她的腦袋,目光溫柔,“現在先好好睡一覺”

“那你呢?要回安堇苑了嗎?”

安堇苑,容家莊園的名字。

“不了,你就安心睡吧,我在這裏睡”,容堇拍了拍沙發。

“還是我睡沙發吧”,他這185多高的個子睡這裏肯定不舒服。

“星辰,聽話”。

看著他嚴肅下來的模樣,南星辰隻好點頭同意,雖然他是容安的哥哥,但是在她心裏也是一樣把他作為哥哥。

……

次日,一早南星辰就起來了,看著沙發上仍舊熟睡的男人,留了一張便利貼就打車回了冷家。

一個婦人看著她進來,急忙迎上前,“小姐,您可算回來了,昨晚可把夫人急壞了,還好容少爺回信說你和容小姐在一起”。

“劉媽,我沒事,我這不是回來了嘛”,南星辰柔柔的一笑,如果說在這個還有一個真正關心她的人話,大概也隻有麵前這個婦人了。

輕聲走到二樓,在經過第二個房間時,腳步緩緩停下,看著緊閉的房門,杏眸劃過一絲哀傷,她日後怎麽在這家繼續下去?他要怎麽才能放過她?

“怎麽,一清早就想著進我的屋嗎?”

男人倚著屋門,好整以暇的看著她,隻不過在看到她身上的衣服後,深邃的眼眶不易察覺的一縮。

頭頂上戲謔的聲音,讓南星辰嚇的一顫,瞳仁大睜的後退了幾步,看到他身上的墨色西裝,眸低掠過一抹愛戀,在她的印象中他很少穿西裝,可是近兩年她總能在雜誌上看到穿西裝的樣子,這樣子的他,褪去了青澀,多了更多的成熟男人味。

腦海浮現昨晚的場景,垂頭低語,“哥,早”。

“早?”,男人挑眉,嫌棄的看著她,“南星辰,你還真讓我大開眼界,大學沒畢業就和男人在外麵過夜”。

一如既往的嘲諷,讓南星辰心尖劃過絲絲苦澀。

“我”,她剛要開口解釋,卻又硬生生咽下了解釋,他怎麽會聽她的解釋,在他心中,她永遠都和他媽媽一樣。

看著垂眸的樣子,冷逸白嘴角勾起一抹諷刺,果然如此,“昨晚,你可真讓人倒胃口”

一把推開她,男人大步流星的走開了。

腳下一個不穩,南星辰的身體直接碰上的牆沿,看著他的背影,眼眶發紅,他還是一如既往的恨她,斂眸壓下眼底的淚水,拖著沉重的身體向房間走去。

整理好一切好,她對著鏡子扯出一抹酸澀的笑容,無論如何,生活還是要繼續。

……

“星辰”。

南星辰剛走近雲大,就有一個身影從旁邊跑過來。

看到容安,南星辰有一絲的歉意,“安安,昨天晚上我……”。

“你不用說了,我哥都告訴我了”,容安直接打斷了她的話。

“啊?”南星辰皺眉,她的事情讓容堇知道都已經是迫不得已了,她盡量很少去告訴容安,因為她不想讓唯一的好朋友擔心。

“看你緊張的”,容安狡黠一笑,“我不會嘲笑你的,不過你也真是夠可以的,上個衛生間也能迷路,哈哈”。

原來容堇是這樣說的,心中鬆了一口氣,南星辰也陪著她笑。

“星辰,你的畢業舞蹈設計的怎麽樣了?”

說道這裏,南星辰秀眉微蹇,搖了搖頭,“我最近沒有靈感,一直也想不出到底以什麽作品呈現”。

她們此次的畢業作品,導師讓以“愛”為主題,可是她始終都不知道怎麽去設計動作。

愛?

她的愛已經在七年前盡數給了那個笑容!

“哎呀呀,我們舞蹈學院的一枝花都不知道怎麽設計,可讓我們這些人怎麽辦啊”!

看著她誇張的表情,南星辰隻能無奈的搖頭。

臨近畢業,課業基本上很輕鬆,隻需要去完成最後的設計就可以了,容安上午沒過完就跑走了,用她的話說,她早去追求愛情。

南星辰下午是被她衛瀾接走的。

“小姐,請,夫人在車上等著您”。

南星辰坐到車後麵,看著旁邊妝容精致的女人,臉上表情淡漠,“您找我有事?”

“你冷叔叔今天為你哥準備了宴會,為他正式接任冷氏集團慶祝,雲城的所有名門望族都會出席,你今天晚上和我一起出席”。

“我不想參加”,南星辰一口回絕,心中劃過一絲刺痛,這就是她媽媽,無時無刻不再想著把她介紹出去。

“你馬上就要畢業了,也該嫁人了,我這是為你的幸福考慮”,衛瀾語氣決絕。

南星辰麵上揚起一抹嘲諷,“你當年拋棄我和爸爸的時候怎麽不說為我的幸福考慮?”

當年她才八歲,可是麵前的女人為了所謂的歌唱夢想扔下了她和爸爸,如果不是在她升高中的那一年爸爸重病去世,她估計永遠也不會記起來她這個女兒吧?

“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星辰,你要知道,你舞蹈跳的再好,最後還是要嫁人的”,衛瀾眉頭皺了皺,對司機說道,“開車,去xx”。

哪怕她怨她也好,可是作為一個母親她必須這樣做,冷逸白回來,他不可能容得下她們母女,為了她的生活,她必須盡快把她嫁出去。

南星辰怨恨的看了她一眼,垂眸不再言語。

機械的被上妝,挑選禮服,最後被帶到宴會,南星辰都沒有絲毫表情。

巨大的水晶吊燈下,人來人往,每個人臉上都掛著標準的笑容。

衛瀾看了一眼南星辰僵硬的表情,神色不悅,“星辰,收起你的不滿,這次宴會還要宣布冷逸白和顏沐訂婚呢,你給我表現的高興點”。

“什麽?”南星詫異抬眸。

“衛阿姨”。

一道輕柔的嗓音打破了兩人的談話。

衛瀾回頭,看到來人,笑道,“顏沐,四年沒見真是越來越漂亮了”。

“衛阿姨,您說笑了”,女人看著旁邊的南星辰,唇角微微勾勒出一抹弧度,“星辰妹妹才是出落的更加動人了呢”!

看著麵前高貴優雅的女人,南星辰卻絲毫都笑不出,垂在雙側手緊了緊,心中微微抽緊,直到現在她還記得,四年前她曾說的話。

“星辰,你來到冷家也快三年了吧,其實作為一個女人,我能看的出來你是喜歡逸白的吧?”

“但是你隻能是他的妹妹,你媽媽是破壞他家庭的第三者,害死了他母親,逸白那麽恨你,怎麽可能看上你?你現在還小,才剛剛要開始大學生活,所以收起你的感情,不然最後連累的隻能是逸白,這也不是你想看到的吧?”

當年,她一直暗暗的愛著他,愛的小心翼翼,她以為自己的心思掩飾的很好,可是不料顏沐還是看透了她的心思……

衛瀾看著南星辰思緒遊離的樣子,輕掐了她一下,“星辰”。

胳膊上的疼痛瞬間拉回了她的思緒,唇角扯出一絲弧度,“顏沐姐”。

顏沐紅唇挑起,“星辰,以後你哥欺負我,你可要幫我哈”。

“在說什麽呢?”冷逸白從一旁走過來,一手親昵的攔住顏沐。

看到他,南星辰急忙避開視線,目光落到顏沐腰間骨節分明的手指上,心中隱隱作痛,他們才是天生一對,她就像是一個見不得光幽魂,隻能偷偷愛著他。

“能說什麽,還不是說等你欺負我了,讓星辰幫我”,顏沐嬌嗔的望著他,隨後祈求的看著南星辰,“星辰,你可不能向著你哥”。

“我怎麽舍得欺負你”。

男人薄唇揚起,深邃的眼眸緊緊凝視著懷中的女人,始終都沒有看過南星辰一眼。

南星辰淡淡的扯了扯嘴角,眸低輕顫,隻有在顏沐麵前他才會有這樣的柔情一麵吧!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