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無敵從欠錢開始第八百三十五章 跟你有什麽關係?

時間:2021-10-27作者:已瘋


朱聰和孫菲兒兩人心中的小九九,徐如龍哪裏會不明白?


他道:“小聰人聰明又懂事,待人也真誠,以後也不知道什麽女人能配得上他。”徐如龍這話的意思,其實已經將朱聰往外推了。


但朱聰沒聽出來徐如龍話中的意思,還有點飄飄然,孫菲兒倒是聽出來了,一時間也沒說什麽。


孫菲兒相信,等到朱聰好好表現一番後,徐如龍對朱聰的印象就會有所改觀。


幾人走了出去,來到了庭院外。


果不其然,那薑勝斌跪在門口,表情真摯。


朱聰看到這一幕,虛榮心可謂是膨脹到了極點,仰著頭,十分囂張的走到了薑勝斌的身前:“知道厲害了吧?”


薑勝斌點了點頭,憨裏憨氣的道:“琢磨了一下午,知道了。”


他這般乖巧恭順的樣子,和上午判若兩人,朱聰心裏都快爽死了,有麵子極了。


孫菲兒對徐歡歡道:“朱聰真是厲害,這樣的男人才配得上你。”


“以後這種話就不要說了。”徐歡歡皺了皺眉,顯然不太喜歡聽。


“我不就是那麽一說嘛!張辰雖然能打,但這個世界上,能打是最沒用的,你看,朱聰一個電話就能讓薑勝斌跪下,張辰行嗎?”孫菲兒繼續道。


徐歡歡不想接這個話,幹脆什麽都沒說。


朱聰雙手背在身後,得意的對著張辰道:“張辰,看到了吧?我說這件事我能輕鬆解決,不然你踹他一腳,肯定要被官方的人帶走,蹲號子去,你還不謝謝我?”


張辰笑了笑,一句話都沒說。


孫菲兒一見張辰的態度,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對張辰道:“張辰,這件事你可真要好好謝謝朱聰,如果不是他,你今天可就慘了,做人要懂得感恩!”


“行,那我找個機會謝謝他。”張辰敷衍的道。


孫菲兒見張辰低頭了,心中暗爽,心想著今天這事,朱聰和張辰可謂是高下立判,說不定徐如龍會重新權衡一下呢。


“嗬嗬,不用了,我和你之間不在一個層次~”朱聰聽出了張辰的敷衍,但在他眼中,那隻是也一個失敗者強顏歡笑罷了,當即,他對著薑勝斌道:“我原諒你了,起來吧。”


本來,在朱聰的想法中,薑勝斌會立馬起身,可沒想到,薑勝斌依然跪在原地。


“還不起來?再不聽話,我就打電話給馬叔了。”朱聰道。


“這事跟馬叔有什麽關係?”薑勝斌憨裏憨氣的道。


此話一出,朱聰愣了。


而孫菲兒更是心直口快,道:“你難道不是你的上司給你施壓,才來這裏下跪道歉的嗎?朱聰就是給你上司打電話的人。”


薑勝斌聞言,一雙粗粗的眉毛深深的皺著:“不是。”


這一句話,讓所有人都大感意外。


朱聰冷笑了一聲:“不想承認是吧?那我問你,你這次是因為什麽過來?”


薑勝斌伸出手,指向了一個方向,道:“因為他。”


眾人一聽,頓時順著薑勝斌指的方向看去,就看到薑勝斌指的方向,正是張辰的所在地。


張辰不由得指了指自己:“哈?因為我?”


薑勝斌大點其頭,一臉的誠懇:“就是因為你。”


話畢,薑勝斌雙手撐地,額頭狠狠的對著地麵撞去。


咚!


咚!


咚!


三聲之後,薑勝斌大聲喊道:“求張辰先生,收我為徒!”


聲音嘹亮,引得眾人全場懵逼。


事實上,薑勝斌這次過來,就已經是想好了這樣做了。


他用了一下午體會到了張辰的厲害之處,那一腳,就連少林寺,薑勝斌的師兄都提不出來,恐怕就連幾個高僧也沒有辦法做到像張辰那般的輕描淡寫。


薑勝斌自認自己腦子笨,但他又是一根筋的人,體會到了張辰的厲害後,立馬過來跪在了門口,為的,就是想拜師張辰。


這一幕,讓本來春風得意,膨脹不已的朱聰麵色瞬間就變了。


就在剛剛他還對著張辰得意洋洋的,可現在薑勝斌做出來的事,卻是讓他臊的不行。


孫菲兒本來還在和徐歡歡說著一些什麽才叫真正的男人的理論呢,結果現在也是麵色鐵青,尷尬不已。


這家夥,竟然是因為張辰而跪!


“不收。”張辰拒絕的斬釘截鐵,他可沒那個時間收徒,況且張辰也真的沒什麽教的。


武道之途,一路走來,張辰自認自己靠的不是努力。


“那我就在這,長跪不起。”薑勝斌大聲說道。


他認定的事,沒人會改變。


“道德綁架是吧?”張辰挑了挑眉,語氣又變得溫和了幾分:“我真不收徒,你一個官方的人拜我為師,對你有影響。”


“那我不管。”薑勝斌十分愣頭青的道。


張辰心中無奈到了極點。


事實上收下薑勝斌也不是不可,但張辰現在還沒有認可薑勝斌,再加上現在時局動蕩,徐黃兩家和馬江與陳家,明顯是有些競爭的關係,這個時收馬江的下屬為徒,那才是麻煩事一樁。


“反正我不收。”張辰搖了搖頭。


“張辰,人家是官方的人,你不收人家為徒,那不是不給麵子嗎?”孫菲兒這時開口說道。


“你管我?”張辰反問道。


孫菲兒一聽,心頭更加不爽了,用胳膊肘懟了懟朱聰,朱聰不情不願的開口道:“是啊張辰,你不把他收下,他以後報複怎麽辦?我可不想總麻煩我馬叔。”


“不用你麻煩,你麻煩了半天也沒做成什麽事。”張辰道。


朱聰頓時麵色漲紅。


“再說了,我們也不是一個層次的人,你就不用操心這件事了。”張辰再次開口,直接讓朱聰無地自容,尷尬的快用腳趾摳出一幅清明上河圖來了。


“別跪著了,該幹嘛幹嘛去。”張辰說完了這話,拉起了徐歡歡的手:“今天降溫了,外麵冷,咱們回屋暖和去。”


“這樣就走了,不合適吧?”徐歡歡雖然完全相信張辰,可薑勝斌是官方的人,放任不管,說不定會出問題。


不過偷偷看了一眼徐如龍,徐如龍也沒有表態,徐歡歡也不好多說什麽了。


“行了行了,你回去吧,你沒聽到他說了嗎,不拜你為師,那麽大個人了,怎麽連點自尊心都沒有。”朱聰捏著鼻子,對著薑勝斌道。


誰知薑勝斌掃了他一眼,道:“我憑什麽聽你的?”


靠!這小子……


薑勝斌心中不禁將薑勝斌的祖宗罵了百八十遍。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