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無敵從欠錢開始第五百一十章 我說了算

時間:2021-10-17作者:已瘋


林茹茹回頭一看,自己身後站著一男一女,男的長相凶惡,身邊的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看上去非常嫵媚。


“王洲,經濟艙我可坐不慣,再說了經濟艙也不符合咱倆的身份啊。”女人對著身旁的男人說道。


那男人正是王洲,是黑龍酒吧的一員,如今林嶽成為了西郊李家的新王,王洲的地位也是水漲船高,在西郊可謂是隻手遮天。


“沒錯。”王洲點了點頭。


女人一聽王洲的意思,頓時嗬嗬一笑,也不多廢話,直接伸出手抓住林茹茹的肩膀就將林茹茹往後抓。


“你幹嘛啊?”林茹茹問道。


“什麽幹嘛?你擋在我們前麵,我當然要讓你上後麵去了。”女人翻了個白眼:“磨磨唧唧的,一看就舍不得升艙,待在我麵前我嫌晦氣。”


“這是機場,我先來的,無論我升不升艙,你都沒權利推我。”林茹茹瞪著大眼,怒氣氣衝衝的道。


“親愛的,他凶我。”女人頓時一臉撒嬌的對王洲說道。


王洲嗬嗬一笑,林茹茹一見王洲麵相上不太好惹的樣子,頓時喊道:“保安,保安!”


“你叫你麻痹?在這西郊誰不給我親愛的麵子?叫來了又能怎麽樣?”女人囂張的說道。


王洲也沒製止自己的女伴,說實話,他現在在西郊的地位可以說是呼風喚雨,可是林嶽管理幫派實在太嚴格,王洲平常都很低調。


可低調久了,他心裏也有點不痛快,今天自己女伴替自己裝逼,他心情好了不少。


果不其然,林茹茹叫了半天保安也沒過來,而在機場的其他人看清了王洲後,也是不約而同的沒敢過來,王洲在西郊的名聲太大了,誰都惹不起。


“這王洲是星辰幫的人,老大是林嶽,他好想是三把手。”


“三把手?難怪這麽豪橫,星辰幫可是把西郊李家都給滅了,聽說星辰幫在城中心也有關係。”


“本來想英雄救美的,還算了。”


林茹茹心頭憤怒,可見真的沒人上來,不由得也有些心虛。


“趕緊滾後麵去。”女人似乎沒了耐心,直接伸手去抓林茹茹的頭發!


然後就在這時……


一道紅色的液體從女人的頭部狠狠的灌了下來,那熱騰騰的熱水讓女人驚叫出聲:“啊!”


出手的人正是張辰,他剛打了紅糖水回來,想給三姐暖暖肚子,結果一看竟然有人敢欺負他三姐,頓時暴怒不已。


做完這一切後,張辰也沒閑著,直接二話不說又是一個嘴巴子抽在了女人的臉上:“臭婊子,你是不是想死?”


女人尖叫連連:“親愛的,他打我!”


“張辰,這家夥好像是道上的,你別管我先報警。”林茹茹還保持著理智,立馬有些緊張的喊道。


“報警?有用嗎?”王洲也怒了,竟然有人真敢上來出頭,想死還是不想活了?可當王洲看到張辰那張臉後,雙腿不由得一哆嗦,整個人的麵色都變了。


“辰,辰,辰,辰哥?”一瞬間,王洲便是哆哆嗦嗦的喊了一下張辰,那表情可謂是比哭還難看。


“王洲?”張辰眉毛一挑:“行啊你,都欺負到我三姐頭上了。”


王洲隻感覺腿肚子發軟,整個人都變得緊繃了起來,王洲見過張辰的姐姐,不過見過的是林決然不是林茹茹,剛剛他還真沒認出來,知道了林茹茹的身份後,王洲渾身都是汗:“不,不是這樣的。”


“哦?那是哪樣?”張辰挑眉問道,說話之間,張辰忽然抬腿,一腳踹在了王洲的胸口之上。


砰!


王洲的身軀一下子倒在地上,捂著胸口疼痛不已,他趴在地上,帶著哭腔道:“辰哥,我沒想欺負你姐姐。”


“道歉。”張辰冷冷的道。


“對不起,對不起這位姐姐,都是我的錯,這個女人隨你處置。”王洲沒有任何的猶豫,一下子跪在了林茹茹的麵前,連忙說道。


林茹茹聽後,表情一下子變得驚駭了起來,本來有些緊張的她,如今滿心驚訝。


這個王洲不是很厲害嗎?怎麽見了自己的弟弟就跟老鼠見了貓一樣,都快嚇尿了。


而其他本來想見義勇為不敢上的人,此刻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星辰幫的三當家,竟然在這小子麵前卑微的像是一條狗一樣,那這小子得多厲害?


“親愛的,這怎麽回事啊?”女人也感覺到了不對,下意識的跪了下來。


“臭婊子,那是我辰哥,這位女士是他姐姐,沒有辰哥就沒有我,他媽這次老子可被你害慘了!”王洲帶著哭腔喊道。


“啊?對不起,對不起!”跪在地上的女人慫的像是小雞崽一般,卑微的恨不得去舔林茹茹的鞋子,和之前那副囂張的模樣判若兩人。


林茹茹聽著兩人的話,表情都變了,這個王洲不是道上混的嗎?為什麽王洲說沒有張辰就沒有他?莫非張辰也是道上混的?


“給這個女人一點教訓,還有你,自己去林嶽那認罰。”張辰冷冷的道。


“是,辰哥!”王洲聽話的答應一聲:“我這就讓這個女人滾出天水市,保證您和姐姐以後都見不到他。”


張辰嗯了一聲,對林茹茹道:“姐,機票辦完了嗎?”


“馬,馬上。”林茹茹如夢方醒,終於是將機票給升級了。


沒過多久,兩人來到了vip候機室,張辰將滾燙的紅糖水遞給了林茹茹:“姐,喝水。”


“張辰,你,是不是去混了?那個王洲怎麽那麽怕你?”林茹茹問道。


“這事三言兩語說不明白,總之……”張辰想了想,道:“西郊這片,是我說了算。”


“你說了算……”林茹茹倒吸了一口涼氣。


西郊這邊特別亂,有無數幫派在這裏鬥毆搶地盤,這事在林茹茹上學的時候就聽一群同學說過了。


可現在張辰卻這麽說。


“姐,不用那麽驚訝,其實你應該也知道了,我現在比以前厲害多了,放心,隻要有我在,沒有人能欺負你。”張辰笑著說道。


林茹茹的心中劃過一道暖流,想起剛剛張辰像是英雄一樣幫自己,林茹茹就覺得心頭仿佛多了點什麽。


一小時後,兩人坐上了去外省的飛機。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