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無敵從欠錢開始第三百一十四章 趙宏龍的表妹(感謝忘情號,相逢一笑的解封)

時間:2022-03-03作者:已瘋

穿上保安隊長送來的衣服,張辰的感覺才好了點,懶洋洋的坐在了樹墩上,等待著趙宏龍回來,張辰享受著片刻的安寧。

保安隊長見張辰也沒嫌棄這嫌棄那的,表情也是相當溫和。

就在這時,保安隊長的對講機響了起來。

接聽過後,保安隊長喊道:“兄弟們,跟我走一趟,快艇那邊好像出了點問題。”

“是!”幾名保安立馬點頭。

“兄弟,你就在這待會,有什麽需要的直接喊就行,我們離的不遠。”

“好。”張辰答應之後,一歪頭,靠著一旁的樹幹假寐了起來。

微風徐徐,輕柔的拂過麵頰,那股舒服愜意的感覺,讓張辰頗為享受。

真是一個放鬆的好地方。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可能幾分鍾,也可能快一個小時,一輛紅色的保時捷停在了門口處,一名明豔動人的女子走了下來。

女人穿著一身黑裙,膚白貌美,長相不比張辰的幾個姐姐差,隻是臉上的驕傲之色很是濃鬱,下巴微揚,給人一種傲氣逼人的感覺。

她看見張辰之後,表情微微一變,倒不是認識,而是……

她上前,狠狠搖晃了一下張辰的肩膀:“喂,醒醒!”

“幹嘛啊!”張辰不滿的嘀咕了一聲,他最討厭睡覺的時候被人打擾了,而且麵前這個女人雖然長得好看,可她又不認識。

女人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什麽幹嘛?誰讓你在上班時候睡覺的,你們隊長呢?”

張辰還是沒明白,他有點睡懵了,眨巴眨巴眼睛沒說話。

“傻了啊,你不認識我啊?”

“你是?”張辰茫然的問道。

女人都快氣瘋了。

她的名字,叫做趙詩棠,她有個身份……趙宏龍的表妹。

之前趙宏龍的安保都是趙詩棠托人做的,算是這裏的安保最大的管事。

此刻一個保安竟然不認識自己?

趙詩棠深吸了一口氣:“行啊你,你們隊長是怎麽教你的?老板都認不出來?”

“老板不是趙宏龍嗎?”張辰下意識的問道。

“我哥隻負責享受,安保的工資是我發的,你們隊長沒告訴你嗎?”趙詩棠指著張辰,一臉的不爽。

“你哥是趙宏龍?”張辰眨巴眨巴眼睛,算是聽明白了,起身伸出手一把就抓住了趙詩棠那細嫩的玉手,一臉的熱情:“那咱們可就是一家人了。”

“誰跟你一家人!”趙詩棠心裏這個氣啊,用力抽了抽手才將自己的手抽出來。

今天表哥說發生了一些事,被殺手給盯上了,還和自己說要介紹一個朋友給自己認識,所以自己就忙不迭的趕過來了。

結果一趕過來就看到張辰這個‘保安’玩忽職守!

這能保證表哥的安全嗎?

“行了,你被開除了,這是這月的工資!”趙詩棠從口袋裏掏出了一遝鈔票,甩在了張辰的臉上,一臉的傲氣。

不過這個女人確實有傲氣的資本,光是她哥是趙宏龍,就足以讓她在天水市橫著走了。

“我不要,還有我不是保安,我是趙宏龍的朋友。”

“你瘋了吧?”趙詩棠一臉的嗤笑。

穿著保安服說自己不是保安?還碰瓷自己的表哥?

這什麽保安啊,看來以後自己要盯著點了,表哥的安全那麽重要,可不能隨便來個人就能做表哥的保安。

趙詩棠抱著雙臂,胸前被雙臂擠壓成了各種形狀,麵露不屑的道:“我哥能有你這樣的朋友?你當我是傻子呢?”

張辰揉了揉臉,心裏這個無奈啊。

自己就假寐一會,怎麽就這樣了……

就在趙詩棠一臉不屑的看著張辰時,保安隊長帶著幾個保安走了回來。

“大小姐好。”幾個保安一看到趙詩棠,立馬站了一個標準的軍姿,對趙詩棠敬禮!

“好什麽好?我問問你,這新來的是怎麽回事?一點規矩都不懂,上班的時候睡覺,你們這幫保安玩忽職守,怎麽為我哥保駕護航啊!”趙詩棠頓時發了一通邪火。

“啊?”保安隊長整個人都懵了。

他一看這架勢,就知道是誤會了,連忙解釋道:“大小姐,他不是我們這的保安啊。”

“那還能是別的地方的保安?”趙詩棠冷笑不已,心想現在這群保安真的是,連一點點責任都不敢擔,在這跟自己撒謊。

“他是趙總的貴客,當時從趙總的車上下來的。”保安隊長認真的道。

趙詩棠微微一怔。

她還是不太相信,可看保安隊長的樣子,實在不像是撒謊,一時間趙詩棠也有點懵了。

從表哥車上下來的?那為什麽穿著保安服呢?

難道他就是表哥說的朋友?可不太像啊,表哥的朋友都是商業大鱷,哪有穿保安服的,而且看張辰的氣質,也不像是什麽公子少爺啊!

若是張辰知道她的真實想法,一定會哭笑不得。

想當年張辰家裏沒破產的時候,他也是個少爺,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我王子一般的貴氣,可自從老爸入贅了林家之後,自己那點有錢氣質也沒了,完全變成屌絲氣質了。

“沒搞錯吧?”趙詩棠不確定的問道。

“大小姐,我騙誰也不敢騙您啊。”

這一下子,趙詩棠就變得有些尷尬了,不過性格高傲的她也懶得對張辰道歉,如果這就是表哥說的貴客朋友,那可就太失望了。

“你叫什麽名字?”

“張辰。”張辰如實回答。

張辰?

趙詩棠對這個名字還有點印象。

靠,那不是林家的贅婿兒子嗎?

他是我哥的朋友?

估計和之前那些人一樣,看著是朋友,實際上就是我哥的跟班吧?

張辰不知道趙詩棠的真實想法,隻覺得趙詩棠比較尷尬,於是他和善的道:“趙小姐不用尷尬,我是老趙的好朋友,以後咱們也是好朋友。”

“誰跟你是好朋友,一個贅婿的兒子,配做我的好朋友嗎?”趙詩棠傲氣滿滿,心中暗道。

張辰也不知道趙詩棠心裏在想什麽,趙詩棠忽然笑著說道:“張辰?你不是林家的那個張辰吧?我表哥怎麽會和你做朋友?”

趙詩棠那表情,張辰再合適不過了。

那就是張辰對別人說,您配麽時的表情……

於是,張辰有點不爽。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