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無敵從欠錢開始第一百八十四章 欣喜的青遊子(感謝楊衛峰,生菜的解封)

時間:2021-10-27作者:已瘋


也就幾分鍾的時間,青遊子從房間中走了出來。


年紀差不多六七十歲的樣子。


頭發披散,一直快到腰間,似乎多日不曾打理,上麵有著一層油垢,在陽光下顯得很是刺眼。


他身上穿著一件青色長袍,腳踩一雙拖鞋,仔細一看,一雙拖鞋的顏色都不一樣,左邊是深藍色,右邊是米色,走起路來搖搖晃晃的,不修邊幅,精神似乎也很一般。


在場的很多人都是第一次看見青遊子,說實話,看見青遊子的第一麵,都是有些失望。


就是這麽一個不修邊幅的老者?


但是坐在小馬紮上的張辰,卻是眼前一亮。


隻是一眼,張辰就確定了,這個青遊子就是武者……


他能看到青遊子身上運轉的氣流,那實力比自己還高,超過了後天三境。


不過張辰對境界劃分沒有那麽深的心得,隻是覺得青遊子的實力是在四境左右。


那股氣息,比黑龍還強。


青遊子的走路姿勢很怪異,從第一排開始,青遊子見到一個就搖一下頭,顯然,這些東西青遊子也不知道見過多少次了,絲毫沒有讓青遊子有心裏波動。


第一排沒過多久就看完了,其中似乎有一個讓青遊子有興趣的物件,不過大多數時候,青遊子都是沒有什麽表情。


隨後是第二排,第三排……一直看到最後一排。


青遊子走到了白雲的身邊,看了一眼白雲手中的物件——就看到青遊子眼中閃過一絲光亮。


白雲察覺到了青遊子眼中的光亮,笑容漸漸綻放,不過就在這時,青遊子的表情一僵。


如果說……之前青遊子的眼中是浮現出一抹光亮的話,那麽現在,青遊子的表情管理都失控了!


“果然,青遊子老先生看重了白公子的令牌!”


“唉,可惜。”


“青遊子老先生流露出那樣的表情,真是太少見了。”


眾人隻以為青遊子是看到了白雲的物件才露出那樣的表情,一時間語氣中滿是豔羨。


能被青遊子老先生挑中,真是有夠羨慕的。


白雲也是這樣認為的,一笑之後說道:“青遊子老先生,我這塊令牌,是當年鎮國大將軍王某生親自佩戴的,這種將軍所佩戴之物,那真是最值得修複的……”


說話間,白雲的高傲顯得更加顯眼了!


什麽修補大師,最後不也得拜倒在我這令牌下?


青遊子一句話未說,依然保持著之前的樣子。


“恭喜白公子了。”


“不愧是白玉閣的人,這物件的珍貴之處,不是我能比擬的。”


“反之天寶閣那邊就差了,看來還是白玉閣更勝一籌啊。”


聽著這些話,白雲差點得意的笑出聲來。


他以為張辰的四品煉丹爐是天寶閣的東西呢,而他代表的是白玉閣,青遊子選擇白玉閣的東西不選擇天寶閣的東西,那不就代表白玉閣比天寶閣厲害嗎?


薑曼小臉煞白,她最怕的其實就是這樣的事,但從她的角度,她自然無法說明,東西不是天寶閣而是張辰個人的……要是說了豈不是把張辰給得罪了?


不過薑曼心裏多多少少有點埋怨張辰,知道白雲的東西好,那就擇日再來唄,現在這不是自取其辱嗎?


白雲現在是春風得意,此刻拱了拱手,說道:“這令牌是我們白玉閣的寶貝,但不是唯一一個寶貝,也歡迎諸位去我們白玉閣參觀。”


能在這裏縫補物件的人,有不少都是在古玩行混的不錯人,其中也有一部分富商。


白雲這一句話,透露的信息就是白玉閣好東西還多,歡迎大家過來看看購買。


而反觀天寶閣的薑曼心裏就不是滋味了。


她實在是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本來隻是陪張辰來修複一件東西,現在好了,被白玉閣的人給比下去了。


一時間,薑曼的表情變得難看了。


眾人一聽,都是接連點頭,還真有興致去天寶閣看看了。


“令牌?這煉丹爐不是你的?”青遊子似乎才回過神來,有些訝異的對白雲問道。


“煉丹爐?什麽煉丹爐?”白雲懵逼了。


他拿出的物件就是將軍所佩戴過的令牌……令牌怎麽會是煉丹爐呢?


青遊子指著地上的四品煉丹爐道:“我說的是這個!”


因為白雲和張辰挨得很近,這直接導致,兩人的東西幾乎是放在了一塊,一前一後,算是一個錯位……


實際上青遊子真正看重的東西,不是那塊令牌,而是……四品煉丹爐。


“這個,這個不是我的……”白雲看清了青遊子指的物件,一下子就慌了神了。


指的不是他的令牌!!


眾人聽後,一開始也有些不明白,但看見青遊子指的東西後,不由得全員呆滯。


就連薑曼,一時間都回不過神來!


就在這時,張辰對青遊子說道:“前輩,這是我的物件。”


青遊子一聽,身子抖動了幾下……


他一個武者,抖動自然不是因為身體不適,而是因為激動。


他的聲線拔高,道:“好東西,真是好東西,沒想到我有生之年還能遇見這樣的東西。”


說著話,青遊子捧起了張辰的四品煉丹爐,一歡喜。


看見青遊子的舉動,眾人在呆滯過後,嘩然一片!


“什麽?青遊子老先生選不是白公子的物件?”


“我靠,那是啥東西啊?算我眼拙,可我實在看不出來啊!”


“青遊子老先生的選中的東西,能不是好東西嗎?”


白雲更是如受雷擊,結結巴巴的道:“青遊子老先生……您,您看錯物件了吧?”


“看錯?”青遊子有些納悶的說著:“什麽看錯?這東西可比你的令牌金貴多了。”


“比我的令牌金貴多了?”白雲差點噴出一口老血!


你開玩笑呢吧?我這塊令牌價值都快百萬了,那個漏鬥不像漏鬥,大框不像大框的東西比我的東西金貴?


扯淡呢吧?


“那是自然。”青遊子認真的點了點頭,喜滋滋的道:“能修補這東西,可是老朽的榮幸,老朽的運氣,實在是太好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