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無敵從欠錢開始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鐵七劍(釗霸霸冠名)

時間:2022-03-03作者:已瘋

“煉體陣?”鐵雷目光閃動,煉體陣,算是鐵家的絕對核心之一了。

鐵家從古代便是武行,留下了各種各樣的武技絕學,而隻有鐵家直係親屬才可以進入煉體陣中。

這煉體陣,一旦進入,便能感受到雷霆一般的衝擊,能撐的越久,對肉體的鍛造能力便越強悍,在加上鐵家獨有的鐵天花,對於鍛煉肉身,好處極大。

那些鐵家成員能挨黑夜一拳一腳而不重傷,靠的就是這個。

“真要如此?”鐵雷有些舍不得。

“真要如此。”老先生釣起一條肥魚,馬上又將肥魚放生,對他來說,釣魚,隻在魚上鉤的那一刻有意思。

“這對我們鐵家來說也是個機會,我知道你不喜歡陳天,也不看好張辰,但我能感受到他的潛力,特別是他的雙眼……很奇異。”老先生道。

“雙眼?”鐵雷一怔,但老先生,卻是笑而不語。

第二天一早,張辰早早醒來。

雖然昨夜喝了那麽多酒,他卻沒有上頭,反而覺得十分清醒。

“鐵家的酒,還真是有些門道。”張辰喃喃自語,隨即去大院中,修煉了一番。

鐵家的大院中,滿是操練器具,張辰也是大感興趣,鍛煉了半個時辰。

等到感覺身體的掌控權慢慢回來後,張辰這才停下動作,掃了一眼石凳之上的鐵暮雨。

鐵暮雨在半小時之前便是坐在石凳上等待了。

“張先生果然厲害,不愧是能抵抗黑夜的人。”鐵暮雨見張辰望向她,率先開口。

“想跟我切磋?”張辰明顯看到鐵暮雨眼中帶有幾分不服氣,當即便道。

實話說,像是鐵暮雨這樣的,張辰覺得自己能打十個。

鐵暮雨搖了搖頭:“那倒沒有,不過我三弟馬上就要回來了,我三弟是我們鐵家年輕一代的希望,他昨夜發消息給我,讓我與張先生約定切磋時間。”

鐵暮雨的三弟,是鐵家第一天才,鐵七劍!

鐵七劍的年紀,比鐵軒還要小,但實力卻是隱隱高出鐵軒一線,更是鐵家武癡。

張辰救了老先生後,鐵暮雨對張辰倒是沒有了那麽強大的敵意,但心裏多少還是有些不服氣。

長那麽大,她還沒跪過外人呢。

她需要鐵七劍出麵,挫挫張辰的銳氣。

張辰一眼就能看穿鐵暮雨的心思,他抿了抿嘴,淡然一笑:“好,不過事先說好,切磋,點到為止。”

“放心,你是我們鐵家的恩人,不會傷到你的。”鐵暮雨的眼中閃過一抹高傲。

張辰忍不住錯愕了一下,失笑道:“我是怕傷了他。”

狂妄。

鐵暮雨心中冷哼,雖然她知道張辰厲害,可在她心中,張辰還是比不過她三弟。

正當鐵暮雨要說些什麽時,鐵雷與鐵軒,便是來到了大院之中。

“張先生!”鐵雷雙手一供,笑眯眯的道。

張辰回禮。

“昨夜,我們鐵家商議了一番,您救了老先生,我們鐵家一定要報答您,我們決定,將煉體陣,給您使用。”

話畢,鐵雷不禁講解了一番煉體陣的妙用。

張辰一聽,頓時雙眼一亮。

看來這煉體陣還真是個好東西,張辰在戰鬥時,幾乎都是用他渾厚的氣息撐著,他自身的肉體,不算特別強悍。

鐵暮雨聽到張辰要去煉體陣,頓時一怔,那煉體陣還沒給外人使用過呢。

不過,鐵暮雨卻沒有多說什麽。

煉體陣的功效雖然厲害,也得看是誰進去煉體,意誌不堅定的人,估計用不了一個小時就會跑出來了。

片刻之後,張辰跟隨鐵雷,來到了後方一灘清泉口。

“張先生,就是這。”鐵雷笑嗬嗬的道。

張辰低頭一望。

那清泉清澈見底,他的一雙神眼能夠清晰看到,清泉之上,有著淡淡的靈氣,靈氣很有規律,歡歡運轉,在泉底之下,恐怕還真有一個陣法。

這便是鐵家從古時留下的陣法,氣息濃鬱,功效其佳。

“進入其中,便是能夠讓大陣運轉,張先生,你可一定要多撐一會,我們鐵家的規矩是,一個人一生隻能進去一次。”鐵軒笑眯眯的看向張辰,講解道:“那陣法淬煉身體,帶給人的疼痛會越來越大,我這種人,隻堅持了一天。”

張辰一怔:“才一天?”

“一天已經很了不起了好不好?在我們鐵家,最長的時間記錄,也就是我三弟創造的,那也才不到兩天的時間而已。”鐵暮雨直接就翻了個白眼,覺得張辰實在是有些過分,竟然覺得一天的時間少。

“你這樣的,恐怕連一上午都堅持不下去。”鐵暮雨沒忍住,又補充了一句。

張辰知道這小妮子對自己不服氣,也不跟他爭辯。

他的雙眼盯著那道清泉,眼中滿是炙熱。

眼前就是一個變強的機會啊,他一定要多撐一些時日,不然這機會,就白白浪費了。

噗通!

在張辰這麽想時,他便是被鐵雷送進了清泉內。

張辰剛一進去,清泉上方,便是升起無數道濃鬱的霧氣。

大霧彌漫,外麵的人再也看不到裏麵的情況。

與此同時,四麵八方,一股恐怖的壓力,隨之而來,張辰隻感覺自己的肌膚,如同被千萬根銀針紮下一般。

“確實很疼。”張辰心中暗道,雙目如雷。

與此同時,清泉上方。

鐵家幾人凝視清泉。

“軒兒,你說這張辰,能夠堅持到什麽時候?”鐵雷沉聲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張老弟,天縱奇才,說不定,也能堅持兩天的時間。”鐵軒想了想,回道。

鐵暮雨小嘴一撅,一臉的不相信,剛想出言反駁,遠處便是傳來了一道渾厚的聲音。

“大哥,你想太多了,不是人人都是我鐵七劍!”一道魁梧的身影踏步而來。

他二十六七歲的模樣,穿著一身藍衫,臉上不修邊幅,顯得有些粗狂,像是個管道工。

但他,是鐵家的第一天才,更是武癡一個。

“緊趕慢趕還是晚來一步,本想先與他切磋一番呢。”鐵七劍吸了吸鼻子,不滿的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