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無敵從欠錢開始第一千章 死(釗霸霸冠名)

時間:2021-10-17作者:已瘋


“莊總,跟他廢話這麽多做什麽,我們哥幾個,送他去見閻王。”這時,站在莊狂身後的一人說道。


在他的腰間,鼓鼓囊囊的,一看裏麵就有家夥。


莊狂揮手,攔住了身後的眾人,他的目光落在張辰身上,道:“你到底是誰?”


一個電話,如同高山一般的莊家,瞬間丟失了無數合作,就連莊家的貨,都被人給扣下了,這簡直是不可思議。


這麽有能耐的人,莊狂真的猜不出是誰。


莫非這小子,是某個大人物的私生子嗎?


“你不配知道。”張辰淡淡的道。


這一句狂妄的話,頓時又引起了眾人的不滿,可還沒等眾人叫囂,莊狂便道:“我的確不配,今天的事,到底怎麽樣才能解決?”


此話一出,全場頓時傳來倒吸一口涼氣的聲音。


怎麽回事?


不可一世的莊狂,為什麽會這麽說?


然而更勁爆的還在後麵,莊狂繼續道:“我可以讓莊周給你下跪道歉,甚至可以讓他給你做小弟。”


“我莊狂也願意讓你成為莊家的座上賓,甚至淩駕於我們莊家,這件事,能不能算了?”


張辰笑了笑,不由得對這個莊狂高看了一眼。


莊狂能在一瞬間就了解局勢,立即妥協,還真是能屈能伸。


“爸,你幹什麽啊爸?”莊狂瞪起雙眼,滿臉都是疑惑。


為什麽,為什麽自己的父親低頭了?


一眾公子哥更是驚訝的合不攏嘴,他們難以想象,莊狂竟然會提出這麽卑微的要求。


這還是莊狂嗎?


“住口。”莊狂怒斥一聲,他知道,今天這事要是不解決,以後整個魔都,恐怕都沒有他的容身之處。


他實在不知道,張辰的背後,到底有多麽巨大的能量。


“可以嗎?”莊狂衝著張辰,氣勢已經弱到了極點。


“很遺憾,不可以,今天莊周要死。”張辰淡淡的道:“我容不下他。”


“你真要這樣嗎?”


“真要這樣。”張辰回應一句,伸手朝著莊周抓去。


莊周滿臉驚慌:“爸,救我。”


莊狂麵色無比陰沉,猛的一抬手。


他身後的眾人,瞬間掏出槍來,黑黝黝的槍口,瞬間對準了張辰的身軀。


“那就魚死網破吧!”莊狂低吼了一聲,似乎鼓起了極大的勇氣:“你再厲害,能厲害的過槍?我一聲令下,就能把你打成篩子。”


事到如今,所有人都不相信張辰還敢動手,那是十幾把槍對準了張辰啊!


然而,就在眾人都這麽想時……


哢嚓。


骨折的聲音響起,眾人望去,卻看到莊周的腦袋,幾乎轉了一圈,慘不忍睹!


他的脖子都被扭斷了,在死亡的瞬間,莊周的眼中,滿是疑惑。


槍口不是對準這家夥了嗎?


在生命的最後一刻,莊周看到了張辰的眼睛。


那雙眼睛讓他十分熟悉,終於,他發現了,那雙眼睛,屬於當初地下拳場的,銀色惡魔……


“周兒!”莊狂瞠目欲裂,一雙眼睛都升起了血霧。


“開槍,都給我開搶!”


自己的兒子就那麽死在了自己的麵前,莊狂滿心恨意!


砰砰砰砰!


接二連三,如同爆豆一般的槍聲響起,十幾隻槍支散發著火光。


張辰麵色不變,早在之前,他就試過了,以他現在的身後,憑他現在的氣息,子彈根本無法殺死他。


張辰虛空一抓,強大的氣息噴湧而出,那一道道的子彈打在張辰的身上,竟然無法再進半步。


“這家夥,是人是鬼?”


見到這一幕,開槍的眾人瞳孔猛然的一縮,眼前的景象,實在出乎他們的預料。


“當然是人。”張辰冷哼一聲,腳步一踏,那散落在地上的玻璃碎片竟是騰空而起。


張辰伸手一揮,無數道玻璃隨便,猶如一道道飛刀一般,對著眾人席卷而去。


啊啊啊……


包廂之內,淒慘的慘叫聲此起彼伏!


莊狂身後,所有人捂住手腕,一臉驚恐的看著張辰。


“十個人殺不死你,那我就用一百個人殺死你!”莊狂歇斯底裏的喊道。


然而,就在這時,門外一陣整齊的腳步聲響起。


“你沒有一百個人了,你的人,都被我滅了。”


門外,一道清冷的女音響起,帶頭的人麵色倨傲,一身皮衣勾勒出她完美性感的身材,猶如魔女。


來的人,正是無雙。


在他身後,跟著一群訓練有素,手持彎刀的男人。


“無雙?”莊狂身子一抖,這一刻,莊狂終於知道,張辰背後的人,到底是誰了。


無雙是陳家大少的貼身高手,他會來到此地為張辰出頭,那豈不是說明……


失算了!


莊狂雙腿發軟,這一刻,他才知道,自己被卷入到了多麽巨大的旋渦中。


“全都跪下!”進來的無雙掃視全場,冷冷的發號命令。


一群公子哥幾乎沒有半分猶豫,直接對著無雙跪了下來。


就連莊狂,也情不自禁的,跪坐了下來。


“放,放我一條生路。”莊狂滿臉慘白,顫聲說道。


這一刻的莊狂,再也沒有了反抗的心,若早知道張辰的背後是陳家,他絕對不會這樣做。


“我願意奉出所有的家財,換我一條命。”


到了這個時候,莊狂終於怕了。


“不夠。”無雙一揚下巴,高傲到了極點。


“我還有個秘密……魔都商會會長的金庫,一直在我那,魔都商會的會長,一直在黑陳家的錢,我有證據,我願意戴罪立功。”莊狂再次出言。


無雙與張辰對視了一眼,張辰緩緩開口,聲音冷漠:“你得罪的是我,不是陳家,這個秘密護不住你的命。”


莊狂沒說話,在他看來,張辰就是依靠陳家,才能這麽狂妄,所以他才會說陳家的一些事,想換自己的命。


可是馬上,莊狂徹底的絕望了。


因為無雙出言道:“他說的對。”


話畢,無雙伸手一揮,彎刀浮現,莊狂的頭顱高高的揚起!鮮血如同花灑,噴薄而出。


“啊……”一眾公子哥嚇得渾身顫抖。


這一刻,一眾公子哥才明白,之前張辰讓他們自斷一隻手後離開,是多麽仁慈的一件事……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