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寵物超級凶第十九章源力者到底是什麽

時間:2020-03-14作者:夜的光


學院對於學生的修行管理上並不嚴格。


除了在課堂上有老師教導督促外,大多數時間是由學生自行計劃安排修行內容的。


就像今天,老班隻是上午上了一堂課,在課堂上讓大家嚐試了一下凝血,之後的時間就由大家自行安排修行項目了。


再高年級的學生,甚至都沒有什麽課程了,全部的修行都是由自己安排,很多高年級的學生,甚至十天半月都不來學院,窩在家裏潛心修行。


這段時間,除了基本的源力修行,另外主要的兩項就是段體凝血以及兵器訓練了。


兵器倒是不急,夜星辰選了長弓,但還沒去物資部領取,他目前的修行重心還是先放在源力修行和凝血上。


夜星辰在吃過午飯後就回家了,準備好好研究研究凝血的法門。


老班說過,喚醒血液活性有助於凝血,而喚醒血液活性的方式很多,最簡單也是最容易的,就是運動喚醒了,就比如長跑之後,你會渾身發熱,感覺血液沸騰,流速加快,這其實就是血液活性喚醒的表現。


在這種狀態下進行凝血,會事半功倍。


夜星辰在屋裏連做了四百多個俯臥撐,感覺身體有些發熱後,開始了凝血。


凝血確實如老班所言,想要讓源力進入血液當中,多嚐試就可以了,夜星辰試了一下午,終於成功的把源力注入到血液當中了。


血液在接受源力之後,之前的那種排斥感就沒有了,再嚐試將源力注入血液就簡單輕鬆多了。


剛開始凝血,身體有什麽變化還感覺不出來,或者說是變化太細微,讓人無法察覺。


凝血是一個長期的過程,需要反複用源力凝練血液,讓血液不斷吸收能量,才能讓肉體越來越強大,按照老班的說法,理論上凝血根本沒有上限。


葉靈汐下午不知道去幹什麽了,挺晚才回來,回來後還主動敲了夜星辰的房門。


“幹嘛!”被打攪修行的夜星辰對葉靈汐一點都不客氣,當然,沒有被打攪修行夜星辰向來對葉靈汐也不客氣。


“沒...沒事。”葉靈汐聲音有些弱弱的,抬眼看了夜星辰一眼,轉身欲走。


她的狀態狀態似乎有些不對勁,明顯沒了那股子虎勁,這要擱正常時候,夜星辰這般態度說話,她不回懟也肯定得瞪他幾眼。


“怎麽了?”夜星辰追出來問道,他也發現葉靈汐似乎有些不對勁了,好像有些憂心忡忡的。


“沒什麽。”葉靈汐搖搖頭道。


“說吧。”夜星辰說道,“發生什麽了嗎?”


葉靈汐看了看夜星辰,沉默了幾秒才開口道:“你說,源力者到底是什麽?”


“源力者不就是源力者,還能是什麽。”夜星辰有些不明白葉靈汐為什麽會有此一問。


“我是說,源力者在這個世界上到底是扮演著什麽樣的角色。”


“應該算是公...”


夜星辰本來想說公務員的,不過話到嘴邊有戛然而止。


源力者是這個世界的統治階級,這是大眾廣為人知的認識,在華夏,三府的首腦政要,各區各城的官員骨幹,不說百分百吧,至少百分之八十都是源力者。


所以,在普遍大眾眼裏,源力者基本上就相當於公務員了。


不過,這是夜星辰原來的認知,入學已半年多了,他自己就成了一名源力者,但今天葉靈汐這麽一問,他也突然發現,自己也回答不上來,源力者到底是什麽。


“我剛剛去領了上個學期的教材,回來的時候看到一隊高年級的同學。”葉靈汐頓了頓,接著說道,“他們有些慘,個個身上帶傷,還有人少了胳膊,甚至...有人抬著一具屍體。”


夜星辰沉默了,葉靈汐描述的畫麵,其實他上學期也曾見到過,也正應如此,所以他和葉靈汐一樣,也有同樣的問題。


源力者到底是什麽?或者說,到底是做什麽的?


他們在陵城源武所學的東西,基本上所有的內容都是隻有一個目的,讓他們變強,變得更強,變得更能戰鬥!


如果源力者隻是公務員的話,需要那麽強悍的戰鬥能力嗎?


葉靈汐的問題,夜星辰回答不了,他自己也沒有答案。


“你害怕了嗎?”夜星辰看著葉靈汐問道。


葉靈汐沉默了一會兒,然後道:“不算害怕,隻是有些擔憂。”


“別怕,沒事的,也沒什麽好擔憂的。”夜星辰緩聲說道,“我就不怕,不管源力者是什麽,不管未來會怎樣,我都不擔心,我覺得你也沒什麽好害怕,好擔憂的,因為啊,對我們來講,最苦難的日子都已經過去了,不是嗎?”


葉靈汐一怔,眼神逐漸恢複清明。


是啊,最苦難的日子都已經過去了,未來不管發生什麽,還有什麽好擔憂的呢?


細數夜星辰和葉靈汐往前的十幾年,真的可以用苦難來形容。


在那十幾年間裏,兩個命運相同的孩子,生活的全部意義都可以概括為兩個字:生存!


“你說的對。”葉靈汐說道,“沒什麽好怕的。”


夜星辰衝著葉靈汐笑了笑,點頭道,“嗯,不管源力者到底是幹什麽的都不用怕,隻要我們肯努力,就會變得越來越強,強到世界都無法打倒我們。”


“嗬,不吹牛你會死啊?”從葉靈汐的語氣中明顯就感覺到她恢複正常了。


“切。”


夜星辰切了一聲,這就是他為什麽嫌棄葉靈汐的原因,好好說著話呢,總喜歡頂。


“趕緊學習去,抱那麽多課本回來不學習杵這幹嘛,快去。”


“要你管?”


“我倒是不想管,誰死乞白賴的要我輔導來著?”


“誰死乞白賴了?你愛輔導不輔導,大不了我自學!”


“行行行,你厲害,你自學,那有問題別問我,誰問誰小狗!”


“不問就不問,我還不稀罕!”


“哼!”


“哼!”


“學我哼什麽哼,母老虎!”


“石頭你是不是找打!?”


“來呀,怕你不成?真打你打的過我嗎?”


……


也不知道怎麽的,不知道是不是兩人天生就八字不合,一開始好好的聊著,總是會莫名其妙的吵起來。


不過好在葉靈汐自知現在的她絕不是夜星辰的對手,夜星辰今天也不像那天一樣理虧被打不還手,所以沒有真和夜星辰打起來。


置著氣,葉靈汐抱起上學期的學習資金,像隻小河豚一樣氣鼓鼓的進屋自習去了。


夜星辰也沒理她,像是一隻鬥勝的公雞,抬頭挺胸的回屋,半道上還從葉靈汐放麵包酸奶的櫃子裏順了一隻麵包。


為啥葉靈汐的麵包就是要好吃點呢?真香!


想想,夜星辰又回去順了一隻。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