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我的寵物超級凶第一章鄰家有‘虎’

時間:2020-03-14作者:夜的光


源力者。


通過激發人體潛在本源,溝通天地間能量,達到壯大己身,擁有超越常人力量能力的人被稱為源力者。


這個世界科技興盛,可武道也一直未曾落寞,一直存在著。


在武道興盛的時代,幾乎人人都夢想著成為一名源力者!


源力者是一個特殊群體,是當代社會的特權群體,甚至是統治群體。


源力者並不是這個時代的專屬,事實上,源力者自古以來便存在著,神話時代的仙神,古武時代的古武者,隻是在稱呼上有所不同罷了。


到了現代,這些超越常人力量的存在,有了一個新的名字——源力者。


夜星辰半年前有幸自然覺醒成為了一名源力者,就讀於陵城源武學院。


……


2020年。


春。


開學季。


按照原本的計劃,夜星辰本來昨天就回陵城源武報道了。


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麽原因,他推後了行程,改簽了自己的火車票。


他似乎是在等什麽人。


也許是在等什麽親朋好友,來給他道個別吧。


不過,他沒有親人,屬實也沒什麽好友。


他是個孤兒,孤苦伶仃,掙紮生存,竟然奇跡般的一個人活過了已經十八個年頭。


晚飯回來,夜星辰掏出鑰匙打開房門,眼睛不自覺的朝著對門撇了一眼,然後開門的動作微微一頓。


對門前些天一直掛著的黑鐵鎖,打開了。


沒有多說什麽,夜星辰推門進了屋,然後重重的關上了門,砰的一聲,聲音很響。


是她回來了吧?


嗯,應該是了,除了她回來,夜星辰想不到還有什麽可能性會讓對門的那把大黑鐵鎖打開,畢竟,她那也不值得遭賊。


以她家的那個情況,賊去了也得哭著出來。


她是葉靈汐,夜星辰的同齡大的鄰居,也算是夜星辰的半個朋友。


為什麽說是半個,因為夜星辰都不知道葉靈汐算不算是自己的朋友。


嚴格意義上來說,夜星辰更覺得葉靈汐是自己的仇家,萬惡不赦的仇家!


他倆從小就認識,很小的時候,因為爭搶一隻廢棄易拉罐打過第一架後,兩人的掐架之路就一直沒有斷過。


兩天一小吵,三天打一架那都是基本操作,在夜星辰的記憶中,尤其是高中之前,自己身上完好無損的日子真心不多,時常是鼻青臉腫,或者是身上青一塊紫一塊。


夜星辰一直覺得,他有如今的強健體魄,離不開葉靈汐長期以來的鞭策...


當然,那丫頭也差不多,打起架來的時候,夜星辰可不讓著她。


別說什麽紳士風度,男孩子不能打女孩子的話,在夜星辰眼裏,那丫頭就不是個女人。


不!


她都不是人!


她是老虎!


母老虎!


……


轉眼間,幾個小時就過去了,夜星辰一直待在屋子裏沒有出門,好似沒事人一般。


對門的葉靈汐也一直沒出門,不過,屋裏時不時傳來乒乒乓乓鐵盆掉在地上的聲音,或者凳子倒地之類的響聲。


“哢嚓”


對門又傳來聲音了。


坐在靠門書桌前的夜星辰嗤笑一聲,輕聲自語:“毛毛躁躁的家夥,不是碰掉這個就是碰掉那個,碗又碎了吧,活該!”


不過,說這話的時候,夜星辰怕是忘了,他剛剛也‘一不小心’碰掉了桌子上的空罐子。


又幾個小時過去了。


夜星辰依舊坐在書桌前,不過,神情已經沒有先前那般淡定了,相反,開始變得有些急躁。


“還不來?”


“該不會不來了吧?”


“再等等。”


“要不我去?”


“哼!憑什麽我去!她不來我也不去!”


“不來就不來!誰稀罕!”


這幾個小時,夜星辰的心理曆程可謂是十分複雜。


一晃,時間到了午夜十二點。


“唉。”


夜星辰輕歎一口氣,有些無奈自語:“算了,算了,反正明天就走了,以後老死不相往來!讓那母老虎得意一次!”


說著,夜星辰起身準備開門,不過,臨開門前又微微想了想,提起了角落裏並沒有多少垃圾的垃圾袋。


開門。


不知為何,打開這房門,夜星辰沒由來的居然有些緊張。


說來也巧,也就在夜星辰開門的一瞬間,對門同時間也打開了。


葉靈汐和夜星辰一般,也提著個幹癟的垃圾袋站在門前。


一時間,夜星辰和葉靈汐兩人看著對方,都有些呆住了。


三秒過後,樓道裏傳來了夜星辰嘲諷的爽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夜星辰笑的有些停不下來,“你這頭發,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是去偷誰家的狗,然後被狗啃了嗎?”


葉靈汐咬牙切齒:“被你啃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夜星辰笑的停不下來。


葉靈汐的頭發,其實並沒有那麽可笑,隻是很普通的齊耳短發,並不難看,相反,配上葉靈汐那幅長得很清秀,爛漫可愛的臉,看著非常不錯。


夜星辰樂成這樣,大概是因為從沒見過葉靈汐這種造型,也因為又找到了一個葉靈汐新的吐槽點所以開心吧。


“臭石頭你再笑信不信我打掉你的牙!”葉靈汐咬牙切齒道。


“哈哈哈,不笑了,哈哈,不笑了,哈哈哈。”夜星辰一邊說著不笑了,一邊還是笑個不停。


葉靈汐瞪著夜星辰,默默的捏緊了拳頭。


夜星辰眼睛瞥見了,笑聲戛然而止,幹咳了一聲,說道:“不笑了,不笑了。”


再笑下去,夜星辰毫不懷疑,葉靈汐的拳頭會往他臉上招呼了,他可不認為葉靈汐會手下留情。


“話說,你怎麽把頭發剪了?”夜星辰問道。


葉靈汐瞪了他一眼,說道:“我的頭發,我樂意,要你管!”


“行行行,你樂意,我管不著,凶什麽凶。”夜星辰說道。


“哼。”葉靈汐輕哼了一聲,也不與夜星辰多爭了,看了他一眼,說道,“大半夜不睡覺出來幹嘛?”


“呃...”夜星辰提了提手上的垃圾袋,說道,“扔垃圾。”


“這麽晚還出來扔垃圾?”葉靈汐問道。


夜星辰:“要你管?”


葉靈汐:“切。”


夜星辰看了看葉靈汐反問道:“你又出來幹嘛呢?”


葉靈汐提了提手上幹癟的垃圾袋,說道:“我也扔垃圾。”


“這麽晚還出來扔垃圾?”夜星辰問道。


“要你管?”


“我不管!”


夜星辰和葉靈汐異口同聲。


“哼。”葉靈汐輕哼一聲,沒有說話了。


“一起去還是我幫你帶下去?”夜星辰問道。


葉靈汐默不作聲,一言不發轉身徑直往樓梯口走去。


夜星辰也沒多說什麽,默默跟了上去。


掙紮了一整個晚上,兩個人,一對冤家,用同樣蹩腳的借口,終於是換來了一點點短暫相處的時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