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蒼穹決戰84、設局

時間:2020-09-03作者:紀茗


一場宴請因景中花故意帶益行和尚到陽公湖酒家攪局,把景將軍想利用吃飯、看電影的機會撮合他女兒與魏新宇重歸於好給想法搞得徹底沒戲了。


看情形,女兒因上次在陽公山上碰見魏新宇之事還在耿耿於懷,此誤會一時無法解除,要想撮合他們,還必須再找機會消除他們的誤會。


景將軍知道女兒的脾氣,她不喜歡的東西,你強加給她往往適得其反,如果這個時候把她與魏新宇強拽在一起,女兒會對魏新宇更加反感。


不過,當務之急他無論如何必須把女兒與益行和尚分開,將軍想不到他的女兒居然喜歡一個和尚,讓人知道了會貽笑大方,這種事情他必須阻止,不能在他女兒身上發生。


景將軍知道強製分開他們兩人的來往肯定不行,此事隻能智取,景將軍唯有設局讓女兒恨益行和尚或者將益行和尚悄悄調離陽公寺。


景將軍知道恒教授曾經到過陽公寺,她把益行和尚認做自己的兒子,被安全處調查過,在真國高層的內部文件資料裏詳細地通報了這件事情,成了內部新聞熱點,鬧得沸沸揚揚的,部級以上官員都知道這件事。


景將軍聯想到恒教授曾經告訴他的話:“我是火星人,我的真實姓名叫費爾萊雅,按照地星球上的日曆計算,我應該有2000多歲了,是你們的地星球人的祖先了。”


景將軍想:【如果益行和尚真的是火星人,是恒教授的兒子,按照推算他至少有幾百歲了,應該列入我們的祖先的行列了,我的女兒愛上他不是往火坑裏跳嗎?一個和尚,又是幾百歲的火星人……這種婚姻是絕對行不通的,我必須阻止他們,避免悲劇發生。】


景將軍做事向來雷厲風行,他假借到真國生物研究所查看駐防情況,順便來到了3號實驗室。


這3號實驗室自從被炸彈夷為平地之後,重新修建的,表麵上外形建築與其他實驗室一樣,實驗室房屋布置和安保設施以及構造與其他實驗室大不相同。實驗室的大門除了刷臉之外,大門口還增加了機器人崗哨,還必須通過機器人的進一步識別,大門才能開啟。


進入大門之後,是一個大的客廳,客廳有一個服務台,進出人員必須進行登記,說明到3號實驗室來幹什麽,通過總監控台驗證之後,第二道門才打開,別因為這樣就能進入3號實驗室了,來訪人員必須進入一個圓桶似的掃描間,對來訪者進行全麵掃描,在沒有發現有可疑危險物時,圓桶才轉到3號實驗室的房間口,門打開了,最後進入3號實驗室的會客廳。


客人隻能在會客廳見麵,不能進入實驗室裏設置的其他三個房間,每個房間都有一扇門,要進入這扇門非常難,隻有恒教授和陳所長才有資格進入,任何人都不能進入實驗室,因為恒教授正在進行一項關於對碳基人類基因解鎖方麵的研究,對外高度保密。


陳所長對於景將軍突然出現,知道他為了恒教授而來,他開門見山地告訴將軍:


“恒教授現在正是實驗的關鍵時刻,她已經有兩天沒有回宿舍休息了,將軍如果沒有特別的事情,最好現在不要打擾她。”


景將軍聽了陳所長的話後,說:“我見恒教授也就是幾分鍾的事情,不會耽誤她太久,你把她叫到你的辦公室裏來吧,我想向她打聽一些事情。”


陳所長有些為難,說:“不,不行吧……”


景將軍堅持要見恒教授,說:“幾分鍾,就幾分鍾,不會耽誤她太久。”


陳所長猶豫了一下,說:“那……我打個電話,讓她與你在電話裏談。”


景將軍沒有反對,陳所長撥通了3號實驗室的電話,聽到恒教授的聲音後,他說:“景將軍今天到我們研究所視察駐軍對研究所的守衛情況,他順便找你有些事情……你看,有沒有空?”


景將軍一把搶過陳所長的話筒,說:“恒教授,我想單獨找你談一些重要事情,你有空嗎?”


恒教授那邊電話沉默了一會,回答:“可以,我的第一階段的實驗剛剛結束,你到3號實驗室來吧。”


景將軍把話筒交給陳所長,說:“恒教授同意我和她見麵談。”


陳所長在電話再一次核實恒教授可以抽時間接待景將軍後,他無話可說,隻有領著景將軍到3號實驗室裏去,他們經過複雜的身份驗證程序之後,終於來到了實驗室的會客廳。


恒教授早已在沙發上等候他們的到來。


景將軍看見一身白大褂的恒教授,他見麵的第一句說:“恒教授越來越漂亮了。”


“將軍過獎了。”恒教授招呼兩人坐下。


恒教授給兩位到實驗室來的領導沏好茶,她坐回沙發上,問:“將軍找我究竟有什麽事?”


景將軍看見陳所長坐在身邊,不好開口說:“這事涉及你的隱私,在這實驗室裏我不好開口說。”


恒教授不明白景將軍的意思:“我有什麽隱私不能當著陳所長的麵說?”


陳所長見狀,他起身說:“我走,你們慢慢談。”


恒教授忙招呼陳所長坐下,說:“陳所長你坐下……坐下。在陳所長麵前我沒有隱私。”


景將軍看著恒教授吞吞吐吐地問:“就是……就是關於陽公寺益行和尚的事情……在這能談嗎?”


一聽到益行和尚,恒教授的臉色有變化了,她想了想,說:


“哦……這樣,這事一時半會兒說不好,我們過兩天找一個地方單獨談。”


陳所長覺得兩人神神秘秘的,說話說半截,搞不清楚他們在說什麽,但又不好插話。景將軍點頭答應了恒教授的要求,說:


“好,我們相約在另外一個地方見麵,不見不散。”


陳所長見狀,忙說:“將軍,恒教授這一向都沒時間,起碼要等到她的實驗項目完結之後,才能與你見麵。”


恒教授擺了擺手,說:“不,我的實驗正好告一個段落,在小白鼠身上實驗的效果很好,下一步需要找一些誌願者進行藥物實驗,之後是根據實驗數據進一步研究,寫報告,沒有以前忙了,我可以抽時間見麵。”


景將軍起身說:“我們就這麽定了,過兩天我給你打電話,會麵的具體地方,我不會安排太遠,就在研究所附近的陽公鎮的茶館裏,我們不見不散。”


說完景將軍說有事,他連茶都沒喝一口就走了。陳所長感覺奇怪,費了那麽大的勁進入3號實驗室,隻說了幾句話,在電話裏相約也一樣的嘛?他不清楚景將軍在搞什麽鬼。


其實,陳所長不知道,景將軍本來是想單獨與恒教授在實驗室的會客廳裏談話的,但發現那裏麵到處都有監控探頭,就是陳所長離開,他們談話的內容也會錄製下來,景將軍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隻能臨時改變決定與恒教授再相約見麵了。


-


第二天,景將軍到了陽公寺,在長老房裏與一泓長老見麵。景將軍也算是陽公寺的常客了,為了他的寶貝女兒惹的禍他沒少往陽公寺裏跑。他與一泓長老第一次相見非常特別,也是他的女兒惹了禍兩人才認識的,事情的經過是這樣:


在景中花跟著母親花曉蓉一起在陽公寺聽益行和尚傳經授道,景中花在聽課時,無意間發現益行和尚的模樣長得挺可愛的,像個奶油書生,這個和尚不僅課講得好,他的聲音好聽,人也長得標誌,是她喜歡的類型,漸漸她喜歡上這個和尚了,隻要益行和尚講課,她必到,而且就坐在前排,離益行和尚很近,成了益行和尚忠實的粉絲。


有一天,景中花覺得益行和尚博學多才一定與他博覽群書有關係,她出於好奇,她想打探益行和尚究竟住在哪裏,暗地向其他和尚打聽他的房間之後,悄悄地潛入他的房間,想查看他的房間裏究竟藏了多少書籍,可惜她在房間裏除了找到和尚每天需要念的必備的經書之外,根本沒有其他的書籍,讓她失望了。


正在這時益行和尚講完課之後,回到他的房間,景中花立刻躲到櫃子的一邊,暗中窺視益行和尚。由於當時天氣太熱,益行和尚解開衣服想讓身體涼快一點,他全身赤裸隻剩下一條褲衩,不料被躲在一邊的景中花看到益行和尚健壯發達的身體,驚叫一聲,將她暴露了。


益行和尚警覺地問:“誰?”


景中花大大方方地站了出來說:“我。”


益行和尚見是常坐在前麵聽課那位漂亮的姑娘,趕緊把衣服拿起來準備穿上,景中花衝動地忍不住一把摟住益行和尚,說:


“我喜歡你。”


這個舉動把益行和尚嚇得不知所措,連連說:“別,別,別……”他想用手弄開景中花摟著的手臂,可姑娘死死地摟著他。


景中花笑著對和尚說:“嘿,嘿,我吃定你了,除非你答應我們倆談戀愛,我就放手。”


“不,不行……”和尚對姑娘死死抱著不放,他急了說,“我是和尚,不能談戀愛……”


“怎麽不行?和尚可以還俗嘛。”景中花仍然死抱著。


益行和尚態度堅決:“我們不可能。”


景中花威脅說:“你不同意,我就說你非禮我。”


“不行。”益行和尚不怕威脅。


景中花軟磨硬泡地使盡了所有手段益行和尚就是不同意,於是,景中花大喊道:


“非禮呀,非禮呀,益行和尚非禮我呀。”


景中花這一喊,把事情鬧大了,益行和尚一時無法說清楚,景中花卻理直氣壯,說既然已經失身了,益行和尚必須負責到底,讓益行和尚還俗與她成家,為此,益行和尚被關了幾天禁閉,要不是景將軍覺得蹊蹺,親自出麵調查了解情況之後,才還益行和尚一個清白。


今天景將軍一出現在長老房時,一泓長老已經猜出幾分了:


“將軍,你又是為了你的寶貝女兒來找益行。”


將軍點頭,說:“我就是想讓益行與我女兒有個了斷,她和益行長期不清不白的,對寺廟和我女兒的名聲都有損。”


一泓長老聽了景將軍的建議之後同意讓益行和尚到陽公鎮一試,長痛不如短痛,好早結束他們這段孽緣。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