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蒼穹決戰294、扣押

時間:2020-09-03作者:紀茗


會議散了之後,元帥將烏將軍一人留下來,待會議室隻有烏將軍一個人之後,元帥問:


“你為何也讚同招安?”


烏將軍詭異地對元帥說:“我是想既然魏新宇和恒麗雅是這次圍攻天庭的主要人物,我們何不用招安的名義將他們引誘至天庭來,乘機暗中將他們誅殺。”


元帥覺得這個主意好,但他想了想,說:“你的這個主意好,但對方不一定上當。而且要暗殺他們很困難。”


烏將軍說:“所以我們要精心設計,讓他們上當,如果我們殺不了他們,也可以囚禁他們,隻要這兩人消失了,這場天庭之危也就化解了。”


元帥問:“你心中已經有了計謀了?”


烏將軍信心十足地回答:“嗯,這次仍然由貝爾丹前去邀請他們,我們可以將貝爾丹引開,在半路上布置伏兵截殺,做到神不知鬼不覺。”


元帥不放心地問:“你有把握嗎?”


烏將軍點頭,回答:“至少有7成把握。”


“行,這項任務就交給你了。”元帥說,“這次你的行動要做得幹淨利落,別再給我出錯了。”


烏將軍拍著胸口保證:“事不過三,我保證完成任務,不辜負元帥的栽培。”


貝爾丹再次作為特使到魏新宇的飛船上,她給魏新宇、恒麗雅帶來了天庭想對他們實行招安,並許諾,隻要他們兩人將地星國在外太空所有戰艦撤回地星球,天庭可以封他們一個官職,官職雖然不大,但他們兩人可以在神殿裏排列神位,成為上天的神仙。天庭開的條件應該是不錯的,可魏新宇也提出了他的條件:隻要月球歸位,他立刻撤兵,對於天庭的招安,他不感興趣。


貝爾丹勸說了半天無效,她隻好返回天庭向元帥匯報,元帥聽了貝爾丹的匯報之後,出奇的冷靜,他沒有責備貝爾丹,說:


“你做的很好,談判需要耐心,也許我們的招安條件還不能滿足他們,你可以對他們說,盡管提出來,我們雙方坐下來慢慢談,談到大家都感覺滿意為止。他們想找我單獨談也可以,天庭談判的大門是敞開的,我隨時恭候,歡迎他們到天庭裏來找我談。”


貝爾丹搖頭,說:“你叫他們到你的辦公室裏談,不妥吧。”


“沒什麽不妥的。”元帥笑著說,“難道我還怕他們不成?”


貝爾丹開始還以為元帥不知道魏新宇開出的條件,她說:


“他們提出的條件很簡單,就是要天庭將月球歸位。他們不需要招安,不想以出賣地星球人類利益來換取天庭的招安,他們不願意在天庭生活,他們感覺不習慣、不自在。”


元帥難得見他有這麽的耐心,他說:“行呀,不就是個月球歸位嘛,我們想要它歸位很容易,你叫他們到天庭裏來跟我談,我想聽聽他們想要月球歸位的理由。他們能夠說通我,我立馬同意將月球歸位。你給他們去電,請他們到天庭來談。”


貝爾丹知道元帥一直是堅決不同意將月球歸位的,他今天的態度卻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轉彎,她不知元帥葫蘆裏賣的什麽藥,但她感覺他這是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對於元帥的命令,她隻有執行,她返回她的辦公室之後很快就給魏新宇發去了邀請函,電報的內容為:


為避免兩星球人類繼續戰爭,天庭烏迪威元帥誠邀地星國太空聯合艦隊司令魏新宇到天庭談判,如同意請回複。


魏新宇接到天庭發來的電函,他反複斟酌電函內容,憑他的第六感,已經知道對方並無誠意,但確實是進入天庭的最佳機會,他對恒麗雅說:


“這次烏迪威元帥邀請我到天庭去,一定設的是鴻門宴,沒安好心。”


恒麗雅見魏新宇心事重重,說:“既然是鴻門宴我們就拒絕他,他要談,就叫他到我們這裏來談,況且,他們已經知道我們提出的條件了,不接受招安,月球必須歸位,其他免談,我們與他們之間沒有什麽好談的了,這顯然是個陷阱。”


魏新宇也這樣認為的,他讚同恒麗雅的判斷,說:“對,這顯然是烏迪威元帥陰謀,我想將計就計,借機進入天庭。”


恒麗雅看著魏新宇,說:“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我陪你一起去。”


魏新宇擺手,說:“我們這麽龐大的艦隊需要人指揮,我們都走了,誰來指揮它們?”


恒麗雅指著中控台的自動控製係統說:“我們將指揮係統設成自動控製,隻要我們三天內沒有返回飛船,整個艦隊將向天庭發起攻擊。”


魏新宇搖頭,說:“我們這樣做不妥,萬一我們真的有事在天庭多耽誤了幾天,這樣的設定,恐怕不行吧。”


恒麗雅反駁說:“為何不行?我們手中還有控製器,如果的確有特殊情況耽誤了,我們還可以通過遠程遙控來控製整個艦隊行動。”


魏新宇仍然不同意恒麗雅一起去,恒麗雅生氣了,說:“如果我不賠你去,你也別去,你一個人去我不放心。我們兩人去互相有個照應,我不想我們再分開了。”


兩人都各自闡述自己的理由,最後,魏新宇妥協了,他歎了口氣說:“好吧,就依你吧,不過,我有一個要求:在遇到艱難時刻,我叫你逃離,你必須聽我的。”


“嗯。”恒麗雅點頭答應了。


魏新宇立刻給天庭回複同意參加談判,並將參加人員名單在回函中告知。烏迪龍元帥見魏新宇、恒麗雅兩人同時參加,心中一陣狂喜,心想:【天助我也,除掉這兩個家夥,天庭從此高枕無憂了。】


元帥立刻叫烏將軍趕快做好“接待”準備。


魏新宇駕駛著飛船按照天庭指定的地點降落。這是魏新宇從未來過的一個地方,在羅斯星球的羅斯山的一處神秘的地方。這是元帥專門為魏新宇、恒麗雅準備的。


魏新宇和恒麗雅剛一下飛船,烏將軍就已經站在飛船的停機坪的入口處等候了。他們已經沒有了以前進入天庭那種頭暈目眩的感覺了,反而覺得這天庭的環境很適合他們了。


恒麗雅看見長相標誌的烏將軍笑臉相迎,她毫無忌諱地說:


“烏將軍,傳說中,大家都把你描述為八腳怪,我感覺你長得滿標誌的嘛,看來這傳說像是誤傳。”


烏將軍聽到恒麗雅的話,心裏感覺很不是滋味,他強忍著,心中暗暗地說道:【哼,嫌我是八腳怪,你們兩腳怪,還不如我們。你們兩腳怪得意不了幾時了,遲早會被我們消滅。】但,他仍然裝出一副笑臉,說:


“元帥專門安排你們到羅斯山一個專門的會議廳談判,我是專程來接你們的。”


“羅斯山?”魏新宇故意問,“這可是天庭皇宮的地方,這次我們談判的規格挺高的嘛。”


烏將軍愣了一下,隨口編了一句,說:“那是,那是。天皇有可能親自接見你們。”


魏新宇、恒麗雅看到隨行的在身邊的有許多士兵,已經感覺到了對方來者不善,但他們沒有吱聲,跟著烏將軍一起進入一架專門的軍用飛機,經過半小時的飛行,飛機降落在一個很寬敞的飛機場上,這是天庭海拔最高的飛機場。


飛機場的候機廳裏基本沒有人,魏新宇猜想這是一個專用機場,恒麗雅緊跟在魏新宇的身後,她透過飛機場過道的玻璃窗往外看,機場修建在一座山峰上,往山下望去是濃濃的霧,她發現遠處出現了被雲霧繚繞的像海市蜃樓的建築群,這些建築酷似地球上的歐式哥特式建築,但又有不同,景致很有特色,她駐足想看過仔細,被烏將軍的士兵催促著匆匆地離開了窗口,恒麗雅好奇地追上烏將軍,指著遠處雲中建築問烏將軍:


“那裏就是你們的皇宮吧?”


烏將軍沒有回答,隻是默默地快速往前趕路。他們很快來到了一個停車場,那裏早有轎車在等著他們。


十幾輛轎車按照導航指引,駛入濃濃的霧靄的山路,幸好有導航的指引,轎車是自動駕駛,否則,誰也不敢在這樣伸手看不見五指的濃霧中行駛,越往山下走,霧越濃,車窗外是濃濃的白霧籠罩,根本不知道外麵是怎樣的情形。


還好,轎車行駛了一個多小時終於來到了山下一處山洞前。魏新宇、恒麗雅下車後,走進洞口前一看,眼前根本不是什麽皇宮建築,而是一個厚厚的大鐵門,恒麗雅起疑心地問:


“烏將軍,這裏是我們的談判地點嗎?我看倒像是個壁壘森嚴的監獄。”


烏將軍笑著說:“這裏是我們的秘密軍事要地,元帥經常在這裏辦公。”


說著烏將軍用手一指,厚重的鐵門緩緩地打開了,他領頭走進了洞裏,一行人走過長長的過道,最後進入一個酷似會議室的房間裏,隻見元帥早早就等候在那裏了。


元帥一見到魏新宇、恒麗雅,說:


“歡迎,你們的到來,請坐。”


魏新宇發現會議室很簡陋,隻有一張桌子,幾把椅子,像是臨時拚湊起來的。恒麗雅見會議室的環境,說:


“你們元帥的會議室這麽寒酸呀,不會是把我們故意騙到這裏來的吧。烏將軍……”


恒麗雅轉身問烏將軍,發現他已經不在會議室裏,剛才還笑臉相迎的元帥立刻變臉了,他哈哈大笑說:


“哈哈哈,你們上當了,這間房子就是埋葬你們的墳墓。”


魏新宇見狀,趕緊把恒麗雅拉著趴下,他們眼前的“元帥”突然啟動了身上的引爆裝置,頓時一聲巨大的爆炸,將整個會議室中所有物品炸成了碎片。


在室外的監控室中觀看爆炸的視頻的烏將軍,冷笑地說:


“可惜呀,你們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在這裏枉送了性命。”


待爆炸的會議室炸彈的硝煙散去之後,烏將軍再一次地仔細觀察了監控視頻,確定整個會議室已經找不到魏新宇、恒麗雅的身影之後,他命令幾個士兵到會議室去查探一下,尋找魏新宇、恒麗雅的屍骨。


幾個士兵打開房門,認真地檢查會議室被炸彈炸毀的殘片,突然幾個士兵想中了邪似的,一個個被擊倒在地上,但視頻上卻發現不了魏新宇、恒麗雅的影子,烏將軍見勢不妙,趕緊叫士兵趕快撤離。很快,烏將軍帶領士兵緊急離開了山洞,並將山洞的大門關上。


烏將軍命令士兵守候在山洞口前,並配製了重型武器,隻要魏新宇、恒麗雅能打開大門,逃出洞口,將全力誅殺,不留活口。魏新宇、恒麗雅被扣押在這個神秘的洞裏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