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蒼穹決戰223、機器犬金毛

時間:2020-09-03作者:紀茗


景將軍對女兒逼婚一事很愧疚,總想找個機會與女兒談談,然而女兒始終不接他們的電話,他知道傷透了女兒的心,他非常了解她的女兒,要想解開女兒的心結,他需要親自到新球上走一遭,看望許久沒見的寶貝女兒,與她麵對麵地談。


魏真知道景中花的脾氣,父母不給她認錯,她是不會回家的,然而讓兩位老人給女兒認錯是絕對不可能的,作為後輩他隻能從中協調。景中花不接父母的電話,由他來代替她,常常電話中偷偷地給兩位老人講景中花在新球的工作、生活情況。魏真每次回地星球辦事時,隻要有空,他都要到將軍府去看望兩位老人。


隨著地星球人大量遷徙到新球,新球成了地星球的重要的旅遊勝地,吸引著不少地星球人到新球旅遊。這不,兩位老人也想到新球上去旅遊,想看望自己的女兒,順便看看他們在新球的神奇山鎮投資的大院。可惜,兩位老人的年紀較大,各大旅行社都不接納他們,讓老人很傷心。


魏真為了安慰老人,他專門在地星球的地下工廠要求機器人為老人設計、生產了一隻智能機器犬。這隻機器犬十分可愛,虎頭虎腦,腦袋圓圓,毛茸茸的耳朵,耳尖為黑色,耷拉著;它的眼睛很大,像個銅鈴;它全身上下為金黃色的毛,是地星球有名的犬——金毛犬。這類犬,體型不大,但很機智、勇猛,是軍人和警察常用的軍用犬。


魏真把金毛犬送給兩位老人時,在大廳裏機器犬嚇得花曉蓉差點從輪椅上翻下來,她捂著臉尖叫著:


“啊!你別嚇我……我害怕!我們不需要狗,你給我帶回去!……”


魏真咧嘴笑了,說:“阿姨,別怕,它是機器犬,很溫柔的,它隻聽你們的話,它專咬壞人。”


景將軍倒是對機器犬產生了興趣,他看到眼前的金毛犬做的微妙微翹,很難辨別出它是機器犬。他蹲下身子來,撫摸著機器犬的頭,問:


“你叫什麽名字?”


機器犬“汪,汪,汪”地叫了三聲,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搖著可愛的毛茸茸的尾巴,往景將軍的身邊靠。


魏真也蹲下在景將軍的旁邊,告訴他:


“景將軍,它還沒有名字呢,等著你們給它取名字。”


景將軍手頂著下巴,在想:【給這家夥取什麽名字好呢。】


站在花曉蓉身邊的丫鬟常如意提議:


“叫它花兒吧。”


花曉蓉搖頭,說:“不行,叫它花兒,聽著好像是我女兒的小名,不妥。它是金毛犬,我們就叫它金毛吧。”


“金毛,好呀,這個名字好!”丫鬟常如意拍手讚同。


景將軍點頭同意:“行,就叫它金毛,叫著也比較順口。”


於是,魏真把機器犬設定了名字——金毛,隻要景將軍夫婦倆叫它“金毛”,它都會毫無猶豫地到他們的麵前,服從他們的命令,聽從他們的指揮。


自從有了金毛後,金毛在將軍府裏給兩位老人增添了許多的樂趣,金毛還成了花曉蓉的好幫手,兩位老人越來越喜歡它了。雖然有金毛在身邊取樂,但老人仍然想念女兒,既然旅行社通不過,他們的年齡已經超出了到新球旅遊的規定,各大旅行社都不敢接納他們。景將軍隻好打電話專門找到地星國主席王守仁,要求他幫忙。王主席很為難,畢竟景將軍是普通人,能不能承受新球的環境都還是未知數,萬一有個三長兩短還真不好說,他也婉言拒絕了。最後,景將軍把這事交給了魏真,要求他必須把此事辦成,否則今後他別想踏進將軍府大門。


魏真沒法,終於想法子托人找了一張去新球的旅行票,不過對方要求景將軍簽下了生死約,他在旅行中所發生的不幸,旅行社沒有一點責任。總算讓景將軍坐上了到新球旅行的航天飛機,由於金毛是機器犬,是為了照顧景將軍,所以讓它一同陪著景將軍旅行。


景將軍到了新球之後,由於他的年齡較大、身份特殊,行走不方便,旅行社允許他自由行。許多的遊客都是年輕人,他們一下航天飛機,又坐上了探險飛機,趕往新球的北極站,觀賞北極的景色去了,景將軍的身體不適合北極旅遊,他隻能到地下城或者氣候較溫和的區域遊覽。


景將軍對旅遊不感興趣,他這次的旅遊主要是想與女兒見麵,他與魏真約好了,下了航天站之後,由魏真接他到神奇山鎮去探望景中花。可是,他打電話與魏真聯係時,魏真到新球的南極站去了,現正在返回地下城的途中,可能需要他在地下城等候兩個多小時。


脫掉了宇航服的景將軍感覺輕鬆了很多,坐著等兩個多小時的確時間長了點。他領著金毛一起逛地下城。


景將軍坐上了到地下城最繁華的地區——高新商貿區的1路觀光電車。電車是敞篷的,頭頂上天空為光影模擬天空照亮了四周,炫目的霓虹燈閃爍著撲朔迷離的光彩,一座座嶄新的新式建築,籠罩在這亦真亦幻的光彩中,看得景將軍眼花繚亂,他不得不讚歎地星球人類的科技水平居然能夠在外星球上修建這樣如此美妙的地下城。


電車行駛的街道很寬,但沒有來往的汽車,在行人道上的行人不少,他們很多都是地星球人到地下城旅遊觀光的。


電車行駛了幾個站點之後,到達了高新商貿區站,景將軍下車之後,不用問路,他已經看見車站對麵繁華的街道了。他帶著金毛走進商貿區,金毛一路搖著尾巴緊跟在後麵。他們走著紛繁的街道上,沒有汽車,街道上的行人較多,散發著似乎比集市還喧鬧的聲音。


景將軍帶著金毛進入了一家店名為《人民商場》的商場內。進出大商場的人流熙熙攘攘、絡繹不絕,商場剛開業,到處都在優惠、打折,洋溢著熱鬧的火爆氣氛,到商場購買商品的人很多。


景將軍感覺很可笑,商場裏的商品在地星球上都有,它們從地星球上運到新球來的,到了新球地下城卻成了搶手貨了。他看到商場裏的商品琳琅滿目,品種齊全,但他不需要,也不想去湊熱鬧,他很快就走出了《人民商場》回到了大街上,漫無目地地走著。


突然,金毛對著景將軍身後的一個人齜牙咧嘴地狂吠著。景將軍站在原處,見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的英俊中年男人對金毛笑著,並做了一個防禦的姿勢,雙手握拳防止金毛撲向他。


景將軍厲聲嗬斥金毛:“金毛!別亂叫!”


金毛立在了兩人中間,中年男子笑容滿麵地向景將軍揮手,他想走向前去與景將軍打招呼,金毛發出了威脅性的“嗚,嗚……”聲音,恐嚇中年男子,不讓對方靠近景將軍一步。


景將軍疑惑地問:“你是誰?”


中年男子哈哈地笑了:“我是誰,你不知道嗎?我們是老朋友了。”他說著用手想金毛打出了一個激光束,然後伸手去抓景將軍的手臂,卻被金毛躲過了,它跳起來,向中年男子噴出了一束火焰,把中年男子身上的衣服燒著了。


中年男子大驚後退了幾步:“你原來是機器狗,我小看你了。”他就地一滾,將身上的火迅速撲滅了之後,騰躍而起雙掌朝著金毛打去了很厲害的激光掌,“轟”地一聲,街麵被炸了一個大洞。金毛躲過這一掌,騰空而起,撲向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連續躲閃後,想揮掌消滅金毛,無奈金毛的速度太快了,它連續向中年男子噴出了火焰,把他的衣服全部燒光,讓他變成了赤條條的一個人。


景將軍發現中年男子是個機器人,他想先跑到商場裏躲避一下,卻被中年男子攔住了去路。中年男子狂笑道:


“哈哈哈,景將軍,你想跑是跑不掉的。”


金毛為了護主,瘋狂地朝著中年男子撲去,中年男子躲閃不及被金毛咬住了大腿,此時金毛體內的能量爆發,把中年男子用力一甩,頓時中年男子被甩出幾十米遠。


中年男子沒有想到這個機器狗這麽厲害,他爬起來,想先幹掉這個衝到他眼前的機器狗再說,他連續打出了一連串的激光掌,把地下城的繁華的街麵打得麵目全非,灰塵飛揚。


這時,街警和守衛機器人趕來了,他們向中年男子全力開火,有了外援,金毛更加肆無忌憚,讓中年男子感到了威脅,他放棄了攻擊,在連續打出了幾個重拳“轟,轟,轟……”之後,趁著煙霧彌漫之際消失了。


魏新宇在監視的屏幕上看到了發生的一切,立刻組織機器人封鎖了所有街道的出口,他迅速趕到出事的高新商貿區,中年男子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他把景將軍帶回了指揮中心,給景將軍沏好茶,讓他在沙發上休息。


坐在沙發上的景將軍向魏新宇敘述他與中年男子的遭遇時,仍然心有餘悸,手都在發抖。魏新宇聽了景將軍的敘述之後在腦子裏搜寻他的老朋友,心想:【這個老朋友究竟是誰呢?】


這時,魏真從南極趕回來了,他告訴魏新宇:


“在南極站搞破壞的機器人已經消滅,經查,這是天庭派來的機器人。”


“天庭?老朋友?”魏真的話提醒了魏新宇,“對,這個機器人可能是貝爾切。”


景將軍抬頭疑惑地問:“貝爾切是誰?”


魏真告訴景將軍:“貝爾切就是張維星。”


景將軍驚詫萬分,說:“他早就死了,難道在地下城出現的張維星已經變成了厲鬼來找我。”


魏新宇坐到景將軍的身邊,說:“他不是厲鬼,他的魂魄被天庭人利用,改造成了有靈魂的機器人,被派到我們新球上搞破壞。”


景將軍歎口氣說:“新球被天庭人盯上了不是好事。”


魏新宇很自信地說:“我們不必害怕,他貝爾切翻不起大浪。”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