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蒼穹決戰214、廢棄城堡奇遇

時間:2020-09-03作者:紀茗


新地星球其實是上天搞的一個暗星球實驗星球,被意外地移動到了三維區域,打亂了天尊的實驗計劃,本來這顆暗星球處在一個特殊的地帶——特殊的低維空間,處在特殊空間星球上生物都是低等的微生物,凡是沒有思維的生物都在低維空間裏,天尊為了限製暗生物的過快地生長,在北極建立了一個基地,專門對實驗的暗星球的氣候控製,同時在暗星球的深海海底製造了一個特殊的實驗空間,它屬於低維空間的特殊區域,目的就是做暗生物在特殊空間的實驗。


令天尊想不到的是,實驗星球上北極的基地被地星球兩個不知名的年輕人毀了,同時還無意間進入了深海海底的特殊實驗空間,他們進入這個實驗空間,居然能夠使用神級武器“水滴棒”,將海底的許多暗生物打死打傷。


天尊感覺這個恒麗雅不簡單,她能夠通過基因編輯、改造將三維空間的人類改造成了超人,看來她比魏新宇更具威脅性。同時天尊也對自己“讓靈魂進步”收到實效感到滿意,魏新宇和恒麗雅是他認為最有價值的靈魂,現在又出現了一對魏真和景中花。


在這兩位年輕人搗毀了他設立的北極基地後,天尊已經感覺地星球人類中盡管人類的文明程度不高但仍然會誕生智人或者智神人物。


魏真和景中花已經引起天尊的關注,當他得到新地星球海底的特殊實驗區龜大王的請示後,當然他不希望他們這麽快就死去,他還需要他們,於是他發出指示:


立刻放人,收繳“水滴棒”,遣返出境。


龜大王接到天尊指示之後,很快命令機器人悄悄地將魏真和景中花秘密地送出了海底實驗空間。


魏真和景中花被秘密押送出大牢,機器人害怕他們反抗,仍然將他們的手臂和身子一起捆著,景中花以為被送到刑場執行槍決,不走邊高聲嚷道:


“你們有本事放了我們,我們單打獨鬥不怕你們……”


兩人被推進一個透明的空間裏,看著空間快速上升,景中花感覺頭暈目眩,身體的五髒六腑都快要噴出體外,她以為自己要死了,閉目運氣竭力用體內的能量護著自己的身體。魏真憑感覺知道他們已經進入了空間隧道,正往一個陌生的地方奔去,他閉目運氣用自身的能量護體。


突然,他們被重重地摔在沙地上,景中花的頭鑽進沙堆裏,幸好有作戰頭盔保護,她的頭沒有受傷。魏真的頭腦很清醒,再從空中落地是,他調整了姿勢,雙腳先著地,在重力的作用下,他一屁股坐在沙地上。


景中花從沙堆裏把頭伸出來,站起來看著眼前一望無際茫茫大漠,沙漠呈現出一派金色,看不到一絲綠意,沙漠的沙丘輪廓清晰、層次分明,像一道道湧起的金浪,一直延伸到遠方金色的地平線,找不到邊。


景中花歎了口氣,說:“咳,我們被扔在了鳥不拉屎的沙漠裏啦,他們是要把我們處死在沙漠裏。”


魏真站起來,走到景中花麵前說:“我們趕快把身上的繩子解了,要是遇到沙漠野獸就完了。”


兩人背靠背地相互解繩子。景中花眼睛有點濕潤了,激動地說:““水滴棒”沒了,逃生艙沒了……我看,靠我們赤手空拳地走出這沙漠地很難嘍,還不如戰死在海底更好。”


魏真解開繩子,抱住景中花,安慰地說:“別怕,有我在,我們不會死的。相信我,我們一定能夠走出這沙漠地。”


景中花想脫下頭盔去親魏真被魏真製止了,兩人緊緊地擁抱著,魏真待景中花的情緒穩定之後,對她說:


“我們已經到了新的陸地,得想辦法與指揮中心聯係。”


魏真抬起手腕撥弄起手圈,然而手圈沒有一點信號,他抬頭望著廣袤的沙漠,在烈日的灸烤下,溫度很高,他們雖然有作戰服的保護,但仍然感覺到熱浪襲來,他也感到所處的環境並不海底好到那裏去,他想:【我們沒有食物和水,單靠身體上的能量,我還能支撐下去,可景中花就難了,得想法子找到水和食物。】他用手指著遠處的沙丘,說:


“我們走到前麵的沙丘去看看。”


於是兩人手牽著手一起朝著沙丘走去。他們還未走到沙丘,天氣突然大變,剛才還是晴朗的天空已經布滿了團團烏雲,昏暗得如同世界末日。接著暴風呼嘯而來,猶聞萬物被風撕裂的驚叫聲在耳邊響起。廣袤的沙漠被暴風掀翻,陣陣沙霧席卷而過,肆虐的黃沙頓時將迅速趴在沙地上躲避沙塵暴的兩位掩埋了。


景中花忍不住站起來想抖出身上的黃沙,卻被無情的風暴卷至一邊,魏真立刻跳躍過去,伸出手來,一把摟住景中花,順著風暴翻滾到一處沙丘處。突然,魏真以驚人的內力,躺著用後背與大自然的沙漠風暴對抗,他讓景中花在他的懷裏。魏真為了保護景中花,整整堅持了好幾個時辰,直到沙漠風暴平息,他才收回了功力。


由於魏真的內力阻擋,雖然他們被埋在黃沙裏,但有魏真內力形成的保護的空間,景中花沒有遭到沙暴的侵襲,景中花躲過了一劫。


風暴過後,他們從黃沙鑽出來,天空又是晴空萬裏無雲。魏真為了早日找到新的棲息地,他騰空一躍,在空中他發現了遠處有一座城堡,他在空中興奮地告訴景中花:


“我發現了一個城堡!有城就有人類,那裏一定有水有食物。!”


景中花也躍上了空中,她被魏真拉著手,一起朝著城堡奔去。


他們從空中降落至城堡裏,才發現城堡已經被廢棄很久了,很多房屋風蝕得僅剩下殘垣斷壁了,景中花望著一片廢墟遺跡,歎息地說:


“哎~,我們白耗費體力了,找到了這麽一個沒有人煙的廢城。”


魏真搖頭不這樣認為,他說:“我們雖然找到的是一片廢墟,但證明這裏曾經有人類居住,有人就有希望。”


景中花走進一間已經塌陷了一半的石頭砌成的屋子裏,看到屋裏塑著一個張牙舞爪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八爪人的石像,她指著石像問:


“這是個啥神仙?”


魏真一看石像,說:


“他是天庭的將軍,叫烏迪威。”


景中花不滿地說:“他在天庭好好的,跑到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幹嘛。”


魏真一邊尋找大門一邊說:“從這個城堡的規模就能看出,以前這個地方很繁榮的,不知什麽原因衰落了。”


魏真終於發現了一個被風沙掩埋了入口,他刨開堵在門口的黃沙,鑽了進去,景中花緊跟在後麵。他們像坐滑梯一樣一下子從黃沙堆上溜了下去,屋子下麵很大,偌大的石屋,僅有屋頂上幾個破洞灑下的幾縷陽光,顯得很暗。


這個石屋一看有些年頭了,裏麵擺放的幾件木製家具經過時間的侵蝕,十分破舊。再往裏走,牆壁上有一尊巨大的烏迪威將軍的浮雕像,像前擺放著一張寬大已經腐爛變形的雕刻花紋圖案的精致的座椅,景中花已經看出來了,這石屋就是議事大殿。


魏真站在大殿的中央打開他的透視眼,對著大殿裏掃視了一番,他在大殿的右側發現了一個暗道,於是他朝著暗道的門走去。


暗道的門已經腐爛,虛掩著,魏真輕輕一碰門就垮了。他們順著黑暗的暗道走,來到了一間房子了,房子裏擺滿了各種儀器、設備,積滿了灰塵,看上去破爛不堪。屋裏太黑了,兩人打開了第三隻眼,魏真看見屋內的設施之後,斷定:


“這裏曾經是天庭設立的基地。”


景中花開始在屋裏翻找起來,她想在這屋裏找到有用的東西,她發現有一個全金屬殼的機器人坐在椅子上,用手輕輕地敲了一下機器人的鐵腦袋。


隻聽見機器人“啊,……”長長地伸了一下手臂,又癱坐在椅子上了,把景中花嚇了一跳。


魏真聽到聲音走過去,把機器人觀察了一遍,發現這個機器人全身錚亮沒有灰塵,說明它近期仍然在活動,他說:


“它身上的能量剛剛耗盡,我給它注入能量就能複活。”


景中花擺手說:“別,這個機器人在這裏幹嘛我們都不知道,你別莽撞。”


“它應該是駐守在這裏的機器人,”魏真回答,“在這裏守了很多年了,已經被天庭遺忘。它的能量耗盡了,才坐在這裏等待注入能量。”


魏真找到了機器人的能量輸入插口,正準備給機器人注入能量,被景中花用手擋著,說:


“你不要命啦?這個機器人醒來,我們就完了。”


魏真笑著說:“沒你們嚴重,我看了,它是天庭最早的一批機器人,對人類沒惡意,戰鬥力相對弱些。況且,我隻給它輸入少量的能量,讓它能開口說話,向它打聽出我們從這裏出去的出口。不然,我們就會像它一樣困死在這裏了。”


魏真向機器人注入少量的能量之後,機器人醒了,它睜開眼睛,站起來行禮說:


“主人,我是這裏守衛叫as4號,有何吩咐。”


魏真吩咐機器人:“as4號,我們要走出城堡,請你打開出城的通道。”


“遵命。”機器人走到布滿厚厚灰塵的一台機器旁,按下機器的按鈕,結果,房間的門沒有打開。as4號機器人很失望地說:


“主人,按鈕壞了,門無法打開。”


魏真問:“難道隻有這道門?沒有其他的備用的門嗎?”


as4號機器人想了想,說:“有,你們跟我來。”


as4號機器人領著他們來到大殿烏迪威將軍的浮雕像前,打開隱藏在浮雕像旁的一個開關盒,輸入密碼,結果隱藏在浮雕像後麵的暗門沒有被打開,景中花走上前一看,密碼按鈕沒有顯示,顯然已經壞了。


魏真借助透視眼,始終看不見浮雕像後麵隱藏著一道暗門,他問機器人:


“你確定這浮雕像後麵是一道暗門?”


機器人點頭:“嗯。”


魏真繼續問:“還有其他暗門嗎?”


機器人想了想,回答:“沒有了。”


景中花氣憤地朝著浮雕像打了一個激光掌,頓時把浮雕像打缺了一角,機器人連忙製止,說:


“你不能這樣,他是我們心中的大神。”


魏真解釋說:“as4號聽著,我是大神派來的,是你們的大神叫我們這樣做的。”他屏住氣,雙掌用力一推,“轟”地一聲,浮雕像被打飛了,塵土散盡之後,一個隱藏的暗道出現在他們眼前。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