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蒼穹決戰193、路遇危火星

時間:2020-09-03作者:紀茗


這幾天的連軸轉,恒麗雅已經有很多天沒有睡覺了,眼皮老往下墜,已經睜不開眼了,她困得不行了看完《今世緣》的歌劇之後,她簡單地向魏新宇說了聲:“再見!”就直接回休息艙休息了。


魏新宇的魂魄好像不知道疲倦似的,他仍然很興奮地走到飛船的駕駛艙坐在駕駛台前,查看飛船的飛行狀況。


第二天,恒麗雅一覺醒來,感覺神清氣爽,她簡單地梳洗之後,吃了早餐來到了駕駛艙,看見魏新宇仍然坐在駕駛台前,恒麗雅上前關心地問:


“怎麽樣?”


魏新宇眼睛盯著駕駛台前的大屏幕,說:“一切正常。”


恒麗雅說:“我是說你連軸轉了幾天幾夜了,你的身體怎樣,吃得消嗎?”


魏新宇拍著自己的胸膛說:“我的身體是特殊金屬鍛造的沒問題。”


恒麗雅奇怪地問:“難道你的大腦就不需要休息嗎?”


魏新宇告訴她:“我的大腦是分區域休息的,這個區域該工作了,另外一個區域的就自行休息,因此,不存在非要我閉上眼睛去睡覺。”


恒麗雅讚歎道:“你的大腦是超級大腦,你大腦的設計比我的大腦先進多了。我們碳基人類的進化就應該像你一樣變化發展。”


魏新宇擺手說:“別,別像我這樣,像我這個冰冷的身體,給不了溫暖,更給不了你的愛。我們現在的愛,是停留在過去的美好回憶中,我們已經失去了人類夫妻之間的那種愛了。”


恒麗雅突然問道:“如果現在讓你選擇,一個是有血有肉的有壽命的碳基人,另一個是永生的金屬人,你選擇哪個?”


魏新宇毫無猶豫地回答:“我願意做一個有血有肉的有壽命的碳基人,這樣我們兩個可以像火星時代那樣甜甜蜜蜜,長相廝守,白頭到老了。”


恒麗雅盯著魏新宇問:“我們這樣就不可以長相廝守了嗎?你知道,我們這一路走來有多艱難?難道愛情必須行夫妻之事才是愛情?如果這樣的話,我們與畜生就沒有區別了。為什麽隻有人類才有愛情?愛情是人類特有的現象,是人的高度文明的體現。”


魏新宇反駁道:“不一定,天庭的人類已經高度文明了,在他們那裏看不到愛情,因為愛是用來克服痛苦和死亡恐懼的,他們已經永生了,不需要愛情了。”


恒麗雅沉默了,她不想反駁魏新宇的話,因為她仍然愛著他,雖然現在她已經是生物機器人類是碳基人類的變種,但在她的心裏永遠愛著魏新宇,在她的靈魂深處凱若特、魏新宇的名字很難抹去。正好這時,昨天008號所產下的女嬰被微型人傳送到顯示屏上,恒麗雅看到活潑可愛的微型嬰兒,臉上露出了慈母般的笑容,情不自禁地說:


“我的孫女好可愛呀!”


這時008號出現在屏幕上,她笑著說:“請恒上帝賜名。”


恒麗雅對008號說:“今後你們別叫我恒上帝了,就叫我恒奶奶。”


008號高興地說:“行,請恒奶奶給孫兒起名字。”


恒麗雅想了想,說:“她就叫恒媛媛吧。”


微型人們聽到他們第一個嬰兒有名字了,很高興,紛紛走出房屋慶賀,一時間,整個微型人的生活區域鬧騰起來。


恒麗雅很羨慕微型人這樣的生活,她想:


【神仙也有愛情嗎?在天庭的極樂世界裏,愛情還能想人間一樣熠熠閃光嗎?神仙也被愛情折磨嗎?如果天庭不需要愛情,那麽為什麽天尊要配一個天母呢?在人類越發能自己控製命運的高度文明的時代裏,天庭的愛情究竟是什麽?沒有了愛情可能世界會更加的混亂無序,從生理學上麵,人類需要愛情是因為人需要一個伴侶,而從道德層麵上來看,人或許隻能有一個伴侶,不要去強調自己沒有愛情,也不要強調自己有愛情,在天庭或許有愛情,他們都埋藏在自己的心裏,隻是不肯輕易地泄露給世人罷了。】


突然飛船派出去的探測危火星的微型探測器返回了大量的危火星照片,恒麗雅看到危火星上有奇怪的金屬架,她連忙招呼魏新宇:


“快看!危火星上有奇怪的架子!”


魏新宇在剛才屏幕上飛船儀表的數據,他擺手說:


“危火星有什麽好看的?我們許多探測器到過這裏,看了無數次了。那裏是個火山星球,沙漠、荒山,沒有水源,荒無人煙;加上大氣層稀薄,紫外線強,根本不適合人類居住。”


恒麗雅將屏幕上的照片放大,她幾乎驚叫起來:


“哇!它是個巨型的金屬架!它不是天然形成的,是人造的。”


魏新宇受到恒麗雅的叫聲影響,很快把頭轉向大屏幕,他也覺得不可思議,照片上的金屬架在陽光的照射下金光閃閃。他立刻拿起呼叫器,呼叫微型人:


“003號,003號。”


“003號收到。”


“你們現在在哪裏?”


“我們正從危火星上返回飛船。”


“金屬架的照片是你們拍的?”


“是的。”


“你們立刻返回危火星,”魏新宇命令道,“靠近金屬架,給我們近距離拍一些金屬架清晰的照片。我們的飛船會在太空中慢行等你們歸來。”


“遵命!”003號回答道。


沒多久,003號重新發回了金屬架的視頻錄像,魏新宇和恒麗雅驚訝地發現,在路過的危火星上居然有機器人,它們在製造一個巨型的金屬架。魏新宇感歎地說:


“沒有想到這個人類無法居住的危火星上居然有智能機器人在生產金屬架。”


恒麗雅突發奇想,說:“它們可能是脫離了天庭控製的智能機器人,在這片荒蕪的星球上,打造自己的王國?它們製造這麽大的金屬架幹什麽?”


魏新宇有了新的想法,問:“要不,我們飛進去看看?”


恒麗雅點頭讚同,說:“行!路過了,不去看看,將來會後悔的。”


於是,飛船調頭,朝著危火星的方向飛去。


飛船還未進入危火星的運行的軌道,就遇到了,一組太空機甲的攔截。


地星國的飛船也不是吃素的,立刻從飛船中飛出了十幾架機甲迎戰。雙方在太空中你來我往,鬥了十幾個回合,對方敵眾我寡,被打得遍體鱗傷,於是三艘機甲一起組成了一個巨型的機器人,妄圖利用機器人的體型與地星國的機甲負隅頑抗,它沒有料到,在一旁觀戰的飛船,早就虎視眈眈地逮準機會,立刻向巨型的機器人發射了一枚能量炮彈,瞬間就把機器人打癱了。


沒有了機器人的的阻攔,飛船很快就進入了危火星的天空中,在試探性地圍繞危火星轉了一圈之後,飛船選擇了一個離金屬架不遠處的一個山坳後麵降落。


飛船停好之後,魏新宇坐在飛船的駕駛台前,豎起了觀察鏡觀看了一會兒,他作出一個決定:


“奇怪,這金屬架四周沒有一點動靜……我下去看看。”


恒麗雅阻攔道:“你瘋啦?情況不明,你下去危險!”


魏新宇很自信地說:“有你在飛船坐鎮,我怕什麽?”


魏新宇走向飛船的旋梯,他第一感覺就是這危火星的重力與他的故鄉火星的差不多,但整個星球看上去很荒涼,他腳下是一片一望無際的沙漠,且礫石遍布,大氣既稀薄又寒冷,沙塵懸浮在空氣中,極度汙染,碳基人類根本無法生存。


一陣寒風吹過來,很刺骨,幸好魏新宇是金屬身,他不需要呼吸,也不怕寒冷。他沒有注意天空的在驟然發生變化,毅然地朝著金屬架的方向走去。


魏新宇沒走幾步,突然狂風大作,飛沙走石,已經沒法走了,颶風席卷著沙子鋪天蓋地而來,他趕緊把身子埋在沙丘的後麵,幸好他躲得及時,要不就被颶風卷到天空去了。魏新宇等狂風過去,他的身子已經被全部深埋在沙子裏了。


魏新宇從沙堆裏鑽出來,此時的太空陽光明媚,太陽的紫外線照得人受不了,魏新宇站起來頂著烈日,準備繼續往前走,可是他眼前的巨大的金屬架,突然消失了。他們的飛船也被風沙埋在地裏了,看不到一絲痕跡。


魏新宇掏出呼叫機,對恒麗雅呼叫:


“萊雅,萊雅!你們在哪?聽到後請回答!”


恒麗雅在呼叫機裏回答道:“你去哪了?我呼叫你很久,你一直不回答我,我以為你已經被狂風刮走了,我正想怎樣去尋找你呢。”


魏新宇在呼叫機裏說:“你給我回放一下飛船的探測錄像,看金屬架怎麽消失的。”


不久,恒麗雅回話:“在狂風吹起之時,金屬架緩緩地降至地下了。”


魏新宇警覺在這危火星的地下有機器人的地下工廠。他決定走過去一探究竟。


金屬架出現的地方是快凹地,魏新宇走了下去,他走到到了剛才金屬架出現的地方,顯然剛才一陣風沙已經把所有痕跡都抹掉了,隻剩下厚厚的沙子。


這難不倒魏新宇,他立定在沙地上,靜下心來,打開他的透視眼,往沙地下麵看去,他發現了在這個沙地之下,有一個地下工廠,金屬架就在地下立著,隨後他在不遠處的一個沙丘上找到了通往地下的門,他走到隱藏在沙丘暗門前,找到了暗門的按鈕。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