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蒼穹決戰153、地星球統一

時間:2020-09-03作者:紀茗


此時地星球全球統一了,所有的國家稱號都撤銷了,但各國下麵的省、州、市、縣區、鎮以及街道等不變,仍然沿用原名。


國與國之間已經沒有邊界,各國設置的海關關卡也撤了,人民之間的來往不需要護照,簽證,通行非常方便,整個地星球隻有一個國家,就是國際聯盟國——簡稱地星國。


地星球沒有領土紛爭了,但這個龐大地星球國家要運行起來,相當困難,而且矛盾重重。


首先,地星國必須要有一部統一的憲法,國家才能依法辦事;


其次,有國家需要軍隊,但保留那支軍隊,各國的意見不統一;


第三,原180個國家,現在全打亂了,除了黑種人、藍種人、黃種人和白種人外,還有棕色人和小灰人,多元的語言體係和五花八門的文字,英文、漢語文、羅斯文和瑪雅文加上其他語言,沒法統一,國家不能強迫所有人必須使用某種文字,隻有鼓勵使用原國際聯盟組織提倡的英文、漢語文、羅斯文和瑪雅文四種文字,但又遭到使用小語種人的反對;


第四,地星國政府官員的任命是個難題,隻能暫時將180個國家的元首作為地星國的政府官員,按照國家的大小確定擔任官員的職務,蒙國等有20多個國家作為戰敗國,也需要派代表參加,結果隻好挑選戰敗投降的這些國家的元首作為代表入職政府內,引起許多人的不滿,特別是蒙國的領土麵積很大,原蒙國主席特爾賽,入職在地星國政府的部長級的位置上,推選為地星國政府外交部副部長;


第五,地星國的總部設在曼斯特城原來的國際聯盟大廈裏,所處位置不在地星球的中心位置,原音國總統切爾西建議將地星國政府搬遷到音國去,但由於地星國剛剛成立,還沒有經費來源,隻好作罷;


第六,也是最頭痛的——地星國成立了,各地方政府以及稅收製度還未完全建立起來,國庫裏一分錢都沒有,目前的開支都由真國出資,長期下去,真國原來積蓄的那點資金將會耗盡。


其實,所麵臨的矛盾還不止上述六點,矛盾重重,萬事開頭難,難怪聯盟國主席王守仁感歎道:


“打江山易,守江山難。我這地星國主席難當啊。”


作為地星國主席王守仁,他的辦公地址從真國的陽公城總統府搬進了聯盟大廈裏的主席辦公室。


王守仁主席自從搬遷到這個辦公室裏來,沒有一刻是安寧的,他剛剛送走了伏國總統曼迪拉,接著越國等幾個小國總統不滿他們隻當了一個不要緊的副部長職務,上門要求主席公平對待小國,對於那些戰敗國的官員不能按照聯盟國的待遇對待,他們等著解決這個問題,如果主席不能解決,他們回去之後立馬獨立,王守仁隻能安慰他們,說他隻是個臨時的主席,等到大選時,由新上任的地星國主席決定各位的職務。


好不容易將幾位總統送到門口,原蒙國的主席特爾賽在外麵的走廊裏已經等候多時了,見越國總統王涼國等人出來,便迫不及待地走進王守仁主席的辦公室。沒等主席招呼,他自己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了。


王守仁主席不知道特爾賽想幹什麽,他問:


“你也對任命你的職務有意見?”


特爾賽連忙擺手,說:“不,不,我沒有意見。”


王守仁主席疑惑地問:“你來幹嘛?”


特爾賽猶豫了一下,回答:“我,我覺得你任命我的職務高了。”


“你不想在地星國政府裏幹?”王守仁主席看出了他的心思說道。


特爾賽點頭:“嗯。”


王守仁主席坐下,問:“你想幹什麽?”


“我想……”特爾賽抬頭看了王守仁主席一眼說,“我待在外交部裏什麽事都沒有,不如……我想,隨便你們給我安排蒙國的哪個州都可以。你們讓我當個那個市的市長,已是對我最大的恩惠了,我不想與其他人爭地星國政府官員的位置。”


“哦,”王守仁主席明白了說,“你的建議我可以考慮,你回去吧。”


特爾賽走後,王守仁主席終於有了一點清閑,他走到辦公桌上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總覺得還有什麽事沒辦,他邊喝茶邊想,不知不覺地走到了窗前。


聯盟大廈是地星球最高的建築一共有120層高,主席辦公室處在60層,站在這個高度,可以俯瞰整個曼斯特城了。


聯盟大廈地處曼斯特城較繁華的位置,距離曼斯特湖不遠。戰爭結束了,曼斯特城又恢複了原來的繁忙景象,大廈下麵車水馬龍,由近往遠處看去,大樓鱗次櫛比,在遠處是曼斯特湖,湖水與天空共為湛藍色,組成了一幅城市畫卷。


魏新宇從外麵走進屋,走到王守仁身旁,王守仁憑著身體感應,知道是魏新宇來了,他扭頭看了魏新宇一眼,指著眼前的風景,說:


“你看,這景色多美呀,幸好由你指揮,戰爭沒把這個城市給毀了……哎,戰爭總算結束了。”


魏新宇對眼前的景色不感興趣,他搖頭說:


“主席,戰爭還未結束。有些小國不服地星國管製,他們在鬧獨立。”


“他們想鬧等他們鬧去,”王守仁轉身說,“我正愁找不到借口,撤他們的職呢。”


“他們鬧的確有他們的道理,”魏新宇說,“特爾賽等人是戰俘,你卻給他們安排了很高的職務,讓這些出生入死的小國總統們怎麽想?”


王守仁主席歎了一口氣,說:“咳,我也不願意這麽做,我是按照天庭的指示辦,天庭那邊我們得罪不起呀。你知道嗎?特爾賽是誰的魂魄附體?”


魏新宇搖頭,說:“不知道。”


王守仁主席說:“費爾克斯。”


“是他?”魏新宇很驚訝,“火星時代費爾族的首領,他的肉體消亡之後,我們將他魂魄注入到智能巨型機器人身上,他曾經為我們火星的統一立下了不少戰功。”


“可惜呀,他與我一樣所依附的載體在火星的核爆炸中毀滅了,現在我們是依附在別人的肉體上。他的大腦已被天庭人控製,天庭已派天使,要求我不能虧待了特爾賽。我不可能拿天庭的要挾作為任命特爾賽等人的理由向越國等小國解釋,這樣做反而適得其反,他們會認為我在說鬼話,更加深誤解和矛盾。不過,這樣也好,有些國家的總統不一定勝任他們的工作。他們這樣一鬧,也許是好事,大不了地星球再經過幾年內戰的洗禮,隻要地星球不被毀,我不怕戰爭。”


魏新宇讚同主席的想法,說:“戰爭是消滅落後腐朽的文明,對於這些落後的小國,光靠和平手段是解決不了他們的問題,人類文明要想快速進步,戰爭是必須的。如果和平是人類進步的量變時期,那麽戰爭就是人類進步的質變。”


王守仁主席問:“這麽說,你同意動用軍隊去消滅這幾個敢於獨立的小國?”


魏新宇握緊拳頭,說:“對於這幾個想獨立的小國,必須出兵鎮壓。如果不把這個苗頭壓下去,今後會有其他國家效仿,到時候地星球又要亂了,將回到從前諸侯割據的局麵,我們前一段時間的努力就白費了。”


王守仁主席點頭,說:“好!隻要他們一鬧獨立,我立馬發討伐檄文,我們做到出師有名。你現去安排軍隊,做好出兵打仗的準備。”


魏新宇很自信,說:“對付這幾個小國,用不著重兵,隻需要獵鷹特戰隊就能搞定。”


王守仁主席拍著魏新宇的肩膀說:“行,我相信你很快搞定這些事,為了地星球的統一,我們需要再添一把火。”


王守仁主席知道魏新宇現在已經不喝茶了,沒有給他沏茶,隻請他坐下,有事相商。魏新宇坐下之後,王守仁主席告訴他:


“我不打算繼續在這裏辦公了。”


魏新宇不理解地問:“為什麽?”


王守仁主席說:“待在這裏我很不習慣,我準備搬回真國總統府去。這裏由你幫我打理。我隻是個臨時主席,大選之後,我就不再擔任地星國主席了。”


“你幹得好好的,為什麽不幹了?”魏新宇疑惑地問,“目前,沒有人能夠比你更勝任這個職務。你找到能夠替代你的人嗎?”


王守仁主席回答:“有,就是你。我覺得你比我行,我準備推薦你來當地星國主席,你曾經在火星時代擔當過火星聯合政府的總理,在政府管理方麵比我有經驗。”


王守仁主席見魏新宇還在猶豫,鼓勵他說:“為了我們碳基人類,為了地星球的統一,你必須擔起這份擔子。我呢,畢竟是天庭派來的人,不能違抗天庭的命令,我回到真國作為你的堅強後盾,可以暗中幫助你,哪怕你今後地星國主席搞砸了,你還可以回到真國這個家,不至於無家可歸。”


魏新宇勉強答應,說:“我可以答應你,但我能不能當上這個主席,還不一定。”


王守仁主席詭異地說:“這個用不著你操心,我們會想辦法讓你選上地星國主席的,你是眾望所歸。”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