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蒼穹決戰109、夜闖花家

時間:2020-09-03作者:紀茗


魏真見景中花發瘋似的跑,他隻好在後麵追著,並大聲地對景中花喊道:


“景中花你誤會了,你回來……聽我解釋……”


可是,景中花越跑越快,很快就消失在魏真的視線中。


魏真追到大街上,沒有看見景中花,他揮手攔住一輛出租車,坐上出租車往公寓方向趕去。然而,回到公寓也沒見景中花的人影,他想了想,朝景中花母親的住處奔去。


公寓離花曉蓉的家有十幾分鍾的車程,魏真為了趕時間,也顧不著其他,就靠他的雙腿快速的疾走,他的速度比汽車還快,讓路上的旁人都覺得吃驚……不到十分鍾魏真已經跑到了花曉蓉的大院門前。


魏真按了一下門鈴,丫鬟常如意走了出來。


她見是魏真,板著一副嚴肅的臉,拒絕給他開門,隻說:


“你回去吧,我們家小姐不想見你。”


魏真態度誠懇地說:“你讓我進去跟你家小姐解釋一下,她誤會我了……”


常如意對魏真的話根本聽不進去,沒等魏真把話說完,她已經轉身走了。之後,任憑魏真喊破嗓子,按了多少次門鈴都沒有人搭理他。


魏真感覺很無奈,他繞著大院的圍牆走了一圈,除了大門之外沒有發現有後門。


按理說圍牆不高,根本攔不住魏真,隻要輕輕一躍就可以進入大院,但他正想要不要這麽做時,卻被兩個巡查的警察給攔住了,厲聲問道:


“你鬼鬼祟祟地在這裏幹什麽?”


魏真隻好撒謊說:“我是出來散步的。”


“散步?”警察不信,“深更半夜的你沒事到這圍牆下散步,誰信?你是到這裏探路,準備行竊的吧。”


另一位警察發現魏真像電視裏經常出現的著名新聞發言人,他問:“你像極了wai交部的xin聞發言人魏真。”


魏真邊掏出證件,邊告訴警察:“我確實是新聞發言人魏真。”


兩位警察把魏真的證件仔細看了一遍,警察把證件遞給魏真,告誡地說:“你真是魏真呀……都這麽晚了,你一個人別在大街上閑逛,要是遇到壞人你就麻煩了,趕緊回家休息吧。”


另一個警察知道魏真的真實身份之後,關心問:“需不需要我們送你回家?”


“不用,我家離這裏不遠。”魏真擺手說,“不麻煩你們了。”


兩位巡邏警察騎著摩托車走了,魏真看見四下沒人,一個健步騰空一躍,瞬間就進入大院裏。


他從未來過這個大院,院子雖大,他憑直覺便知景中花可能就住在院中央的那座別墅樓裏。


魏真順著院中的石板路往前走,繞過花台、魚池,走過長廊,正準備繼續往前走時,卻見三隻惡犬狂吠著向他迎麵撲來。


對付動物魏真自有一套辦法,他很快學著狗的首領對三隻惡犬回敬了幾句,三隻犬立刻俯首稱臣,對他搖尾乞憐。


這時,聽到狗叫聲從偏房出來一個保安,大聲嗬斥道:


“誰這麽大膽敢闖將軍府?想不要命啦?”


保安出來後見三條狗很安靜地對他搖尾巴,沒有發現異常,便罵道:“你們吃飽了撐的,沒事狂叫啥,再胡叫小心我宰了你們。”


說完,保安伸了一下懶腰,打了一個哈欠又回房間睡覺去了。


魏真從長廊的梁上跳下來,在三隻狗的護送下繼續往別墅樓方向走去。


他來到別墅樓前,已經深夜了,整個大樓的燈大都熄滅了,唯獨三樓的房間裏的燈仍然亮著。魏真猜想,那間屋一定是景中花的房間。他了解景中花的脾氣,心裏有事定會翻來覆去睡不著覺,所以沒有關燈。


魏真為了證實他的判斷正確,他一個鷂子翻身躍到了三樓的美人靠上,順著走廊來到了亮燈的房間門前,借助他的透視眼,往裏看——果然,發現景中花正坐在屋子裏的椅子上,一邊吃東西一邊看電視。


魏真輕輕地敲門,隻聽景中花在屋裏嚷道:


“你們煩不煩呀,都半夜了,還不讓人休息啦……”


說著,景中花不經意地走到門前打開了房門,待魏真進屋,她抬頭發現對對勁,想阻止魏真進屋已經不可能了。她想大聲叫嚷,卻被魏真捂著嘴巴。


魏真示意景中花別喊,景中花想掙脫,卻被魏真死死地抱住,魏真的手剛一鬆開,她還想喊,魏真給她一個很深的吻。


這個吻讓景中花踹不過氣來,待魏真的嘴一鬆開,她掙脫了魏真的擁抱,對魏真拳打腳踢,大罵道:


“你liu氓!你臭不要臉的……”


魏真一下子點景中花的穴道,讓她不能動彈,說不出話來,並迅速把門關上。


景中花瞪著眼睛盯著魏真,如果她能動彈,一定饒不了他。


此時,花曉蓉走到了女兒的房前,敲門問:


“花兒……花兒,你深更半夜的嚷啥?……你開門,開門呀……你咋啦?”


魏真聽到屋外的敲門聲和問話,他遲疑了一下,然後裝著景中花的聲音,回答:


“媽,我沒事……我,我剛才在說夢話……”


“哦,沒事?”花曉蓉聽到“女兒的聲音”說,“沒事就好。”


花曉蓉轉身走了,景中花無可奈何,她氣憤地盯著魏真,那眼神仿佛要將魏真吃了。


魏真一把將景中花抱抱shang床,讓她躺在床上。魏真拿把椅子坐在床邊,他俯著身子,湊近景中花的耳邊輕聲說:


“你隻要不大吵大鬧,我可以給你解穴。你同意就眨一下眼睛。”


景中花沒眨眼睛,魏真又說:“我這麽晚了到你身邊就是想對你解釋,你誤會我了,我與解素莉真的沒什麽,你看到的是解素莉她的大腦記憶被人篡改了,她把我當成了她以前的男朋友了。”


景中花聽到魏真的話,心裏罵道:【你的話騙鬼去吧,你都與她擁抱、接吻了,還拿啥大腦記憶被篡改騙人,大腦的記憶能夠篡改嗎?】


魏真見景中花閉著眼睛,他說:“你在聽我說話嗎?如果你在聽我說話,就睜開眼睛。”


景中花把眼睛睜開了,魏真問:“我也不想這樣躺著,你隻要認真地聽完我解釋,我給你解開穴道。你同意就眨眼睛。”


這次景中花眨眼睛了,魏真給她解了穴道,穴道一解開,景中花從床上翻起來,抓住魏真就是一頓亂打,魏真也不還手,他抓住景中花的手說:“我們坐下來好好地談一下好嗎?”


景中花心中的氣消了許多,她噘著嘴,說:“你說,看你還耍啥花樣。”


魏真耐心地說:“我是火星人,從未到國立大學學習過,我的所有簡曆都是偽造的,所以我與解素莉曾經戀愛經曆都是有人在我們的大腦裏人為加上的。”


景中花冷靜下來,她搖頭不信,說:“我不信,難道我們的大腦記憶能夠被人篡改,現實的記憶還可以虛擬?你騙鬼呀,你的這個說法讓人感到幼稚、可笑。”


“你說對了,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一個按程序運行的虛擬世界,由神秘宇宙信息控製。”魏真一本正經地說,“信不信由你,目前,地星球的人類文明還未到初級文明階段,你們無法用科學方法證明這世界為什麽是一個虛擬的世界,我隻能用通俗的你能夠理解的語言來對你解釋,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聽?”


景中花耐著性子,說:“你說吧。”


魏真告訴她:“從生物學上看,人通過器官感知世界,器官把感覺轉為電信號,沿著神經傳遞到腦部,大腦進行運算組合出世界的一幅圖景,看起來和計算機處理信息沒什麽本質上的不同。作為已經進入高等文明的人類,已經完全掌握了這一技術,他們可以利用這個技術,根據需要對不同的人大腦輸入各類的知識和信息,在這次考外交官時,我的大腦就是被注入了所有的要考的資料,這就是我能夠輕鬆地考取了第一名的原因。”


景中花點頭認可。魏真繼續說:“目前地星球的人類還未達到人類的一級文明,他們對世界的探索還處在對量子的初步認識,他們還沒有能力發現更小的誇克、中微子,再往下就是超弦等等。我們的物理世界許多都是由這個超弦製造的,它是暗物質,我們都很難發現,更別說地星球人了。我認為超弦就是宇宙中特殊的有情生物,也就是人類的靈魂,人類隻不過是這些靈魂的載體……這個世界就是靈魂所製造的,實際上它就是個虛擬的世界。”


魏真正與景中花說得津津有味時,房間門突然被打開了,花曉蓉帶著兩個保安氣勢洶洶地走進來,她罵道:


“哪來的賊人,深更半夜地跑到我女兒房間騷擾我女兒……把他給我抓起來!”


兩個保安不容景中花解釋,把魏真給反綁起來……魏真不好發作,隻好由著他們把自己關進了一間屋子裏。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