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蒼穹決戰100、解救人質

時間:2020-09-03作者:紀茗


晚上,魏新宇提前2分鍾來到陽公鎮燈火輝煌的夜市門口,此時正是夜市的開始,不少到夜市吃夜宵的好吃嘴在夜市口進進出出,恒教授準時12時在夜市門口找到了魏新宇,兩人碰麵之後,立刻恒教授領著魏新宇朝著陽公鎮別墅區走去。


在路上恒教授悄悄告訴魏新宇:


“景中花被張維星囚禁在陽公鎮別墅區一個大院裏,他們明天有行動,她今晚有可能被轉移到別處。”


“陽公鎮別墅區?”魏新宇立刻聯想陳秘書曾經在那裏有一套別墅,“陳秘書在陽公鎮別墅區大院的黑衣人窩點最近才被安全部的人搗毀,這個別墅區內突然又冒出一個黑衣人的窩點,太讓人意外了吧。”


恒教授說:“一點不意外,張維星的思維不是常人所能猜透的,安全部剛剛將陳秘書在別墅區內設立的一個黑衣人的窩點清除,如果換作其他人,他不會頂風作案在再這個別墅區設窩點了。可張維星不同,他覺得越危險的地方反而越安全,他會讓你想不到,專在這個鬧市區域重新設立了他的聯絡點,並把景中花囚禁在離將軍府不遠的這個陽公鎮別墅區一個大院內,在這陽公鎮裏一是不會引起注意,二是這裏距離將軍府近,便於交換人質。”


魏新宇好奇地問:“這個別墅是張維星很早就購買好的吧?”


“不是,他是最近新租的。”恒教授回答道,她說出了她的想法,“我也想讓張維星意想不到,我們出其不意地把景中花救出之後,我假扮景中花繼續留在那裏,明天你假扮我出麵與他們接洽交換人質,這樣我們可以引出更多的黑衣人,將他們一網打盡。”


魏新宇提醒她說:“我看這次張維星是假借交換人質,引你出來,設陷阱趁機消滅你,所以明天我們要做好兩手準備,提防他耍詐。”


恒教授點頭,說:“所以明天你假扮我要格外小心,別輕易上張維星的當。”


“嗯。”魏新宇點頭答應著。


陽公鎮別墅區離陽公鎮夜市不算遠,趁著夜色他們邊走邊談,走過一個偏僻的巷子之後,來到了陽公鎮別墅區的圍牆外,恒教授已經到這裏踩點多次了,她知道圍牆內是一條小路,隻見她縱身一跳,越過了高大的圍牆,進入別墅區內,魏新宇也跟著跳躍進去,他們順著小路前行,穿過一個假山,走過長廊,在一處較大的別墅院前停下來。


已是深夜,院門緊閉,四周靜悄悄的,兩人翻牆而入進入大院裏麵。恒教授很熟悉地來到院子的車庫裏,很巧,今晚通往地下室的車庫門沒鎖,她輕輕地推開門之後,順著石梯悄悄地來到地下室一間屋子前,見門緊鎖,卻沒人值守,讓恒教授感到納悶。兩人不敢再往前走了,怕中埋伏,在仔細觀察了周圍的情況之後,魏新宇大膽地往前走去。


原來這裏隻是張維星作為臨時關於景中花的窩點,由於明天要到陽公城與恒教授交換人質,需要很多人做準備,張維星把所有黑衣人調往陽公城去了,這裏隻留下1位黑衣人值守。這位黑衣人感覺一人守在地下室實在無聊,自己回到客廳看電視,喝酒去了。


不過值守的黑衣人耍了一個小心眼,在門口安裝了一個報警裝置,隻要有人打開房門,報警裝置就會發出響聲自動報警。這種小把戲怎能難倒恒教授,她用她的手接觸報警裝置區域之後,很快重新設置報警裝置程序,讓報警裝置失靈。然後她順利地打開房門的鎖進入房間內。


恒教授見景中花嘴裏塞著毛巾,她趕快把景中花堵著的毛巾取下,看到景中花想說話,被她捂嘴製止了,她發現景中花全身軟綿綿的無法站立,她立刻給景中花解開了穴道,景中花終於能夠活動自如了,她想衝出地下室,上樓去跟張維星理論,被恒教授製止了,她悄悄對景中花說:


“你趕快跟魏新宇離開這裏,我們會給你報仇。”


景中花想留下,但被魏新宇強行拉走了,恒教授很快將自己變化成了景中花。魏新宇臨走時將門鎖恢複了原樣,他們剛翻出大院,張維星開著車領著一夥人走了進來,他命令兩個黑衣人到地下室把景中花強行帶走,而且走的方向是朝著陽公城相反的方向駛去,魏新宇預感明天的人質交換肯定有詐。


魏新宇把景中花送回陽公寺實驗室之後,天已經大亮了,他收到景將軍的電話,叫他在陽公城陽公公園等候,裝扮成恒教授的魏新宇立刻按照電話中所說獨自一人開車前往陽公城裏的陽公公園,他剛到陽公公園找了一個茶館坐下,電話鈴又響了,接頭的地點變了,讓他馬上到陽公城總統府所在地總統大街一個寬闊的廣場——總統廣場等候。


魏新宇馬不停蹄地開車趕往總統廣場,隻見張維星早已在廣場邊一個假山旁等候多時了,景將軍帶著不少士兵前來交換人質。張維星見到假扮恒教授的魏新宇,皮笑肉不笑地說:


“我想不到恒教授為了救景小姐,還真敢不要命了。”


“少廢話!”“恒教授”語氣嚴厲地說,“你把景姑娘交出來,我跟你走。”


張維星用手一指,一個被蒙著臉的“景中花”被拉到“恒教授”麵前:


“你隻要上了那輛車裏,我立馬放人。”


“恒教授”順著張維星手指的方向,看到了那裏停放著一輛冷凍車,他知道眼前的景中花是假的,但此時不能揭穿張維星的詭計,他邊走邊拿起手機撥通景將軍的電話,告訴他:


“將軍,小心有詐!”


景將軍好像也看出一點端倪,他叫士兵前去接“景中花”,當“恒教授”上了冷凍車裏,車門自動關閉時,“景中花”被釋放朝著景將軍奔去,卻被士兵攔住了,士兵發現了人質是個男的,腰間上捆有一排炸彈,士兵高喊著:“小心!炸彈!”


士兵的聲音剛落人質身上的炸彈爆炸了,身旁的幾個士兵頓時被炸得屍骨無存,景將軍趴在地上,躲過一劫,他爬起來罵道:


“張維星你個王八蛋,老子跟你沒完!”


景將軍指揮士兵們朝著張維星與他帶來的黑衣人展開了激戰。


這邊被關在冷凍車裏魏新宇很快察覺這是一輛改裝成巨型炸得的炸彈車,整個冷凍車的夾層都填滿了烈性炸藥,定時裝置正在車內的夾層前方裏,可惜他沒有工具,無法打開。現在車子正瘋狂地朝著總統大街開去,看樣子它的目標朝著總統府而去的。


不容魏新宇多想,他用掌力把關上冷凍門劈開,然後一個鷂子翻身,跳躍到車子的頂棚,來到車頭,開車的黑衣人見有人已經在他的頭頂上,他想晃動車子把魏新宇甩下車來,連續幾次沒有奏效,反而被魏新宇一拳打暈過去。


魏新宇迅速跳進駕駛室內,把黑衣人拖拽出去,自己一人開著車朝著通往陽公山的另外一條道路駛去。


冷凍車發瘋似的,鳴著喇叭超速行駛,魏新宇一邊開車一邊向外大聲呼叫:“車上有炸彈,請讓開!”


魏新宇將車開到了遠離人群的一個空曠的建築工地上,車子一停,他在車上找到了修車工具,立刻跳上了後麵的冷凍庫裏,用螺絲刀打開了鐵皮麵板,發現了正在“滴答”走著的定時表,上麵的指針正朝著設定的時間快速走著,從設定的時間判斷還有3分鍾,炸彈就要爆炸。


魏新宇小心翼翼地查找每根通往炸彈的各種顏色的電線,他看出這種定時炸彈線路不算複雜,是火星人製造定時炸彈最原始的方法,很容易解除,不過整車的炸彈威力不可小覷,它可以把總統府大街許多房屋炸成廢墟。看得出來張維星采取這樣卑鄙的行動,說明他已經黔驢技窮了。


魏新宇很快將定時炸彈中的引線拆除了,當景將軍趕到冷凍車現場時,他見到的隻有魏新宇一人,他著急地問:


“我女兒呢?你們救出來沒有?”


魏新宇拍著將軍的肩膀說:“你放心,你女兒現在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


“哦。”景將軍鬆了一口氣。


魏新宇問:“張維星抓到沒有?”


景將軍搖頭說:“這家夥比狐狸還狡猾,我們早已把總統廣場包圍起來,所有的黑衣人都被殲滅了,唯獨找不到他的屍首,真是奇怪了,難道他也是火星人?”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