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蒼穹決戰10、特殊保護

時間:2020-09-03作者:紀茗


張維星所長接管1號古屍實驗室負責人之後,他把實驗室作為生物研究所的重點保護對象,采取特殊保護措施。


張維星除了在實驗室的區域外圍設有士兵把守,還在進出實驗室的兩個門口增設了安防係統——


第一道大門安裝了體態識別係統,隻有門口值班守門的人員才有資格打開。進入之後,第二道是厚重且密不透風的鐵門,特別指定了護理人員小鄒負責,她的形態體征就是開啟此道門的鑰匙。這兩道門對張維星所長都不受限製,他可以隨意進出。


恒麗雅教授深知,這樣的“特殊保護”是專門針對她設置的。這下,她想隨時進入1號古屍實驗室查看1號古屍身體的情況,非常困難。除非,張維星所長批準,有人帶著她進去才行。


不過,恒麗雅教授真身是什麽人呐?張維星所長這點小把戲,怎能難得住她——


在火星聯盟學校時她就是高材生,目前地星球在人工智能方麵還達不到火星時代十分之一水平,這些低劣的安防措施當然攔不住她。


此外,恒麗雅教授大腦裏的芯片是神級種族羅斯星人所設,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會不斷地,向羅斯星人控製中心發出了有關1號古屍的相關資料。且,在羅斯星人的指令和幫設下,她會不自覺地執行任務,不惜一切代價救活1號古屍。


於是,受到行動限製的恒麗雅教授,對張維星所長處處提防,並暗中開始悄悄地行動起來。


首先,恒麗雅利用手中的手提電腦,接入1號古屍實驗室的安防係統,篡改了進入實驗室的人臉識別係統的相關數據,把她的臉也納入可以開門的指令,確保自己可以隨時進出實驗室了。


此外,自從1號古屍注入了防腐液之後,恒麗雅擔心古屍會發生意外,便把自己的專用電腦做成了監控設備,隨時觀察1號古屍的情況,隨時準備著,一旦發現古屍情況不妙,就出手。


說起來,對於張維星所長為古屍注入的防腐液這件事,剛開始時,恒麗雅教授是不認可的,覺得這樣做可能危及1號古屍的生命。她曾經準備在暗中偷偷地注入其他液體,來中和防腐液對1號身體的危害。


但,經過一段觀察,發覺防腐液對1號古屍並沒有她想象的那種危害,古屍並沒有異樣的變化。她隨之偷偷對1號古屍身體測試,讓她驚喜地是,防腐液不僅沒有1號古屍造成危害,反而其身體出現了明顯好轉的跡象,朝著複活的方向發展……


由此,她對張維星這位真國頂級的生物專家開始敬佩起來,也不堅持自己的救治方案了,隻是在一旁默默地觀察張維星所長對古屍所采取的“保護方案”。


當然,恒麗雅對張維星的“保護方案”不全信,她覺得這位所長的行為詭異,他所做的“保護”究竟是為了什麽,她一時還猜不透。


除此之外,為了保護1號古屍,恒麗雅把自己打扮成夜行人,多次在夜深人靜時,一個人偷偷地潛入實驗室裏觀察。


並且,她在對著古屍的保溫床的上方的照燈上安裝了微型攝像頭,以此可以清晰地監控燈下麵1號古屍在保溫床裏的一舉一動。


又為了安全起見,在古屍的保溫床沿邊隱蔽安裝了一個紅外探測報警裝置和電擊裝置。該裝置主要針對潛入實驗室不懷好意的人。隻要有人一進入實驗室裏裝置設定的範圍內,恒麗雅身上的接受器就會發出震動,她立刻能夠在電腦的屏幕上發現究竟是誰,要對1號古屍進行傷害。同時她可以根據情況,按動電腦中設置的按鈕給侵害1號古屍的凶手給予有效的一擊。這樣,就可以延緩凶手對1號古屍再次傷害,讓她能夠有時間及時趕到實驗室裏抓住被高壓電擊昏的凶手。


恒麗雅教授的監控、報警和電擊裝置偽裝得很巧妙,騙過了幾乎所有人。


唯獨,張維星所長是一個多疑的人,他對恒麗雅教授的反常感到奇怪——


他非常了解依恒麗雅教授的個性,她並不是個會輕易讓步的人。細心地他早就注意到了,剛開始恒麗雅還鬧騰著要換治療方案,不久就偃旗息鼓,不聲不響地在一旁當她的“觀眾”。有時,她連實驗室都懶得進了,似乎失去了往日對1號古屍的熱情……


坐在所長辦公室椅子上,身份神秘得張維星正在想:【在火星上,凱若特和費爾萊雅這對冤家形影不離,難道恒麗雅不知道1號古屍就是凱若特?不可能……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難道恒麗雅不知道她是費爾萊雅?她的大腦果然是被羅斯星人控製了,而且失去了記憶。】


當然,張維星也在猜測另外一種可能性,覺著,或許恒麗雅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裝出來的……【如果她在裝,就太可怕了。難怪1號古屍在防腐液的作用下,身體越來越好了,一定是恒麗雅暗中在作祟。】


正想著,護理員小鄒走進所長辦公室,告知了一個讓張維星感到震驚的事情:


“張所長,我在這兩天值班的深夜,看見有一個黑衣人進入1號屍體實驗室了。”


張維星回應:“你眼花了吧,實驗室的大門都設置人臉識別係統,一般人根本無法進入。這黑衣人,他是怎麽進入實驗室的?”


“確實……一開始,我也覺得奇怪,以為自己看錯了……”小鄒回憶,


“但,我仔細回憶那天晚上……那是前天輪到我值班,我拉肚子了,跑了幾趟廁所……最後一次回來時確實發現一個黑影進入實驗室。我為了證明自己沒有眼花,第二天晚上,又專門躲在大門外的花台小樹叢裏觀察,這回,我真的看清有人暗中進入實驗室。這黑衣人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走到了大門口,大門好像能夠識別,通過了他,警報也沒有拉響。他走進第一道大門後,我也悄悄地跟著走進實驗室,但我無法進入第二道門,不知道他進入裏麵幹什麽,我隻能躲在大廳的一個角落裏等他,大概一個多小時後他出來了。他行走的速度真的很快,我在暗處無法看清他的臉。”


張維星所長悄聲對小鄒說:“你說的這個情況很重要,但你千萬不要對其他人說,我會暗中調查此事。”


小鄒點頭答應了。


張維星所長等小鄒走後,他立刻打電話到了生物研究所的保衛處,要求處長立刻把昨天和前天晚上的設置在1號屍體實驗室兩道大門口的監控錄像,拿到所長辦公室裏來。


所長催得緊急,保衛處的雷鵬處長不知發生了什麽大事,他撂下電話立刻快速跑到監控室去提取監控錄像資料。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