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淩天神尊第八百二十九章幽帝再戰申天師

時間:2021-01-26作者:海陳


“被詛咒之人,你看本帝如何屠你!”


歐陽雪被申天策的話,氣到狂暴。


他雪白的長發亂舞,手掌凝聚天地靈氣,化成的長劍更是猛然間,暴擊申天策。


然而。


他如此氣勢如虹的殺招,其結果是,他打出劍氣,反而在縮小,他手上的天地靈氣凝成的劍,也在消失。


接著,他整個人,居然在原路後退回去!


“這就是時間逆流嗎!”


另外兩個老帝境存在,被這一幕驚悚。


他們欲出手救歐陽雪之時。


“兩位老人家,無需著急,我說過不會殺他,自然就不會殺他。”


申天策對兩個要救人的老帝境存儲喊話。


說話間,他人臉化成的猴臉,恢複成正常的人臉狀,他真沒有繼續誅殺歐陽雪!


歐陽雪,在申天策收招之時,恰好退到了自己發出攻擊的地方,分毫不差!


“哇……”


歐陽雪望向自己的腳,一口血噴了出來。


這不是他被申天策的攻擊傷到了,而是被人,把臉踩在地上羞辱的鬱悶之血。


“申猴血脈,真的逆天!”


蝙蝠王看到這一幕,感慨之極的,以傳言術對眾人說。


“是啊,太強了!”


豬妖王同樣感慨。


如果不是幽帝,可以與申天策交鋒,申天策簡直是無敵的!


尹城主,薑射天,帝凡等人,也都是如此想法。


同樣的帝境。


申天策雙手背負間,直接送另外一個帝境,回到了發起攻擊的地方,這是何等的恐怖。


薑勇又一次頭皮發麻。


他沒有想到,申天策到了萬歲山內,比在萬歲山外更恐怖了,他遇上的三個老帝境存在,一起出手,都未必能殺他。


“申天策,你自己現在也是老人家,你嘲諷三位前輩之時,也是在嘲諷你自己。”


幽帝的聲音,在此刻傳出。


薑勇,秦逆天,郝玄武,郝燁等人震驚之極的扭頭去看。


他們沒有想到,幽帝居然來了!


這一霎。


薑勇激動的差點哭了!


在萬歲山外,幽帝與申天策的一戰,已經展現出了,他是可以與申天策生死戰的存在!


現在,幽帝到了,又有另外幾個老帝境存在出手,申天策想不死都難!


在反應過來後,薑勇急忙對歐陽雪三人,講述幽帝與申天策先前一戰的情況。


“幽老家夥,你來的比我想的要快多了。”


申天策目光陰冷道。


“來太晚了,我怕無法目睹你死去的樣子,那太可惜。”


幽帝回應道。


“哈哈哈哈,你永遠無法目睹我死去的樣子。我要死,一定是與你同歸於盡!”


申天策仰天狂笑道。


他這樣的狂笑,看似嘲諷幽帝,其實他是想要讓葉辰聽見,快些趕來。


他侄兒申心凡能否得救,能否金蟬脫殼的逃走,就看幽穀這一戰了!


“五位前輩,為了誅滅被詛咒血脈的人,我會全力牽製他。待會兒,還請五位前輩為了天下萬靈,不惜犧牲的誅殺他。”


幽帝在慷慨激昂感的說。


最後的一小段話,他則是對歐陽雪三個老帝境存在說。


畢竟,他找來的另外兩個老帝境存在,已經做好犧牲的準備。


“我們本就是將坐化的人,可以為了天下萬靈誅殺被詛咒血脈的人,也算是臨死做功德了。”


歐陽雪道。


“為天下萬靈誅殺被詛咒血脈的人?


我們申猴血脈,為什麽是被詛咒的血脈的人?


不過是你們怕我們!


不過,是因為你們都是懦夫罷了!”


申天策戾氣衝天道。


“我怕你嗎?”


幽帝冷冷的說。


在說話間,他身上的金蓮氣浮現,在凝聚出一株實質般的金蓮。


嗖。


申天策一步退到了幽穀正中間的上方,他挑釁的朝幽帝等人,霸氣喊話道:“來啊,你們一起上!”


“一起出手,不惜代價誅殺他!”


歐陽雪在厲聲說話。


他與另外四個老帝境存在,全部在催發帝紋,準備出手。


“不對,這申天策好狡猾!他是要引帝境存在到幽穀上大戰,把幽穀內的帝境存在引出來!”


尹城主瞧著飛臨到幽穀正中間,在挑釁幽帝等人的申天策,她猛然反應過來的,用傳言術對身邊的人說。


“對啊,難怪他剛才主動出擊,把三個要入幽穀摘取幽靈草的人打死,原來他是不想,讓幽穀內的幽靈石曝光!”


蝙蝠王恍然大悟的傳言回應。


“我們是不是要出聲提醒幽帝等人?”


薑射天傳言道。


“你可以去說,但是立即從我們這個地方離開!”


蝙蝠王當即冷冷道!


另外三個獸王,也全部殺氣騰騰看向了薑射天。


這個時候提醒幽帝等人。


申天策絕對會泄憤的殺來,幽帝等人不會死,他們這一群人,全部都得死。


薑射天立即以手掩嘴,表示不會說話。


其實。


幽帝等人是知道,幽穀內有石妖的。


秦逆天,郝玄武等人出去是說過的。


但是,秦逆天幾人沒有看到,幽穀內的石妖,是具有帝紋的。


所以,這一刻,幽帝等人不知道,申天策如此的挑釁,其實是在醞釀殺局。


“申天策,這是要坑人啊。”


在遠方的雲霧中。


冉胖子在金烏鳥的背上,用紙筆寫出這句話,給葉辰,天孤侯,魏靈兒等人看。


他是知道,幽穀內,有帝境石妖存在的。


天孤侯,葉辰保持著沉默。


在天孤侯身邊,一個長相老氣的少年,因為冉胖子這句話,冷眼掃向了冉胖子。


他就是,被雪白九尾狐,以狐族的畫皮術,改變了樣貌與氣質的申心凡。


魏靈兒也沒有回應冉胖子。


此時,申天策的情況,依舊十分危急,這讓她擔心。


“申天策,這一戰,如果還不能殺死你,老夫從今以後不參與誅殺你的行動。”


幽帝霸氣說話。


在說話間。


他一步,跨向了幽穀正中間的申天策。


他身上的實質化金蓮,在這一瞬間盛開出八瓣蓮花瓣!


在第九瓣蓮花瓣的位置,有明顯的斷裂痕跡。


當八瓣蓮花瓣全部盛開。


申天策胸口內的,那一瓣金蓮花瓣,猛然間再一次暴動,要從申天策胸口處衝出來。


在申天策以帝紋鎮壓它之時。


幽帝身上盛開的另外八瓣金蓮花瓣,發出了一條條帝紋力量,在第九瓣蓮花瓣的斷裂處。


這一下。


詭異事情發生。


它們形成的一條條帝紋力量,通過斷裂的花瓣處,與申天策胸口處的蓮花瓣產生感應,形成了繩索一樣力量,開始纏繞申天策全身!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