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淩天神尊第七百一十九章她是我的

時間:2021-01-26作者:海陳


尹城主與魅狐聽到申天策的話,魅狐的臉上竟是絕望之色。


尹城主的內心絕望,但是她不想讓葉辰的親爹,有折磨人的快感,她的臉上保持著冷漠。


這一刻,她最鬱悶的就是,無法掌控自己的生死,她的泥丸宮中,有葉辰的親爹,刺入的三塊鎮神令。


她的手下魅狐,也被刺入了一塊。


現在,她真是在經曆,從未有過的絕境。


“辰兒,告訴我答案。”


申天策再次傳言給三人,詢問結果。


尹城主,魅狐注視著葉辰,她們心中都覺得,葉辰會答應的可能性幾乎沒有。


因為,尹城主與葉辰從來不是真正的道侶。


而且,尹城主在從永恒小世界離開之時,還帶走了金烏鳥。


“她是我的。”


葉辰盯著尹城主,給申天策傳言。


他聽不到尹城主與魅狐的話,可是他看懂了尹城主的唇語,她想要求死。


“她是你的?你這句話的意思是,接受我的禮物,答應我的小要求了?”


申天策以傳言術問。


這句話,他故意傳言給了尹城主,魅狐兩個。


“誰是你的!”


尹城主的臉瞬間紅了,因為沒有戴麵紗,她絕美臉上的羞澀,更顯絕美與風情。


此刻,她的心中也有了異樣的情緒。


這種情緒,就如同她假扮魏靈兒之時,在遭遇無數人圍攻的時刻,看到葉辰到來,那一刻的情緒。


魅狐在一旁鬆了口氣,內心異常高興。


葉侯爺很男人,她主子把金烏鳥都給帶走,他還可以這樣,真是心胸可以。


“你的小要求我答應了,你立即把人給我。”


葉辰以傳言術回應申天策。


“好,人我給你。但是她要下馬車,隻能是手拿永恒石,讓晶石馬車的陣法,無法阻攔她,要不然她下不來。”


申天策又一次傳言給三人道。


晶石馬車內。


魅狐的臉色,驟然間再次絕望。


她差點就忘記了葉辰的親爹說過,葉辰願意給她主子一塊永恒石,才能證明兩人的道侶關係。


可是,永恒石是何等異寶,葉侯爺豈會給?


尹城主的一顆心,也再度沉入冰窟。


她對人性,從來不抱指望,因為她同父異母的弟弟,都曾用她母親的生死來逼迫她。


葉辰雖然與她有了道侶之實,但那是場意外。


“尹夕顏,你們能聽到我的話嗎?”


葉辰忽然直接開口問。


“葉侯爺,我們聽得見。”


魅狐驟然聽到葉辰的話,她忘了晶石馬車的隔音之陣,她急忙說話。


尹城主比魅狐冷靜,她對葉辰點了點頭。


“這是塊永恒伴生石,你先以鮮血祭煉它,當我拋出永恒石之時,你拋出它撞擊永恒石,如此完成永恒石的掌控,明白了嗎?”


葉辰見尹城主點頭,當即鬆氣道。


他剛才有嚐試用傳言術,可是他的傳言術被隔音陣阻隔,所以他隻能開口直接說話。


“太好了,葉侯爺真是太男人,主子你怎麽流淚了……”


魅狐激動說,在她看向尹城主之時,發現尹城主的眼睛中滑落出一滴淚。


尹城主沒有回應。


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的生死被人如此的緊張與重視,這讓她異常堅定的心,忽然柔軟至極。


“尹夕顏,流眼淚這事兒,可不像你!接好,這塊永恒伴生石!”


葉辰道。


尹城主的一滴淚,讓他大感意外,也讓他想到了一種可能性,他警惕了起來,也暗中準備了起來。


嗖。


永恒伴生石順利飛入晶石馬車之內。


尹城主將其抓住,當即凝聚鮮血祭煉它。


她也怕葉辰的親爹會搗鬼。


片刻。


尹城主祭煉好了永恒伴生石,而葉辰一眼就看到其完成了,他拋出了一塊先天級永恒石,道:“快,拋出永恒伴生石。”


尹城主一聽,當即拋出祭煉好的永恒伴生石。


讓葉辰意外的是,申天策並沒有出手,來奪取永恒石。


他原以為,申天策會出手奪取永恒石。


砰。


永恒伴生石與永恒石相撞,它衝入到永恒石之內,與其融為一體,落入到晶石馬車內,尹城主的手上。


尹城主身邊的魅狐,立即遭遇永恒石的鎮壓之力,行動異常遲緩。


尹城主毫不遲疑,拉著魅狐,從晶石馬車中下來。


而在這一瞬間。


尹城主立即感覺,身體不受自己控製,她快步走向葉辰,一口親了上來。


魅狐看呆了!


她主子居然如此主動,這是徹底被感動了嗎?


嗡!


嗡!


嗡!


葉辰沒有推開尹城主,但是他的手中三塊解封神令浮現,立即刺入到了尹城主的頭頂!


這就是他剛才暗中準備的,尹城主的流淚,讓他懷疑尹城主被申天策以鎮神令控製尹城主。


當尹城主直接上來親他之時,他以強悍精神力,探查到尹城主泥丸宮中,那三塊鎮神令的存在。


“辰兒,你竟有解封神令,這真讓為父意外。”


申天策看到這一幕,再次意外。


解封神令,可是比鎮神令還要稀有與難得的,葉辰這一刻出手,卻瞬間拿出了三塊!


葉辰沒有理會申天策,他看向麵紅如桃花的尹城主,正要用傳言術告訴她,死亡穀後方,有回乾元大陸的傳送陣。


轟隆!


一聲天崩地裂的轟響傳出。


接著,整個死亡穀都在距離震動,仿佛要毀滅了。


眾人麵色瞬間驚變。


四大獸王緊張的看向了死亡穀後方,因為這天崩地裂的響聲,從死亡穀後方傳來。


他們在想,難到有帝境存在,不顧一切的要開戰?


“莫要緊張,本帝隻是毀了一座,不該存在的傳送陣!”


一個冷冷的聲音傳出。


接著,整個死亡穀恢複平靜。


葉辰的臉色瞬間難看,他的後路就這樣被斷,他緊盯著申天策,懷疑此事與申天策有關。


“辰兒,我如果想要斷你後路,還需要出手幫你們嗎?”


申天策看到葉辰的眼神,他說道。


葉辰的眉頭緊鎖。


因為,申天策的這句話很對。


當左無方真身降臨之時,申天策不出手,他與天孤侯,都未必可以帶著人,回到死亡穀內,順利用傳送陣離開。


“無需緊張,有為父在,這些帝境也隻敢警告你,不敢太過分。


不過來而不往非禮也,我這就去打爆此人的一處修煉聖地!”


申天策霸氣說道。


他真是代入角色,仿佛真是葉辰的親爹。


言罷。


他轉身向外走,隨口道:“這輛透明蝙蝠拉的晶石馬車,為父就送給你做見麵禮。”


葉辰要拒絕之時。


申天策已經到了帝血封境陣之外,他聲震四方喊話:“敢動我兒的死亡穀,那就別怪老子打爆你家的修煉聖地!”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