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淩天神尊第三十六章甘天輝覺醒血脈!

時間:2021-01-20作者:海陳


高衝長老對葉辰的行為,也異常不爽,他覺得葉辰這是變相羞辱他!


所以,高衝長老將第三份書函,先拿了上來,他冷漠宣讀:“奉宗主之命,本長老在此宣布,葉辰因為失蹤一年,將其從高衝長老門下逐出,高衝長老可以重新選擇一個弟子,收為徒弟。”


“什麽?高長老,你要將葉師兄逐出門下?你怎麽可以這樣?”


古霜兒聽完,立即驚怒質問!


葉辰已經成了外門弟子,如果他在失去高長老這位師父的庇護,那麽以後肯定會非常慘!


高衝長老無視古霜兒的話。


“高長老,你這是不是太殘酷了點?一年前,葉辰可是替你爭取了不少榮耀的。”


杜天武故意譏諷道。


當年,葉辰覺醒五品辰龍血脈之時,高衝可是嘚瑟到,讓人見到就想要暴打的地步。


“高長老,你這樣無情,小心門下弟子心寒哦。”


魯風長老也出聲譏諷。


高衝看了眼,杜天武與魯風,他保持著沉默,但是他的心中,卻在暗語:“老杜,老魯,你們等著繼續羨慕嫉妒老夫吧!”


古霜兒以為杜天武與魯風,是替葉辰抱不平,她急忙說道:“杜長老,魯長老,你們是有意收葉辰為徒嗎?”


杜天武搖頭道:“收葉辰為徒?小霜兒,我是絕對不會收高長老逐出門下的人為弟子的。”


古霜兒聞言,急忙看向魯風。


魯風長老殘忍開口:“我不會要,本長老又不是收破爛的。”


古霜兒的臉一下子垮了。


卓樂見古霜兒如此,不由暗自搖頭,心中說道:“古師妹啊,葉辰馬上就要徹底成為廢人了,杜長老與魯長老怎麽可能收他為徒啊?”


“完了,葉辰徹底完了,他連高長老這最後一道保護身份都沒有了。”


外門弟子中,有人喃喃說道。


他的這句話,也是所有人的心聲!


葉辰是真的徹底隕落完蛋了,他才成為外門弟子,接著又失去了高長老這位長老師父。


當葉辰的吃禁藥的藥效失去,他必將遭遇無盡羞辱。


因為,馬上要被冊封為內門弟子的甘天輝,以及被葉辰嚇尿的盛冰瑩,絕對不會放過他!


高衝在眾人議論一小會兒後,走到甘天輝的身邊。


隨即,高衝抓起甘天輝的手舉起來,目光鎖定葉辰,宣布道:“今日,借著這個機會,本長老正式宣布,收甘天輝為徒!”


“啊?高長老收甘師兄為徒?這?”


這個消息太具有針對性,眾人的目光,不可避免的再一次聚集在葉辰的身上。


但是,讓眾人失望的是,葉辰的臉色依舊平靜無比,沒有絲毫的變化!


高衝長老不爽葉辰這平靜的樣子,他要壓倒葉辰心中最後的一根稻草與曾經最驕傲的地方!


所以他高聲說道:“另外,本長老還要宣布一件大喜事,我這新收的徒兒甘天輝,他覺醒了子鼠血脈!”


“什麽?!”


“甘天輝覺醒了子鼠血脈?!”


鄭天武與魯風兩人,最先發出震驚之語!


高衝笑著對兩人點頭,旋即一臉驕傲表情道:“對的,我的新徒兒,的確覺醒了子鼠血脈!”


“這死高衝,是走了什麽運道?又收到一個覺醒血脈的徒弟!”


鄭天武羨慕嫉妒恨的在心中暗罵,他的一張方臉都要扭曲成瓜子形!


“氣煞我也!”


魯風在心中憋屈罵咧。


……


“什麽?你說甘天輝覺醒了子鼠血脈?”


在高衝在外門的演武場中,宣布甘天輝覺醒血脈的同一時刻。


甘雲帆將這個消息告訴了宗主古星華!


“宗主,甘某豈敢拿這樣的事情騙您?這也是巧了,天輝是昨夜覺醒的子鼠血脈,而他今天將正式被冊封為內門弟子。”


甘雲帆的臉上掩不住的驕傲說道。


而且,他這話中還透著一層意思,那就是他兒子要取代一個廢物葉辰做內門弟子,是非常合格的!


“這真是一件大好事,甘天輝是覺醒的幾品子鼠血脈?”


古星華有點激動道。


甘雲帆說道:“隻是一品子鼠血脈。”


這就是,讓甘雲帆唯一遺憾的地方,如果他兒子能覺醒出五品子鼠血脈,那名望瞬間就衝天了!


古星華的眼中閃過一抹失望,他自然希望,宗門出現覺醒更強品級血脈的人。


“隻是一品不要緊,畢竟血脈是可以進化品級的!”


古星華說道。


甘雲帆點頭道:“宗主說的對,血脈是可以進化品級的,但是這進化品級需要特殊的修煉資源,我想要在外麵替天輝尋找能進化子鼠血脈品級的資源,到時候還請宗主鼎力支持。”


這就是他放著兒子冊封典禮不參與,而來找古星華的原因,他要替兒子索要修煉資源!


古星華毫不吝嗇的說:“好,隻要有合適的進化血脈品級的資源,本宗主肯定支持你去購買。”


甘雲帆大喜道:“多謝宗主!”


古星華道:“這不用謝,隻要甘天輝能提升更快,可以在天命學院的選拔賽上拿到名額,他就可以替宗門賺回更多的修煉資源獎勵。”


甘雲帆笑著點頭,他正準備告辭。


古星華將一份信,遞給甘雲帆,臉色難看的說:“這一次,我們天龍宗參與選拔賽的十五個名額,在自己手中的可能隻有三個,甚至是三個不到。”


甘雲帆不解,驚疑的接過信。


隨後,當他看完信,他的臉色難看之極,怒聲道:“我的天!朝歌城那位是不是太過分了,他孫兒要一個名額就算了,這一次他孫兒還帶著十四個人來?”


微頓,他手舉信紙,怒火無盡道:“他這上麵寫的好聽,讓他孫兒帶來的人,與我們宗門的內門弟子公平比試,然後以勝負定名額!


他孫兒帶來的人,可都是朝歌城各大勢力的佼佼者,這其中更有進入六品宗門修煉過的人,我們宗門的內門弟子,怎麽與他們比?”


古星華冷著臉,憋屈道:“朝歌城這位,是看我們吳老祖多年沒有音訊,越來越看不起我們,隻想要利用我們,來給他獲取利益了。”


“可惡,可惡,太可惡!”


甘雲帆氣罵著,他非常的生氣,因為他兒子覺醒了血脈,是有機會在牛首城這一個區域的天命學院選拔賽,獲取一個名額的。


可是,現在應該在朝歌城區域參與天命學院選拔賽的人,要來天龍宗占據天龍宗的名額,參與牛首城區域的天命學院選拔賽,這讓甘雲帆如何不怒!


因為,這些人來了,他兒子的名額不一定能保住!


可是,他也隻敢怒一怒。


因為,這寫信給古星華的人,是朝歌城雷王府的雷王雷戰玄,他更是宗師境三段的頂尖高手,天龍宗根本得罪不起!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