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淩天神尊第二百九十七章欲哭無淚

時間:2021-01-20作者:海陳


“邱先生,你說我現在該如何做?”


在葉辰大開殺戒,開始反擊之時。


太歲城內,四皇子魏天星,向謀士邱天機詢問,他是否該出手,去對付葉辰?


“太子已經動了,四皇子您不能沒有任何動靜。


但是你不要去真的追殺葉辰,如果太子與葉辰交鋒之時,太子被葉辰射殺了,我們所有的謀劃,才是最具效果的。”


邱天機陰冷道。


四皇子魏天星一聽,兩條如刀的眉頭皺起,殺意森然道:“邱先生,你的意思是,讓我的人,引導葉辰去與太子碰麵?”


“如果能如此,那再好不過!”


邱天機立即道。


魏天星想了想,立即走到房外,狠厲下令:“司馬鶴,你立即帶飛騎隊的人馬,去給本皇子找太子等人,然後將他們向葉辰所在的地方帶領!”


“諾!”


司馬鶴領命而動。


而此時,太子魏天武,帶著五百個修武者,已經分散的去追捕葉辰。


他身邊,現在隻有一百個修武者。


現在,他趕到了葉辰射殺千餘人,踏著血骨離開的地方。


魏顏柔也尾隨的跟來。


“太子殿下,您最好立即回府,將太子妃等人帶入宮內,因為葉辰還可以開弓,他無比的危險,能威脅到宮外的任何人!”


黑雁還在這裏,見到太子魏天武後,她立即提醒道。


“葉辰這樣囂張弑殺,為什麽母後不動用太歲城的殺陣,誅殺他?”


魏天武震怒道。


“屬下不知。”


黑雁搖頭道。


“太子,我們先回府接出太子妃她們吧!”


忠於太子的手下,急聲說道。


“這是我們皇室的恥辱!”


魏天武臉色難看的說完,轉身就要向太子府回轉。


“太子殿下,屬下發現葉辰的蹤跡,請太子殿下支援。”


在這一刻。


四皇子魏天星的手下,司馬鶴站在青鳥神獸背上趕來求援。


“葉辰在哪兒?”


魏天武立即問道。


“他就在皇宮附近,正在與米家家主交手!”


司馬鶴立即稟報道。


“在皇宮附近?走,隨本太子去誅殺葉辰。”


魏天武大驚,立即向手下下令。


“司馬鶴,你看清楚了嗎?葉辰在皇宮附近,與米忠交手?”


忠於太子的人,厲聲發問。


因為此人深知,司馬鶴乃是四皇子魏天星的人,而魏天星是當今皇上的皇子中,唯一能威脅到太子地位的人。


“杜明豪,你這樣問是什麽意思?我還敢欺騙太子不成?”


司馬鶴冷冷回應。


其實,司馬鶴也沒有想到,自己的運氣如此的好。


他領受四皇子下達的命令後,帶著飛騎隊的人馬,從四皇子府邸出發,在經過皇宮之地時候,竟然發現了葉辰與米忠在交手。


隨即,他嚴格執行四皇子的命令,來尋覓太子!


要帶太子過去與葉辰交鋒。


要知道,現在與葉辰交手的人,可是太子妃的娘家的家主,太子必定會有所行動。


“杜明豪,你拿著本太子的令牌,回府邸帶太子妃等人入皇宮,其他人隨本太子去抓捕葉辰!”


魏天武將自己的令牌拋給杜明豪,一馬當先的朝皇宮方向跑。


百餘個太子府的修武者立馬跟上。


魏顏柔也跟著奔跑起來,她皺眉在心中暗語:“葉辰,你為什麽要朝太歲城的皇宮方向跑?這個時候,你應該向天孤侯所在的城門口跑,直接讓他帶你出城啊!”


杜明豪接到太子的令牌,臉上盡是擔憂之色。


因為,四皇子的人,跑來找太子求援,這非常不正常。


而此時,葉辰還能開弓,太子帶人去抓捕他,是有生命危險的!


“唉,太子啊,你怎麽這樣的衝動,如果葉辰還能繼續開弓,你去圍捕他,一旦戰死了,便宜的就是四皇子了啊!”


杜明豪在心中歎聲。


司馬鶴與杜明豪的心情,是完全相反的。


他無比的興奮,因為他感覺,自己要建功立業,幫助四皇子登上太子之位了!


在來尋覓太子之時。


他可是看到,葉辰把米家家主米忠,逼迫的瘋狂逃竄的!


“太子,快一點跑,你越快到葉辰的周圍,死的才能越快!”


司馬鶴在心中叫道。


“你們去支援太子殿下,我回宮向皇太後稟報。”


黑雁見此,對手下下令後,她換上手下的青鳥神獸,向皇宮方向飛。


……


而此時。


在皇宮附近,一片密集的房屋處。


一身傷的米忠,對葉辰手指一個方向,道:“葉辰,你按照老夫所說的,朝著這個方向跑,就能直接穿過這一個方向的城牆,逃出太歲城!”


葉辰將一瓶療傷的金瘡藥拿出,交給米忠道:“米家主,你如此幫我,還讓我打了一身的傷,真是抱歉。”


米忠接過金瘡藥,老臉上掛滿笑容道:“這點小傷如果不受,外人怎麽會相信,老夫是在‘阻截’你呢?


而且,比起葉辰你救下太子妃的女兒顏柔郡主,老夫受的這點小傷,算不得什麽!”


微頓,米忠補充一句道:“葉辰,你這一次逃出去後,可得記住,今日是太子妃與顏柔郡主,讓老夫來幫你的!”


葉辰點頭道:“米家主放心,我絕不會忘記太子妃與顏柔郡主的幫助。”


米忠滿臉笑容道:“好了,你們快走吧,再不走其他人趕來,就麻煩了!”


“米家主保重!”


葉辰拱手行禮說道。


萬天一跟著拱手行禮,隨即與葉辰快步離開。


米忠凝視葉辰與萬天一離開的背影,自語道:“嘖嘖,還是老夫道行高深點,懂得在葉辰最先出現的地方守株待兔!


要不然老夫豈能,順利的完成太子妃安排的任務,給予葉辰這雪中送炭的大恩?”


言罷。


米忠忍著他提出演苦肉計,被葉辰打出的傷勢,一瘸一拐的向外走。


而他心中,還在得意,他守株待兔的,等到了葉辰從鐵樹林出來。


然後告訴葉辰,太歲城的防禦殺陣,有一處無需陣旗,就能逃出的陣法缺口處!


“家主……家主……”


半柱香時間後,米忠遇上了米家的一群修武者,其中一個銀發老者,在激動的高喊。


“哭喪呢?老夫還沒死呢?”


米忠高興的調侃道。


“家主,你嚇死我們了,我們可是聽說,葉辰還能開弓,他的血脈戰獸未必,真的被打爆了。”


銀發老者米玄,一臉後怕的表情道。


“放心,老夫何等人物,豈會死在一個小輩手上。”


米忠自誇道。


米玄將米忠攙扶著,帶著他前行幾步,單獨說道:“家主,你是否把葉辰重傷了?如果是的,我馬上帶人去追殺他!”


“追殺個屁!家族的其他人不知道情況,你也不知道嗎?”


米忠氣得瞪眼看向米玄。


這一個瞪眼,讓米忠臉上的傷勢扯動,讓他疼得齜牙咧嘴。


“家主,我當然知道情況,可是現在情況變了,太子妃又傳來命令,讓我們抓葉辰,不要保葉辰了。”


米玄小聲在米忠耳邊說道。


“你說什麽?”


米忠驟然瞪眼,心中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