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淩天神尊第一百八十一章殺到無人敢吭聲

時間:2021-01-26作者:海陳


“葉辰!”


杜天火,一把捏碎他手中,死在葉辰手上的,小兒子杜明英的木雕。


下一刻。


杜天火從乾坤戒中取出,一張人皮麵具。


他粘粘著人皮麵具,心中殺意無盡:“葉辰,你殺我最愛之子,今日必須用你的頭,去他的墳上祭奠!”


劈裏啪啦。


當杜天火,把人皮麵具貼好,他的骨頭居然在縮動發響。


轉瞬間,他就從天火將軍,變成了一個駝背痀僂的老者,一雙原本精光熠熠的眼睛,都渾濁起來。


“好戲開鑼了!


葉辰,本城主冒險滯留在朝歌城,就是等著看你怎麽被太歲城的天才們羞辱!”


羅城主在一輛,他從大秦商會租借的晶石馬車中,手持記憶神鏡,對準葉辰,陰冷笑道。


“罪人葉辰,你終於來了!”


有從太歲城來的年輕修武者看到葉辰,立即在,他們設下的擂台上叫囂。


“罪人葉辰,不想死,就立即跪在‘狗洞門’的,薛一甲的牌位前磕頭謝罪!


然後走過‘狗洞門’,說自己不如狗,自願放棄天榜前十的名次,如此方能保住性命,要不然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另外一個太歲城來的男子,手指用數十個狗籠子,三個為一組,搭建在城門口的長達十五米的‘狗門洞’。


這些狗籠子內裝著的狗,都在嚎叫,擺放在上方的狗籠子的狗們,拉的屎尿,全部在向下麵的‘狗門洞’滴落。


彭飛長老,盧靜雅,柳水風,古霜兒,丁小華等人,此時全部從晶石馬車上下來。


“太歲城的太可惡,葉師兄與他們無冤無仇,他們為何如此惡毒?”


古霜兒親眼,看到用狗籠子搭成的所謂‘狗門洞’,氣得渾身發抖道。


“是無冤無仇,他們的歹毒,是錯在你葉師兄身在中土域,錯在我們中土域,在他們眼中,是放逐之域。


在東荒人的眼中,中土域是在東荒人犯錯之後,會被流放的地方,是他們眼中罪人成群的地方。”


柳水風喝了一口酒,語氣偏冷的說。


“柳師兄,東荒的人,竟然是如此看我們的?”


李沐一聽,臉色難看道。


李沐是,牛首宗獲取名額的四個弟子中的一個。


盧靜雅,丁小華等人的臉色也是無比難看。


“罪人葉辰,你還在等什麽?


還不快跪在‘狗門洞’前,薛一甲的牌位前懺悔。


真等到郭如龍與辛敖雲,這兩位太歲城的天才出手,你就連懺悔與走‘狗門洞’的機會都沒了!”


擂台上,有年輕修武者,手指葉辰,高高在上,趾高氣昂的叫囂。


“罪人葉辰,給你十息的時間考慮,再不去‘狗門洞’門前,薛一甲的牌位前跪下懺悔,你就準備死吧!”


另一個年輕修武者氣焰高漲的喊道!


“罪人葉辰,下跪懺悔!”


“罪人葉辰,下跪懺悔!”


“罪人葉辰,下跪懺悔!”


五百個待在城外擂台旁的太歲城之人,手指葉辰,齊聲叫喊著。


與此同時。


在城牆上的二千多個太歲城來的人,也在聲勢震天的叫喊。


這一刻,城牆上的朝歌城人,臉色都異常難看。


這群太歲城來的人,可不隻是羞辱葉辰,他們在羞辱整個中土域的人。


葉辰在此時,扭頭看向氣得渾身發抖的古霜兒,說道:“小霜兒,還記得師兄對你說過的話嗎?如果有人不跟我們講道理,我們要怎麽辦?”


壓抑憤怒的古霜兒一聽,立即叫道:“打到他們跟我們講道理!”


嗖!


葉辰在古霜兒喊出這一句之時,他的右手橫切擂台的方向!


咻!


風靈劍從葉辰的乾坤戒中出鞘,飛斬而上!


霎間,擂台之上兩個叫囂的太歲城的年輕修武者的頭顱,飛上了天。


在他們的頭顱墜下之時,他們看到自己斷了頭顱的頸脖,在噴血。


接著,他們的頭顱落地,世界安靜了!


葉辰的一劍,仿佛給這個世界按下了休止符。


太歲城的來的人,全部驚呆。


朝歌城的人,也處於震驚狀態,他們都沒有預料到,葉辰說殺人就殺人,毫不顧忌太歲城來的是什麽!


盧靜雅,李沐,丁小華等人,全部睜大眼睛,盯著與古霜兒說話間,劍斬人頭顱的葉辰。


柳水風停止喝酒,注視葉辰道:“葉辰,這兩個人,其中一個是東荒六品家族的,還有一個是東荒七品家族的……”


砰。


葉辰殺人的風靈劍,旋轉而回。


葉辰抓住風靈劍的劍柄,看了眼柳水風,轉身麵向擂台方向,說道:“敵人的身份,知道與不知道,有什麽區別呢?”


言罷。


葉辰在柳水風發怔的眼神下,向擂台方向走去。


“罪人葉辰,你好大的狗膽,這一位是東荒六品蔣家的嫡係子弟,而這一位是東荒七品家族吳家的嫡係子弟,你怎麽敢殺他們,你死定……”


擂台上,另一個站立的男子,反應過來後,手指擂台上的兩具死屍,暴怒的盯著葉辰。


咻!


葉辰手中的風靈劍,再一次橫切飛出。


這一個怒吼葉辰的男子,瞬間人頭落地,倒在七品家族與六品家族的兩個嫡係子弟身邊。


“罪人葉辰,你竟然敢如此猖狂,你可知道殺死他們,將給你與你的家族,帶來什麽後果……”


擂台之下,迎麵正對著葉辰的,一個身穿戰甲的年輕修武者,厲聲低吼。


咻!


五品天星劍,飛出葉辰的乾坤戒,葉辰手握它,一劍斬向此人。


嗡!


這個太歲城來的年輕修武者,立即催發先天罡氣,同時激發他身上的防禦戰甲,厲聲道:“罪人葉辰,本少的防禦甲是六品的,你斬不破的!”


六品防禦甲,可以防禦三萬斤攻擊力。


此時,太歲城的年輕修武者,還將他的先天境二段的先天罡氣,融入其中,立即形成,能防禦四萬二千斤攻擊力的靈甲形態!


轟!


哢嚓!


然而,太歲城年輕修武者話音剛落,他的先天罡氣與六品防禦甲形成的,浮現周身的靈甲,被葉辰的天星劍斬爆。


旋即,他的人頭飛起。


咕咚。


他死不瞑目的人頭,砸在了擂台上,嚇得擂台四周的太歲城來的年輕修武者們,驚恐的向四周奔逃。


“誰敢離開,下一個就得死!”


葉辰手持染血的天星劍,登臨擂台,殺氣騰騰道。


他的這句話,如定身符般,讓向擂台四周逃跑的太歲城來的年輕修武者們,都下意識的停步,而且他們也不敢吭聲。


因為,剛才吭聲的人,全被葉辰殺了!


最讓他們驚悚的是,身穿六品戰甲的人,都被葉辰一劍斬了,而且葉辰的這一劍,並沒有用血脈戰獸附體化甲之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