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淩天神尊第一百七十九章讓葉辰走狗門洞

時間:2021-01-20作者:海陳


“嗬嗬,要讓我無法活著入朝歌城?”


葉辰冷嗬的笑了。


這十幾日過去,他受損的血脈心髒,超過預期的馬上將愈合。


一般血脈修武者,要三個月才可以恢複的傷勢,他隻需要兩個月就將修複。


因為他的人體心髒,也進化成了血脈心髒,它無時無刻都在向血脈心髒,輸送著修複的力量。


而隻要血脈心髒恢複,他的戰力將完全恢複!


古霜兒將冉胖子寫來的信,遞給葉辰道:“葉師兄,這一次敵人都是覺醒血脈的先天境四段修武者,你可得小心。”


微頓,古霜兒皺眉抱怨道:“為什麽我們去朝歌城入學,非要天命學院的人來接,而不能自己去呢?”


古霜兒在想,如果她爹可以跟去,就不用怕什麽太歲城的先天境四段的人了!


“小霜兒,別抱怨了,這是天命學院一直以來的規則。”


葉辰安慰古霜兒後問道:“這封信,你還給誰看過?”


“誰都沒有!葉師兄,我可是謹記著你的交待,冉胖子專門用追魂鷹給我的消息,我都要先告訴你。”


古霜兒急忙搖頭說。


“做得好,這件事情不要告訴你爹,與我的姐姐她們。”


葉辰笑著誇讚道。


古霜兒有點急了,她是準備告訴她爹的,她說道:“不告訴小蝶姐姐她們可以,但是這件事情應該告訴我爹,我爹可以保護你。”


“天命學院會有長老來接我們,他的實力不會比你爹弱的,如果太歲城的人要殺我,天命學院的長老,不可能不阻止。”


葉辰說道。


古霜兒一聽,放心下來道:“這到是的,我沒有想到這上麵,那這件事情就不告訴我爹了。”


微頓,古霜兒有點忐忑的說:“對了,葉師兄,還有一件事情。我爹問我,是誰傳我的靈蛇鞭法,我沒有告訴他是誰傳的,但是他想要學,我能教給他嗎?”


“當然可以,而且你教合適。那是我師傅,我去教他靈蛇鞭法,場麵會很尷尬。”


葉辰笑著點頭道。


“那肯定的,徒弟傳師父戰技,我爹他肯定接受不了,咯咯。”


古霜兒見葉辰答應,歡笑道。


十天後。


葉辰與古霜兒,在天龍宗與古星華,葉小蝶,葉文翰等人告別後,登上了天命學院來接人的晶石馬車。


這些時日,葉小蝶已經加入天龍宗。


葉文翰等葉家之人,都進入天龍山暫時居住。


天龍城的中,葉家的產業,依舊交給三大家族的人管理。


值得一提的是,葉辰進入天命學院的消息傳來,陸舉天,田麒麟,齊逍遙三位家主,就帶著家族中沒有被廢丹田氣海的小孩躲避出去。


他們害怕,葉辰進入天命學院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誅滅他們三家。


但是葉辰與葉家沒有動手,一切如舊。


這樣,在外麵躲過一個月,陸舉天,田麒麟,齊逍遙才膽戰心驚帶著家人回來。


在歸家後,他們派人告訴葉庭雲,以後三家,願意做葉家的附屬家族,年年分七成家族利潤給葉家。


葉庭雲痛快的答應了。


因為他要貫徹,葉辰定下的大計,對三大家族的人,不趕盡殺絕。在這往後的五十年間,利用優勢培養出一批家族英才,而後再擴張。


“葉兄好。”


“葉兄好。”


“葉兄,我是陽山宗的丁小華,以後在天命學院,請你關照我。”


“……”


葉辰走上天命學院的接人的晶石馬車,這馬車上已經坐滿了人。


幾乎所有人,在看到葉辰之時,都起身打招呼,態度恭敬。


這讓跟著葉辰上晶石馬車的古霜兒與有榮焉的笑麵如花。


“葉辰,我聽聞東荒太歲城有兩個天才,在朝歌城的城門口設立了一個挑戰擂台,另外還設立了一個‘狗門洞’。


他們說,你敢上擂台就殺你,你不敢上擂台,走過‘狗門洞’就放過你,你準備怎麽選擇?”


長相英俊,肌膚白皙之極,卻因為喝酒原因,變得通紅的柳水風,沒有吹捧葉辰,而是很耿直的問道。


“什麽?他們除了設挑戰擂台,還設立了一個‘狗門洞’?”


古霜兒瞬間就怒了,這‘狗門洞’的事情,冉胖子來的信中,可沒有寫!


“咯,這是我與彭飛長老,來接你們之時,才看到的情況。”


柳水風打著酒咯說道。


在柳水風旁邊,端坐的一位中年人,是負責接牛首城區域新入學員的彭飛長老,他正在好奇的打量葉辰。


“彭長老好。”


葉辰向彭飛拱手行禮。


“彭長老好。”


古霜兒立即學著葉辰行禮。


“坐好,我們馬上啟程。”


彭飛點頭道。


他對葉辰第一印象挺好,很有禮貌,也沒有因為成為天榜第十的妖孽,而咄咄逼人。


葉辰坐下後,柳水風追問:“葉辰,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當然是殺了他們,有什麽好說的。”


葉辰淡淡道。


“葉兄,霸氣!”


陽山宗的丁小華,立即怕馬屁道。


“葉兄,你必定能取勝!”


另外十來人,有大半人在吹捧。


彭飛長老的眉頭微皺,又覺得葉辰,其實骨子裏還是挺傲。


現在,堵在朝歌城門口的,可是從東荒太歲城而來的,先天境四段的年輕血脈修武者。


葉辰隻是先天境二段,卻透著輕視他們的樣子。


“葉辰,你要知道一件事情。


朝歌城的城牆處,防禦飛行的殺陣,是時時刻刻在運轉的。晶石馬車也是需要,從城門口進入城內,才能繼續飛行的。”


盧靜雅開口道。


她心中有點認為,葉辰是因為坐在晶石馬車之上,所以才會說的如此的輕描淡寫。


要知道,現在朝歌城已經人聲鼎沸。


無數人,在朝歌城的城樓之上,還有一些買得起晶石馬車的人們,全部駕馭晶石馬車,在朝歌城的城門口,等著看葉辰被殺,或是屈辱的走‘狗門洞’!


她爹鎮南將軍盧南,以及鎮北將軍謝無雙,天火將軍杜天火等人,都已經準備好了晶石馬車。


隻要葉辰一到,他們都會在晶石馬車上,觀戰!


微頓,盧靜雅想起一件事情,又補充一句道:“還有,魏靈兒去了太歲城,不在朝歌城!”


“盧靜雅,你什麽意思?我葉師兄與武王府沒關係,與魏靈兒也沒關係,你提這些做什麽?”


古霜兒不爽道。


“魏靈兒與葉辰沒關係,會用稀有的神靈芝給你療傷?會在天命學院選拔賽比試結束後與葉辰去天龍宗嗎?”


盧靜雅冷聲道。


古霜兒瞪眼,氣得不行,葉辰與魏靈兒的關係,在外人眼中,仿佛是注定要一起了!


……


此時。


朝歌城的城門口,有千名軍士戒嚴,現在這一個從外麵入城的城門口,已經不允許人進出。


城門口之上,密密麻麻全是人。


在上方一點,與外麵的天空中,有百餘輛晶石馬車橫空,可謂壯觀!


“葉辰,你讓我折兒損女,今日我定要你死!”


在其中一輛晶石馬車內,蒙著臉的孟元虎,手拿一把大弓,雙目血紅,心中殺氣騰騰的咆哮。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