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沈教授,請你矜持8.撞八下

時間:2019-11-28作者:芋圓紅豆湯


彎鉤月隻餘下半點亮光,懸掛在天際,近乎透明。


車內暖風開啟,呼呼作響,在闃寂無聲的環境中格外明顯,駕駛座和副駕駛座都被調得非常靠後,倏地沈修止驚醒,拿過手機看了眼時間,然後看向旁邊的鬱眠。


歪著頭,柔順的頭發幾乎將臉頰全部遮掩,他的外套被拱在脖子下麵。


沈修止歎了口氣,手掌搭在眼皮上方。


操,他昨晚是鬼迷心竅了,才會同意連夜趕回景城的吧。


惱了會兒自己,沈修止從操作台下方翻出一盒煙,抖出一根噙在嘴裏,車窗降下一條小縫,火苗將煙頭舔燃,灰白色的煙霧嫋嫋上升,順著縫隙鑽出車廂。


隔著一層薄煙,沈修止的眉眼五官更顯深邃,眼尾那點淚痣若隱若現。


直到瓷青色的天邊泛起一抹淡粉,鬱眠醒了過來,覺得嘴角濕濕的,下意識拉過手邊的東西蹭了兩下。


再睜開眼,周圍環境有些陌生,旁邊還有視線落在自己身上,一回頭便看到沈教授夾著煙,表情一言難盡。


意識回籠,鬱眠猛然發現手裏的東西並不是自己的,而且上麵還有一灘亮晶晶的東西。


鬱眠:“……”


鬱眠:“老師,不是,你聽我解釋……”


沈修止擺擺手:“不用了,老師什麽都沒看到。”


一定是被暖氣烘著,才讓鬱眠臉頰通紅的,就連耳尖也紅了起來。


鬱眠氣悶:“您還不如不說話。”


沈修止抿著唇,果真沒有再說話。


過了片刻,火星燃到香煙中央,沈修止兩指撚滅,“天亮了。”


“起床回家找哥哥吧,小朋友。”這句話和“回家找媽媽”異曲同工,說完以後,他自己先笑了起來,聲音低低沉沉,帶著剛抽完煙的沙啞。


鬱眠癟嘴,不就是昨晚說要回家要哥哥嘛,有什麽好笑的!


而且哥哥對自己最好了,找哥哥有什麽不對的!


沈修止推門下車,從後備箱將鬱眠的東西搬了出來。


鬱眠也跟著下車,手裏還拿著那件搭在自己身上的西裝外套,看了沈修止兩眼,“我洗幹淨再還給你,行吧?不行的話我買件新的還給您。”


沈修止將行李箱推到鬱眠手邊,手掌懸在半空,“不用了。”


鬱眠忸怩:“多不好意思了,我弄髒的啊,我應該負責。”


沈修止手掌依舊懸在半空,意思非常堅定。


鬱眠無奈,隻得將衣服遞給他。


沈修止甩手將衣服掛到右側肩頭,在車上過了一夜,他衣著淩亂,襯衣扣子都散到第二顆,在晨光熹微中,配著這個動作多了些風流痞氣。


鬱眠忙低頭,帶著些不好意思道別,“我走了啊,老師再見,路上小心。”


見她的背影消失在樓棟裏,沈修止搓了下後頸。


邁向不遠處的綠色垃圾桶旁,將外套從肩上拎下來,手一鬆,徑直掉了進去。


-


鬱眠到家的時候,鬱忱剛起床。


見到妹妹又狼狽又憔悴的樣子,他皺了皺眉,視線落在她微腫的眼睛上,“被人欺負了?”


“有兩個狗仔偷拍我,被發現還不走……”鬱眠癟著嘴,斷斷續續說了很多,仿佛要將昨晚受到的委屈和恐懼全都傾訴出來。


鬱忱揉了揉她的腦袋,眸光閃了一下,心裏已經有了主意。


其實以往也有不少狗仔認出鬱眠後偷拍她,捏造些無中生有的東西,都被鬱忱拿錢砸了下去。


這還是頭一次鬱眠正麵遇上。


趁著鬱忱洗漱期間,鬱眠也洗漱好,上班時跟著他一塊去公司。


鬱忱自然沒有反對,讓秘書在辦公室弄了台筆記本,讓她坐沙發上消磨時間。


“你退房了?”臨近中午的時候,鬱眠接到夏唯凝電話。


“嗯。”鬱眠怕打擾到她哥,拿著手機去休息室說話,“我昨晚回景城了。”


夏唯凝沉默,不知道該怎麽說,畢竟出那樣的事情都因為自己。


昨晚經紀人給她打電話,說齊黎甫發了一條微博正麵回應分手的事情,微博內容很給她招黑,當初談戀愛的時候怎麽沒發現他這麽混不吝。


她回去以後匆匆做了公關,到淩晨時候才算弄好,夏唯凝對這個前男友更是恨得咬牙切齒,出軌劈腿就算了,當初那個攝影師跟他是朋友,直接就被叫走,丟下一堆爛攤子也姑且不說,現在還竟然直接在微博上抹黑自己,是想洗白出軌還是怎麽?


夏唯凝起來的晚,到了中午才發現鬱眠走了。


她對鬱眠沒半點含糊,把事情大概給她講了講,然後一直道歉。


鬱眠無奈,發生那樣的事也不是夏唯凝的錯,而且自己還一個衝動跑了回來。


幸好宣傳照已經拍的差不多了,她在家就能修片,不影響夏唯凝那邊進度。


掛了電話,昨晚的事情像放電影一樣重新在腦海中播放了一遍。


到鬱眠很不矜持的撲到一個有夫之夫的男人懷裏時,畫麵暫停了一下,以0.5倍速緩慢播放。


鬱眠羞恥地捂著腦門,在沙發上滾了兩圈,就連認真工作的鬱忱都看了過來。


這要是讓顧教授知道,兩個人非要鬧矛盾吧……


顧教授是好人,沈教授也是好人,她竟然做了對不起顧教授的事情,還讓沈教授為難了。


當時情緒上頭,什麽都沒想,這會兒鬱眠簡直想學一個剪除記憶術,將所有人的這段記憶都裁剪出去。


從手機裏翻出上次顧教授給她留的手機號,鬱眠對著手機敲敲打打,刪刪減減,最終咬著唇將短信發了出去。


【鬱眠:顧教授求求你原諒我qaq】


【景大最帥最出名的顧教授:?】


為表歉意,鬱眠特地將備注改成顧行易常掛在嘴邊的那句話。


【鬱眠:我做了對不起你的事。但是我不能說。你能原諒我嗎?】


【景大最帥最出名的顧教授:我都不知道什麽事怎麽原諒你】


【鬱眠:我用我的生化成績保證,絕對絕對沒有下一次了,你就原諒我一下讓我安心好不好(可憐巴巴)】


得知沈修止回來以後,顧行易第一時間趕到他家,賴著蹭飯,賴著打遊戲。


要知道他奶奶做飯一絕的,超級好吃,而且沈修止技術還不賴,和他組隊沒有被坑過。


顧行易一臉懵逼,撓撓頭將手機遞給沈修止,“誒,阿止,你這學生什麽意思?”


他忽然又想到這倆人是師生,是一夥的,狐疑地看了沈修止一眼,“不會是你指示她幹了什麽坑我的事情吧,然後小姑娘心理承受不了,專門跑來跟我道歉?”


沈修止把自己手機遞給他,讓他接著玩。


“我這幾天一直在開會,有時間嗎?蠢貨。”


顧行易:“……”


沈修止敲了幾下鍵盤。


【景大最帥最出名的顧教授:嗯,原諒你。】


【鬱眠:好噠,謝謝顧教授】


【鬱眠:顧教授,我的微信申請通過一下】


沈修止點進微信界麵,通過申請。


還沒兩秒,那頭發過來一個轉賬信息。


顧行易把那把遊戲打完,湊到沈修止跟前,“怎麽樣?你學生說什麽了。”


沈修止將手機還回去,“沒說什麽,就是給你轉了一大筆錢,比你一個月工資還多。”


顧行易:“???”


沈修止:“我點了確認收款。”


顧行易:“!!!”


沈修止這個人渣,竟然利用他的身份騙小姑娘錢!


那邊,鬱眠看到顧行易點了確認收款,滿意極了。


她哥說的,能用錢解決的事情都不是事兒,如果解決不了,那是錢不夠,繼續砸,哥哥有錢,隨便花。


-


六點下班,鬱眠拉著鬱忱去附近商場。


鬱忱以為妹妹心情不好,需要購物發泄,已經準備好了黑卡,任她隨便刷,哪知道妹妹拉著他直奔男裝店,並且拿了好幾套西裝在他身上比來比去,問他好不好看。


鬱忱感動的說不出話,表示每套都好看,每套都很喜歡,隻買一套就行了,其他的錢都給她買小裙子。


鬱眠思考了一會兒,“哥,如果比你高幾厘米或者矮幾厘米的話,是不是和你穿一個號碼?”


她有點苦惱,覺得看沈修止的時候跟看她哥的時候的視角差不太多,但是她不知道沈修止多高多胖肩寬多少腰寬多少臀寬多少。


當下鬱忱唇角的微笑消失,臉陰沉了下來。


鬱眠不知死活,又嘟囔了一句:“應該和你身材差不了多少,一個號碼應該合身的吧。”


隨後自顧自的吩咐售貨員將她手裏這套黑西裝包起來。


隻——包了一套。


鬱忱臉色更差了。


鬱忱輕咳,盡可能溫柔地問:“眠眠,這是給誰買的?”


鬱眠眨眼:“給我教授。”說完又覺得會誤會,趕緊解釋,“我給他衣服弄髒了,賠他的。”


鬱忱表情緩和,沒那麽苦大仇深,語氣裏卻含了點小委屈,“你就買一套嗎?”


都帶著他來了,還試了那麽多件,都沒有他的份嗎,這哥哥當得太委屈了叭。


鬱眠:“……”


好的,她明白什麽意思了。


平時都穿高定的總裁,現在竟然為了一件西裝爭風吃醋。


都不嫌丟臉的嗎?


她又指揮著售貨員將其他幾套西裝一塊包起來,“這幾套是你的,哥哥也不想撞衫吧?”


鬱忱掃了一眼旁邊的領帶,“再給我挑幾條領帶吧,家裏沒有搭配的。”


鬱眠:“……”


黑西裝白襯衣,隨便一條都能用,還想搭配出朵花?


最後,鬱忱兩隻手拎滿,美滋滋地去櫃台結賬。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