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沈教授,請你矜持62.撞六十一下

時間:2019-11-28作者:芋圓紅豆湯


此為防盜章,如訂閱比例不夠, 可補夠訂閱或等待24h, 謝謝支持


到了下午,顧行易猛然發現自己在這是一個大瓦電燈泡的存在, 當即溜了。


鬱眠趴在課本上, 手裏捏著筆,懨懨不樂, 沈修止曲起手指, 在桌子上敲了兩下。


鬱眠立刻直起身子, 盯著沈修止, 眸子裏帶了點驚喜,“我可以走了?”


沈修止示意她收拾好東西,“我還有事, 你跟我換個地方學習。”


“……”鬱眠覺得挺麻煩的,滿口推脫, “老師, 我覺得這裏挺好的, 你去忙你的吧。”


沈修止:“沒事, 我不忙,有時間給你輔導。”


“老師, 你該不會覺得不看著我學習我就跑了吧?”


在沈修止的目光下,鬱眠後知後覺問出口。


沈修止點頭。


很顯然, 他是這樣覺得的。


因為沈修止是今年剛來的景大, 手裏沒研究生, 申請的實驗室還沒審批下來,所以就先和院裏的一個教授混用實驗室。


實驗室不遠,就在沈修止辦公室斜對麵。


他說的換個地方學習,就是去實驗室學習。


實驗室有八張實驗台,特別大,有兩張是空閑的,正好給鬱眠學習用。


辦公室門後豎了一個衣架,掛了件實驗服,沈修止將實驗服取下來,掛在小臂上。


進了實驗室,給鬱眠指了指她下午要呆的地方,這才給實驗服穿上。


實驗服和醫院的白大褂差不多,左胸印了一個生科院的logo。


沈修止寬肩窄腰,肌肉精瘦,手長腿長,天生的衣架子,穿上實驗服以後,整個人又斯文了不少。


雖然他穿襯衣西裝也很帥,但是看多了難免會視覺疲勞,這還是鬱眠第二次見他穿實驗服,第一次是在生科院牆上的照片裏看到的,她眼前一亮,覺得他眼角的淚痣也跟著亮了一下。


沈修止見鬱眠乖乖的,轉身去超淨工作台做實驗,正好背對著她。


鬱眠扒拉著課本,小心翼翼偷看,之前想要讓沈教授給自己當模特的念頭又冒了出來。


“沈老師,我們實驗室機器壞了,你能幫我去看一下嗎?”


忽然,門口傳來腳步聲,女人的聲音也跟著響起。


鬱眠做賊心虛,急忙收回視線。


溫彤從外麵進來,和沈修止穿著同款實驗服,看到鬱眠時愣了一下。


沈修止側身,看了她一眼,“我還有點事兒,學生在這等著,要不你去隔壁問問池老師有沒有空。”


實驗期間要保持無菌操作,他雙手伸在工作台裏麵,再出來會沾染上空氣中的細菌,便用下巴朝鬱眠方向抬了一下。


“其實我……”沒關係的。


見溫彤跟著一起看過來,鬱眠連忙解釋。


話還未說完,便被沈修止打斷,“她有幾個問題請教,在等了半天了,不好意思了溫老師。”


順便鬱眠還收到他附贈過來的警告的目光。


溫彤疑惑:“這是你班裏的同學?”


沈修止點頭。


溫彤看了鬱眠兩眼,“咦”了一聲,有些驚訝,“你帶的班現在不是在上實驗課嗎?我剛還看到劉老師抱著一遝子預習報告去隔壁實驗樓了。”


雖然鬱眠是話題的中心,但是旁邊兩個老師,她一個“學生”,自然是插不上話的。


就在她聽兩人聊天,心裏暗暗祈禱沈教授趕快去幫忙修機器的時候,發現“自己”疑似還有其他課,她虎軀一震,連實驗室搖床晃動的噪音都跟著消失了一瞬。


沈修止瞥鬱眠一眼,“哦?這個我還不太清楚,不過溫老師不是著急用機器嗎,我記得池老師下午好像還有個會要開,你快去看看吧別讓他走了。”


經提醒,溫彤也想起了正事兒,匆匆離開。


一時間,實驗室隻剩下他們兩個人。


沈修止將手頭的東西收拾了一下,摘掉手套,“下午還有課?”


沒課,肯定沒課啊!


她都畢業多少年了,有個屁課,最多了有節健身房的私教課。


鬱眠吞吞吐吐,“應該…沒有、唔…有課吧。”


沈修止笑了,低頭翻弄手機,“有沒有課你不知道?還怎麽期末拿滿分,嗯?”


這時,鬱眠手機震了一下,短信進來。


【鬱寧:有課。】


鬱眠瞄了眼,快速搶答,“有課!”


說完長呼了口氣。


沈修止這會兒也查到了他們班的課表,下午是一節化工原理實驗課。


他放下手機,一臉嚴肅地教訓鬱眠,“有課怎麽還賴我實驗室,鬱同學這是準備逃課啊?膽子挺大的嘛,就這樣還怎麽績點4.0。”


鬱眠:“……”


確定是她賴他實驗室的?


沈教授倒打一耙的功夫真不錯。


見沈修止走到實驗室門口,鬱眠一臉懵逼,仰頭看他。


沈修止好笑,拉開房門,“已經上課二十分鍾了,難不成還想老師親自送你過去?”


鬱眠抿著唇,默默起身,從桌上拿過手機,走了出去。


不知道哪個實驗室在做奇奇怪怪的實驗,整個走廊都彌散著一股嗆鼻的味道,沈修止站在那裏沒動,出於禮貌,鬱眠抬手在空中揮了兩下,“老師再見。”


沈修止用鑰匙將實驗室反鎖上,走到鬱眠旁邊,鬱眠表情呆呆。


他覺得這學生真蠢,“走吧,真準備逃課啊。”


“沒有。”鬱眠矢口否認,跟上他的步伐。


隔壁的實驗樓在生科院和化工院中間,是兩個學院教學公用的實驗樓,從生科院出發,五分鍾就能走到。


每堂實驗課上課以後老師會先將這節課的實驗原理和實驗步驟等大致講一下,等學生理解後才讓他們動手操作。


沈修止帶著鬱眠過去的時候,鬱眠已經遲到了二十五分鍾,該講的東西都講完了,站在黑板前的學生剛好解散。


劉培君讓他們五人一組,自由組合,一組一個機器。


化工原理學的是那種應用在工廠的機器,個頭很大,噪音也不小。


劉培君眼尖,一眼就看到穿著白大褂的沈修止,抬手招了兩下,“小沈啊,你怎麽過來了?有事嗎?”


剛踏進教室門的沈修止愣了一下,第一反應就是將身後的門關上。


隻是他剛碰上門把手,鬱眠適時跟了上來,出現在門口,非但沒有關上門,反而將她嚇了一跳,她猛地向後退步,反應極大。


鎮靜以後,鬱眠很慫很慫的埋怨,“老師,你幹什麽呢,沒看到我還在後麵,不想讓我進教室上課直接說啊。”


沈修止發揮極佳的應變能力,把門拉圓,仿佛剛才那個動作是特意給她開門的。


剛才沈修止在教務係統上查的,這節課是別的老師的,要早知道是他奶奶的課,他肯定不會過來。


因為顧行易亂說,這會兒她看到自己和鬱眠一塊過來,指不定會怎麽亂想。


沈修止關上門轉身,發現他奶奶正兩眼放光,視線緊緊落在鬱眠身上。


沈修止:“……”


他就知道!


——是一個蘋果。


鬱忱扭頭,望向右手邊臨時架起的辦公桌,他的秘書靠著辦公椅,雙腿前伸交疊在一起,鬱眠則乖巧坐在一旁,手臂被她壓住,睜大眼睛看他。


在他的注視下,荊宜吟抽了張紙巾,慢悠悠擦拭蘋果,然後“哢嚓”一聲咬了上去,汁水四溢,染到唇瓣,簡直可以稱之為囂張跋扈。


鬱忱臉都黑了,冷聲警告,“荊宜吟。”


荊宜吟應了聲,從骨子裏散發出的慵懶,“叫我也沒水,分你一個蘋果就不錯了。”


接著又是一聲脆響。


鬱眠往旁邊縮了縮,繼續乖巧。


自從小草莓長腿跑了以後,鬱眠便被鬱忱帶到公司,擔任著端茶小妹一職,美名其曰“綁票”,鬱忱還振振有詞,說這個消息傳到小草莓耳朵以後,它可能就拖家帶口回來了。


至於這個架子比老板還大的秘書姐姐,鬱眠根本就不知道怎麽回事,就連什麽時候來的她都不知道。


而且每天都能看到她哥被氣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