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沈教授,請你矜持61.撞六十下

時間:2019-11-28作者:芋圓紅豆湯


“嗯?”鬱眠沒聽清他說了什麽,反問道。


“沒什麽。”


幾秒後, 就在鬱眠準備結束交談繼續吃飯的時候, 齊釗看著玻璃推門的方向,漫不經心的開口, “施維喜歡沈修止, 你不知道嗎?”


???


鬱眠抓了抓耳朵,懷疑自己聽錯了。


暖黃色的柔光從頭頂傾瀉而下, 頭發被鬱眠隨手抓了幾下, 紮在腦後, 耳朵露了出來, 被熱氣熏得微紅。


她問道,“她不是你女朋友嗎?”語氣帶了幾分驚訝。


和齊釗預想的反應不大一樣,他看著鬱眠, 起了幾分逗弄的心思,笑了笑, 有些惡劣的開口, “沈修止沒告訴你施維是他前女友嗎?”


鬱眠:!!!


鬱眠咽了口口水, 看向齊釗的眼神帶了幾分同情, “那……你不擔心嗎?”


鬱眠已經八分飽了,這剛吃過飯, 腦子不怎麽靈光,她暫時還沒想到其他方麵。


隻是覺得這又是前女友, 又是喜歡沈修止的, 而且這個喜歡還沒個“前”字, 很可能是現在時的喜歡,都這樣了,齊釗還能穩坐如山,還笑著和她說話,這可真是胸懷寬廣,海納百川,大愛無疆啊!


齊釗:“……”


-


起身的時候,他們已經吃的差不多了,不會再點菜,路過門口收銀台,沈修止順手把賬單結了。


施維和他一前一後起身,中間隻隔了幾分鍾,這一耽擱,時間更短了。


剛巧賣奶茶的店鋪在餐廳斜對麵,施維一出門便看到沈修止進了那家奶茶店。


吃飯時,沈修止的西裝外套便被脫掉,搭在椅背上,白襯衣工工整整的穿在身上,衣擺被塞在西裝褲裏麵,袖扣解開,袖子向上挽了幾下,露出一小節肌肉線條流暢的小臂,禁欲中帶了點慵懶,和甜甜的奶茶店一點都不相符。


“什麽時候愛吃甜的了?”


施維走到沈修止旁邊,掃了眼菜單。


“一直都不討厭。”沈修止低頭付款,“你和齊釗喝什麽嗎?”


施維:“熱量太高,會胖。”


本來就是客套著問了句,見此,沈修止沒再說話,將手機塞回口袋。


操作台的機器嗡嗡作響,奶茶店裏隻有他們兩個人,施維看著沈修止,“我這次回來,是因為你。”


沈修止麵色如常,“沒必要。”


“你知道我喜歡你,喜歡這麽久了,你——”


施維情緒起伏有些大,說到一半停了下來。


“我快結婚了。”提到鬱眠,沈修止麵色溫和了不少,“齊釗喜歡你,你可以考慮一下。對了,我和你不太熟,稱呼太親密會被誤會。”


剛剛吃飯的時候,施維每喊一聲“阿止”,小姑娘都要皺一下眉,表情有些糾結,還以為他沒發現。


施維臉色直接沉了下來了,沒再說話。


回去以後,鬱眠和齊釗都已經吃好了,沈修止捏著吸管,戳開遞給她。


鬱眠驚訝了一下,“呀,你去買奶茶了啊,是不是我那天想喝的青稞?”


沈修止:“是是是,還加了珍珠,滿意嗎?”


鬱眠:“滿意!老師最好了!”


這時,鬱眠才注意到跟在後麵的施維,想到齊釗說的話,表情有些古怪,“你們剛才一起去買的嗎?”


側頭看了眼齊釗,目光裏不自覺又多了幾分同情。


齊釗:“……”


沈修止解釋:“沒有,門口遇到的。”


-


聊了幾句以後,施維趕飛機,急著離開,齊釗送她。


在辦公室的時候,沈修止已經將今天的事情處理的差不多了,下午陪鬱眠在影院看了部電影,又在電玩城玩了一會兒。


華燈初上,約會結束,沈修止送鬱眠回家。


道路兩旁的樹木有些年頭,又高又粗,枝葉茂盛,路燈透過枝杈投映在瀝青馬路上,斑駁細碎。


“我不回家。”


車廂內放著舒緩的音樂,鬱眠突然開口。


沈修止扶著方向盤,向旁邊瞥了一眼。


主動要求夜不歸宿的鬱眠本來就有些心虛,被這麽一看更是心虛不已,不自覺停了停脊背,故作強硬道,“我說,我今晚不回家!”


沈修止失笑,聲音低沉性感,在夜色的襯托下更是好聽。


鬱眠覺得被嘲笑了,哼了一聲,“作為未婚夫,是不是應該盡一些義務?還是你不願意,心裏想著別人,是不是你前女友!”


他們兩個談戀愛,在參加婚禮之前,沈修止一直都很規矩,除了跟接吻狂魔一樣拉著鬱眠親來親去,其他方麵都沒有越軌。


而且鬱眠有些害羞,一直處於被動的位置,隻偶爾被逗得狠了,才會主動親沈修止一下,像今天這樣帶有明顯暗示的行為是前所未有的,所以在受到有一點點可能是質疑的情緒時,她炸毛了,說的話也帶了些賭氣的意思。


沈修止嘴角噙笑,盯著前方道路,連忙否認,“沒有,我很期待,也沒有別人,沒有前女友。”


鬱眠不信:“齊釗都說了!”


因著他急於否定,語氣有些泛酸,“有就有嘛,我又不介意,幹嘛騙我。”


“說什麽了?”


“就……施維是你前女友。”鬱眠抬了抬下巴,聲音越來越小。


???


沈修止愣了一瞬,而後反應過來,慢吞吞開口,“那個啊——”


鬱眠裝模作樣的看著窗外,聽到他說話,耳朵早就支了起來,半天等不到下文,回過頭瞪了沈修止一眼。


從餘光裏看到這一幕的沈修止抿唇笑了下。


鬱眠生氣了,“停車!我要下車!”


“那個是齊釗瞎說的,他喜歡施維,追了這麽多年沒追上,看到顧行易結婚了,我也快結婚了,大概嫉妒我吧。”


沈修止他們都是高中同學,施維長得好看成績也好,不知怎的就被齊釗盯上了,當時齊釗表白了好幾次都被拒絕了,這倒也沒什麽,有一次施維以自己有喜歡的人為理由拒絕齊釗,第二天找到沈修止座位上,給他遞了瓶牛奶。


之後學校就傳著齊釗喜歡施維,施維喜歡沈修止,沈修止橫刀奪愛的三角戀,最後竟然還有沈修止和施維在一起的傳聞。


沉迷睡覺打遊戲搓麻將,根本就沒有和施維說過一句話的沈修止莫名躺槍,之後每次看到齊釗和施維,巴不得離得遠遠的。


“……”


“你怎麽不說施維喜歡你,他才嫉妒你的。”


搭在方向盤上的手指輕輕點了兩下,沈修止覺得自己很無辜,“我又不喜歡她。”


鬱眠斤斤計較,“喜歡老師的人好多哦,有學妹有老同學,在路上走著還有小姑娘過來要聯係方式。”


“……”沈修止打斷,“但是我隻喜歡魚魚。”


車廂內突然消音,鬱眠不自在的看向窗外,耳尖紅透了。


剛好到了公寓樓下,沈修止抬手幫鬱眠解開安全帶,拉著她上樓。


進門後,掐著鬱眠的小細腰,將整個人提到自己的大腿上,他一早便發現泛紅的耳尖,在上麵吻了兩下,唇瓣漸漸下移,溫熱又有點濕意。


鬱眠掙紮了兩下,對方箍得太緊,沒掙開。


她有點慌,語氣也帶了幾分緊張,在沈修止胸口推搡了兩下,“你、你別這樣。”


沈修止正埋在她的頸間,感受著軟滑細膩的肌膚,在鎖骨上輕咬一口,“怎樣?不是魚魚提醒我該盡一些未婚夫的義務了嗎?”


聲音比往常低沉很多,有些沙啞和克製,兩人是麵對麵的姿勢,貼得很近,很容易感受到對方的動作,以及……反應,當鬱眠察覺到被“皮帶”硌到,並且有愈演愈烈的趨勢的時候,她臉頰“唰”得一下紅了起來,腦子裏也炸了,空氣中盡是曖昧旖旎。


鬱眠嘴硬,尾音帶著顫,“是我提的,你不準動,我、我來。”


對於小姑娘的主動,沈修止樂意之極,從胸口抬頭,向後靠了靠,懶洋洋地抵著沙發椅背,又拎著鬱眠向前挪了點,依舊和自己貼在一起。


手掌鬆了些力道,虛虛握在鬱眠腰側,以防臨陣脫逃,沈修止眯眼看著對方,舔了下唇角,“開始吧。”


房間內沒有開燈,清冷的月光透過窗戶灑了進來,落在沈修止半個臉頰上,眼尾的淚痣恍了一下,襯衣的前兩顆扣子不知道什麽時候被掙開,衣著淩亂。


對著他這副模樣,鬱眠不自覺地跟著舔了下唇瓣,一時間不知道從哪兒下手,學著沈修止剛才的動作,先吻了下耳朵,在唇瓣上點了一下,見到上下輕滾的喉結,湊上去咬了一小口。


“嘶——”


沈修止被刺激到了,手掌握緊,想反客為主。


嚐到一點甜頭的鬱眠哪兒能放棄為非作歹的機會,在沈修止手臂上拍了一下,清脆響亮,軟軟地教訓他,“不準動!”


沈修止:“……”


後悔了怎麽辦。


……


-


“嗡嗡嗡……”


鬱眠是生手,沒什麽經驗,那個姿勢那個地點還是第一次,折騰了許久才進入正題。


和她相比,沈修止理論豐富,隻差實踐了,但是在鬱眠的強烈要求下,他做了半宿魚肉,後半夜魚肉翻身,將鬱眠折騰的嗓子都啞了。


本來就沒睡幾個小時,手機又一直震動,煩得不行。


鬱眠眯著眼朝床頭摸了兩下,拿過手機按了接聽,還帶著沒睡醒的沙啞,“喂?”


電話那端突然安靜下來。


鬱眠覺得莫名其妙,直接掛了。


她往被子下麵鑽了鑽,繼續睡覺,幾秒後突然反應過來,剛才拿的手機手感好像不太對,她的手機一直套有保護殼……


鬱眠猛地睜開眼,發現手邊的那個確實不是自己的手機。


在她接電話的時候沈修止已經醒了,見她這幅表情,抬手在她臉頰捏了兩下,“知不知道剛才接到誰的電話了?”


鬱眠小幅度搖了搖頭。


沈修止摁亮屏幕,通話界麵顯示出來。


最上麵那通是兩個字的備注


——奶奶。


鬱眠瞪大眼睛,拉過被子,鑽了進去。


許久,平複好心情,在沈修止腰上掐了一把,委屈巴巴地嘟囔道,“怎麽辦啊……”


沈修止好心建議,“跟我回去見家長?”


鬱眠猛的搖頭,“不行。”


“當做什麽都沒發生。”


“也不行……”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