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沈教授,請你矜持60.撞五十九下

時間:2019-11-28作者:芋圓紅豆湯


此為防盜章, 如訂閱比例不夠,可補夠訂閱或等待24h, 謝謝支持  他眸底平淡,看不清情緒, 但依舊是上課時溫和的做派。


鬱眠摸不準他什麽意思, 心裏咯噔了一下, 不會是本來就認識鬱寧,代課被發現了吧……


這時,沈修止將目光移到她胸前。


鬱眠心裏又咯噔了一下, 這老師怎麽這樣, 怪不得堂妹不來上課。


當下也顧不得是否會得罪他,直接轉了半圈, 背對著他,開口道別, “啊老師,我剛想起來我哥還在樓下等我, 沒什麽事的話我先走了,老師再見。”


演技浮誇就算了, 躲他的意思太明顯了。


這是給他當什麽人了, 他就是想看也不愛看飛機場好吧!


沈修止氣樂了,很快壓下多餘的情緒, 笑了笑說, “鬱同學, 相機能給我看一下嗎, 不經過本人允許的拍照行為好像不太禮貌。”


下一瞬,鬱眠臉頰整個紅了起來。


這……


這都是什麽事啊!


鬱眠不好意思,乖乖將相機遞過去,然後低頭盯著鞋尖。


她真的沒臉見人了,先不說偷拍被發現這件事,就她誤會的事情,對方肯定發現了,也不知道心裏怎麽想她,太丟人了吧!


她以後!再也不給相機掛脖子上了!


就在她胡思亂想間,沈修止已經將相機還了過來。


“給,謝謝鬱同學配合。”


頭頂的嗓音依舊低沉悅耳,可傳到鬱眠耳朵裏,讓她臉頰更紅了。


她忙接過,抬頭的時候斜覷了沈修止一眼,見他沒有類似鄙夷這種表情後,慌忙收回視線。


“哎呀現在已經快十點了,路上危險,老師您自己回家注意安全,我哥肯定等急了,老師再見!”


說完也不等對方回話,疾步走向教室門,好似腳下穿著不是高跟鞋,不怕被崴到。


沈修止勾唇,看著她背影開口,“鬱同學——”


鬱眠頓了一下,想裝作聽不見,走得更快了。


可到門口的時候,不小心被門檻絆住,如果不是眼疾手快扶住門框,恐怕都要直接摔出去。


沈修止繼續,“你今天好像沒帶課本,而且上課也沒認真聽講,回去以後把上課講的重點背一下,下節課提問。”


鬱眠扶好站穩,深知剛才沒走掉,這會兒不能再裝聽不到了,背對著他,軟聲應答,“好的,謝謝老師提醒,下次肯定一字不差給您背下來。”


才怪,下節課又不是她來上課。


“可以,老師記下來了,上課前一定會先提問你的。”話音一轉,沈修止關心道,“鬱同學走路慢點,別摔到自己,下節課沒辦法過來了。”


“……”


“謝謝老師關心。”


等鬱眠走後,顧行易從最後一排站起來,笑著調侃,“阿止,聽聽你說的都什麽話,看人姑娘被嚇的,要真摔了怎麽辦?”


“這點醫藥費我還是賠得起的。”


沈修止拿過講桌上的課本,瞥他一眼,朝教室外麵走去。


“誒誒誒,等等我,我都等了你兩節課了……”


-


墨色的天空掛著幾點疏星,校園裏燈光並不明亮,晚風拂過,帶著獨屬於夏夜的清涼。


校園裏沒有專門的停車位,一般是哪裏有空地哪裏就能停。


沈修止的車子停在生科院門前的空地上,生科院在學校東北角,位置很偏,教學樓離生科院也非常遠,大晚上的,去生科院的路上鮮少有人。


當沈修止夾著課本走到商學院的時候,看到捧著相機的鬱眠從眼前一晃而過,顧行易搗了他一下。


當沈修止走到橋上的時候,看到鬱眠從橋下經過,好像沒注意到他,顧行易又搗了他一下。


當沈修止快走到生科院的時候,看到鬱眠在化工院門口打轉,周圍路燈這兩天才壞,還沒來得及修好,漆黑一片。


這次顧行易沒再搗他,而是湊他耳邊壓低聲音,“阿止,你學生好像迷路了。”


再一再二再三,便是沈修止也發現問題了。


思索間,有呼吸噴灑在耳邊。


沈修止反手朝他肚子上捅了一下。


兩個大男人像什麽樣子!


“啊——”


正四下找路的鬱眠嚇得抖了一下,手臂上的汗毛立刻豎起。


漆黑的夜裏,沒有路燈,黑暗裏竟然還響起這麽淒慘的叫聲,實在太瘮人了。


景大校園太大了,鬱眠沒來過幾次,之前找教室的時候校園裏還有很多人,可以隨便找人問,這會兒夜自習下課太晚了,校園裏沒幾個人不說,光線還不大亮,旁邊的路標都看不太清楚,鬱眠照著手機上的地圖走了挺久的,現在還沒找到校門。


鬱眠朝聲源處看去,隱約看到兩個男人的輪廓,還挺高大魁梧的。


周圍沒有人,天色還這麽晚……


一時間無數個女大學生遇害的新聞湧入腦海。


顧行易沒料到沈修止會這麽對他,捂著肚子難以置信的看過去。


沈修止:“別靠那麽近,gay裏gay氣的。”


顧行易:“……”


沈修止:“不愛,救我媽。”


顧行易:“……滾。”


被搶答的顧行易轉向一旁,表示不想和沈修止說話。


沈修止無所謂,反正誰話癆誰先急,巧了,他正好不是。


不過見自己學生愣在原地,沈修止推了顧行易一把,“去給鬱…給她送到想去的地方,有人接了確認兩個人認識,坐出租了記下車牌號。”


鬱什麽?


沈修止忘了,直接含糊過去。


兩個男人在不遠處鬼鬼祟祟,還小聲嘀咕,誰知道在商量什麽。


鬱眠不確定校園裏有沒有壞人,下意識後退兩步,整個人呈戒備狀態。


她有點糾結,是脫了高跟鞋就跑,還是先拿相機往對方腦門砸,然後再跑,這麽重的玩意兒應該能給對方砸個腦震蕩吧。


顧行易被推到鬱眠麵前的時候,她剛好將高跟鞋脫掉,見人突然離自己這麽近,手心下意識一鬆,高跟鞋直接飛了出去。


隻是她準頭不好,高跟鞋和顧行易有著十萬八千裏的距離,朝著沈修止方向飛去,鬱眠力氣不大,沈修止都不用擋,那隻高跟鞋到他麵前的時候直接掉他懷裏。


沈修止:……


“那什麽,小妹妹?同學?hello?別衝動啊”,顧行易被這變故嚇到,想喊句對方名字吧,但是不知道叫什麽,沈修止也沒說啊!他朝前走去,努力讓對方冷靜,“別誤會,不是,我們不是壞——”


那邊,顧行易不僅朝自己逼近,還喊“妹妹”,誰是他妹妹啊!


鬱眠舉高相機,故作鎮定地威脅,“您可別過來,我手不穩,我說真的,我這相機估計有十斤重,比地上的板磚還硬。”


麵對著這戲劇的一幕,沈修止扯了下嘴角,“鬱同學,你的鞋。”


鬱眠停住,覺得聲音有點熟悉。


沈修止打開手電筒,對準自己的臉。


右手向前伸,鑲著一層碎鑽的高跟鞋在光下閃閃發亮。


鬱眠鬆了一口氣的同時,覺得自己腦袋大了一圈,眼前還有些模糊。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