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沈教授,請你矜持46.撞四十五下

時間:2019-11-28作者:芋圓紅豆湯


此為防盜章, 如訂閱比例不夠,可補夠訂閱或等待24h, 謝謝支持  “我不去。”一想到還有點作業沒做, 鬱眠哭喪著臉拒絕, “你以前是秘書小哥哥,現在是秘書小姐姐,你讓她跟你去啊。”


鬱忱過去, 在她頭頂揉了兩下, “你在家呆著, 又不去公司找我,陪哥哥吃頓飯不行嗎?”


“……行吧。”


鬱眠最受不了她哥裝可憐了。


得到肯定的回複, 鬱忱翹了翹唇角, 哪還有半點可憐的樣子。


“行, 眠眠最乖了, 快去換衣服,等會兒帶你去做造型。”


鬱忱給她挑的是一條嫩粉色的裙子, 前麵後麵都遮的嚴嚴實實,隻兩條手臂和兩節小腿露在外麵, 鬱眠本來就白, 穿著這件裙子又增色了不少。


等造型師做完造型以後, 仙氣十足。


晚宴開始了一段時間, 他倆才姍姍去遲。


宴會廳內掛著水晶吊燈, 歐式裝修風格, 燈光明亮, 地板上鋪了一層大紅色的地毯,特別有質感。


鬱忱商學院畢業的,大學時候小打小鬧弄了幾次創業,正好父母是娛樂圈這一塊的,畢業後索性開了一家娛樂公司,就是有魚。


虞桑晚支持兒子的事業,剛成立沒多久便帶著她工作室的人一起簽到有魚名下,鬱言悉也不甘示弱,隨後一起加入有魚,之後又挖些小花鮮肉,再簽些新人,別的不說,光是影帝影後這兩尊大神在,有魚足以在娛樂圈占一席之地,更何況鬱忱又不是蠢材。


樂維集團是國內三大傳媒公司之一,這次正是樂總五十歲生日舉辦的壽宴。


廳內明星雲集,凡是沾點邊的,有點門路的都來了。


鬱眠挽著鬱忱手臂,陪他一起走動,站在一旁安安靜靜,當一個稱職的花瓶。


“樂總,我敬您一杯。”鬱忱端了兩杯香檳,走過去,和樂東智敬酒。


“好好,來了好好玩,別拘著。”作為東道主,又是大喜的日子,樂東智笑容滿麵,他和鬱忱打過幾次交道,很欣賞他,轉頭給旁邊人介紹。


旁邊幾個都是娛樂圈文化傳媒這塊的,他們看到鬱忱心情有些複雜,連連誇了幾句。


不用介紹,他們都認識,前陣子這小子收拾了兩個狗仔,現在還在鐵窗裏蹲著呢。


這事以後還客客氣氣地警告了一些娛記,希望他們以後能看清臉,知道什麽能拍什麽不能拍,簡直就是衝冠一怒為紅顏。


鬱忱認識他們幾個,手臂橫在鬱眠腰間,將她往前推了半步,笑吟吟,“這是舍妹,以後如果遇上什麽麻煩,還請各位多多關照,我在這裏先欠下這個人情了。”


“……”


其實有個這麽好看的妹妹,也不是不能理解。


鬱忱身份地位在那放著呢,並不需要四處走動拉攏關係。


和樂東智敬過酒後,便帶著鬱眠去料理台那邊取餐。


“哥,爸媽最近回來嗎?都快中秋了。”鬱眠掃了一眼宴廳,隨口問道。


“不知道。”鬱忱給她遞紙巾,“估計回來吧。”


鬱眠“哦”了一聲,繼續吃東西。


因為穿的是晚禮服,稍微吃一點小腹就很明顯,鬱眠吃的差不多,跟鬱忱說了聲,起身去洗手間補妝。


洗手間位置有點偏,周圍比較安靜。


鬱眠低著頭,給沈修止發信息,他布置的學習任務讓鬱眠下節上課前完成,下課去辦公室找他,明天早上就要上課了,她課件還沒做完,作業也沒做完,人還在外麵,就想著和他求求情。


隻是,沈教授非常高冷的回複了一個“哦”。


鬱眠琢磨著這到底是同意了還是不同意?


剛轉過拐角,鬱眠忽然聽到一陣衣物摩擦的聲音,以及曖昧旖旎的呼吸。


鬱眠愣住,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高跟鞋跟地麵接觸總會傳出聲響,這倆人明知道有人來,竟然還繼續下去,真是……


猶豫了一瞬,鬱眠準備原路回去。


忽的,麵前兩人換了個姿勢,女人完全背對著她,男人直勾勾盯著她,語氣不善,“好看嗎。”


……這是她願意看的?


鬱眠略微尷尬,實話實說,“對不起,有點辣眼睛。”


男人眸光冷了下來。


鬱眠覺得既然都這樣了,那再尷尬一點也沒什麽吧。


她指了指他們身後的女洗手間,“要不你們換個地方,先讓我進去?”


“噗”


不遠處又多了一個聲音。


朝聲源看去,一個男人從男士洗手間出來。


鬱眠看到剛才接吻的那個男人臉都青了。


出去開個房多方便了,非要擠在洗手間門口,是味道很好聞嗎?


齊釗解決完人生大事的時候,發現門口堵了兩個人,其中一個就是他那沒出息的侄子。


這侄子在外麵和女人鬼混,他總不好突然出現吧,萬一給侄子嚇出什麽毛病怎麽辦?


之後聽到鬱眠說話,覺得這小姑娘挺有意思的,沒忍住笑了,現在看來是不好再藏了,便索性從裏麵出來。


齊釗清咳,一臉正經,輕飄飄看了他侄子一眼,“黎甫,在外麵可要老實點,別給家裏丟臉,以後沒人給你擦屁股。”


齊釗隻比齊黎甫大上幾歲,但能力出眾,和他父親不逞多讓,在公司更是有一席之地。


齊黎甫皺眉,沉默了幾秒,攬著懷裏的女人離開。


隻剩下鬱眠和齊釗兩個人,齊釗看著鬱眠笑了,抬手對著女士洗手間的方向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鬱眠覺得非常怪異,瞥他一眼,進去後將門鎖得嚴嚴實實。


……


“喂,小仙女,不說個謝謝?”


鬱眠在裏麵補了一下妝,沒想到出來的時候那個男人還在,雙手插兜,倚在洗手間門口的牆壁上,痞裏痞氣,見鬱眠看過來,還吹了一個極其輕佻的口哨,眼裏含著戲謔之意。


他整個人都讓鬱眠不舒服,鬱眠蹙眉,“謝謝。”


說完從他旁邊繞了半圈走,似乎是在避什麽不幹淨的東西。


齊釗勾唇,來了興致。


“感情你不是小仙女是個小白眼狼啊,知道什麽是知恩圖報嗎?”


話音剛響的時候,齊釗已經走到鬱眠身後,寬大的手掌攥住她的手腕。


鬱眠身子僵了一下,用力甩手,齊釗因為沒有防備,直接被甩開,他下意識想要再抓上去的時候,鬱眠向後退了半步,眸子裏滿是警惕。


齊釗失笑,周圍環境空曠,帶了點回音。


一如剛才輕佻的語氣,齊釗看著她:“挺凶的嘛,但是我可不是壞人,用得著這麽防我嗎?交個朋友唄。”


鬱眠皮膚天生白皙細膩,在燈光下白得發亮,齊釗餘光瞥到她裸|露在外的皮膚,回想到剛才柔軟的觸感,垂在身側的手指動了兩下。


注意到他的小動作,鬱眠更是反感,壓下心底的厭惡,“之前的事情謝謝你,但是請你不要纏著我,我不想交朋友,更不想和你交朋友,謝謝,再見!”


齊釗不惱,在鬱眠的身影消失後,翹起唇角,抬手看了看掌心。


-


鬱眠很討厭別人帶有別的意味的眼神,讓她很煩。


她沿著走廊出去,在門口吹了會兒風,怕鬱忱擔心,準備回去。


突然手機響了起來,來電顯示讓她有些驚訝,這還是沈教授第一次給她打電話。


“…喂?”鬱眠帶著點懷疑接起。


“什麽時候回家?”透過電話,本來就富有磁性的聲音沾了一層電流,更是好聽。


“我也不知道……”鬱眠聲音越來越小,停頓了一下,“老師,作業我真的寫不完了,我睡前把課件發你行不行,不對,如果通宵的話我可能會寫完,但是您明天可能就再也見不到我了。”


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為什麽?”


“因為我已經猝死了。”


“……”


“年紀大了經不起折騰。”


“……”


沈教授再次沉默,這確定不是在暗示他年紀大了?


過了會兒,鬱眠隱約聽到話筒那端傳來一聲低低的無奈的歎氣。


“早點回家,大晚上亂跑什麽,課件不用做了。”


“早點回家別讓老師擔心就行。”


不知怎的,她想到那天買奶茶的晚上,沈教授也是教訓她大晚上別亂跑,想到這裏她心頭沒來由的軟了一下,像是一個棉花糖,有人把手指放上麵戳了戳。


鬱眠抿了下唇,嘴硬,“我跟我哥在一起,哪亂跑了!”


“行,你沒亂跑,反正我不是你導員,學生失蹤被害都找不上我。”


“沒啥事,就是跟你說課件別做了,回家給我發個消息,早點睡吧。”


沈修止沒再說話,鬱眠也沒說話。


月光清冷,落在鬱眠的裙擺上,她手指絞在一起,揪著衣料。


沉默了半晌,如果不是手機裏還有微弱的電流,鬱眠都以為對方已經掛了。


“好的,老師您真好。”


軟軟糯糯的聲音,真情實感的感謝。


沈修止“嗬”了一聲,掛斷電話。


鬱眠從耳邊將手機拿了下來,這才發現微信上有好幾條未讀消息,全都是沈教授發過來的。


問她作業還差多少,中間空白了很長一段時間,然後問她在哪,回家沒,順便通知她寫不完作業明天下課去辦公室補,之後應該是沒等到回複直接給她打電話了吧。


鬱眠對著那句明天下課去辦公室補的消息撇了撇嘴,再看向其他對話框,心裏暖成一團,像是鑽進去一個毛茸茸的東西,滾來滾去,還有點點癢。


沈教授真別扭,明明是要關心她,還不直接說,一點都不可愛。


-


皓月清輝,透過紗簾縫隙落在地板上,床頭亮了一盞小燈。


沈修止半倚在床頭,居家服前兩三顆沒有係上,微敞著,露出一點健碩的胸膛,頭發蓬鬆淩亂,有幾縷垂在眼前,帶著一種淩亂頹廢的感覺。


他從桌子上夠了根煙過來,叼在嘴裏,又翻找火機,床頭櫃亂七八糟,抽屜裏也什麽都有,摸了會兒沒找到,他抓了下頭發,手指夾著香煙,煩躁地往桌子上扔。


沈修止生活很規律,該上課的時候九點十點就睡覺了,出去鬼混的時候,不到淩晨不回家。


本來他已經睡著了,是被鬱眠的消息震醒的,其實也沒多大點事,就在他拱在枕頭裏麵繼續睡覺的時候,倏地注意到鬱眠說自己還在外麵所以沒辦法交作業,然後沈修止清醒了過來。


這學生挺野的嘛,明知道不安全,還非愛大半夜到處晃蕩,是不是覺得有夜生活的人一般都壞不到哪去?


沈修止右手搓了下後頸,笑了,帶著幾分自嘲。


順手將手機上的備注【鬱寧】改成【鹹吃蘿卜】。


她臉色不大好,頭也不回朝人行道走去。


“回來。”同一時間,車窗落下,帶著些慍怒的聲音傳了出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