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沈教授,請你矜持40.撞三十九下

時間:2019-11-28作者:芋圓紅豆湯


此為防盜章,如訂閱比例不夠, 可補夠訂閱或等待24h, 謝謝支持


下一秒,鬱眠從副駕駛下來。


隨著“砰”得一聲巨響, 車門在她身後被狠狠摔上。


她臉色不大好, 頭也不回朝人行道走去。


“回來。”同一時間, 車窗落下,帶著些慍怒的聲音傳了出來。


鬱眠頓了下,轉身回去。


看她這麽乖,鬱忱鬆了口氣, 覺得身為兄長的餘威猶在。


可一口氣還沒喘勻,便見他的寶貝妹妹拿過方才落在副駕駛上的東西,再次摔上車門。


鬱忱:……


“眠眠聽話,”鬱忱皺眉, 盡可能放緩語氣,哄道,“就去吃個飯,什麽目的都沒。真的。”


鬱眠腦袋轉向右側,全做聽不見。


鬱忱駕著車子, 龜速跟在她身側,耐心哄勸。


片刻,鬱眠稍有些不耐煩, 抬眸瞪他。


“無事獻殷勤, 非奸即盜。”


鬱忱噎了一下, 這是無事獻殷勤?感情他以前白對這祖宗好了。


他手指點了點方向盤,正欲說些什麽,身後接連響起喇叭聲。


這會兒雖然過了下班高峰期,但街道上仍有不少車輛。


非機動車道上沒有劃停車位,鬱忱停在邊上,多少有些影響。


鬱眠並非不識大體的人,知道哥哥是為自己好,態度軟了下來。


“哥,你擋到人家了,你先回去,我隨便走走,等會兒回家。”


鬱忱盯著她看了幾秒,確認她火氣消了,這才離開。


“行,注意安全,有事和我打電話。”


直到車子消失在視野中,鬱眠收回視線。


她有些內疚,剛才不該莫名其妙發脾氣的。


從小父母工作繁忙,還有其他原因,鬱眠一直和鬱忱生活在一起。鬱忱比她大上幾歲,又當爹又當媽還肩負著兄長的重任,總之很不容易了。


其實鬱眠也不是排斥和鬱忱出席宴會,一起吃飯,她以前也經常充當他的女伴。


隻是剛才在車上的時候,鬱忱突然感慨了句妹妹長大了,聽著意思像是暗示她該談個男朋友了,再聯想到這個沒有任何預兆的飯局,很難不讓人想歪。


鬱眠不想談戀愛。


明明別人家的哥哥都是千防萬防,生怕自家妹妹被小混蛋叼走,偏偏鬱忱鼓勵她多認識一些異性朋友,推著她交男朋友。


如果不是他朋友年紀有些大,有老牛吃嫩草之嫌,估計鬱忱都要約家裏,坐一排,妹妹看上哪個選哪個。


鬱眠很是不能理解鬱忱這麽恨嫁的想法。


橘黃色的圓球已經有一半墜入地平線以下,多種色調的雲層摻雜在一起。


鬱眠被夕陽吸引了去,倚著圍欄,將掛在脖頸的相機舉了起來。


取景,按快門。


動作像呼吸一樣熟練。


“叔叔,我的氣球飛上去了,可不可以幫我取下來?”


“嗯。”


“謝謝叔叔,叔叔最好了!”


不遠處傳來小姑娘奶聲奶氣的聲音,鬱眠循著聲源看去,兩條大長腿蠻橫入鏡。


黑色的西裝褲包裹,筆直修長,皮鞋鋥亮,此刻邁步向前,不小心踩到樹下的落葉。


小姑娘還沒他大腿高,在一旁仰頭觀看,神色緊張,生怕夾在樹杈中央的氫氣球逃跑。


男人個子很高,用不著踮腳,隻稍稍抬手,就輕易將氣球取了下來。


他彎腰把繩子遞到小姑娘手上。


兩人麵對麵,一個站,一個彎腰,餘暉落在男人脊背,格外溫柔。


鬱眠眼疾手快,飛速按下快門。


照相機發出清脆的“哢嚓”聲,男人似有所感,目光掃了過來。


小姑娘再次道謝:“叔叔超棒!謝謝叔叔啦!”奶聲奶氣,語氣裏滿是雀躍。


男人收回視線,點了點頭。


本來就是臨時起意的一張照片,鬱眠歪著身子動作幅度有些大,又被突然的目光嚇到,身子後仰,差點掉進圍欄後麵的綠化帶。


-


【鬱眠:在學校?】


之前是在大學城附近下車的,鬱眠四處閑逛,不知不覺便到了景大校園。


沒記錯的話,堂妹今天應該有課。


很快,對方回複。


【鬱寧:在】


【鬱寧:想我了?】


【鬱眠:想個屁】


【鬱寧:……哦】


【鬱眠:一起吃飯?】


【鬱寧:行吧】


……


原本鬱寧下午有四節課,上完就可以放學,但是下課的時候臨時接到通知,明早的生化課要移到今晚夜自習上。


所以晚飯是沒辦法吃了,隻能回家一起吃宵夜了。


根據短信上的提示,上課教室在6102。


是一間階梯教室,鬱眠到的時候裏麵沒有幾個人,空空蕩蕩。


她環顧一周,在角落挑了一個位置坐下,然後就抱著相機搗鼓。


來回翻看剛才拍攝下來的夕陽,最終停留在那張遞氣球的照片上麵。


餘暉在他們身上鍍了一層金粉色,看不清五官,卻又溫柔至極。


鬱眠很滿意。


沒多久,教室裏陸陸續續來人。


鬱眠將相機放到一旁,托著下巴發呆。


算起來她已經畢業一兩年了,當初上學的時候為了快點畢業,一直跳級,每天都在上課,很少有清閑的時候,這還是頭一回蹭課,也不知道這老師讓不讓蹭。


19:30,老師踩著鈴聲從前門進來。


鬱眠趴在桌子上已經快睡著了,聽到鈴聲後隻是換了個姿勢,並不準備抬頭。


“這節課講蛋白質的多級結構,課後我會留幾道習題,下周課前提問。”


講桌上的話筒質量不太好,使用時帶著嘈雜的電波聲。


可盡管如此,依舊能聽出說話人有一副好嗓子,聲音低沉悅耳,非常好聽。


鬱眠耳尖抖了兩下,從桌子上爬起來,想看看這副嗓子的主人長得如何。


隻一眼,她便愣住了。


白熾燈傾瀉而下,講台上的男人兩腿修長,皮帶的金屬扣泛著亮光,白襯衣被服服帖帖塞進西裝褲裏麵,腰腹精瘦。


是很帥,但還不至於讓鬱眠看呆。


主要原因是這個老師非常眼熟,是一個小時前那個很溫柔的“叔叔”。


世界真小……


啊不,聲音真好聽……


桌麵上的手機突然震動,鬱眠回神。


【鬱寧:姐!等會兒老師點名的話幫我答個到啊!愛您!】


鬱眠:???


她是來約飯的,不是來代答到的好叭。


【鬱眠:你不來上課?!】


【鬱寧:我男神籃球比賽(害羞)】


所以就不過去了。


鬱眠默默將她後半句補全。


【鬱寧:我正擔心翹課會被扣學分呢!幸虧您來了!救我於水深火熱之中,我代表我男神感謝您!】


鬱眠明白了,這小王八蛋一開始就沒準備上課,她正好撞上來,所以就非常膽大的騙她來代課。


哦,這虛偽的塑料姐妹情:)


鬱眠氣得磨了下後槽牙,直接把鬱寧拉黑。


有課的人都不來,她還在這等個屁啊!


但是上課前,鬱眠選位置的時候,剛好坐在最後一排最裏麵的位置上,離後門最遠,如果現在走的話,可能會鬧出很大的動靜。


這個老師挺溫柔的,鬱眠不想他難堪,最終還是選擇留下來代課,並在心裏給那小王八蛋記了一筆不尊重師長的賬。


講台上正調試課件的男人眉眼深邃,鼻梁高挺,帶著金絲框鏡,格外斯文。


之前隻是匆匆一瞥,沒看清五官,現在瞧起來不僅人溫柔,身材好,嗓音好,五官還帥,鬱眠怎麽看怎麽完美,甚至還想邀請對方給她當模特。


鬱眠高中選的文科,大學學的攝影,很早就不學理科了。


這會兒耳邊又是蛋白質,又是一級結構二級結構三級結構的,鬱眠聽得頭大,沒多久便坐不住了。


她暗搓搓盯著老師看了許久,覺得這裏也算是個視覺盲區,應該注意不到,於是將旁邊相機挪了過來。


顯然,鬱眠對階梯教室了解甚少,老師站在講台中央,在座的每一個同學每一個小動作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當她拍下第一張照片的時候,沈修止便看了過來。


四目對視,鬱眠清楚看到對方眸子裏的警告。


她嚇得手抖,心想這個老師雖然溫柔,不過還挺有當老師的威嚴的。


於是她心虛地側了下手腕,將鏡頭對準熒幕,假裝自己正在拍攝ppt。


過了會兒,老師站在講台中央。


“我看大家都挺累的,提問幾個概念放鬆一下。”


“不好。”


“老師能不能提問簡單一點?”


因著剛才被警告,鬱眠老實下來,沒再敢瞎拍,此刻正趴在桌子上一眨不眨盯著沈修止的白襯衣,以專業的視角琢磨他有幾塊腹肌,腹肌幾厘米厚。


和周圍翻書討論的聲音格格不入。


“第一個問題,剛剛講過的,β-折疊的原因。”


“隨機點名,就——”


沈修止拿過點名冊,手臂微抬,塞在西裝褲裏麵的襯衣被帶出一部分。


鬱眠本來就被他有幾塊腹肌困擾,這會兒恨不得伸手幫他扯出來。


“第一列最後一排那個女生。”


全班安靜下來,歪頭朝後方看。


就連翻書的簌簌聲也停了下來。


鬱眠不明白為什麽突然安靜,眨巴了兩下眼睛。


講台上的男人再次開口,“對,就是黑色衣服正趴桌子上那個女生。”


鬱眠這次聽清楚了,四下張望,周圍隻有自己一個女生。


所以她就是那個被提問到的倒黴蛋?


不是說隨機點名嗎?!


您倒是照著點名冊點名字啊!


先不說她知不知道提問的問題是什麽,她連本書都沒有,去哪找答案!


沈修止溫柔提醒:“不回答問題的話,這節課的平時分就沒有了,我在第一節課說過的。”


鬱眠:……


這要是讓鬱寧知道,不得和她拚命。


最後,鬱眠硬著頭皮站起來,磕磕巴巴,“我、我不會。”


沈修止和鬱眠隔了十幾排桌子,她因為覺得丟人,聲音很小。


沈修止仿佛沒有聽到:“名字。”


鬱眠漲紅臉:“鬱寧。”


因為對方手上有花名冊,鬱眠不敢瞎報,萬一等會兒點名,她已經報了自己的名字,誰來補鬱寧的空缺。


“嗯,剛才那個問題答案是什麽。”


“局部協同性氫鍵形成。”


旁邊有人小聲提醒。


鬱眠有些不好意思,猶豫了幾秒,然後盯著黑板,不動聲色往旁邊挪了一點,在對方的幫助下磕磕巴巴回答下來。


沈修止沒刻意為難她,重複了一遍答案,在花名冊上劃了兩下便讓她坐下,點其他同學的名字繼續提問。


鬱眠坐下後這才發現她旁邊不知道什麽時候多了這麽個人,穿著襯衣西裝,見她看過來,勾了下唇角,示意剛才隻是“舉手之勞”,不必感謝。


雖然感激對方沒讓自己出醜,但是鬱眠覺得他臉上仿佛寫著“我很帥”三個字,就連勾唇笑都透露著裝逼,鬱眠實在欣賞不了,說了句“謝謝”便收回視線。


好不容易熬到下課,鬱眠是第一個站起來的。


都快走到門口了,可教授並不願意放過她,“其他人放學,鬱寧留一下。”


鬱眠:……


鬱眠:好…好的吧


下一秒,鬱眠從副駕駛下來。


隨著“砰”得一聲巨響,車門在她身後被狠狠摔上。


她臉色不大好,頭也不回朝人行道走去。


“回來。”同一時間,車窗落下,帶著些慍怒的聲音傳了出來。


鬱眠頓了下,轉身回去。


看她這麽乖,鬱忱鬆了口氣,覺得身為兄長的餘威猶在。


可一口氣還沒喘勻,便見他的寶貝妹妹拿過方才落在副駕駛上的東西,再次摔上車門。


鬱忱:……


“眠眠聽話,”鬱忱皺眉,盡可能放緩語氣,哄道,“就去吃個飯,什麽目的都沒。真的。”


鬱眠腦袋轉向右側,全做聽不見。


鬱忱駕著車子,龜速跟在她身側,耐心哄勸。


片刻,鬱眠稍有些不耐煩,抬眸瞪他。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鬱忱噎了一下,這是無事獻殷勤?感情他以前白對這祖宗好了。


他手指點了點方向盤,正欲說些什麽,身後接連響起喇叭聲。


這會兒雖然過了下班高峰期,但街道上仍有不少車輛。


非機動車道上沒有劃停車位,鬱忱停在邊上,多少有些影響。


鬱眠並非不識大體的人,知道哥哥是為自己好,態度軟了下來。


“哥,你擋到人家了,你先回去,我隨便走走,等會兒回家。”


鬱忱盯著她看了幾秒,確認她火氣消了,這才離開。


“行,注意安全,有事和我打電話。”


直到車子消失在視野中,鬱眠收回視線。


她有些內疚,剛才不該莫名其妙發脾氣的。


從小父母工作繁忙,還有其他原因,鬱眠一直和鬱忱生活在一起。鬱忱比她大上幾歲,又當爹又當媽還肩負著兄長的重任,總之很不容易了。


其實鬱眠也不是排斥和鬱忱出席宴會,一起吃飯,她以前也經常充當他的女伴。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