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沈教授,請你矜持36.撞三十五下

時間:2019-11-28作者:芋圓紅豆湯


此為防盜章, 如訂閱比例不夠,可補夠訂閱或等待24h, 謝謝支持  提到之前那個放她鴿子的攝影師, 夏唯凝氣得直罵髒話,因為鬱眠不是圈裏人,就沒跟她細說。


不過這倒方便鬱眠了, 沒意外的話很快就能拍好,下節課肯定能趕回去。


鬱眠兩腿微微分開, 弓著腰,站在夏唯凝身體兩側, 正以一個高難度的動作找角度,這會兒見大家都休息了,隨手把相機掛脖子上,伸手將側臥在地毯上的夏唯凝拉了起來。


等人散的差不多了, 兩人走過去。


“唯凝姐,你的特濃。”小白把剩下的兩杯咖啡遞過去,轉頭又跟鬱眠解釋,“鬱眠姐,店裏沒賣芋圓奶茶的,給你換成咖啡了,你要喝不慣的話我再出去找找。”


咖啡加了少冰,和炎熱的空氣接觸後, 紙杯杯壁浸出一層水珠。


小白的劉海都被汗浸濕, 黏在兩鬢, 見她準備出去,鬱眠忙攔下,“不用,咖啡我也喝。”


夏唯凝抿了口咖啡,跟鬱眠閑聊,“眠眠,你要不就專注人像拍攝,沒事我給你介紹點資源,平時就給雜誌拍拍照,也不用出門到處亂跑了。”


“算了吧,我人像拍的不好不說,被甲方爸爸催著修片多累了。”說到前半句,鬱眠神色有些遮掩,下一瞬晃了晃杯子,假裝生氣,“啊我知道了!你肯定是嫉妒我能全球各地出去玩,還有人給我錢花,對不對!虧我大老遠跑來救場,沒想到你是這種人啊!”


夏唯凝翻了個白眼,沒戳穿她。


她的人像要是不行,那絕大部分時尚攝影師直接失業得了。


喝完咖啡休息完以後,鬱眠加快拍攝進度。


下午四點的時候結束拍攝,夏唯凝還有幾場戲,需要回劇組,小白開車將她送過去以後,又將鬱眠送回酒店。


-


“砰砰砰”


晚上十點多,鬱眠聽到走廊傳來陣陣聲響,想著應該是夏唯凝他們劇組回來了,便去她門外敲門。


“誰啊,等一下。”門內傳來回複。


沒一會兒房門打開,夏唯凝見是鬱眠,拋了個風情萬種的媚眼,調侃道,“怎麽了?想跟我一塊睡?重溫少女時代?”


鬱眠白她一眼,“我下樓買奶茶,你喝不喝?”


“行,你等我換個衣服,我跟你一塊去。”


中午那會兒沒喝到奶茶,鬱眠心裏有點不舒服,覺得少了點什麽,睡不著覺。


她在床上翻來覆去,最後還是決定跟隨內心,找找有沒有現在還沒歇業的奶茶店。


兩人從電梯出來,看見外麵等了一群人,手裏推著行李箱拿著背包,應該是剛剛入住。


本來夏唯凝想著等會兒就在酒店附近轉兩圈,都是劇組的熟人,就沒帶口罩沒戴帽子,冷不丁看著這麽多陌生人,忙低下頭。


鬱眠一眼掃過,都是一副高級知識分子的樣子,有幾個還有點眼熟,她皺了皺眉,沒想起來在哪見過。


等到了酒店大門,鬱眠又和一個好幾天沒見的人迎麵撞上,她終於想起來剛才那幾個人為什麽有些眼熟了,因為……她在生科院的牆上見過照片。


沈教授依舊穿了件白襯衣,扣子扣到最上麵那顆,衣擺掖得整整齊齊,手裏兩個二十四寸的行李箱,還掛了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卻不顯狼狽。


算起來,沈教授要走自己聯係方式好幾天了,隻言片語都沒發過。


鬱眠還以為他早都離開申城了。


“咦。”鬱眠盯著他看了兩眼,“老師,你怎麽還在啊?”


沈修止上了台階,有些無語,“那我應該在哪?”


鬱眠覺得自己這話有點歧義,像是不歡迎他趕他走似的,忙補充,“你的會還沒開完啊。”


說完又怕他覺得自己多管閑事,轉移話題,“你們之前沒訂賓館嗎?這麽晚才來入住。”


沈修止沒注意到她那麽多心思,隨口解釋,“之前賓館出了點小問題,臨時換賓館。”


鬱眠穿了件吊帶碎花裙,兩根帶子鬆垮垮掛在圓潤的肩頭,皮膚白皙細膩,頭發披散下來,她本來就二十出頭的年紀,這會兒素麵朝天,打了個哈欠,看著跟熬夜做完功課的高中生似的。


沈修止皺眉:“你準備出門?”


鬱眠點頭:“嗯,我去買杯奶茶,老師要不要喝。”


大半夜的跑出去買奶茶?


這姑娘到底知不知道什麽叫危險。


沈修止自己都沒意識到,自從那天見識了鬱眠麵對“歹徒”時的壯舉,總覺得她蠢得要死,幹什麽都危險。


沈修止看了眼旁邊一直沒吭聲的夏唯凝,語氣和緩了一點,“去吧,早點回來睡覺,大晚上亂跑什麽。”


還知道和別人一起出去,多少有點長進,不算蠢到無可救藥。


“哦。”


鬱眠撇嘴,她就不該多問這一句。


明明早就發現沈教授不是知恩圖報的人,還上趕著被他教育。


夏唯凝挑了挑眉,這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麽忽視。


她不動聲色將沈修止打量了一番。


兩人走遠,夏唯凝好奇:“你老師?我怎麽不知道有這號人。”


鬱眠三兩句解釋他倆的關係:“鬱寧老師,我替她上課,他以為我是鬱寧。”


想到剛才沈修止對鬱眠的關心,夏唯凝開玩笑調侃,“一日為師終身為師,你老師看著挺溫柔的,要不我當你師母?”


她這明顯是瞎說的,前幾天才被人劈腿,直嚷嚷著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溫柔個屁。


都是假的,背地裏不知道多禽獸。


“你眼瞎了吧!”鬱眠白她一眼,完全忘了自己當初也這麽認為,“夏夏你還是別想了,他有男朋友了。”


夏唯凝:???


這才是真眼瞎吧?


就沈修止看鬱眠穿個吊帶裙,眉毛都快能夾死蒼蠅的鋼鐵直男的氣質,有個屁男朋友。


-


“還有東西嗎,沈哥?”


沈修止走進酒店大堂,和院裏一個教授的博士生迎麵碰上,博士生從他手中接過行李箱。


沈修止略一思索,問道:“還有一點,我去拿,這些你拿得上去嗎?”


博士生:“沒問題,那你去拿,我先上去了。”


“好。”


馬路兩側街燈林立,光線昏黃,還有少數匆匆趕路的行人。


望著正對麵已經拉上卷門的咖啡店,鬱眠頗為失望,歎了口氣,“唉,這大好的夜生活,怎麽就關門了呢!”


夏唯凝從進組後一直住在這邊,也有好幾個月了,對這邊的環境還算熟悉,想了會兒,“旁邊好像還有個小奶茶店,去看看吧。”


鬱眠挽著她手臂,在街上漫步:“有芋圓奶茶嗎?”


夏唯凝:“有原味奶茶就不錯了,還芋圓,想得——”


忽然旁邊傳來一聲清脆的“哢嚓”聲,鬱眠常年跟這玩意兒打交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她驚了下,立在原地,轉過頭,隻見兩個房子的縫隙裏蹲了一個人,因為在光線死角,並不容易被發現,黑色的圓形的鏡頭直勾勾對著她和夏唯凝。


鬱眠愣在那裏,大腦一片空白。


原本背對著鏡頭的夏唯凝發現她的不對勁,也轉過身。


哪知角落裏的人非但沒有害怕,反而站起來,走出來,朝她倆逼近,並且猛按快門。


“糟了被發現了,別拍了,快走快走!”


黑暗裏還有一個小個子男人,他從拿相機的男人身後走出來,著急催促。


“剛這兒娘兒們一直背對著咱,半天拍不到正臉,現在碰上正臉你還不多拍兩張。”拿相機的男人帶著帽子口罩,嘴裏罵罵咧咧,膽子很大,絲毫沒有被發現的怯意,“旁邊沒其他人,怕什麽。”


回賓館後,夏唯凝第一件事就是卸妝,這會兒素麵朝天,穿著簡單的居家服,而且前幾天一直拍夜戲,弄得黑眼圈特別明顯,一臉蒼白,看起來憔悴極了。


前幾天,齊黎甫和夏唯凝分手的消息霸占了好長時間的熱搜。


今天傍晚齊黎甫參加一個活動,有記者問他分手原因,齊黎甫說兩人性格不合,她性格有些冷淡,兩人之間已經沒了感情,是和平分手。


因為夏唯凝在拍戲,一直沒有在公眾麵前露麵,麵前這倆狗仔剛好在申城這邊,覺得這是個機會,大半夜摸過來碰運氣,沒想到直接就碰上了,而且夏唯凝這副樣子哪像是和平分手,等照片賣給媒體估計又是一個大新聞,他們能落到不少錢。


他倆是野路子狗仔,平時就靠著拍點照片賣給媒體過活,沒有任何職業道德可言,根本不怕被發現,反正又沒公司,不怕被辭退。


小個子男人被說動了,瞬間吃了熊心豹子膽,掏出手機,“哢哢哢”,一直按快門。


甚至還嫌距離太遠,一步步朝她們兩個逼近。


夏唯凝遇到過不少這種情況,知道該怎麽應對,而且就算被拍上了也沒什麽,到時候讓經紀人掏錢買下來就行了。


隻是鬱眠突然愣在原地,身體還微微顫栗,加之那兩人咄咄相逼,場麵一時有些混亂。


夏唯凝快速轉身,擋在狗仔身前,關心道,“眠眠,你沒事吧?”


鬱眠沒吭聲,像是沉浸在一個人的世界裏。


沈修止路過的時候剛好看到這一幕。


他的學生嚇得都快哭出來了,旁邊的朋友手足無措,對麵兩個壞人步步緊逼。


這他媽還沒十分鍾就遇到壞人了。


竟然還不知道跑,哭有什麽用,蠢死得了。


沈修止煩躁地想抽根煙,甚至還想站旁邊看看這倆姑娘到底有沒有長腦子。


不過身體先於腦子,沈修止大步流星邁到稍壯碩的男人身後,一腳踹在他膝彎處。


得了,這壞人也是倆沒腦子的,人都走到背後了還沒發現。


男人淒悶哼一聲,很快做出防守,手肘跟著向後捅去,沈修止自然不可能給他這個機會,擒住他右臂,快速將他的雙臂折在身後,與此同時相機砸在地上,沈修止在他腿彎處又踹了一下,直接將其往地上摁,同時抽出一隻手,把自己領帶扯了下來,立即捆綁,完畢後一腳踩在男人後背,男人臉朝地,發出淒慘的叫聲。


這一連串過程在短短幾秒內完成,沈修止身手利落,動作狠辣,男人根本無半點還手之力,在他手裏跟小雞仔似的。


小個子本來就膽子小,而且幹他們這一行的最多被人扔出去,沒生命危險,所以他也就沒危機感,目睹完這一幕才反應過來自己是不是應該上去幫忙。


壯碩的男人臉蹭著地麵,罵罵咧咧,“呸雜種,狗娘養的!放開我!有本事別玩偷襲咱們一對一!”


沈修止皺眉,腳下用力。


壯碩男人悶哼一聲,吐字不清,“阿阿華,過來幫我,啊——”


小個子猶豫了一下,一邊叫嚷著給自己壯膽,一邊朝沈修止撲過去。


沈修止舌尖頂了下腮幫,朝夏唯凝看去。


他學生看著像是被嚇傻了,那另一個沒事的姑娘總能上來幫個忙吧?


他也不是解決不了兩個人,隻不過一抬腳這個站起來,那個撲過來,太麻煩了,凡事要選最省事的解決方法。


能在娛樂圈混多少要有點眼力勁,夏唯凝收到目光後當即明白,過來鉗製住地上的男人。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