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沈教授,請你矜持31.先別買!還沒碼完!

時間:2019-11-28作者:芋圓紅豆湯


此為防盜章,如訂閱比例不夠, 可補夠訂閱或等待24h, 謝謝支持


鬱眠正盤腿坐在地毯上做課件, 手邊擺了五杯奶茶, 整整齊齊排列成一條直線,其中三杯已經空了。


其實課件並不難, 沈修止已經將資料全部發給她了, 隻要複製粘貼一下就行,真正讓她頭禿並倍感壓力的是沈修止給她布置的作業,是除了生化以外, 這學期所有科目的。


鬱眠心裏難受,她又說不出口。


真的, 她一個社會人士,幫人代兩節課沒錢賺就算了, 老師還這麽敬業, 對她這麽好, 她真的吃不消呀。


“我不去。”一想到還有點作業沒做, 鬱眠哭喪著臉拒絕, “你以前是秘書小哥哥, 現在是秘書小姐姐,你讓她跟你去啊。”


鬱忱過去, 在她頭頂揉了兩下, “你在家呆著, 又不去公司找我, 陪哥哥吃頓飯不行嗎?”


“……行吧。”


鬱眠最受不了她哥裝可憐了。


得到肯定的回複,鬱忱翹了翹唇角,哪還有半點可憐的樣子。


“行,眠眠最乖了,快去換衣服,等會兒帶你去做造型。”


鬱忱給她挑的是一條嫩粉色的裙子,前麵後麵都遮的嚴嚴實實,隻兩條手臂和兩節小腿露在外麵,鬱眠本來就白,穿著這件裙子又增色了不少。


等造型師做完造型以後,仙氣十足。


晚宴開始了一段時間,他倆才姍姍去遲。


宴會廳內掛著水晶吊燈,歐式裝修風格,燈光明亮,地板上鋪了一層大紅色的地毯,特別有質感。


鬱忱商學院畢業的,大學時候小打小鬧弄了幾次創業,正好父母是娛樂圈這一塊的,畢業後索性開了一家娛樂公司,就是有魚。


虞桑晚支持兒子的事業,剛成立沒多久便帶著她工作室的人一起簽到有魚名下,鬱言悉也不甘示弱,隨後一起加入有魚,之後又挖些小花鮮肉,再簽些新人,別的不說,光是影帝影後這兩尊大神在,有魚足以在娛樂圈占一席之地,更何況鬱忱又不是蠢材。


樂維集團是國內三大傳媒公司之一,這次正是樂總五十歲生日舉辦的壽宴。


廳內明星雲集,凡是沾點邊的,有點門路的都來了。


鬱眠挽著鬱忱手臂,陪他一起走動,站在一旁安安靜靜,當一個稱職的花瓶。


“樂總,我敬您一杯。”鬱忱端了兩杯香檳,走過去,和樂東智敬酒。


“好好,來了好好玩,別拘著。”作為東道主,又是大喜的日子,樂東智笑容滿麵,他和鬱忱打過幾次交道,很欣賞他,轉頭給旁邊人介紹。


旁邊幾個都是娛樂圈文化傳媒這塊的,他們看到鬱忱心情有些複雜,連連誇了幾句。


不用介紹,他們都認識,前陣子這小子收拾了兩個狗仔,現在還在鐵窗裏蹲著呢。


這事以後還客客氣氣地警告了一些娛記,希望他們以後能看清臉,知道什麽能拍什麽不能拍,簡直就是衝冠一怒為紅顏。


鬱忱認識他們幾個,手臂橫在鬱眠腰間,將她往前推了半步,笑吟吟,“這是舍妹,以後如果遇上什麽麻煩,還請各位多多關照,我在這裏先欠下這個人情了。”


“……”


其實有個這麽好看的妹妹,也不是不能理解。


鬱忱身份地位在那放著呢,並不需要四處走動拉攏關係。


和樂東智敬過酒後,便帶著鬱眠去料理台那邊取餐。


“哥,爸媽最近回來嗎?都快中秋了。”鬱眠掃了一眼宴廳,隨口問道。


“不知道。”鬱忱給她遞紙巾,“估計回來吧。”


鬱眠“哦”了一聲,繼續吃東西。


因為穿的是晚禮服,稍微吃一點小腹就很明顯,鬱眠吃的差不多,跟鬱忱說了聲,起身去洗手間補妝。


洗手間位置有點偏,周圍比較安靜。


鬱眠低著頭,給沈修止發信息,他布置的學習任務讓鬱眠下節上課前完成,下課去辦公室找他,明天早上就要上課了,她課件還沒做完,作業也沒做完,人還在外麵,就想著和他求求情。


隻是,沈教授非常高冷的回複了一個“哦”。


鬱眠琢磨著這到底是同意了還是不同意?


剛轉過拐角,鬱眠忽然聽到一陣衣物摩擦的聲音,以及曖昧旖旎的呼吸。


鬱眠愣住,她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高跟鞋跟地麵接觸總會傳出聲響,這倆人明知道有人來,竟然還繼續下去,真是……


猶豫了一瞬,鬱眠準備原路回去。


忽的,麵前兩人換了個姿勢,女人完全背對著她,男人直勾勾盯著她,語氣不善,“好看嗎。”


……這是她願意看的?


鬱眠略微尷尬,實話實說,“對不起,有點辣眼睛。”


男人眸光冷了下來。


鬱眠覺得既然都這樣了,那再尷尬一點也沒什麽吧。


她指了指他們身後的女洗手間,“要不你們換個地方,先讓我進去?”


“噗”


不遠處又多了一個聲音。


朝聲源看去,一個男人從男士洗手間出來。


鬱眠看到剛才接吻的那個男人臉都青了。


出去開個房多方便了,非要擠在洗手間門口,是味道很好聞嗎?


齊釗解決完人生大事的時候,發現門口堵了兩個人,其中一個就是他那沒出息的侄子。


這侄子在外麵和女人鬼混,他總不好突然出現吧,萬一給侄子嚇出什麽毛病怎麽辦?


之後聽到鬱眠說話,覺得這小姑娘挺有意思的,沒忍住笑了,現在看來是不好再藏了,便索性從裏麵出來。


齊釗清咳,一臉正經,輕飄飄看了他侄子一眼,“黎甫,在外麵可要老實點,別給家裏丟臉,以後沒人給你擦屁股。”


齊釗隻比齊黎甫大上幾歲,但能力出眾,和他父親不逞多讓,在公司更是有一席之地。


齊黎甫皺眉,沉默了幾秒,攬著懷裏的女人離開。


隻剩下鬱眠和齊釗兩個人,齊釗看著鬱眠笑了,抬手對著女士洗手間的方向做了一個請的動作。


鬱眠覺得非常怪異,瞥他一眼,進去後將門鎖得嚴嚴實實。


……


“喂,小仙女,不說個謝謝?”


鬱眠在裏麵補了一下妝,沒想到出來的時候那個男人還在,雙手插兜,倚在洗手間門口的牆壁上,痞裏痞氣,見鬱眠看過來,還吹了一個極其輕佻的口哨,眼裏含著戲謔之意。


他整個人都讓鬱眠不舒服,鬱眠蹙眉,“謝謝。”


說完從他旁邊繞了半圈走,似乎是在避什麽不幹淨的東西。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