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沈教授,請你矜持30.撞三十下

時間:2019-11-28作者:芋圓紅豆湯


此為防盜章,如訂閱比例不夠, 可補夠訂閱或等待24h, 謝謝支持  她愁容滿麵, 最後覺得還是應該撞撞運氣,萬一這個老師也正好不認識“鬱寧”呢。


可剛一進來,就被這個明顯是老師的老太太這麽看,鬱眠心裏咯噔了一下, 這不會是認出來了吧……


她下意識往沈修止身後躲了半步, 下一瞬又想到好像代課這事最大的債主是沈教授吧?這會兒是不是應該躲到老太太身後才對?


沈修止心裏有些無奈, 麵上卻非常平靜, 將鬱眠從身後揪了出來。


“劉老師, 這個是你們班的學生吧, 剛才去101領東西, 東西太多,她幫我拿了點, 所以來的有點晚, 你看現在來得及不?”


這次沈修止回景大教書,凡是看過他履曆的老教授都要誇他一句,劉培君不開心了, 非要他在學校裝作不認識她,每次見麵都是“沈老師”“劉老師”的打著招呼。


“是是是,是我們班的。”劉培君連忙應下, “叫什麽來著?”


雖然是問鬱眠叫什麽, 但是她卻是看著沈修止, 她可沒聽出沈修止話裏要和鬱眠劃清界限的意思,要不是怕嚇到小姑娘,估計都要上去握住她的手好好聊聊了。


沈修止扯了扯唇角,他話裏意思還不明顯嗎?


側頭看向鬱眠,一本正經地問,“這位同學,你叫什麽?”


很顯然,鬱眠根本沒有和他的思維連上線,杏眼圓睜,眨巴了兩下,一臉懵逼。


怕她張口就是“老師我們都後台操作了你怎麽還不知道我名字”這種話,沈修止使了個顏色,“同學,名字。”


鬱寧他們班學生對沈修止是又愛又怕,一方麵是他的學術能力太牛逼了,在雜誌上發表的文章天天放床頭拜讀都不為過,而且長得帥啊,聲音也好聽,另一方麵則是沈教授教學嚴謹,弄得他們苦不堪言。


現在見沈教授帶著另一個“鬱寧”過來,和劉老師在門口說話,雖然他們手頭做著實驗,但注意力卻悄悄往那邊分了一點。


“鬱……寧。”


鬱眠糾結後回答,覺得自己還能再活一會兒。


沈修止:“那沒什麽事的話,我就先走了,劉老師再見。”


劉培君挽留,“小沈很忙嗎?要不留下來幫忙輔導輔導學——”


這時沈修止已經走出教室,劉培君有點遺憾,“誒誒誒怎麽就走了呢”


鬱眠在旁邊心驚膽戰,小聲詢問,“老師,我過去做實驗了啊……”


劉培君滿臉笑意地打量著她,安撫道,“別緊張,不記你遲到,叫鬱寧是吧,鬱……寧?”


這個名字在嘴裏過了兩遍,劉培君覺得不對勁了。


她這記性在一群老教授裏都是排的上名的,她記得鬱寧好像是一個短頭發女生吧,剛才還把上節課的實驗報告補交給她。


劉培君擰了下眉頭,看了眼鬱眠,在教室裏掃過,將一看到她堂姐就立刻躲到機器後麵的鬱寧喊了過來。


其實班裏都知道鬱寧堂姐幫忙代課的事情,但大家都是同學嘛,沒什麽仇沒什麽怨的,誰閑得沒事去舉報啊,現在鬱寧當場翻車,皆給她一個“一路走好”的目光。


葉如瑩在沈修止進來以後,也一直注意著那邊的動向,看向鬱眠的眼神有些複雜。


鬱寧硬著頭皮過去,和鬱眠並排站一起。


鬱眠本來還覺得能多活一節課,現在腦子裏被兩個字刷屏。


——完了。


鬱寧比較活潑,鬱眠則遺傳她媽比較多,長得比較精致,小時候經常有人誇她像洋娃娃。


不過倆人站一塊細看的話,還是能從眉眼裏看出幾分相似。


這倆姑娘長得有點像。


一個還是她孫子親自送過來的,還冒充另一個姑娘。


這是為什麽呢!


雖說已經到了退休的年紀,但是劉培君依舊有一顆粉粉的少女心,沒事和朋友跳跳廣場舞,在家看看青春偶像劇,看到男女主鬧別扭的時候還會拿著紙巾抹淚。


現在什麽都還沒問,她就已經腦補出了二三十集的偶像劇了。


雖然鬱眠很慫,但是鬱寧更慫。


她扯了扯堂姐的衣袖,決定坦白從寬,掛科就掛科,不能把堂姐連累了啊。


“老師,那個……,你聽我解釋——”


劉培君抬手打斷,一副我都懂的表情,“不用說了,老師什麽都不知道,你們放心,今天什麽都沒發生。”


說完捂著腦袋“哎呀呀”了兩聲,“我這記性怎麽這麽差啊,剛才發生什麽了嗎?”


既然是千裏迢迢想方設法另辟蹊徑來接觸她孫子的,這姑娘要是被自己嚇到,以後不敢再來找阿止了那怎麽行!她還指望著抱重孫呢!


鬱眠一臉懵逼,被這比較戲劇的一幕驚到。


很顯然,鬱寧也沒弄明白發生了什麽,兩人麵麵相覷。


劉培君翻了翻口袋,掏出兩顆大白兔奶糖,給她倆一人一顆。


“老師今天兜裏正好有糖,來來來,請你們吃糖,真是辛苦你們了。”


一想到沈修止的性子,劉培君覺得鬱眠真不容易,又多給了她一顆糖。


原本上上下下像坐過山車的鬱眠突然平靜了下來,心情還有些詭異。


鬱眠接過大白兔,把將第二顆分給劉培君,“謝謝老師。”


劉培君非常感動,真是個好孩子啊!


她覺得自己其實還能發揮一點餘熱,不能讓這小姑娘忙上忙下,萬一累了不想追了怎麽辦。


劉培君裝作什麽都不知道,語氣親切,“這位同學是不是對化工原理很感興趣啊,正巧老師這周末有空,要不來我家輔導一下功課?”


怎麽又是開小灶!


鬱眠大驚失色,連忙拒絕,“不了不了,我就隨便學學,及格就行,不麻煩老師了。”


劉培君有些失望,但是不好勉強人家。


又拉著她倆聊了幾句,一再表示自己理解她們,什麽都不會亂說,又給了幾顆糖這才讓她們過去。


走到一台機器後麵,見劉培君去幫其他學生調試機器了。


鬱眠壓低聲音,“你老師這是什麽意思啊……”


鬱寧思索一番,小聲揣測,“姐,她是不是給你當做蹭課的學生了,以為你好學又內向,怕揭穿這件事會打擊到你。”


鬱寧越想越覺得是這回事,平常這老太太經常鼓勵他們好好學習,人可好了。


鬱眠將信將疑。


鬱寧解釋:“你看這奶糖,老太太兜裏天天有糖,我們上課時候有同學睡覺,她發現後會給那個人喊起來,然後就給他發個糖,讓他好好聽課。現在給你糖吃,還是兩顆糖,肯定是因為覺得你太愛學習,鼓勵你的!”


鬱眠捋了一遍事情經過,好像確實是這樣。


等大家都學會如何使用機器,開始記錄數據的時候,劉培君往鬱眠那裏看了一眼,小姑娘站在窗邊,外麵花壇裏有幾株植物,綠油油的,午後陽光落在她散在肩頭的頭發上,怎麽看怎麽好看。


她拿出手機,給顧行易打了個電話。


早上中午的時候,顧行易自認為吃了一肚子狗糧,有點想孟睆,便和她發了個視頻。


孟睆工作很忙,沒空搭理他,顧行易不介意,在視頻那頭默默癡漢,手機突然響了,嚇了一跳,忙接起電話。


劉培君怕鬱眠聽到,壓低聲音,“行易啊,那個小姑娘是不是眼睛很大,長得很白,還可乖了。”


剛開始顧行易沒聽懂,突然反應過來,也下意識壓低聲音,“奶奶,你見到了啊!我老早就想告訴你了!”


劉培君:“這姑娘一直在阿止他們班上課嗎?你什麽時候見到她的?”


顧行易沒明白什麽意思,沈修止他班的學生,當然是一直上課了,“嗯,一直上課,大概是三四周左右見到的吧,阿止藏得太嚴實了!”


劉培君了然,更是堅定了自己的猜測。


心情大好,“晚上來家裏,奶奶給你做好吃的,想吃什麽盡管說!”


想到中午吃的外賣,顧行易告狀,語氣委屈巴巴,“奶奶,你不是不讓我去你家吃飯了嗎,中午的外賣難吃死了。”


劉培君驚訝,也有點委屈,“誰說的?外賣難吃還不來家裏吃,中午都做好飯了,阿止打電話說你們不回來,最後都倒掉了。”


顧行易:“阿止說的!”


話剛一出口,又想到中午還有鬱眠,既然奶奶已經知道了,那也沒什麽吧。


他又補充了一句,“奶奶別生氣,不怪阿止,中午的時候阿止給小姑娘留下來補習功課了,可能不太方便吧,下次我自己回去。”


劉培君“嗯”一聲,沒想到兩個人已經到課後輔導的程度了。


這以後日子還長,光吃外賣不好呀,她思忖片刻,心裏有了主意。


“鬱眠,倒水。”


還是沒人理他。


鬱忱皺眉,正準備說些什麽,倏地聽到旁邊傳來破空聲。


他下意識抓起手邊的文件夾,抬手擋了一下,接著又是一聲悶響,一個不知名物體墜落在地上。


——是一個蘋果。


鬱忱扭頭,望向右手邊臨時架起的辦公桌,他的秘書靠著辦公椅,雙腿前伸交疊在一起,鬱眠則乖巧坐在一旁,手臂被她壓住,睜大眼睛看他。


在他的注視下,荊宜吟抽了張紙巾,慢悠悠擦拭蘋果,然後“哢嚓”一聲咬了上去,汁水四溢,染到唇瓣,簡直可以稱之為囂張跋扈。


鬱忱臉都黑了,冷聲警告,“荊宜吟。”


荊宜吟應了聲,從骨子裏散發出的慵懶,“叫我也沒水,分你一個蘋果就不錯了。”


接著又是一聲脆響。


鬱眠往旁邊縮了縮,繼續乖巧。


自從小草莓長腿跑了以後,鬱眠便被鬱忱帶到公司,擔任著端茶小妹一職,美名其曰“綁票”,鬱忱還振振有詞,說這個消息傳到小草莓耳朵以後,它可能就拖家帶口回來了。


至於這個架子比老板還大的秘書姐姐,鬱眠根本就不知道怎麽回事,就連什麽時候來的她都不知道。


而且每天都能看到她哥被氣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我下樓買個咖啡,你們慢慢聊。”鬱眠起身,自顧自地說著台詞,“哥,你要美式咖啡加榛子糖漿是吧,好的我知道了,再見。”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每次鬱眠都被擠在中間當公道人,要不就是拿她當由頭吵架。


-


立秋後已經一段時間了,午後陽光明媚,卻又不燙人。


公司就位於景城最繁榮的商業區,隔壁就有一個大商場,鬱眠常喝的那家咖啡館就在裏麵。


旁邊小廣場上,男人身材修長,襯衣袖扣挽至小臂,手裏拿了個冰淇淋,腰背半彎,將冰淇淋放到小姑娘嘴邊,在小姑娘想要伸舌頭舔的時候,手臂往上一抬。


然後再次放到她嘴邊誘惑她,再抬起,鬱眠看了都替小姑娘生氣。


小姑娘還沒他大腿高,紮了兩個小辮,仰著頭,氣鼓鼓的樣子,可是每次還是不長記性的伸舌頭。


鬱眠隔得遠,看到沈修止帶著個半大點的小朋友,還這麽欺負她,覺得非常詭異。


她舔了舔唇,上前一步,小聲逼逼,“老師,您連——孩子都有了啊。”語氣帶了些難以置信和她自己都沒察覺出的東西。


“沈叔叔,你別老欺負我。”小姑娘奶聲奶氣,仿佛下一秒就會哭出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