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沈教授,請你矜持28.撞二十八下

時間:2019-11-28作者:芋圓紅豆湯


此為防盜章,如訂閱比例不夠, 可補夠訂閱或等待24h, 謝謝支持  盯著鬱寧,惡狠狠道:“你老師太禽獸了!”


鬱寧停下來, 一臉懵逼。


鬱眠擰上瓶蓋,把礦泉水放桌子上, 因為太過用力, 發出一聲悶響。


她非常不理解,“怎麽會有這樣的人!”


接受賄賂以後竟然還讓她背書,而且說十二點就十二點, 背不完不讓走。


鬱眠隻背了一半,還有另一半沒背下來, 臨走前沈修止還告訴她下次上課繼續背。


鬱眠:???


隻有更丟人,沒有最丟人。


這種專業課本裏少不了的就是專業詞匯, 特別是生化這種,全是瑣碎知識概念的,所以鬱眠遇到了數個不認識的漢字, 她隨便蒙了一個讀音,想著就這麽糊弄過去,可給沈修止背書的時候, 他不僅給她糾正讀音, 還讓她把讀錯的字抄寫十遍。


如果可以, 鬱眠這輩子都不想和沈修止見麵了:)


知道不關自己的事情, 鬱寧鬆了一口氣, 坐直後將抱枕塞進懷裏。


她跟著附和:“對對對,我老師特別禽獸!”


鬱眠其實就是嘴上說說,不記仇,這會兒吐槽兩句,憋了一路的氣也就消了。


“你知不知道沈教授幹得更禽獸的事情?”鬱寧來了興致,招呼著鬱眠分享八卦。


“嗯?”


“剛開學的時候,一百來個學生擠我們班裏蹭課,而且全都是女生,沈教授竟然忍心把她們趕出去。”


“我跟朋友覺得他應該是gay。”


“嗯???”


鬱眠聽了前一句,正疑惑沈修止幹嘛給她們都趕出去的時候,冷不丁聽到第二句話,空氣凝滯了幾秒。


“……這兩件事沒什麽聯係吧?說話是要負責任的。”


察覺到對方的不信任,鬱寧辯解,“我說的是真的,我們學校還有一個挺有名的計院教授,叫顧行易。你應該不認識,他倆天天膩歪到一塊,吃飯一起吃下班一起走,而且顧教授還經常來我們班等沈教授下課,你是不知道他倆之間的粉紅泡泡一直咕嚕咕嚕往外冒……”


鬱眠愣住,她應該認識那個顧教授……


第一次代課的那個晚上,那個臉上寫著“我很帥”的西裝男給她送上出租,臨走前給她留了個號碼,好像就是叫顧什麽來著。


這麽一細想的話,鬱眠又想起一件事。


剛開始沈修止沒說十二點可以走,他中途看了一眼手機,才給她規定了時間,而且結束以後,他們剛下樓就遇上恰好路過的顧教授。


一個計院,一個生科院,離得也沒這麽近吧?所以是兩個人提前約好一起走的?


沈修止還因為她出來的有點晚,然後顧行易就過來接他……


天呐,她都發現了什麽!!!!


空調扇葉上下搖擺,冷風剛好掃過鬱眠,裸露在外的肌膚裹了一層涼意。


她呐呐出聲,語氣帶了些不確定,“應該不是吧,你老師看著挺有荷爾蒙的,挺男人的……”


“你見過哪個gay臉上寫著同性戀三個字?”鬱寧嫌她想法太世俗,“我鈣蜜一身腱子肉,跟健身房教練的身材差不太多,你能想象他是下麵那個?”


行吧。


她年紀大了跟不上時代。


“姐,我覺得忱哥說的對,你應該多交點朋友,不行了多談點戀愛也行,你看你眼力勁兒不行啊。”鬱寧語重心長道。


鬱眠:……


好了,恭喜鬱忱“催戀愛大隊”又多一名新成員。


鬱眠不想跟她廢話,拿手機轉了一個兩百塊紅包給她。


鬱寧疑惑。


“飯錢,晚上記得請你室友吃飯。”


“哦。”鬱寧撇了下嘴,點擊領取紅包。


她堂姐就是太客氣了,不願意欠人家一點人情,人家隻要對她好一點點,她不管怎麽都要還回去。


-


每周兩節生化課,一節在周二早上,另一節在周四早上。


鬱眠周四下課以後,再次被沈修止喊去背書,不得不說他真是一個認真負責並且言行一致的老師。


這次辦公室裏除了鬱眠他們兩個,又多了一個顧行易。


顧行易在他們兩個之前到,坐在沈修止辦公椅上,翹著二郎腿,懶洋洋敲鍵盤,仿佛在自己家一樣,一點都不拘束。


“下課這麽早?”聽到門響,顧行易從辦公椅轉過來,見到鬱眠的時候,愣了一瞬,“哈、哈嘍。”


很明顯沒有料到沈修止會把自己的女學生帶過來,沒有任何防備。


——沈教授和顧教授是一對。


這句話倏地出現在腦海中,鬱眠舔唇,沒忍住,盯著顧教授多看了兩眼。


那天談話結束,鬱寧對這個話題依舊很感興趣,吃飯的時候還拉著她猜測他們兩個哪個上哪個下。


“顧教授好。”


“鬱同學好。”


彼此客客氣氣、非常禮貌的打招呼。


沈修止凶巴巴上前,一把將把顧行易從椅子上拎起來,又把生化書遞到鬱眠手中,“背書。”


鬱眠秒懂。


好的好的,她不和顧教授說話了。


雖然沈修止端著一副溫文爾雅的作派,但是每次他一笑,笑得越溫和,鬱眠心髒跟著下意識緊縮。


和他不同,顧行易比較平易近人,計院男生多,他一直走的親民路線,偶爾還和學生一起打球。


因為有顧行易插科打諢,這次背書倒沒上次那麽嚴格,不到半個小時,鬱眠就將剩下的全部背完。


-


再次上課是四天後,足夠去申城一個來回,順便幫夏唯凝拍宣傳照。


鬱眠糾結了一下,裝好設備,決定去那邊找她。


鬱眠的父母一個影帝一個影後,夏唯凝的父母也都是圈裏人,和鬱眠父母關係挺不錯的。


不過和鬱眠不同,夏唯凝是童星,從小就接廣告接電視劇,在劇組的時間比在學校都長。


申城靠南,比景城溫度高。


鬱眠到的時候夏唯凝正在拍戲,助理給她接進去。


片場到處都是攝影設備,鬱眠轉了一圈有些不舒服,她喜歡站在鏡頭後麵,不喜歡鏡頭對著自己。


她和助理說了聲便離開了。


鬱眠算是半吊子自然人文攝影師,或者說半吊子旅行攝影師也沒錯,不過她人像拍攝還是過關的,當初上學期間教授就誇她眼光獨到,拍出來的人物特別有靈氣。


這次來純粹是給夏唯凝幫忙的,所以鬱眠在劇組入住的酒店開了一間房。


飛機上的食物特別難吃,中午時候鬱眠就吃了兩口,在房間收拾好東西後她就去找地方吃飯了。


有時候緣分來了擋了擋都擋不住,鬱眠坐在餐廳靠窗位置,點好餐沒多久便看到有一男一女從遠處走來。


三十幾度的高溫下,男人穿了一身西裝,衣冠楚楚。


鬱眠支著腦袋,還沒來得及感慨對方真是勇士,竟然不覺得熱的時候,恍然發現,對方好像…有那麽一點點眼熟…


可能目光太過專注,下一瞬男人掃了過來,鬱眠慌忙低頭。


請問沈教授是雷達嗎?


為什麽每次偷看都會被抓到!


沒多久,麵前傳來“嘟嘟”兩聲。


一雙骨節分明的手出現在視野中,中指指關節抵著桌麵。


沈教授低垂著頭,沒什麽表情,站在餐桌對麵。


鬱眠仰頭,緊張地咽了口口水。


不是她慫。


任誰被追債逼著背兩天書,再遇到追債的都做不到無動於衷。


對視了幾秒,沈修止突然笑了,“又偷拍我?”


完全是開玩笑式的開場白,鬱眠卻被嚇得連忙搖頭,迅速將桌子上的手機收起來,“我沒……,我吃飯,我先過來的!”


“沈老師,這位是?”


兩人語氣都帶著幾分熟稔,溫彤不記得沈修止身邊有這樣一個女生,而且也沒見過沈修止這樣逗女生玩。


“一個熟人。”


沈修止語氣有些敷衍,溫彤皺眉。


這個餐館裝修很小資,適合情侶約會就餐,鬱眠不動聲色打量了溫彤一番,又想到幫他背書作弊的顧教授,再看向沈修止時眼神都變了。


“大家都等著呢,溫老師能先把咖啡買了嗎?”


“行。”


“老師,您這樣不好。”


鬱眠含蓄開口,希望對方回頭是岸。


沈修止挑眉:“我怎麽不好?”


鬱眠噎了下,怎麽出軌還出的理直氣壯,“就…就是不好!”


見鬱眠答不上來,沈修止又起了嚇唬她的心思,表情忽的嚴肅起來,“鬱寧,你逃課。”


鬱眠:“……”


這句話像平地一聲雷,她這才想到自己現在在申城,不應該遇到沈修止的,她百口莫辯。


餐廳玻璃門被從外推開,戶外黏膩悶熱的空氣湧了進來。


鬱眠眨了兩下眼睛。


她應該說自己有個分|身在上課,還是應該說鬱寧確實沒有逃課……


沈修止見小姑娘被嚇得變了臉色,心情大好,輕笑出聲,也沒糾結這個事情,“在這幹什麽?”


鬱眠:“找朋友……”


過了會兒,鬱眠回過神,凶巴巴反問,大有要替糟糠之妻顧行易討公道的意思,“老師在這幹嘛。”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