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沈教授,請你矜持27.撞二十七下

時間:2019-11-28作者:芋圓紅豆湯


此為防盜章, 如訂閱比例不夠, 可補夠訂閱或等待24h,謝謝支持


“肉都老了,先吃飯, 等會兒給你。”鬱忱摁著肩膀將她轉正,手機扣到餐桌另一側。


然後看向坐在對麵的鬱寧, 鬱寧很有眼色, 當即將手機收起來,拿起筷子, “好餓啊!吃飯吃飯!”


因為昨天傍晚發脾氣,沒和鬱忱一起吃飯,鬱眠負荊請罪, 主動訂下餐廳,請他吃晚飯。


是一家日式烤肉店,薄薄的五花肉放在鐵板上, 滋滋作響, 多餘的油脂順著邊緣流出,鬱忱負責烤, 鬱眠和鬱寧負責吃。


鬱忱拿起筷子, 給鬱眠和鬱寧各夾了一塊火候剛剛好的肉。


鬱眠瞪了眼對麵那個欺軟怕硬的小混蛋, 礙於哥哥的臉色,隻能乖乖吃飯。


一時間, 包廂裏隻剩下油脂滋滋作響的聲音。


“姐, 昨天上課怎麽樣?開心嗎?”


鬱寧隨口問道, 絲毫沒有將堂姐坑去代課的心虛內疚。


鬱眠拿筷子的手頓了一下,五花肉“啪”得一下掉進蘸料盤。


因著昨晚從上課到回家短短兩個小時內就發生了好幾件蠢事,鬱眠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泡澡,心情舒緩以後將昨晚的經曆選擇性遺忘掉了,近期也根本不想聽到“上課”兩個字。


鬱寧毫不自知地火上澆油:“是不是覺得自己渾身上下充斥著獨屬於大學生的青春洋溢,覺得自己又年輕了不少?然後特別感謝我給你這次經曆?”


鬱眠氣得牙癢癢,惡狠狠挑了兩下盤子裏的蘸料。


行吧,既然鬱寧主動提及,她不介意提醒她下節上課前還有背書任務。


“你老師沒點名。”


“嗯。”鬱寧開心,一副早就料到應該是這樣,“我想著就是,昨天突然通知上課,肯定有人趕不來,我教授十有八九不會點名。”


鬱眠話音一轉,語氣冷淡,“但是老師提問你回答問題了。”


“而且課後還留我單獨輔導了。”


“哦對了,老師還說下周上課前要先提問你這節課的背誦任務。”


一句比一句可怕,像晴天冰雹硬生生砸到鬱寧心頭。


鬱寧嘴巴半張,半天沒反應過來。


鬱眠適可而止,沒再刺激她,笑眯眯地說,“加油哦。”


欺負完鬱寧,她心情舒暢,昨晚被壓下去的鬱氣一擁而散,開始高高興興給哥哥烤肉。


安靜了烤熟一片五花肉的時間以後,鬱眠發現她哥不知道什麽時候放下筷子,正襟危坐,盯著她和鬱寧,神色冷淡。


鬱眠對他這副模樣格外熟悉,鬱忱比她大上好幾歲,不僅要照顧她日常生活,對她的教育問題上也沒有放鬆,這副樣子一看就是要準備說教的。


鬱眠慌了一下,剛才隻顧著欺負鬱寧,忘了哥哥還在旁邊坐著,得意忘形了。


本著死道友不死貧道的原則,鬱眠先一步招供,“哥,我昨天本來是找鬱寧吃飯的,結果她太壞了,自己逃課就算了,還坑我去給她代課,你說氣不氣!”


鬱寧還在思索代課的事情,猛一聽到鬱眠告狀,還沒反應過來,懵懵地看著他倆。


正在這時,被鬱忱扣在一側的手機響了起來。


鬱眠拿過手機,準備開溜,“那什麽……,有人給我打電話,我出去接一下,很快回來。”


-


講完電話,鬱眠在走廊盡頭看到了一個剛剛提及的、並且最近一點都不想遇到的人。


男人立在走廊盡頭,手臂壓在窗沿,上身前頃,脊背彎出一個弧度,半個小臂垂在外麵,姿態慵懶。


穿了件黑襯衫,扣子解到第二顆,微風湧動,額前碎發拂過眼角,鬱眠這才發現他竟然有一顆淚痣,小小的,顏色很淺,點在桃花眼附近。


很撩人,也勾著鬱眠心癢癢。


鬱眠覺得沈修止如果不是老師的話,完全可以靠肉.體吃飯。


單是這麽隨意一站,便是一副絕好的風景。


昨晚臨睡前,鬱眠想起沈修止拿自己相機看了幾眼,特意從床上爬起來。


然後發現裏麵其餘的東西原封不動,獨獨少了兩張有沈修止出鏡的照片,鬱眠傷心遺憾到半夜才睡著。


烤肉店日式裝修風格,環境典雅,很適合約會。


鬱眠心裏嘀咕,也不知道和“老師”約會的美人兒有多絕色。


正想著,旁邊包廂門打開,一個男人出來,動作粗暴地在沈修止肩上攬了一下,意境直接被打破。


鬱眠遺憾,如果出來個穿和服的女人,從身後將手臂伸到他腰腹,那絕對是荷爾蒙爆棚的誘惑。


顧行易轉身的瞬間,注意到不遠處發呆的鬱眠。


又在沈修止肩上快速拍了兩下,生怕他沒注意到,語氣賤兮兮的,“喂喂喂,你學生。”


沈修止被他剛才那一攬的力道帶的偏離窗戶,手臂從窗外收回,他又沒瞎,從他的學生出現的時候他就注意到了。


沈修止皺眉,兩根修長的手指掐了下,泛著紅光的煙頭暗了下去。


四下掃了一圈,沒發現垃圾桶,等再抬起頭的時候,沈修止收了不耐的神色,“瞎激動,又不是你學生。”


顧行易:“看來她昨天平安到家了,你要不要去關心一下,打個招呼?”


沈修止:“剛誰急著回去打遊戲的,走不走?”


顧行易:“……”


沈修止他倆所在的位置其實不算走廊盡頭,準確來說是走廊拐角處,一端通向前廳,一端通向鬱眠那頭。


雖然他話裏沒有要打招呼的意思,卻緩步朝鬱眠走去,與此同時左手分別將兩顆紐扣係上。


“拍我了沒?”


“沒……”


沈修止停在一步遠的地方,瞥了眼她掌心的手機,漫不經心地問。


鬱眠還在發愣,下意識搖頭。


下一秒反應過來,猛地抬頭,教授嘴角噙著微笑,正溫和注視著她。


和之前見的時候一樣,溫文儒雅,可這說的話怎麽越聽越不對勁。


鬱眠上下看他,最後將目光落在他指尖。


“沒有就行,今天鬱同學很有禮貌。”沈修止語帶調侃,“怎麽?老師不能吸煙嗎?”


鬱眠:“……”


怎麽覺得這人是故意找茬的?


“沒有。”


見她表情漸漸複雜,在旁邊憋笑的顧行易沒忍住,也想逗她,“現在光線挺好的是吧,鬱同學,這會兒認出我了沒?”


鬱眠:“…認出來了。”


“那就行,還以為鬱同學對我有意見呢?”接著剛才的答案回答,說話間,沈修止向前邁了半步,右臂微抬,在鬱眠的注視下將煙頭丟進她身後的垃圾桶。


隨著兩人距離拉近,鬱眠聞到他身上淡淡的煙草味。


大概是窗外微風將辛辣的味道全部吹散,殘餘下來的味道很好聞,至少鬱眠不討厭。


“鬱同學,下周二的課不上,下周四可別忘了來上課,遲到可是要扣平時分的。”離開的時候教授又含笑提醒,要多體貼有多體貼。


“……好的。”


“那老師先走了,同學再見。”


“……老師再見。”


說完,沈修止轉身,朝前廳走去。


等進入另一個走廊,顧行易鳴不平,“人小姑娘得罪你了?怎麽每次都嚇唬她,臉都嚇白了,欺負一個小姑娘有意思沒?”


沈修止一本正經的點頭,“得罪我了。”


“偷拍我兩次,膽兒挺肥的,你說該不該嚇唬嚇唬?”


顧行易沒話說了。


沈修止討厭拍照,更討厭別人偷拍。


沈修止在國外實驗室從事博士後研究好幾年,今年剛回國,便立刻被生科院院長挖來景大搞科研,沒兩天他穿實驗服的半身照就被掛在生科院走廊的牆壁上。


本來是一件挺正常的事情,但是他長得帥,在一排禿頂教授的陪襯下更帥了,理工科女生的世界裏可不隻是公式數據,她們在去實驗室的路上見著牆上空降一個這麽帥的教授,自然要多看兩眼,順便拍下來給小姐妹們炫耀炫耀。


所以在沈修止上第一節課的時候,教室空前爆滿,窗戶附近圍了一圈人,前門後門被堵得水泄不通,便是他本人都被堵在外麵進不去。


真人遠比照片上的好看,第一節課過後,熱度不減,第二節人數激增,多是前來湊熱鬧的女生。


如果隻是這樣,那也還好,可是第二節課以後,沈修止走在校園裏,經常會“偶遇”不同的“女同學”,或書不小心掉地上,或直接問他要聯係方式。


這令他頗為苦惱,作為老師,也隻能微笑著拒絕。


此外校園裏的學生興趣廣泛,其中就有勵誌成為某音知名博主的,她在蹭了沈修止的課以後,靈機一動發了條校園最帥教授的視頻。


那位同學本來隻有幾千粉,根本砸不出水花,可視頻卻莫名其妙火了起來,轉載到各個平台,沈修止被認了出來,個人信息被po到網上,嚴重影響他現實生活。


後來還是讓顧行易黑了後台,將轉發量大的視頻刪掉這才消停下來。


也是因此,沈修止在班裏專門強調過不希望無關人等來蹭課,也不希望同學將鏡頭對準他。


-


鬱眠有些不忿,但是她又很慫。


隻敢對著沈修止的背影“呸”了兩下。


回到包廂,鬱忱專心烤肉,鬱寧哀怨地看了她一眼。


在剛才的一段時間裏,鬱寧不僅得知自己被沈教授記住,還被堂哥教育了一頓。


她思來想去,輾轉反側,覺得大事不妙,外香裏嫩的肉都失去了它的味道,宛如嚼蠟。


代課是一門技術活,既要能回答老師的問題,也要能參與進小組同學的團結協作中,並且還要保證不過於突出也不過於垃圾,多一分都有被老師記住的風險。


現在好了,她的名字和鬱眠的樣子被老師記住,並且聯係在一起了。


如果她再去上課的話,很可能會被當做代課的,所以鬱寧覺得自己應該讓堂姐幫她上完這學期剩下的課。


口袋裏的手機震動了一下,鬱眠掏出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