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沈教授,請你矜持23.撞二十三下

時間:2019-11-28作者:芋圓紅豆湯


約的是一家川菜館, 它家味道比較正宗,到了飯點時,桌桌爆滿, 而且門外還坐了一排等位置的客人。


“老師你先坐。”鬱眠站在桌子旁邊,將椅子挪開了兩厘米,突然想到沈修止還在,她鬆開手,示意沈修止先。


在來的路上, 鬱眠將自己今天的“目的”溫習了一遍,在腦子裏過了兩邊台詞,生怕吃起飯以後忘記提了, 明天就是周四, 那麽多作業怎麽可能做的完。


沈修止看她。


鬱眠覺得可能還不夠恭敬,“老師您先坐。”


沈修止:“……”


之前在辦公室,顧行易他們三個一起吃過幾次午飯,說不上對鬱眠口味很了解,但也知道的差不多了, 沈修止知道鬱眠能吃辣才約的這家店,點菜時又特意問了鬱眠, 確定沒什麽忌口以後,點了幾道招牌的川菜。


那邊鬱眠已經用熱水衝燙過餐具, 將杯子倒滿水。


隔了大半張桌子, 她向前傾身, 握著玻璃杯邊緣, 遞過去。


和男人的手不一樣,鬱眠手指纖細修長,指關節並不突出,手掌在白熾燈下被照的很白,皮膚細膩。


沈修止盯著看了兩秒,有些不自在,將視線移到別處,“謝謝。”


鬱眠:“老師,你今天穿的衣服真好看。”


沈修止:?


“你今天的發型也很好看。”


“你今天的手表特別好看。”


“……”


“你今天心情看起來不錯,一定會答應我一個小小的請求的對吧。”


沈修止:“……”


如果“您人真好”不算做誇人的話,那這還是鬱眠第一次誇他,還是從頭到腳的誇。


沈修止表情古怪,直到最後,扯了下唇角,很認真的回答鬱眠,“不會。”


聽罷,鬱眠唇角下垂,目光哀怨。


沈修止約鬱眠出來其實並不是為了和她道歉,而是想和她聊一聊關於冒充別人名字上課,還讓他白補習那麽久這件事,最後再聊一聊關於主動招惹他這件事。


對於道歉的事情,沈修止並不覺得自己想親她有哪點不對,要說不對也是因為以為她是自己學生,這個行為不合時宜,但是既然不是他學生,又招惹了他,還讓他屢次反省自己行為深受內心譴責,這點事總是要有點賠償的吧。


鬱眠先禮失敗,撇了撇嘴,而後義正言辭譴責沈修止,“老師你今天不是要和我道歉的嗎,難道受害者不能提出一點小要求嗎?”


沈修止突然想笑,舌尖抵了下牙齦,“行吧,你那一點小小的要求是什麽。”


鬱眠:“明天不用交作業。”


見沈修止表情未變,連忙補充,“以後都別給我布置作業?”


沈修止想到之前給鬱眠布置作業,留她課後輔導的時候,她雖然不願意,不過還是會很認真完成,本子上的字跡工工整整,行文條理清晰。


以前沒其他什麽想法,就是覺得她這麽用心,他再好好補補,肯定會讓她生化考滿分的,現在想來,這姑娘是不是有點蠢,都不需要考試,還那麽老實學幹什麽。


沈修止突然不想跟她聊“賠償”的事情了。


他拇指在握著的玻璃杯壁摩挲了一下,“不行。”


鬱眠沒說話,兩秒後,“其實隻明天不用交作業也可以,我要求不多。”


說話間,她偷瞄了沈修止一眼。


有點像他家那個白團,白團子剛來家裏的時候有些害怕,就連吃飯都要吃一口瞄沈修止一眼。


想到這裏,沈修止輕笑出聲,“那行吧,以後也可以不給你布置作業。”





鬱眠懷疑自己聽錯了,搓了下耳朵尖。


正好服務員過來上菜,一道接一道擺上桌子。


沈修止岔開話題,“吃飯吧。”


鬱眠“誒”了一聲,追問,“老師你剛說的是真的啊,真的不布置作業了?”


筷子剛被拆開,沈修止給鬱眠夾了一塊魚肉,“假的。”


鬱眠不樂意,“做人要說話算數,你剛才都同意了,不能再反悔了!”


沈修止:“我家最近養了一條狗,還沒名字,你幫我起個名字我就說話算數,你看怎麽樣?”


桌子上擺了三道川菜,兩道都是辣的,紅油在表麵浮動,辣椒和花椒堆了一片,聞起來也特別誘人。


鬱眠單手支著腦袋,筷子在碟子裏有一下沒一下的戳著。


她也不算起名廢,但是這猛地讓她想一個名字,大腦唰得一下隻剩下白色了。


片刻,鬱眠看著那盆酸菜魚,小聲嘀咕,“小…魚幹?”


沈修止看她,“那是我的狗還是你的狗。”


鬱眠:“?”


沈修止故意找茬,“我的狗怎麽還帶你的姓。”


鬱眠:“……”


鬱眠:“那沈魚幹?”


還真別說,這名字聽起來還挺別致典雅的,前麵是能證明狗身份的姓,後麵再跟著個萌萌噠小名。


鬱眠坐直,腦袋從手肘處挪開,跟沈修止分析,“老師你看,加個姓這不就是你家的狗了。”


沈修止挑眉,“所以你非要占我狗的便宜,非要讓它戴著你的姓?當它媽很快樂嗎?”





神經病吧。


鬱眠瞪他,“行行行,沈幹可以吧,你的狗。”


沈修止點頭,“行,可以。”


之後兩個人倒沒再聊什麽了,走的時候沈修止問她怎麽過來的,在得知她開車以後,說了句“再見”轉身就走。


等鬱眠快到家的時候她才想起一件事,沈教授約她吃飯好像是為了和她道歉的吧,怎麽從頭到尾都沒聽到“對不起”三個字?


-


晚上□□點,樓下廣場舞天團都還沒解散。


劉培君上課的時間都在白天,一般吃過晚飯就會下去跳廣場舞。


沈修止到家的時候,家裏沒人,客廳角落擺了一個寵物墊子,是白色的,白團子幾乎和它融為一體了。


門口動靜吸引了白團的注意力,它腦袋“噌”得抬了起來,盯著沈修止。


沈修止打開客廳的燈,走到玄關處換鞋,白團從墊子上一躍而下,衝到沈修止身邊,扒拉著他的腿哼唧。


當初一時衝動,沈修止去巷子將白團接了出來,可見著它身上已經變成灰色的白毛時,沈修止格外嫌棄,有了將它扔下去的衝動。


白團跟沈修止不熟,在它的印象裏,大概還沒有見過麵,它縮成一團,還有點發抖,讓沈修止沒將它扔下去。


之後沈修止帶著它去醫院打針,去寵物店洗澡剃毛,買生活用品。


直到回家的時候,白團還有點害怕,當時已經晚上了,沈修止拎了袋未開封的狗糧,往新買的食盆裏倒了一半,白團猶豫了一會兒,才湊過去吃飯,尾巴翹到空中狂搖,飯飽後,最後一絲警惕也跟著消失了,白團撲到沈修止大腿上,滾來滾去。


蠢死了。


和鬱眠還真有點像,一樣蠢。


當初好像就是一杯奶茶,鬱眠就覺得他是好人了。


換好鞋子,沈修止把白團放到沙發上,“小魚幹?”


白團盯著沈修止,沒意識到是在喊自己。


沈修止又喚了一聲,“小魚幹。”


白團歪歪腦袋,蠢萌蠢萌,眼睛黑黑亮亮。


-


鬱眠到家的時候八點多,快九點。


一打開門就看到鬱忱坐在客廳沙發上,電視開著,他腿上還放了一台筆記本。


鬱忱先是朝玄關處牆壁上的掛鍾看了一眼,然後視線移到鬱眠身上,片刻後,合上筆記本的蓋子,夾著往樓上走。


鬱眠一臉懵逼。


她什麽時候這麽不招她哥待見了?


晚飯有點鹹,鬱眠去廚房燒熱水。


她端著杯熱水出來的時候,剛敷完麵膜的虞桑晚坐在沙發上削蘋果,虞桑晚招呼她過去,“眠眠,過來坐。”


“晚上跟朋友吃飯了?”


“嗯。”


蘋果皮已經削掉,虞桑晚用刀切成小塊,放在盤子裏,又從旁邊牙簽盒裏倒出幾根牙簽插了上去,遞到鬱眠手中。


虞桑晚:“聽你哥說,你最近在景大上課?”


鬱眠嘴裏正吞著塊蘋果,說話有點含糊,“也不算上課吧。”


虞桑晚側頭,“你以前不是最討厭上學?”


鬱眠沒說話,也沒點頭,她不討厭上學,隻不過是討厭學校裏的人,討厭別人因為她父母是明星有別樣的眼神。


在鬱眠高一的時候,有陣子她鬧著不去學校,鬱眠從小就特別乖,虞桑晚以為是遲來的叛逆期,也沒放在心上,不想上就不上吧。


那時候鬱忱正在國外讀大學,他從小照顧鬱眠,和她關係向來親厚,知道後和虞桑晚說想讓眠眠去那邊上學。


正好虞桑晚接了部新電影,顧不上鬱眠,鬱言悉更是個沒譜的,虞桑晚對鬱忱很放心,想了想就幫鬱眠辦了轉學手續。


也是因為這件事才以為鬱眠討厭上學的。


空氣凝滯了一瞬,虞桑晚看出鬱眠情緒不大對,換了個話題,“前陣子你和唯凝拍的那組照片挺好看的,你林叔最近不是創辦了一個時尚雜誌,還讓我問問你願不願意去他那當封麵攝影師。”


鬱眠情緒不佳,“看看再說吧,我有點忙。”


虞桑晚從不幹涉鬱忱和鬱眠的發展,隻跟她略提一二,並不強求。


-


別墅離景大有點遠,鬱眠提前起床,到教室的時間比平常早了二十分鍾。


教室裏寥寥數人,因為每次都坐在第一排中間位置,鬱眠已經習慣了,拎著包坐過去,順便幫葉如瑩占了旁邊位置。


大概十分鍾後,班裏陸續來人。


鬱眠抬頭往四周看了一圈,葉如瑩剛好踏進教室,鬱眠朝她笑了下,葉如瑩愣住,表情有些不大自然。


鬱眠沒注意到這些,從包裏拿出一個便當盒。


她家阿姨做飯挺好吃的,鬱眠早上吃過飯出門的,臨走前讓阿姨幫她裝了一份。


“你吃早飯沒?這個餅挺好吃的,你嚐嚐。”鬱眠推到她那邊桌子,扣開蓋子介紹。


葉如瑩站在位置旁邊,書包還掛在肩上,她抿了下唇,“不用了,謝謝。”


鬱眠手裏還拿著蓋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吃過了啊,是我沒提前問你,下次再嚐吧。”


葉如瑩低著頭,“嗯”了一聲。


距離上課還有七八分鍾的時間。


鬱眠把便當盒扣上,懶得塞回包裏,推到桌子最前麵不礙事就行了。


剛才微博刷到一半,她點開手機繼續。


忽然,旁邊有課本推過來,鬱眠看去,葉如瑩指了指上麵的筆記,“你上節課沒來,要不要補一下筆記。”


鬱眠有一個毛病,刷微博刷朋友圈都要刷到上次看過的那一條才行,不然心裏不太舒服,她現在就沒有刷到。


所以她現在不太想補筆記,猶豫了兩秒,她把手機收起來,翻開課本,“好的,謝謝。”


沈修止一進班,就看到埋頭寫字的鬱眠。


他朝她身上多看了兩眼,這是真給自己當學生了?


第一排桌子和講台有一段可以過人的距離,不知道是不是上個班上課時將桌子往前挪了挪,現在第一排正好抵在講台前麵,鬱眠又坐在中間,課桌前邊沿正好抵著講桌。


沈修止放下課本。


鬱眠抬頭看了一眼,然後又低下頭。


學校的桌子有一點窄,生化書又是比a4紙還大,放在課桌上麵剛剛好,前方再放一個文具盒都有點多餘了。


抄筆記的時候,便當盒就顯得格外礙事,鬱眠手一伸,就給它放講桌上了。


講桌上除了粉筆就是黑板擦,所以便當盒格外惹眼。


投影儀大屏幕降下來的間隙,沈修止盯著看了兩眼,敲了敲鬱眠課桌。


鬱眠頭抬了起來:?


沈修止挑眉,語氣帶著揶揄,“不是告訴你不接受賄賂,怎麽這麽不聽話。”


鬱眠眼神迷茫:?


沈修止拿過便當盒,見裏麵的食物不是自己討厭的,又重新合上蓋子,“看你這麽有誠意,我勉為其難的收下吧,隻此一次。”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