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沈教授,請你矜持22.撞二十二下

時間:2019-11-28作者:芋圓紅豆湯


再回撥過去的時候, 隻滴了一聲就被掛斷。


沈修止耐著脾氣撥第三個電話, 等待了幾十秒的時間,才遲遲被接通。


目睹全過程的顧行易在一旁幸災樂禍, 如果不是怕傷到沈修止不堪一擊的自尊心, 他肯定是要笑出聲的。


“……”


電話那端沒人說話。


沈修止取下手機,看了眼,確定是在通話中, 又放回耳邊, 也沒主動說話。


“……沈老師。”對方略有些猶豫的開口。


沈修止用鼻音輕嗯一聲。


對方應該是斟酌好了說辭,語氣堅定而又有禮貌, 語速也很快, “沈老師您有事嗎?沒有的話我就掛了, 我覺得我們私下不要有接觸, 這樣不好。”


一字一句, 將兩個人劃分的明明白白。


沈修止沒想到她會是這個反應,沉默了兩秒, 他向來能屈能伸,“對不起,那天認錯人了。”


那天回家以後沈修止煩躁地抽了小半盒煙,到現在嗓子還有點啞,而且他聲線本來就低又沉,說話時還故意放緩語速, 像是已經很認真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並且無比真誠的道歉, 再加上他這個老師的身份,說出的話莫名帶了幾分令人信服的力量。


“齊釗,你還記得不記得,就是那個拽你肩膀,開著車想撞我的那個,”沈修止推鍋,“他那天灌我很多酒。”


所以他醉了,真的認錯人了。


那天晚上沈教授穿著黑色的襯衣,衣擺撩在外麵,最上麵兩顆扣子敞著,夜色裏帶著說不出的性感,他靠近的時候身上帶著一股子酒味和煙草的澀味。


混合在一起的味道不算難聞,鬱眠當時就注意到了。


解釋完這兩句以後,沈修止沒再說話。


電話兩頭再次安靜下來。


他隻提了個大概,沒有特意描述,也沒有急切地證明自己,而且她現在的身份是他的學生,沈教授是個很好的人,再怎麽也不會欺負自己的學生吧。


鬱眠捋了一遍,確定這就是“事實真相”。


沈教授不是故意的,而且她還打了人家一巴掌,誤會人家那麽久,鬱眠為自己齷齪的想法害臊,但是她也是要麵子的,清了清嗓子,決定給彼此一個台階,“哦,那老師以後還是不要喝酒了,太危險了。”


沈修止真誠的“嗯”了一聲。


鬱眠本來就不是一個會擺架子的人,幾秒後,她就高冷不起來了,好奇又小心翼翼地問,“老師,我能知道你把我認成誰了嗎?”


這次換沈修止沉默了,他認識的女性兩隻手都能數的過來,還真沒一個跟鬱眠長得像的,也沒她這麽蠢的,他含糊其辭,“一個女性朋友。”


這都是能接吻的關係了,鬱眠覺得“女性朋友”可以去掉一個字。


她有點意外,自己琢磨了一小會兒,不小心脫口而出,“你不是喜歡顧老師嗎?”


沈修止:???


沈修止咬了下後牙槽:“你說什麽?”


鬱眠自己也愣住了,沒想到心裏尋思的事情竟然被說了出來,她意識到大事不好,閉著嘴不再吭聲。


沈修止眯了眯眼,見另一半沙發上的顧行易正滿臉八卦的看著自己,便朝他腿上踹了一腳泄氣,同時說話的語氣也冷淡下來,“早上你沒來上課,算曠課一次,平時分扣掉五分,再有兩次直接取消考試資格,哦對了,之前給你布置的作業還沒檢查,另外還有一些作業,我等會兒發你郵箱,下節上課前發給我,做不完不用上課了,回家收拾收拾準備明年重修吧。”


鬱眠:“……”


-


下午三點,算不上什麽高峰期,機場候機區人並不算太多,但是檢票出口倒是圍了一群人,手裏舉著手牌,粉粉嫩嫩,上麵還畫了倆q版卡通小人。


沒等多久,航班準時抵達,虞桑晚和鬱言悉出來,雖然是並排走,但是中間卻隔了一道馬六甲海峽,誰也不看誰,沒有任何交流。


跟在旁邊的經紀人知道今天有粉絲接機,在他倆耳邊提醒了一句,很快,虞桑晚主動挽住鬱言悉的手臂,臉上揚起微笑,鬱言悉也收起不怎麽好看的臉色,握住她的手,遠遠看去,儼然是一副模範夫妻的樣子。


停車場的光線不算很好,鬱眠劃了兩下微博,看兩眼時間。


已經晚了十分鍾了,鬱眠捅了捅旁邊的鬱忱,“哥,他倆不會又放我們鴿子吧?要這樣以後說什麽我都不來接機了。”


話音剛落,後車門被從外拉開。


虞桑晚拎了下裙擺,先進來,鬱言悉跟在後麵上車。


“下去,跟你兒子坐前麵,讓眠眠過來。”虞桑晚滿臉嫌棄,把鬱言悉往車門那邊推,恨不得給他推下去。


“你怎麽不下去坐前麵,眠眠更想跟我一起。”鬱言悉哼了一聲,說著,問向鬱眠,“是不是更想和我坐一起,別怕你媽,眠眠說實話。”


鬱眠:“……”


她斟酌了兩秒,“其實,我更想跟我哥一起坐。”


兩個人誰都沒有爭贏,又一人各占一邊,誰都不理誰。


鬱眠和鬱忱也不好聊天,車廂裏瞬間安靜下來。


過了會兒,虞桑晚懶得和鬱言悉生氣,從包裏掏出個盒子,遞給鬱眠,“我之前碰到隨便買的,看看喜歡不喜歡。”


裏麵躺了一條項鏈,掛著一顆小星球,隻有兩三顆碎鑽,很簡單。


鬱眠合上蓋子,“喜歡,謝謝媽媽。”


鬱言悉不甘示弱,從西裝口袋裏也掏出一個盒子來,“這是爸爸特意買的,眠眠喜歡不喜歡。”


這個盒子比剛才那個小一點,裏麵是一條手鏈,鏈墜是一個星星和一個月亮,款式也非常簡單,一眼就能看出和剛才那個項鏈是同一係列的。


鬱眠沒有厚此鄙薄,笑得很甜,“喜歡,謝謝爸爸。”


那個一點都不謙虛的“特意”讓虞桑晚聽著非常不舒服,她瞥了鬱言悉一眼,冷嘲熱諷,“買我挑剩下的東西送給眠眠,還真是特意,嗬。”


鬱言悉氣急,“誰是剩下了?我讓著你讓你先結賬,你還挺有理的。”


你一句我一句,兩個人又吵了起來。


鬱忱盯著前方道路,目不斜視,鬱眠透過後視鏡看了一眼,也習慣了。


兩個人結婚二十幾年了,每次見麵不吵一架都算不正常的,最嚴重的時候還鬧了幾年離婚。


鬱眠挺好奇的,明明鬱言悉在人前成熟穩重,可一碰上她媽又是發脾氣又是冷戰,絲毫沒有讓讓她媽的意思,非常幼稚,虞桑晚平時溫溫柔柔,對誰都挺好的,可和她爸撞上,說話夾槍帶棍,還有點刻薄。


景城郊區那邊有一片別墅區,虞桑晚和鬱言悉住那邊,其實別墅是虞桑晚的別墅,鬱言悉是蹭吃蹭住的。


他倆之前在外地拍戲,現在劇組殺青了,暫時沒有工作,鬱眠和鬱忱自然要在別墅住幾天。


-


“哥,你車鑰匙呢?”


五點多的時候,鬱眠扒著書房門框,探了半個腦袋進去。


去接機的時候,鬱眠穿的是牛仔褲,不知道什麽時候換成了裙子,鬱忱看她,帶了點探究的意味,“快該吃晚飯了,你去哪兒?”


鬱眠:“和朋友吃飯啊,早都約好了。”


鬱忱在她裸|露在外的小腿上掃了一眼,皺了下眉,“都秋天了,去換成褲子,晚上溫差大。”


“……”鬱眠,“我在車上開暖風,不冷。”


這就是非要穿裙子出去的意思了。


鬱忱警惕:“去哪兒吃飯?跟誰去?”


鬱眠撇嘴:“就吃個飯,我朋友你又不認識,你之前不還讓我多交朋友,現在竟然還妄想控製我的人際交往,你說吧下一步是不是連門都不準備讓我出了。”


“……”畢竟是自己說過的話,鬱忱沉默了兩秒,把手邊的車鑰匙給她扔了過去,“去吧,九點半之前回來。”


鬱眠接過鑰匙,“哥哥再見。”


周二生化課,周四還有生化課。


昨天和沈修止通過電話以後,他秉承著言行一致的美好品德,往她郵箱裏塞了一堆作業,然後還約鬱眠一起吃飯,說是要正式的和她道歉。


鬱眠覺得自己先是給人家一巴掌,然後又掛人家電話,還將隱藏的心事戳穿,這肯定要把她記恨上了,本著和沈教授求求情,少做一點作業的心態,答應了這次邀約。


鬱眠沒有故意遲到,讓人久等的習慣。


但是她剛巧碰上下班高峰期,寬寬敞敞的馬路上排了好幾串車,她卡在中間紋絲不動,等到達餐廳時離約定好的時間隻提前了一分鍾。


沈修止剛好沒有早到,也沒有晚到的習慣。


他到達餐廳門口時也隻提前了一分鍾,但這一分鍾足以讓他準時趕到訂好的餐位。


所以,鬱眠和沈修止剛好在門口相遇,非常有緣。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