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沈教授,請你矜持21.撞二十一下

時間:2019-11-28作者:芋圓紅豆湯


“誒齊釗, 你說阿止到底去幹嘛了?”馮默手指摁著煙盒, 在桌子上來回打轉。


齊釗白他一眼, “我怎麽知道。”


“你倆剛才不還湊一塊說話了?”馮默沒聽出他話裏的不耐煩, 正說著,突然想到點以前的事情,看著齊釗一臉驚恐, “你不會又跟他提施維了吧?!”


“臥槽!阿止你這是被誰打了!還打你臉上!不知道打人不打臉嗎!牛逼哈哈哈哈哈”


臨近樓梯的地方忽然躁動起來, 馮默回頭, 齊釗抬頭, 正在抽煙的任寄南也看了過去。


隻見沈修止臉色陰沉如墨, 雖然酒吧裏光線昏暗, 但是還是能瞧見他右臉通紅一片, 那大小那形狀, 很明顯是女人的手。


沈修止不想說話,敷衍了句“沒事”,側著身子從椅子後麵經過。


他回到之前的位置上,握住桌子上一開始給他準備的四瓶啤酒, 一瓶磕一下, 一個挨一個, 瓶蓋全都給砸開。


他剛才用過的酒杯和其他人的混在了一起, 沈修止瞥了一眼,沒看出哪個是自己的, 身子傾了傾, 準備從任寄南那邊再拿個杯子。


任寄南皺眉, 腳蹬在桌腿,借力往後麵退了點距離,滿臉嫌棄,“去去去,離我遠點,一身女人味,你出去幹啥了,十分鍾不到就結束了?你這腎也太不好了吧。”


本來馮默注意力全在沈修止臉上,他尋思著是哪個人這麽不長眼,不說別的就阿止這張臉,又帥又酷,比那明星長得都好,這到底是怎麽下得去手的。


相比之下,他對“女人味”更感興趣一點,轉頭將“巴掌”丟到一旁,湊到沈修止旁邊,皺著鼻子嗅了嗅,好半天才聞到點女人的香水味,有點失望,“寄南你什麽時候成狗鼻子了,就這一點味,你要不說我還真沒聞出來。”


任寄南:“女朋友鼻子太靈了,不注意點回去等著跪榴蓮吧。”


馮默:“……”


這倆人當著他的麵,光明正大討論。


沈修止本來就不高興,反手在他倆後腦勺上各來了一巴掌。


“我靠。”馮默罵了句髒話,捂著腦袋敢怒不敢言。


因為和沈修止距離近,他突然發現沈修止衣領上還有個口紅印,搗了兩下,大驚小怪,“阿止,你去玩什麽了這麽刺激。”再一細看,又發現沈修止襯衣扣子係在最上麵那顆,“還遮這麽嚴實!”


沈修止扯了扯領口,這才看到馮默指的地方,想起來剛才下樓的時候被人撞了一下,酒吧裏男男女女搭訕方式直接了斷,那會兒沈修止怕鬱眠出事,直接將人推開,估計是那時候蹭上去的。


他煩得要命,酒也不喝了,起身準備離開,“你們玩,我還有事,先走了。”


-


周二上課。


沈修止踩著鈴過去的,平時這時候班裏都已經坐齊了,他習慣性掃了眼第一排,正中間少了一個人。


沈修止從課本裏抽出很久沒用過得花名冊,遞給第一排的一個男生,“點名,誰沒來後麵畫個圈。”


男生接過後,站起來,背對著講台,聲音洪亮。


“王一鳴”


“周瑤”


“……”


一個個名字過去,唯獨念到“鬱寧”的時候,沒人應答。


沈修止沒什麽表情,接過花名冊,打開課本講課。


那晚回去,沈修止琢磨了會兒,覺得鬱眠應該是誤會了點什麽,但是拍他那一巴掌卻是因為他想要親她,這個沒有誤會,在睡前,他拿著手機猶豫了一會兒到底沒給鬱眠發消息。


他圖謀不軌是真,對她有想法也是真,小姑娘不喜歡她,這兩點便成了無可饒恕的事實,而且他還是她的老師,更不應該有想法有行為。


都怪齊釗那個傻逼,沒事在他麵前逼逼什麽,還他媽對他學生感興趣,想得美。


沈修止的良心難得不安一次,思索再三,覺得自己應該及時止損,當即聯係了院裏另一個教生化的老師,準備和他換班教課,這堂應該是在這個班的最後一節課了。


生科院隻有三個專業,一個年級隻有一百多個人,生工班的人就占一小半。


在沈修止來景大之前,生化課一直由另一個教授教課,本來院裏建議他倆對半分,一個人教三個班,但是教學任務一人一半,但是沈修止不太樂意,他覺得兩個人的教學方法不一樣,一學期上一半,同學剛適應了這個老師的教學方法和教學節奏,突然換下個老師,可能就要再適應一段時間,所以最終討論結果是,生工班由沈修止從頭帶到尾,另外兩個班由周教授帶。


和周教授換課的時候,沈修止還有一些內疚,覺得對不起這三個班的學生。


隻是沒想到他還沒走,鬱眠就先不來了。


沈修止冷笑,真當他是洪水猛獸了。


兩節課很短,一晃而過。


臨下課的時候,沈修止下意識朝第一排看去,下一秒想起來鬱眠沒來,她同桌倒是看了過來,兩個人對視一眼,沈修止拎著課本出門。


……


“砰砰砰”


和往常一樣,下課後沈修止在辦公室處理些零碎的事務。


他抬頭朝房門看去,“進來。”


葉如瑩肩上還背著書包,沒回宿舍直接過來的。


沈修止對她有點印象,每次上課都坐前排,記筆記很認真,至於叫什麽他沒記住。


葉如瑩走在辦公桌旁邊,有些拘謹,“沈老師,有件事我想和您商量一下。”


沈修止:?


沈修止:“有什麽事嗎?”


葉如瑩:“上學期院裏要求我們進實驗室學習,每個平台輪流轉,算作專項學分,我暑假家裏有事,沒留學校,還差兩個學分,我想這學期補上,但是現在院裏沒再通知選實驗室的事,我能不能進你的實驗室學習兩個月。”


沈修止隻負責教課,對院裏其他安排並不清楚,而且他現在還借用著別人的實驗室,就連有時候做實驗還是別人的學生給自己打下手,哪來的地兒哪來的人給她學習。


沈修止瞥了眼對麵的辦公桌,問道:“你進過白教授實驗室嗎?”


葉如瑩愣了兩秒,搖頭。


沈修止:“等他回來我跟他說一下,你把名字電話留我,行的話給你聯係。”


葉如瑩頓在原地,所有情緒全都消散,背脊似有一陣冷風吹過。


她抿著唇,小聲問道:“老師,我不能去你實驗室學習嗎?”


沈修止已經從抽屜裏抽了張a4紙出來,推到葉如瑩麵前。


“我實驗室不太方便,還沒有研究生,教不了你什麽,白老師幾乎每天都在實驗室,他能力很強,你跟著他學的多。”


葉如瑩接過筆,身體微彎,兩側的頭發垂了下來。


她寫字工整,力道很大,很想問句為什麽不是他學生的都能去他實驗室跟著學習。


片刻,葉如瑩將簽字筆和紙張推了過去,“麻煩老師了。”


沈修止點頭,隨手放到一旁,“沒事,應該的。”


葉如瑩:“老師再見。”


她朝門口走,手碰到門把手的時候停了下來,轉身看他,“沈老師,我剛才過來的時候好像聽同學說導員找你,但是你電話打不通。”


葉如瑩手掌放在肩膀處,攥著肩帶的手指有些用力,指關節泛白。


聽後,沈修止將倒扣在桌子上的手機翻過來,這才發現左上角4g的標誌沒了,應該是手機欠費了。


沈修止放下手機,衝她點頭,“好的知道了,謝謝你。”


攥著包帶的手指緩緩放鬆,葉如瑩再次道別,壓下門把手離開。


出去後,她快步向前走,在樓梯口放緩腳步,鬆了一口氣。


鬱寧他們這一屆的輔導員和他們同時入的景大,剛畢業沒多久,還很年輕,和學生打成一片。


沈修止授課這麽久,還沒和她單獨見過麵,想著可能有重要的事找他,收拾了下桌子往一樓導員辦公室去。


院裏四個年級,一個年級一個輔導員,兩個輔導員一個辦公室。


一樓是輔導員,教務老師,書記,院長等老師辦公室所在的地方,不同於樓上實驗室,這邊平時很少來人。


沈修止到的時候,許多辦公室房門都是鎖著的,安安靜靜。


103是鬱寧輔導員的辦公室,離了很遠一段距離,沈修止就看到這間房門微敞,裏麵有說話聲,在安靜的隻聽得到腳步聲的一樓格外明顯。


到了門口,沈修止看到裏麵站了個學生,側對著他,短頭發,五官有點微妙的熟悉感,輔導員臉色不太好,應該是在教訓她。


這時候進去不太合適,沈修止往旁邊挪了兩步,準備等一會兒。


“……最近兩周,你們班上課我都會去轉一圈,每次生化課都沒看到你,你給我解釋解釋你到底去哪了?”


“我跟著生科班一塊上生化了……”


不是沈修止故意偷聽的,這門也沒關,聲音自己就順著傳了出來。


很快,沈修止判斷出裏麵的學生是植科班的,因為他們班上課從來沒缺過人。


輔導員對她的解釋應該有些無語,裏麵安靜了片刻。


“鬱寧,你讓我怎麽說你,沈教授是哪兒教的不好還是怎麽回事,要真有哪點不好的,你可以給我反饋,你天天缺課平時分還要不要了,還是你覺得自己能考個滿分……”


本來還在想別班學生太調皮不如自己班的乖巧聽話的沈修止愣住了,“鬱寧”兩個字直直撞進腦海。


不是,裏麵那個學生他不認識。


他認識的學生也叫“鬱寧”。


沈修止思緒紛亂,有一團線條糅合在一起,有兩條顏色最深,細細捋的話倒是能弄順,但是他現在沒那個心情。


兩個鬱寧,他的名字。


輔導員認識鬱寧,鬱寧沒上過課。


快刀斬亂麻,沈修止立即得出結論,他認識的那個“鬱寧”不是他學生。


沈修止暗罵一聲,心情非常不爽,這他媽被人耍了這麽久,可同時心底又生出一絲沒來由的慶幸。


缺勤三次平時分沒有,缺勤四次直接不能參加考試。


算算這也有四次沒來上課,沈修止覺得自己應該以身作則,教教學生按規矩辦事這幾個字。


此刻沈修止沒有心情和輔導員聊聊,他轉身上樓。


剛抵達辦公室,便和從裏麵出來的顧行易迎麵撞上,顧行易驚訝,“你去哪兒了?在裏麵等你半天了。”


沈修止已經冷靜下來,瞥顧行易一眼,想到了當初這傻逼還慫恿自己和那個不知道來路的“學生”搞師生戀的事情,誰告訴他的那是自己學生了?


沈修止冷淡,“蠢貨。”


顧行易莫名其妙:?


今天的陽光很好,打開辦公室的門,正對著窗子,陽光直射進來,可以看到空氣中飛舞的塵埃。


顧行易輕車熟路,往沙發上一靠,順嘴問了句,“你學生呢?今天不來補課?奶奶還說中午做了三個人的飯,讓我晚點去家裏拿。”


——你學生。


這三個字莫名有點刺耳。


沈修止沒搭理他。


顧行易劃了兩下手機,“不指望你了,我自己打電話問。”


電話都撥了出去,沈修止開口,“掛了,我打。”


顧行易覺得他今天非常不對勁,誰打不都一樣,然後點了紅色的掛斷鍵。


可當沈修止拿過手機自己撥的時候,他想起來他手機已經欠費了。


沈修止:“……”


沈修止朝顧行易伸手:“手機給我。”


顧行易:?


“喂。”那頭很快有人應答,聽筒裏傳出又軟又甜的聲音,“顧老師你有什麽事嗎?”


沈修止聲音冷淡,“我不是顧老師,我是——”


話還沒說話,聽筒裏沒了聲響,電話被直接切斷。


沈修止:“……”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