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沈教授,請你矜持20.撞二十下

時間:2019-11-28作者:芋圓紅豆湯


十字路口綠燈變紅,黑色的保時捷挨著白色邊緣線停了下來。


鬱眠坐在副駕駛, 手指戳了戳手機屏幕, 心情不悅, “都說了晚上回來, 怎麽又改航班。”


車內氣氛有些低沉,鬱忱打開音樂, 舒緩輕鬆的鋼琴曲傳了出來,他安慰道, “不是說過幾天他倆一起回來。”


半下午的時候, 鬱言悉在他、鬱忱和鬱眠三個人的微信群裏說已經訂了機票,晚上八點半到達景城,希望寶貝眠眠能來接機。


鬱眠是去了,但是等了一個小時沒等到她爸的人,反而接到他爸的電話, 說她媽那邊有點事情,臨時改行程先去找虞桑晚了,過幾天和虞桑晚一起回來。


因著好幾個月沒見到鬱言悉了,鬱眠特意穿了條裙子,打扮了一下去接他, 現在被放鴿子自然有些不爽。


鬱忱倒沒什麽感覺, 他爸不靠譜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倒計時三秒,紅燈變綠燈。


車窗敞了一半, 鬱忱車速不快, 沿著街道緩慢行駛, 帶鬱眠兜風散心。


路邊商店上的led燈五彩斑斕,鬱眠望著窗外,忽然看到不遠處停放了一輛車子有點熟悉,片刻,男人從駕駛位出來,身形頎長,進了他身後那條街。


那條街霓虹燈成片,煙霧繚繞,充斥著夢幻迷亂的氣息。


鬱眠盯著看了幾眼,有些吃驚。


她指著,“哥,那是哪兒。”


車子已經駛了過去,透過後視鏡,鬱忱瞥了一眼,語氣淡淡,“不是什麽好地方,不適合你,眠眠乖。”


鬱眠“哦”了一聲,仍勾著頭往後麵看。


鬱忱單手扶著方向盤,空出右手將她腦袋搬了回來,以為她不開心想出去玩,“前陣子不還說想去看電影,你中午去公司找我,我跟你去看。”


鬱眠拒絕:“不用了,那天想看的電影已經跟吟吟姐一起看過了,你要想看自己去看。”


鬱忱:“……哦。”


忽然,鬱忱的電話響了起來。


接通後,鬱忱眉心微攏,臉色嚴肅起來。


“哥怎麽了?你有事嗎?”鬱眠關心他。


“公司有點事,”鬱忱還是皺著眉,不想鬱眠跟著煩,說了個大概,踩了一腳油門,“我先送你回去,你自己隨便弄點吃吃行吧?”


鬱眠神色擔憂,連忙阻止,“別了,我現在下來,你快去處理事情。”


他們家有點偏,機場在大東邊,他家在大西邊,要穿越一個城市,現在還在市中心晃蕩,等送她回去,鬱忱再過來,一來一回要耗費挺長時間的。


夜幕降臨,女生自己一個人不太安全,鬱忱執意送她。


但是鬱眠也心疼哥哥,生怕耽誤他的事情,最後弄到淩晨才回家。


最後鬱忱妥協,將鬱眠在路邊放了下來,讓她坐上車告訴自己一聲。


-


“喲,阿止過來了。”


馮默眼尖,第一個注意到沈修止,抬手打招呼。


沈修止點頭,找了個空位坐下。


任寄南原本懶洋洋靠著椅背,手裏把玩著個打火機,正聽他弟弟說話,見到沈修止後,直了直身子,將桌子上的一排啤酒掐過去,“大忙人終於來了,看見沒,這都是你的,喝不完這場子就不開始。”


一二三四五。


五瓶啤酒。


沈修止瞥了一眼,也沒推辭,握著瓶頸在桌沿磕了下,瓶蓋飛起,掉到桌子中央。


他從旁邊挑了個幹淨的玻璃杯,倒了半杯進去。


馮默開始找茬,“阿止你這是在喝紅酒還是喝啤酒,等你喝完這場子還沒開就該散了。”


任寄南幫他敲開一瓶,笑著調侃,“對瓶吹一個唄,上次喊你都不來,不補償我一下?”


一直以來,沈修止覺得對瓶吹是一個非常有辱斯文的舉止。


在他年輕中二的時候都沒對瓶吹過,現在到了成熟穩重的年紀更不可能對瓶吹了,所以他倆就是故意找事的。


沈修止喝完一杯,“你倆早點洗洗睡吧。”夢裏什麽都有。


“……”任寄南覺得沒意思,又靠回椅子,懶洋洋的,“聽廣北說你那天是陪小姑娘兜風了?什麽時候談的,怎麽不帶出來看看。”


聽到點到自己,任廣北有些不好意思,雖然那天不是有意的,但是他和齊釗欺負小姑娘倒是事實。


他瞄了眼沈修止,生怕修止哥秋後算賬,見他沒什麽表情,這才鬆了口氣。


周圍坐的都是熟人,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八卦,紛紛來了勁兒。


沈修止喝完一瓶,將杯子一推,向後抵著椅背,右臂橫在胸膛前麵,扯了扯衣領,解開兩顆扣子,笑了笑,“我學生,做實驗太晚了,怕出事順路送回去,廣北瞎說的。”


任寄南“嘖”了一聲,明顯不信,“以前讓你順路送我回家都不願意,什麽時候這麽好說話了?”


沈修止:“大概是當老師以後良心發現了,關愛學生不是最基本的事情嗎?”


任寄南:“……”


馮默:“阿止別說了,牙酸。”


齊釗姍姍來遲,正好聽到他們在討論沈修止和他女學生。


他兀自坐著,沒摻和進去。


桌子上扔了包煙,應該是任寄南的,沈修止抖了根出來,點上火,抽了一口。


本來沈修止是不準備過來的,他最近事情有點多,家裏還養了隻狗,但是想著上次任寄南回來那頓飯都沒去,再不來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酒吧是兩層結構,一樓鬼哭狼嚎,二樓稍微安靜一些,視角很好。


沈修止癱在椅子上,比懶洋洋的任寄南要好一些,完全沒有平日裏精英人士的模樣,他朝樓下隨意掃了一眼,收回目光。


等等。


沈修止又轉回去。


目光定了定,幾秒後,他確定自己剛才沒看錯。


迷離的燈光掃過,門口站著個小姑娘,裙擺在膝蓋上麵,裸|露在外的小腿白皙修長,脖頸纖細,就站在那裏,表情還帶了點迷茫,像是誤入叢林的小鹿。


沈修止皺眉,還剩一半的煙在指間靜靜燃燒。


“那天那個跟你沒關係?”齊釗倒了半杯酒,推到他麵前,用自己的杯子在上麵碰了一下。


沈修止看他。


齊釗抿了口酒,很直白,“我挺感興趣的。”


躁意翻滾,沈修止下意識側了下頭,餘光裏鬱眠旁邊多了個男人,流裏流氣的。


這才多大一會兒,真他媽招人。


沈修止摁滅煙頭,端起玻璃杯,仰頭喝完。


“出去抽根煙,等會兒回來。”


不等其他人反應過來,沈修止已經沒了影子。


馮默震驚,“當老師的就是不一樣,連吸煙還要找個沒人的地方吸,這思想覺悟……嗯,高。”


齊釗冷哼,指了下還剩三分之一的煙頭,“你可拉倒吧。”


-


“不用了,謝謝。”鬱眠皺了下眉,後退一步。


很顯然,她旁邊的男人並沒有紳士風度,舉著酒杯就差塞她手裏了。


鬱眠有點後悔進來了。


下車地點離這條街不遠,她等車的時候,鬼迷心竅,想過來看看,她記得沈教授進的就是街口第一家。


隻是進來以後,耳邊嘈雜,空氣充斥著煙酒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空氣都是黏黏膩膩充滿曖昧的。


就在鬱眠愣神的時候,手腕突然被人抓住,她往旁邊掙了一下,對方加大力道,絲毫沒有讓她掙脫的意思,下一秒,扯著她的人往外走。


看上的目標被人中途劫走,任誰都不樂意,端酒的男人惡狠狠地喊了句“站住”。


沈修止冷冷看他,眼神淩厲,拽著鬱眠離開酒吧。


直到街口,沈修止停了下來,頭頂路燈光線昏暗。


在發現對方是沈修止的時候,鬱眠便沒再掙紮,站穩以後,揉了揉手腕,小聲抱怨,“老師你能不能力氣小一點,很疼啊。”


沈修止:“這麽晚不回家,在外麵晃悠什麽,知道那是什麽地方嗎。”


鬱眠反問,“老師,那你又為什麽在那。”


沈修止沒說話。


鬱眠從手腕移開目光,之前沒細看,現在發現沈修止穿的是件黑襯衣,解到第三顆紐扣,領口微敞,下方的肌肉若隱若現,和平日的感覺完全不同,還多了幾分性感。


再細看,發現衣領位置還帶了點紅色,在黑色的襯托下不太明顯。


鬱眠盯了半天,突然反應過來,那應該是個唇印,霎時間,她腦子裏湧出了一些比較限製的畫麵。


“老師……”


現在才十點,正是夜生活開始的時間。


鬱眠今天穿的裙子特別乖,跟身後的街格格不入,而且她特別打扮過,比平時還要好看一點,以至於往酒吧街走的人,路過她時都要多看兩眼。


借著昏黃的光線,沈修止低頭打量鬱眠。


這姑娘說蠢吧還挺蠢的,說聰明吧慣會蹬鼻子上臉,成績好像還挺差,認真想來好像一點優點都沒有。


湊吧湊吧也就臉長得還行,勉強算一個優點吧。


沈修止勉為其難的在她還是零的底分上加了一個一。


可就是這樣,鬱眠已經第二次被吹口哨了。


沈修止不爽,他就不理解了,就一個還沒畢業的學生,怎麽就他媽這麽招人。


“……老師,你怎麽這麽不自愛,你不會還一夜情吧……”


鬱眠被家裏保護的很好,沒接觸過什麽出格的事情,至今根紅苗正。


沈修止想著別的事情,沒注意她說了什麽,就看到她表情生動,在那嘚吧嘚吧,他敷衍的“嗯”了一聲,小姑娘立刻停了下來,瞪大眼睛,像炸毛了一樣。


真他媽可愛。


不就是他學生嘛,好歹還成年了。


連齊釗都敢想,他為什麽不行?


在這樣自欺欺人的說服下,這些日子積攢在沈修止心頭的負擔輕了很多。


大概是今晚的月亮很圓,沈修止被迷了心竅。


他向前邁了半步,和鬱眠拉近距離,脊背微彎,垂著頭。


近在咫尺,即將碰上的時候——


“啪”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