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沈教授,請你矜持19.撞十九下

時間:2019-11-28作者:芋圓紅豆湯


“老師你要走啊……”


鬱眠眼巴巴看著沈修止。


沈修止“嗯”了聲, 從桌上抽出一個筆記本和一支筆,“鬱同學在學習上有困難的話可以上課時候提問, 現在我不太方便,你放學早點回家。”


鬱眠看了眼立在一旁的溫彤, 有些難以啟齒,“老師,可我不是學習上的困難啊。”


沈修止看她:“那你應該找輔導員聊聊,想必她比我更能提出建設性意見。”


鬱眠:“……”


可是是老師你有困難啊!


沈修止已經走到門口,和溫彤並排。


見鬱眠仍坐在以前補課時坐的小板凳上,沈修止不好趕她,“鬱同學走的時候別忘了把門鎖上。”


“老師你什麽時候回來, 我在這等——”


話還未說完,兩人相攜而出,辦公室的房門輕輕闔上。


……


請來的那個教授確實是有真材實料,院裏好些個老師都去聽報告會了,這會兒學生解散以後, 開始互相交流,沈修止聽了一會兒便退到報告廳角落,無聊地打了個哈欠。


這個教授是研究動物神經學的,沈修止是研究微生物的, 雖然都是生物,但這兩個領域還是有很大區別的。


溫彤針對那個教授的課題交流完, 也退了出來。


見沈修止興致不高, 略有些歉意, “不好意思了,我忘了你研究的課題跟這個不沾邊,還喊你一起過來。”


沈修止笑了笑,“沒關係,雖然課題差的有點遠,但是實驗方法基礎操作這些都是共通的,而且我也學到了一些新的思路。”


溫彤看了眼手表,現在已經十一點了,她準備邀請沈修止一起吃午飯。


這時,沈修止手機震了一下,溫彤將話咽了回去,示意他先處理緊急的事情。


屏幕上是一條最近的未讀消息。


【鹹吃蘿卜:老師你什麽時候回來啊,我都喝了三杯水了qaq】


沈修止按滅屏幕,塞口袋的動作進行到一半,又掏了出來,滑進聊天界麵。


他身體放鬆,微垂著頭,單手握著手機,點了幾下發出消息後,放進口袋。


溫彤在旁邊等他,麵上沒有任何不耐,見他好了以後,唇角翹起,微笑著,“沈老師中午有時間沒,我請你吃飯。”


沈修止:“沒時間,顧行易找我有事。”


溫彤“哦”了一聲,沒再說話。


報告廳前排依舊交流的熱火朝天,美式發音和中式發音交雜在一起。


沈修止往那邊瞥了一眼,確定短時間不會結束,他轉頭跟溫彤說了聲,就先離開了。


沈修止沒回辦公室,直接去樓下停著的車子那裏,開車回家。


最近他有點怕鬱眠,也不是說她很凶很嚇人,小姑娘軟綿綿的,對著他時一臉懵懂信任,一副他是世間獨有舉世無雙的超級大好人的樣子,看得沈修止心頭發慌,他哪是什麽好人,對著自己學生起了點不該有的心思,沈修止自己都覺得臊得慌。


下午三點多的時候,沈修止在家睡午覺,床頭的手機打著轉震動。


他伸手扒拉了一下,眉頭擠在一起,聲音帶著剛睡醒的沙啞,“顧行易你找死是吧?”


沈修止私底下脾氣沒明麵上那麽好,不過近幾年已經好了很多了,但是起床氣還是挺嚴重的。


電話那頭沉默了兩秒,顧行易開口,“你學生還在辦公室等你,你啥時候睡醒了過去。”


顧行易中午有點事,沒來沈修止家裏吃飯,正巧沈修止有東西落辦公室,讓他離開學校的時候幫他拿回來。


像是冷水激麵,沈修止立刻清醒過來。


他擰著眉,再次確認,“誰?鬱寧?”


顧行易:“嗯。”


沈修止心頭莫名湧出一股燥意,這學生也太他媽不聽話了吧。


都說了不回去不回去不回去了,讓她先走,怎麽還在那呆著,是他辦公室的水好喝還是怎麽了?


沈修止想到之前微信上的內容,已經喝了三杯水了。


操,不會給他辦公室飲水機裏的水喝完了吧!


沈修止掛了電話,立刻掀掉被子起床。


套了件襯衣,匆忙出門。


辦公室那邊,顧行易倚著辦公桌,手機開了免提,鬱眠身子前傾湊了過去。


直到電話結束,鬱眠比了個手勢為顧教授點讚,“謝謝顧老師!”


顧行易謙虛:“小事情小事情。”


-


三四點的陽光剛剛好,溫暖和煦,又不灼人。


沈修止推開辦公室門,看到的便是小姑娘坐在飲水機旁邊,陽光灑在肩頭,整個人閃閃發亮的這幕。


如果忽略房間裏刀子滑過的音效,那就更好了。


沈修止扯了下唇角,這都什麽年代了,怎麽還有人在玩切水果這麽落後的遊戲。


聽到門口的動靜,鬱眠抬頭,見是沈修止,忙退出遊戲。


立刻換了一副表情,仰著頭,抿著唇,可憐巴巴的看著他。


沈修止瞥了眼水桶的水量,闔上房門後,從辦公桌拿起玻璃杯,走到了過去,“讓讓。”


鬱眠搬著小板凳挪了一點,沈修止站過去,按著按鈕,礦泉水從出口流出,濺到玻璃杯杯壁。


接到三分之二的位置,沈修止停下來,端起杯子,抿了一口。


他微仰著頭,喉結上下滾動,鬱眠也仰著頭,眼巴巴看他。


片刻,沈修止站直,手裏握著玻璃杯。


兩人對視,沒有人說話。


沈修止:“水很好喝?”


鬱眠眨眼,她睫毛纖長濃密,像一彎黑月牙。


沈修止凶凶的:“賴我辦公室幹什麽,說了不回來就是不回來,聽不懂人話?”


鬱眠眼底那點迷茫立刻退散,她又露出剛才的表情。


沈修止:“……”


他說真的,裝可憐一點用都沒。


“老師,你別不理我呀。”


剛開始鬱眠是誤會沈修止心情不好,可能遇到什麽困難,但是她又不傻,沈教授視她如空氣,連句話都不想和她說,前幾次見麵也差不多是這樣,冷著臉,好像看到她有多難受一樣,這不就是不想理她嘛。


小姑娘聲線很甜,說完癟著嘴,眸底有委屈,有控訴,還有點忐忑。


頃刻間,沈修止心都軟了,那股無來由的鬱氣早不知逃竄到哪了。


“老師,我們不是朋友嗎,我哪做的不好你怎麽不告訴我。”


“我從小就沒有朋友,不對,其實我有朋友,但是我的一個女生朋友的男朋友喜歡我,然後她就不和我玩了,還有一個女生朋友暗戀我哥才和我玩的,然後我不和她玩了,我還有一個男生朋友竟然想和我談戀愛,我怕他被我哥打死,也不跟他玩了。老師你也不理我了嗎?”


沈修止:?


她就不怕他被她哥打死?


鬱眠眼瞼下垂,腦袋也低了下去,聲音越來越小。


沈修止心又軟了幾分,壓下不合時宜的想法,在鬱眠腦袋上揉了兩下。


她頭發披散在肩頭,應該是剛洗過,還帶有洗發水的味道,甜甜的,發質又軟又細,頂著沈修止的掌心,有點癢。


鬱眠翹了翹唇角,怕被沈修止看到,立刻壓了下去。


她加大火力,“老師,您以後真的不理我了嗎?唉,我真可憐,連個朋友都沒有。”


都這麽可憐了,不去交朋友來找他幹什麽。


沈修止在心裏歎了口氣,到底不忍對小姑娘惡言相對。


他在鬱眠頭頂又粗魯的揉了一把,“沒不理你。”


話裏帶了幾分無奈,和他自己都沒察覺到的寵溺。


鬱眠眼睛亮晶晶的,“真的呀。”


沈修止:“……”


這他媽一點都不像是小可憐兒。


時間靜止了幾秒,沈修止嚴肅,“不過有要求,以後不用找我補課,課下盡量別找我,沒事也別給我轉錢送禮,不接受賄賂。”


鬱眠不滿:“你這不還是不想理我。”


沈修止看過去。


鬱眠立刻閉嘴。


隔壁飲水機內空氣上升,發出“咕嚕嚕”的聲音。


鬱眠看過去,“老師,我還沒吃午飯,能不能請你吃午飯,這不算是賄賂吧?”


沈修止瞪她:“所以你就一直在這坐著?昨晚又喝了水倒著睡的?”


鬱眠瞥他一眼,小心翼翼點頭,“還不是因為老師最近都不理我,發短信也不回。”


沈修止氣笑了,“我是你哥還是你爸,理不理你有這麽重要是吧。”


“也不是很重要吧,”鬱眠小聲嘟噥,“就是覺得老師人很好呀,想和老師做朋友。”


隻是人很好。


隻是想做朋友哦。


小姑娘的想法一點錯都沒,但沈修止心裏非常堵,像塞了一大塊棉花,後麵是洶湧澎湃急需發泄的洪流。


-


半下午,餐館大都停業休息。


沈修止載著鬱眠在學校附近逛了一圈,最後在小巷子裏發現一家還在營業的燒烤排擋。


鬱眠吃飯不挑,沒嫌店麵小,率先進去。


沈修止有點挑了,盯著帶了點油星的桌子一臉嫌棄,抽了一遝子餐巾紙認認真真擦了椅子,然後開始擦麵前的桌子,最後丟餐巾紙的時候還是非常嫌棄。


鬱眠後知後覺,也開始擦桌子。


因為這會兒店裏沒人,後廚也閑著,鬱眠點的東西很快上來。


鬱眠吃了幾口,見沈修止沒動,背還挺得筆直,“老師,你不吃嗎?”


沈修止搖頭,“你自己吃吧,我中午吃過了。”


鬱眠:“哦。”


鬱眠的位置正對門口,她抬頭的瞬間,餘光瞄到門口一團髒兮兮的白團子。


白團子在門口走了兩圈,和鬱眠剛好對視,像是受到驚嚇,立刻躲到一旁。


鬱眠睜大眼睛,再看過去的時候,發現白團子已經跑了。


沈修止疑惑,抬手倒了杯水遞過去,“怎麽了?噎到了?”


鬱眠搖頭。


隻有鬱眠自己吃飯,她不好意思讓沈修止多等,吃得很快。


結賬的時候,鬱眠先一步站起來,從包裏掏出錢包,沈修止也站起來,在她麵前擋了一下走到櫃台。


鬱眠還記得沈修止的條件,但是吃飯這條好像沒含在裏邊吧,扯了扯他袖子,“老師,你都沒吃,應該我結賬。”


沈修止淡淡的看她一眼:“你見哪個男人出來,讓女生結賬的。”


鬱眠:“……”


巷子離學校不遠,有景大學生這個客源在,裏麵開了不少餐館,牆角放了幾個大垃圾箱。


從店裏出來,鬱眠又看到白團子,它擠在垃圾桶旁邊,和旁邊的幾隻流浪狗一起扒拉著堆在外麵的垃圾袋。


白團子運氣不錯,扒拉出半塊看不清本色的燒餅,隻是尾巴還沒搖兩下,旁邊幾個流浪狗湊了上去,仗著比它高大,“汪汪”叫了幾聲,將它擠到一旁,白團子慫慫的走到一旁,尾巴都垂了下來。


“老師,你等我一下。”鬱眠拽住沈修止,轉身跑了回去。


沒一會兒,鬱眠出來,手裏捏了一塊烤餅,是她之前點多,沒有吃掉的。


沈修止側頭看她,有些疑惑,鬱眠走了兩步,站在原地猶豫了一秒,又跑回店裏。


等她再次出來的時候,身邊多了個裏麵的店員,鬱眠指了指縮在角落裏垂頭喪氣的白團子,“那個,你把這個給它行吧,謝謝了。”


店員點頭應道,朝垃圾桶走了過去,那幾條大一點的流浪狗還在為半個燒餅分贓不勻而打架,店員罵了幾聲,幾隻流浪狗灰溜溜的跑了,白團子嚇得一哆嗦,它反應慢半拍,這才後知後覺從地上站起來,準備跑路。


隔著兩步遠的距離,店員把烤餅放下,向後退去。


白團子向前邁了一小步試探,確定他沒有惡意後,朝烤餅撲了過去,咬了一口尾巴都快搖成螺旋槳了。


“是這個小白狗啊,好像是這兩周新來的?”


“嗯,估計也就幾個月大,每次倒垃圾都看到那幾隻大的欺負它。”


“這狗一看就是家養的,不知道怎麽跑這了,應該是走丟了吧,運氣真不好。”


“……”


燒烤店裏的店員本來就閑得打蒼蠅,剛才鬱眠來來回回進去兩趟,引起他們注意,就一塊跟著出來看熱鬧了。


沈修止聽到他們的對話,盯著白團子多看了幾眼。


走的時候,鬱眠從包裏掏出好幾張紅色的紙幣遞給剛才喂餅的店員,囑咐他如果看到白團子在這邊晃悠就隨便喂一點吃的。


人家本來就是開餐館的,少不了剩菜剩飯,給小狗喂一點也不算什麽,店員說什麽都不要,鬱眠硬塞了過去。


……


沈修止係好安全帶,“你剛才怎麽不自己喂它?”


鬱眠正在和安全帶奮戰,插進扣槽以後,抬頭看著沈修止,“我不能啊,我哥對狗毛過敏,我養不了它。”


沈修止皺了下眉。


鬱眠:“不能收養它,就不能給它希望,而且他們在這邊上班,如果白團來這邊找吃的話,他們每天都可以給它吃的。”


因為怕隻能對它好一次,怕它失望難受,所以借著別人將好意傳遞過去。


沈修止聽懂了,輕哼一聲,發動車子。


這要放他身上,哪怕是一點好,都他媽要給老子記牢了,他可不是做慈善的。


吃飽喝足,沈修止給鬱眠送到小區樓下。


他又開著車回家,路過景大路過巷子的時候不自覺將車速降了下來,最後將車子停到路邊,片刻拿手機撥了個號碼。


“奶奶,你想不想養隻狗。”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