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沈教授,請你矜持18.撞十八下

時間:2019-11-28作者:芋圓紅豆湯


和沈修止對視幾秒, 鬱眠首先移開視線, 在他手裏的小草莓紙袋上瞟了幾眼, 關心道, “老師, 你要買什麽嗎?”


沈修止抿著唇沒說話,修長的手指捏著提繩,摩挲了兩下。


片刻, “想買個草莓型外觀的胸針, 一直沒找到, 鬱同學有推薦嗎?”


鬱眠歪歪頭,又往他手裏瞄了幾眼。


看來沈教授是真的很喜歡小草莓了, 那她之前送的小草莓袖扣他也一定很喜歡。


想到這裏,鬱眠有點開心, 別了兩下耳邊的碎發,認真回憶思索。


“眠眠, 你餓不餓, 要不要去吃小蛋糕?”


荊宜吟處理好那些大包小包的購物袋,從店裏出來, 看見鬱眠就在不遠處站著, 走過去以後, 這才發現對麵還站了個男人, 她收了話茬不動聲色地打量沈修止。


“啊, ”鬱眠側頭, “我還不餓, 要不你先去吃吧,我等會找你。”


綿綿。


沈修止舌尖抵了下牙齦,在口中無聲過了遍。


這小名倒是和她挺貼切的,軟綿綿的。


荊宜吟並不是多愛吃甜品,怕鬱眠逛累,才提的建議。


之後,鬱眠想到家常去的店,便帶沈修止過去。


“你朋友身材挺好的。”


沈修止腿長步子大,和鬱眠保持兩步遠的距離,鬱眠和荊宜吟墜在他身後,方才荊宜吟已經打量完他的臉,這會兒從背後也看了好幾眼,寬肩窄腰,絕對是那種穿衣顯瘦脫衣有料的,這才得出以上結論。


聽後,鬱眠也跟著偷瞄了幾眼。


商場內溫度比外麵的高,沈修止將西裝脫了,搭在手臂上,身上著了一件白襯衣,鬱眠視線落在他的腰間,那天晚上她不小心將沈教授的襯衣扯了出來,而且手指還不小心碰到襯衣下麵的肌肉,隻是一瞬,但是仍能感受到硬硬的,和自己一戳一個坑的軟肉完全不一樣。


鬱眠臉頰泛起紅暈,小聲“嗯”了,算是讚同荊宜吟的話。


荊宜吟再次發表意見,“腿也長,臉也好看,比你哥強多了,眠眠眼光不錯。”


她一扭頭便看到“小番茄眠眠”,輕笑了聲,拿手指戳她臉頰。


在前麵走著的沈修止心情有些複雜,難道她們覺得壓低聲音自己就聽不到了嗎?


而且還和鬱眠她哥比,有可比性嗎,她哥也就能和顧行易比比罷了。


鬱眠覺得有點不太對,糾正荊宜吟的說法,“這個不是朋友,是我老師,吟吟姐你不要再說了,被聽到不太好。不是,議論老師也不太好。”


沈修止輕哼,晚了,全聽到了。


荊宜吟想要再說些什麽的時候,已經到達專櫃,有導購迎上來,適時打斷了她的話。


鬱眠一直把沈修止當老師當朋友,剛剛暗搓搓偷瞄他,還議論他,鬱眠覺得不太好意思,這要被聽到多尷尬呀。


她快步上前,蹭到沈修止旁邊,沈修止下頜低了一點,麵上沒什麽表情,看她,轉頭又看向別的地方,沒有任何異常。


這應該是什麽都沒聽到吧。


鬱眠鬆了口氣。


櫃台裏的首飾擺放整齊,四周白熾燈遍布,在燈光下亮晶晶,折射在眸子裏像盛了萬千星河。


鬱眠搭話:“老師,你喜歡吃草莓嗎?”


沈修止:“不喜歡。”


鬱眠有些吃驚,往他手裏瞟去,“那你買這麽多——”


不等她說完,沈修止開口,“別人喜歡。”


“哦。”鬱眠低低應了聲。


等了半天,沒聽她繼續說話,沈修止側頭,見著小姑娘扒著玻璃櫃台,睫毛輕顫,上眼瞼垂了下來,像是不大高興,他莫名煩躁,抿了下唇,補充,“我奶奶喜歡。”


因為挑了個沒意思的話題,還讓她給天聊死了,鬱眠有點不開心。


這會兒聽到沈修止主動提及剛才的話題,她抬頭,“啊”了一聲,嘴巴微張,有些驚訝,沒想到“天”又活了過來,反應過來後連忙誇獎,“那奶奶一定特別可愛。”


沈修止點頭,沒再說話。


剛好這家店有草莓款的胸針,外觀不會太幼稚,點綴了幾顆碎鑽,典雅大方。


沈修止讓人包起來,準備過去結賬。


鬱眠瞄到他掏錢包的動作,一個箭步衝了上去,順手掏出鬱忱的黑卡,先他一步遞給收銀員。


本來看到鬱寧銀行卡上的那筆轉賬,鬱眠還沒想好是再送他一份禮物,還是直接拎著現金放他辦公室,可是萬一再被退回來怎麽辦,這會兒剛好有個現成的機會放在眼前,鬱眠很會把握機會。


沈修止看她,麵露狐疑。


鬱眠舔了下唇,“老師,刷我的!”還有點邀功的意思。


沈修止拒絕,“鬱同學這是準備賄賂我?”


鬱眠義正言辭的反駁,“這是我應該的,老師你怎麽這樣想我。”


什麽叫應該的?


一個學生給老師轉錢,送老師西裝,還要幫老師刷卡,這確定不是賄賂嗎?


不對,也可能是為了吸引他的注意力。


像他,最後不就注意上了,還屁顛屁顛幫人補課。


沈修止神色冷淡,“鬱同學還是收回去吧,你再這樣老師以後可能就沒辦法教你了。”


收銀員猶豫了,在他們倆之間打量了幾眼,最終收下沈修止的銀行卡。


而且沈修止還是那樣的態度,鬱眠隻能作罷,低垂著頭,興致不太高。


顧行易去洗手間逛了一圈,計算著時間,估摸著差不多了,這才回來找沈修止,哪想到他還是冷著一張臉,明顯比之前的心情還不好。


顧行易全當沒有看到,轉頭和鬱眠打招呼,哪知道小姑娘心情也不好了,抬頭看他,一臉委屈。


自己這是錯過了兩個億?


哦不對,是他倆一人錯過了一個億?


顧行易一頭霧水。


沈修止瞥他一眼,抬腿往外麵走。


他步子很大,顧行易不得不跟上去,走了沒兩步,又回頭看看鬱眠,一臉憂國憂民擔心天下蒼生的表情。


出了門,人都看不見了,顧行易還想往身後瞅。


他拽了拽沈修止,“鬱寧怎麽了?小姑娘怎麽得罪你了。”


沈修止白他一眼,“那是我學生。”


顧行易點頭,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嗯,知道啊。”


顧行易:“你倆鬧矛盾了?不是我說,你一把年紀了,讓著點小朋友。”


沈修止重複,“那是我學生。”


顧行易察覺出不對勁:?


沈修止:“跟你有什麽關係。”


顧行易:“……”


可怕的占有欲。


好的好的,他閉嘴。


-


人都走後,荊宜吟拉著鬱眠去吃小蛋糕喝奶茶。


鬱眠喝了奶茶,吃了小蛋糕,還是沒有開心起來。


荊宜吟沒有辦法,她和鬱眠認識沒多久,還是因為鬱忱才認識,想當一下知心大姐都無處下手,隻能在一旁攪著咖啡看她吃東西。


從一個旁觀者來看,鬱忱特別寵鬱眠,按道理講,這姑娘多少應該會帶些驕縱,可偏偏鬱眠身上沒有,她還特別乖巧,這點讓荊宜吟特別不理解。


而且鬱眠看著很好相處,可其實她心裏那杆秤特別穩,將外人和自己的界限劃得清清楚楚,甚至連一條小縫都不留,如果你扔進去一條魚,她會打開門還兩條魚給你,然後跑回去再把門關上。


荊宜吟看得很清楚,所以平時小姑娘“吟吟姐”“吟吟姐”的喊著,看著兩人關係挺好的,真到這時候,她一句話都插不上嘴。


-


直接給錢,沈教授不要。


送禮物,沈教授折算成錢還給她。


替他結賬,沈教授會生氣。


鬱眠是真的沒主意了。


沈教授是一個超級好的人,對她也超級好,但是她卻沒有辦法報答他。


鬱眠躺在床上,思來想去,輾轉反側。


最終在手裏瀏覽器的搜寻框裏輸下一個問題,“如何報答對自己很好的老師?”


得到的答案大部分都是好好學習,好好學習,好好學習。


於是大半夜,鬱眠從床上爬了起來,將書包裏的生化教材翻找出來。


鬱寧有時候會來這邊借宿一晚,她半夜起來喝水,見到她堂姐房間裏有一抹燈光從門縫裏透露出來。


她敲了敲門,發現堂姐正打著一盞小台燈,抱著生化課本埋頭苦讀,頗有頭懸梁錐刺股之勢,鬱寧嚇得覺都醒了。


鬱眠學了幾天,準備在下次上課的時候,讓沈教授刮目相看。


然而上課以後,她發現沈教授非常不對勁,不僅不提問她問題,還視她如空氣,目光從教室裏滑過,直接將鬱眠高高舉起的手忽略了,而且下課的時候沈教授拿了課本就走,都不喊她去課後輔導了,仿佛已經把要將鬱眠培養成全能學霸的事情忘得一幹二淨。


鬱眠一臉懵逼,收拾書包的動作都頓住了。


很明顯,和她坐同桌的葉如瑩也發現了沈教授的不對勁,“眠眠姐,沈教授給你補習完了嗎?怎麽這節課不見他提問你。”


因為每節課葉如瑩都會幫鬱眠占位置,鬱眠覺得過意不去,讓鬱寧喊了她宿舍的人,她請她們吃了幾次飯,所以都跟著鬱寧喊她姐了。


鬱眠搖頭,“我也不知道啊,他怎麽不理我了啊。”


葉如瑩抿了下嘴,將多餘的情緒壓下,安慰道,“可能沈教授最近比較忙,我聽說院裏有的教授為了做實驗一星期都沒回家睡了。”


然後又換了個假設,“也可能教授今天心情不好。”


鬱眠想了下,覺得都挺有道理的。


她將桌麵上的文具塞進書包,站了起來。


葉如瑩:“鬱寧現在應該起來了,早上出門的時候她讓我問你中午要不要和她一起吃飯。”


鬱眠背上包,“不了吧,我去辦公室一趟,等會兒應該直接回家,你們一起吃吧。”


葉如瑩:“嗯。”


一到下課,教室裏學生像是吃了藍色小藥丸,完全沒有上課時昏昏欲睡的狀態,一個比一個跑得快,這還沒五分鍾,教室裏隻剩下寥寥幾人。


鬱眠從前門出去,她走後,葉如瑩盯著前門看了許久。


等回過神,班裏隻剩下她自己,她慢條斯理地收拾東西,末了,課桌上還放了兩塊小餅幹,是上課前鬱眠給她的,葉如瑩看了一眼,背著書包直接走了。


-


和沈修止同個辦公室的白教授簡直是科研界典範,每天除了實驗室就是實驗室,連辦公室都很少回。


鬱眠敲了門進去,發現白教授的桌子依舊是那副亂糟糟的樣子,而且還落了一層土。


沈修止在她進來的時候掀了掀眼皮,然後沒有任何反應。


以往在學校看到他,他臉上總是掛著淡淡的笑意,現在這副對鬱眠愛搭不理半死不活的樣子,倒真有點像心情不好。


鬱眠回憶了一遍,自己好像沒有惹他生氣,而且今天還這麽積極回答問題。


所以他心情不好肯定跟自己沒有半毛錢關係。


鬱眠很照顧他的情緒,小心翼翼關心,“老師,您最近是不是有什麽困難,有沒有我能幫得上忙的地方啊。”


不知怎的,這句話明明一個關於“錢”的字眼都沒提,沈修止腦海裏卻莫名浮現出鬱眠豪氣衝天地甩出一遝銀行卡,讓他隨便刷不要客氣的畫麵,別說,還真挺有畫麵感。


這真不怪沈修止多想,這學生先後給顧行易送錢,給他送禮。


本來他想著這學生不要他的錢,也不缺錢,成績還差的要死,就勉勉強強把西裝錢折算成補課費好了,雖然他出場費很貴,但是為人老師,虧點就虧點。


想到這裏,沈修止表情又冷淡了一些。


鬱眠更加確定,沈教授一定是遇上很大的困難了。


她隻簡單提了一句,就已經愁成這樣了,那他自己的時候要多無助啊。


老師人這麽好,這個忙她幫定了!


“砰砰砰”


傳來幾下有節奏的敲門聲。


沈修止看向門口,“進。”


溫彤推開門,懷裏抱了一遝子a4紙,“沈老師這會兒沒事吧?院長請回來一個國外的動物神經學教授,剛給研究生開完講座,現在正在報告廳互相交流,你要不要過去。”


溫彤穿了條黑色的緊身一步裙,修身款的白襯衣,踩著高跟鞋。


鬱眠認出她了,就是那天在實驗室說她應該上課的女人,現在沒穿實驗服,倒像是一個在寫字樓裏辦公的ol。


決定權在沈修止手裏,兩個人同時看向他。


沈修止猶豫了兩秒,點頭。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