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沈教授,請你矜持17.撞十七下

時間:2019-11-28作者:芋圓紅豆湯


小區內安的是橘黃色的路燈, 光線柔和, 落在沈修止的車頭, 線條都軟了下來。


鬱眠一手抓著胸前的安全帶, 另隻手剛將安全帶的扣鈕按開, 她握著安全帶,頓了幾秒,鬆開手, 望向旁邊的沈修止。


沈修止背抵著椅座, 身體放鬆, 恣意慵懶,注意到身側的視線, 側頭看過去,黑色的眸子在深夜中格外深邃, 眼角一點淚痣淺淺墜著,他不鹹不淡地問, “忘了家在哪了, 還準備讓我送你到樓上?”


鬱眠立刻搖頭,“沒有。”


想了半晌, 不知道怎麽說, 鬱眠抿了下唇, “那我回家了, 老師再見, 今晚麻煩你了。”


沈修止哼了一聲, 低沉清淺。


鬱眠一隻手拽著包, 另隻手碰到門把手。


倏地轉過身,語速很快,像是做了很大的決心,“老師,之前你那、那個是什麽意思?”


“嗯?”


“就就你碰我。”


怔時間,鬱眠耳尖通紅,目光也略有躲閃,低著頭,就是不看他。


沈修止笑了,身體前傾,帶了點戲謔之意,“沒什麽意思啊,不會是鬱同學想了點什麽吧?”


鬱眠臉頰爆紅,急忙搖頭。


看她這樣,沈修止心情莫名愉悅,扯了個完全不可信的理由:“有東西粘上去,老師有點強迫症,看著不舒服。”


“哦。”鬱眠點頭,然後瞟了他一眼,見沈修止再笑,鬆了一大口氣,“謝謝老師,下次不要這樣了。”


後又覺得自己這樣有點凶有點埋怨他的意思,忙補充了句,“不過你可以告訴我。”


拉開車門,鬱眠下車,隔著半落的車窗和沈修止道別,看得出心情愉悅又放鬆,像是一塊巨石已經穩穩落地,“老師再見,麻煩您了,路上小心呀。”


昏黃的燈火從上而下傾瀉在她肩頭,鬱眠臉頰還有些紅暈,笑眼盈盈。


可越是這樣,和剛才的莫名愉悅一樣,沈修止心裏莫名堵了一下,他沒有別的意思就這麽高興?


這時,不遠處駛來一輛黑色的保時捷,和沈修止的車子並排,鬱眠被夾在中間。


車窗落下,鬱忱看了眼鬱眠,又看向旁邊的車子,目光詢問。


“哥,你不是有事,怎麽這麽早回來?”


鬱眠稍有些驚訝,在學校的時候她和鬱忱聯係,讓他過來接自己,鬱忱當時正在開會,鬱眠不好打擾他,就說自己回來好了。


“還不是回來接你。”


“我都說了自己回來了啊。”


透過兩扇半落的車窗,鬱忱視線投向裏麵的男人,而後打量了一眼車子,眸子裏帶著幾分警惕,“這位是?”


鬱眠笑著介紹,“這是我老師,剛才順路送我回來。”


然後又轉向沈修止,“這個是我哥。”


哦,這個就是她天天掛嘴邊的哥哥啊。


也就那樣吧,有點像,但沒小姑娘好看,還沒顧行易長得帥吧。


沈修止側頭,兩人對視。


鬱忱點頭示意。


沈修止也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


鬱忱五官深邃,下顎線淩厲,沒什麽表情時看著就很嚴肅,他寵溺地點了下鬱眠腦門,“真是麻煩老師了,回去會好好教訓她的。”


鬱眠被戳得往後退了半步,癟著嘴,眼神幽怨。


這話到底說給誰聽的,沈修止很清楚。


他心裏冷笑,還真是一家人,他這還什麽都沒做呢。


麵上仍掛著一抹微笑,溫文和煦,“不麻煩,應該的。”


沈修止和鬱忱兩人又虛偽地客套了兩句,最後以沈修止誇讚鬱眠的話結束對話,倒車離開。


鬱忱將車子停進停車位,和鬱眠一起上樓。


在電梯裏,鬱忱盯著別處,裝作無意問道,“這是你什麽老師,以前我怎麽沒見過?”


她哥已經知道她幫忙代課的事情,並且罰了鬱寧兩個月的零花錢,鬱眠也沒瞞他,隨口回答,“就鬱寧的老師唄,我替她上課也跟著喊老師了。”


鬱忱嗯了聲,惡意揣測,“三十歲四十歲?還是五十歲了?”


鬱眠驚詫,“哥你眼神有問題吧,人家大概跟你差不多,最多了比你大一兩歲,還是國外回來的青年才俊知名教授。”


聽到誇讚沈修止的詞語,鬱忱眸色暗了一分,一個兩袖清風的破老師,也就聽得好聽,長得能騙騙小女生,竟然還比他大,又沒錢又老,根本不在他的選擇範圍裏。


鬱忱在鬱眠腦袋上揉了一把,側麵暗示,“不喜歡和我推薦的人交朋友也沒什麽,不過眠眠眼睛要放亮一點,交朋友要照著哥哥這種標準,知道嗎?”


鬱眠沒好氣白他一眼,“照你這標準是什麽標準。”


鬱忱理所當然,“有錢啊,長得帥,對你也好。”


鬱眠:“……”


他又掐了掐鬱眠臉上的軟肉,“以後我要沒空,你就找我秘書,讓她去接你,你有荊宜吟電話吧?”


鬱眠不滿:“人家是秘書又不是司機,吟吟姐哪讓你看不順眼了。”


鬱忱哼了一聲,“拿著我發的工資,讓她接你怎麽了,天天在辦公室閑在喝咖啡。”


鬱眠:“……”


-


“眠眠!!!你快看我給你分享的鏈接!”


鬱眠正在書房修圖的時候,突然接到夏唯凝的來電,對方異常激動。


“嗯?咋了?”


“你快看快看。”


鬱眠歪頭,夾著手機,用電腦點開鏈接。


夏唯凝分享過來一條微博,正是前陣子鬱眠去申城幫她拍的那組宣傳照。


為了這組片子,鬱眠回來後趕工修圖,反倒將自己的照片扔到一旁,她現在修的就是那些拖了很久的照片。


點擊滑鼠,鬱眠粗略翻看,很不走心誇獎,“嗯,拍的很好看,你攝影師真厲害。”


夏唯凝在電話那頭翻了個白眼,“行行行,知道你厲害,看下麵評論。”


評論下方清一色誇夏唯凝好看,還有誇攝影師厲害的。


鬱眠承認攝影師確實挺厲害的,但是夏唯凝肯定清了水軍,要不然怎麽沒人說她長得醜呢。


“……唯凝姐,劉導找你……”


“等下,這就過去。”夏唯凝捂著手機聽筒回了一句,然後跟鬱眠說,“我有點事,晚點給你發信息。”


鬱眠:“嗯,你去忙吧。”


沒多久,鬱寧提了兩份午飯回來。


當初答應幫鬱寧代課是因為她說自己隨叫隨到,還願意把鬱眠的一日三餐都包了,讓幹嘛幹嘛。


鬱眠想著她懶得做飯,也不想下去買,點外賣還不送到樓上,所以兩人成功達成共識。


“姐,我帶了你想吃的那家煲仔飯,你快點,等會兒涼了。”


鬱寧把飯放在餐桌上,一人一份放好。


鬱眠出來,坐在她對麵。


吃飯期間,鬱寧突然想起件事,把手機拿出來,給鬱眠看,“對了,今天早上,我收到了一筆轉賬。”


鬱眠瞥了一眼,興趣缺缺,“我哥把零花錢還給你了?”


一提到零花錢,鬱寧表情垮了下來,“忱哥什麽樣你不知道?怎麽可能還給我。”


鬱眠“哦”了一聲,一副我就知道的樣子。


下一秒,鬱寧來了勁兒,往她麵前湊了點,“你怎麽不問我是誰給我轉的。”


鬱眠吃了口米,配合她,“哇!誰給你轉的!這麽厲害嗎!”


鬱寧:“沈教授!”


鬱眠抬頭,這次是真的驚訝。


得到預料的結果,鬱寧接著八卦,“姐,沈教授怎麽突然轉錢給我,他可連我是誰都不認識,哦不對,他不認識我,但他認識“鬱寧”,我聽我室友說他還經常給你叫辦公室,是不是啊。”


越搭理她,她越得瑟。


鬱眠直接從她手裏抽出手機,屏幕上是轉賬信息,金額和上次轉她微信的金額一樣,下方還有轉賬賬戶的名字——沈修止。


鬱眠有點煩。


因為沈教授竟然專門查鬱寧賬戶,將賠禮謝禮的東西折成錢一起轉過來,這樣她就又欠著沈教授了,還因為鬱忱教的東西不好用了,以後要是別人再對她好呀或者她對不起別人,總不能還像上次去實驗室幫忙一樣去幹活吧。


想到上次去實驗室,鬱眠就覺得腰背一陣酸痛。


真不知道他們搞科研的是怎麽做到長期在實驗室工作的,她就刷了那一小會兒東西,也不知道是水池的構造違背人體理學,還是她沒有專門培訓過,洗刷東西的姿勢不對,以至於回家以後連洗澡都懶得去了,癱沙發上不想起來。


鬱眠將手機遞過去,用自己的給沈修止發了條消息。


這時,夏唯凝的信息剛好發過來。


大意是這幾張宣傳照拍的很棒,有圈裏的人問攝影師是誰,想約鬱眠,於是她就來征求一下她的意見。


恰好鬱眠這會兒心情不大好,而且最近“課業繁忙”,她想都不都想直接拒絕。


夏唯凝知道她拍照很挑,很少拍人像,本來就是幫人隨口問的,如果鬱眠願意的話她自然因為能幫她約個片什麽的高興,如果不願意也不勉強。


-


午飯後,鬱眠又鑽回書房倒騰照片。


鬱寧下午還有課,她收拾好餐桌就回學校,順手把外賣盒拎了出去。


三四點的時候,鬱忱和鬱眠打電話,有個文件落家裏了,讓鬱眠送到公司。


其實早上出門前,鬱忱就有問她要不要和自己一起去公司,鬱眠拒絕了,沒想到都這會兒還想騙她過去,早點怎麽沒發現少帶東西了。


“糖放太少,咖啡還有點熱,重泡。”


樓下前台認識鬱眠,鬱眠直接上去,剛走到辦公室門口,便聽到她哥挑三揀四。


鬱眠驚訝,她怎麽記得她哥喝咖啡從來都不加糖,這會兒竟然還嫌糖放的太少了?


“速溶咖啡,水是公司飲水機的水,糖度和溫度不是我能控製的,愛喝不喝。”


荊宜吟踩著十厘米的高跟鞋站在辦公桌前麵,把咖啡杯推了回去,居高臨下看著鬱忱。


鬱忱蓋上鋼筆筆帽,在辦公桌上磕了兩下,冷酷無情,“那你不會用咖啡豆,自己燒水,泡一杯現磨咖啡?”


鬱眠:“……”


她還從不知道她哥有這麽精致的一麵。


推開房門,鬱眠適時打斷他倆,“哥,這個是你要的文件吧?還是這個?”


鬱忱書桌上放了兩個文件,鬱眠不知道是哪個,幹脆都拿了過來,攤開放到他麵前。


鬱忱把兩個都收起來。


“等會兒有事嗎眠眠?”荊宜吟倚著書桌側麵。


鬱眠指著自己,思考了一秒,“沒有吧,怎麽了?”


聽罷,荊宜吟也不管那杯還冒著熱氣糖不夠的咖啡,從自己那張臨時辦公桌上拎過香奶奶的小挎包,牽著鬱眠就要出門。


鬱眠回頭看鬱忱,隻見她哥麵色陰沉,瞪著荊宜吟。


都走到門口,就差推門了,荊宜吟才像剛想到什麽似的,轉過頭,“鬱總,我陪眠眠去逛街,這個假能批不?”


鬱忱盯著鬱眠看了幾秒,見她臉上沒有反對或是抗拒的意思,點頭同意。


等她倆走後,鬱忱臉色很差,本來是讓妹妹過來陪自己的,結果先被荊宜吟氣了不說,妹妹還被荊宜吟劫走,更氣了!


商場就在隔壁,也就幾百步路的距離。


鬱眠擔憂地看著荊宜吟,“吟吟姐,要不你先回去上班吧,我等你下班,我們再一起逛街。”


荊宜吟笑了,揉了揉鬱眠腦袋,“回去幹什麽,你哥都批假了。”


鬱眠:“現在不是上班時間嘛,該扣你工資了……”


荊宜吟挑眉,從錢包抽出張黑卡在鬱眠麵前晃了晃,“就你哥那摳門樣,發那一點工資還不夠我上班加油錢,去看看想要什麽,吟吟姐給你買。”


說著拍了拍鬱眠肩膀,推著她往最近的櫃台去,可不是說說的意思。


鬱眠沉默了。


那還上什麽班,天天和她哥吵架?


她又想到有次聖誕節打車,叫來了一個開瑪莎拉蒂的小姐姐,小姐姐遲到了幾分鍾,因為正好路過一家商場,滿大街都沉浸在聖誕節的節日氛圍裏,小姐姐怕失禮,專門給她買了小禮物。


這大概就是有錢人的生活吧。


鬱眠感慨,完全忘記自己是有魚的第二大股東,以及手裏握著她哥大部分的身家財產,但仍然去大學校園裏當個小代課。


女人的購買欲是可怕的,特別是有錢的女人。


隻逛了一會兒,荊宜吟腳邊便堆了一地購物袋,她並不準備帶走,正給導購留地址,讓他們直接送到她家。


鬱眠的衣服和鬱忱的衣服都是在同個地方定製,每年換季會直接送到她家,而且她也沒多強的購買欲,就站在一旁等荊宜吟。


商場一樓比正常比例挑高了幾米,可能是為了配合奢侈品的價格,裝修極盡奢華。


鬱眠無聊地數著能照出自己樣子的地板上的光圈時,忽然瞥到兩個非常熟悉的人,抬頭看去,沈教授和顧教授並排,顧教授四下張望像是在找些什麽。


這附近都是女士用品,大概是給女朋友買禮物吧,鬱眠這樣想。


可是顧教授兩手空空,沈教授手裏倒是拿了不少東西,看著就是可愛少女係列的,連袋子上都印著小草莓圖案。


沈教授不會有這麽少女這麽甜吧?


鬱眠不禁好奇,據她所知,沈教授也就那麽一個“緋聞男友”吧,現在還跟在身邊,肯定不是送他的。


不管怎麽樣,在外麵遇見老師,遇見朋友,都應該上去打個招呼的。


沈修止剛好走了過來,鬱眠抬起手掌揮了兩下,然而——


沈教授目不斜視的走了。


鬱眠手掌還懸在空中,有些微的尷尬。


“阿止,那家店好像是專門買手鏈項鏈的,我以前陪阿睆買過,要不要進去看看?”顧行易說著,覺得剛才好像錯過了什麽,朝身後看去,隻見鬱眠像個招財貓似的。


“噗。”他沒忍住笑了出來。


沈修止側頭,一臉嫌棄。


顧行易攬著沈修止肩膀,兩個人走了過去,“哈嘍,還真是巧啊,鬱同學今天沒有課?”


有課?還是沒課?


鬱寧有課,鬱眠沒課。


但是如果說謊,就有被發現的可能。


鬱眠糾結了一瞬,很快做好決定,沈修止個子很高,鬱眠要微微仰頭才能和他對視,“老師,我中午給你發消息,你怎麽不回我啊。”


商場特有的明黃色燈光從沈修止頭頂傾瀉而下,他的金絲邊鏡框很亮,能看到映射上去的光點,剛好在淚痣附近,鬱眠的視線不知不覺被那點淚痣吸引了過去。


沈修止表情冷淡,連個平日裏那種溫和的笑容都沒,語氣也是極為冷淡,“哦,沒看到,什麽時候發的。”


鬱眠回神,“十二點多的時候吧。”


沈修止點頭,沒問短信是什麽,“鬱同學好好玩,我還有事先走了。”說著抬腳便要離開。


顧行易有點懵,這不該是沒看到吧,沒記錯的話中午他們一起吃的飯,沈修止還拿著手機看了幾眼,吃過飯兩人還打了幾局遊戲,而且他現在的反應太奇怪了。


不會是兩個人吵架了吧?


“阿止,中午的飯有點辣。”顧行易忙拉住沈修止,一臉難以啟齒,湊他耳邊壓低聲音,“我去解決一下,別走,等我!”


沈修止:“……”


望著顧教授即將消失的背影,鬱眠一頭霧水。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