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沈教授,請你矜持12.撞十二下

時間:2019-11-28作者:芋圓紅豆湯


“鬱寧。”


和往常一樣,鬱眠早上起床上課,仍然提前一分鍾抵達教室門口。


她正要往裏進時,被人叫住了,她現在聽到鬱寧的名字比聽到自己的還敏感,如果頭上有貓耳朵的話,肯定第一時間就會豎起來。


鬱眠回頭,見沈修止小臂輕搭在欄杆上,食指和中指間夾了根煙。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沈修止每次都是踩著上課鈴進教室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這個時間在走廊上見到他,著實讓她感到驚訝。


灰白色的煙霧縈繞在指尖,沈修止手指修長細直,骨節分明,現在被襯得略顯病態。


鬱眠多看了兩眼,想到每次上完課,沈修止手指上都沾染著粉筆屑,簡直是暴殄天物。


“老師,有事嗎?”


掐滅煙頭,順手丟進垃圾桶。


沈修止看著鬱眠,沒說話,臉色有些煩躁。


上課鈴適時響起。


鬱眠提醒:“已經上課了啊,要不我們下課聊?”


說完以後,她又補充一句,“這次可以聊夢想,其他的不準聊!”


沈修止:“……”


他抬手搓了下後頸,“算了,進去吧。”


鬱眠:“嗯?”


鬱眠:“老師,你有事可以直接告訴我,學生和老師不就是朋友嗎。你放心,我有個朋友是心理醫生,我雖然耳不濡目不染,但是幫您開導開導還是可以的。”


沈修止:“……”


本來鬱眠扔他辦公室的那個紙袋他沒準備收,等著什麽時候再還回去,但是已經被他奶奶洗了。


沈修止從來都不想和自己的學生有除了工作外多餘的接觸,所以把錢給她微信轉了過去,但是鬱眠沒有收,還說那個是賠禮,一定要他收下。


為此沈修止煩了一晚上,準備和鬱眠當麵說這件事。


但是現在又覺得這好像並不是一個好主意,沈修止沉默了兩秒,轉身朝教室走去,語氣如常,帶著上課時的嚴肅,“上課了,趕緊進班。”


鬱眠有些悶悶,“哦。”


沒走兩步,沈修止回頭,“期末會讓你拿滿分,會讓你績點4.0以上,你放心。”


???


鬱眠愣住。


這離期末還早著呢,突然說這句話什麽意思啊。


鬱眠回到位置上以後,還在琢磨這句話。


良久,她手臂被葉如瑩扯了一下,“別發呆了,沈教授剛看你好幾眼。”


靈光一閃,鬱眠小聲問道,“你們上學期不是也有生化,期末考試是不是很難。”


葉如瑩點頭,“還可以,背到東西太多了,差不多整本書都要背下來。”


鬱眠“哦”了一聲,又問,“那鬱寧平時成績怎麽樣,拿4.0難不難。”


葉如瑩猶豫了一下,如實告知,“勉強及格吧,4.0根本不可能。”


所以沈教授這是準備期末考試給她所有科的原題,幫她後台操作?


所以這是——封口費?怕她亂說他和顧教授的事情?


鬱眠斜覷了講台上的沈修止一眼,越發覺得他麵容憔悴了。


唉,深陷愛情煩惱裏的男男女女啊。


就在鬱眠覺得自己發現真相以後,沈修止一反常態,講兩三個知識點,就要挑鬱眠起來回答一個問題,弄得她都不敢跑神,隻得老老實實盯著黑板學習。


以前沈修止上課時也提問問題,但是他明知道鬱眠不聽課,自然不會點她起來浪費時間。


一節課下來,鬱眠被提問了七八次。


旁邊的葉如瑩看她的表情都是古怪的。


下課後,沈修止再次帶上鬱眠回辦公室。


鬱眠本來想推脫的,但是一看到他憔悴的臉,怕他自己在辦公室太孤獨了,而且和他同個辦公室的教授基本上都沒在辦公室待過。


拿鑰匙擰開門鎖,裏麵兩張桌子,一張亂七八糟,文獻攤了一桌,而沈修止那張辦公桌擺放整齊,一塵不染,就連花瓶裏插得那根綠蘿都綠油油的。


鬱眠感慨了句沈教授真賢惠。


和第一次來時的拘謹狀態不一樣,一回生二回熟,這都好幾次了,她主動搬過椅子,挪到沈修止那張辦公桌側麵,臉上更是一副要和他聊天談心的表情。


沈修止冷淡地看她一眼,然後將她懷裏的書抽了出來。


鬱眠有點懵,果然這就是有共同小秘密的待遇,關係都親近了不少,以前沈教授哪會這麽體貼地幫她把書放桌子上。


一句“謝謝”還未說出口,便見著沈修止翻開書頁,從筆筒裏隨意抽了根筆出來,開始在上麵劃線,然後折起來,再換下一頁。


“上課提問你的九個知識點,七個都沒回答上來。”沈修止把書本遞過去,“我畫下來了,你好好背,半個小時候提問。”


鬱眠:“……”


鬱眠癟著嘴,“老師,我們不是來談心的嗎?”


沈修止白她一眼,“好好學習,期末還想不想拿滿分了。”


鬱眠驚訝:“老師,您之前不是說要給我後台操作嗎!”


沈修止:?


他愣了一秒,聽懂鬱眠什麽意思。


都不知道她腦子怎麽想的,還後台操作,嗬。


沈修止語氣嚴肅:“我現在不就是後台操作,給你開小灶嗎?”


鬱眠:“老師,那我不想拿滿分了,你讓我及格就行了。”


沈修止:“不行,作為老師,要起表彰作用,我要說話算數替你做好榜樣,期末我一定會讓你拿滿分的,鬱同學放心好了。”


鬱眠:“……哦。”


沈修止打開電腦,見鬱眠還不背書,催促道:“還不背?等會兒還有課件留你做呢,中午還想不想吃飯了。”


鬱眠:???


是魔鬼嗎?


給把刀殺了我得了。


鬱眠腦子不笨,還可以說很聰明,隻要是她想做的事情都能很快很好的做完。


等她靜下心以後,不到十五分鍾就背會了。


鬱眠合上書的時候,沈修止已經整理好下節上課要用的資料,又從書櫃裏拿了幾本別的科目的課本,摞在手邊,正對著電腦做課件。


鬱眠抵著椅背,抬手伸了個懶腰,看了沈修止幾分鍾,覺得有點無聊,四處打量。


打了個哈欠,隨口問道,“老師,顧教授今天不來嗎?”


沈修止點擊滑鼠的右手頓住,睇了她一眼。


鬱眠猛地反應過來自己剛才都說了什麽。


天地良心,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之前幾次顧行易都在辦公室,沒事跟沈修止聊幾句,跟她聊幾句,辦公室都沒安靜過,這會兒這麽無聊,倒有些不適應了。


空氣安靜的可怕。


這時,辦公室被從外麵推開。


顧行易抱了兩本書進來,應該也是剛下課。


鬱眠直愣愣看了過去,如釋重負。


顧行易心情不錯,應該說一直都不錯,他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見兩人都看自己,下意識摸了摸臉頰,有些疑惑,“你們都看著我幹嘛?我今天有什麽不一樣?更帥了?”


“嗯,更醜了。”沈修止嗆他。


顧行易已經習慣了,樂顛顛地轉移下個話題,“阿止,你跟奶奶說了沒,我今天過去吃飯。”


當著鬱眠的麵,毫不避諱。


鬱眠再次將視線移過去。


顧行易衝她眨了下眼睛,建議道,“要不鬱同學也跟我們一起回去。”


說完,對著沈修止一臉壞笑。


顯然,沈修止也注意到鬱眠的視線。


他反應極大,“啪”得一下合上課本,警告顧行易,“你離我遠點!”


顧行易震驚。


沈修止:“我奶奶說以後不讓你去我家吃飯。”


顧教授的小眼神太可憐了,沈教授又一臉凶巴巴的虛張聲勢。


鬱眠拉架,湊到沈修止麵前,擋住他的視線,“老師,你別衝動啊,顧教授是無辜的!”


見沈修止手掌攥圈,手背青筋微凸,鬱眠又扯了扯他的袖子。


顧行易眼瞪得像銅鈴一樣。


他就說!這倆人絕對不簡單!
小說推薦